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贾似道外戚误国,中国丧失粉碎蒙古最后机会]
谢选骏文集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
·没有历史的人最为富足
·苦行就是“被鞭打快乐”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第一章
·国家与器官
·天性构成的囚牢
·艺术是信仰的最后防线
·中国思想主权的觉醒
·思想与国家互相为敌
·幻想的人与生活的人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国家主权背叛思想主权
·现代思想的屠龙命运
·天命人心的圆周启示
·双重的“作对”
·黑暗时代的自由真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贾似道外戚误国,中国丧失粉碎蒙古最后机会

   谢选骏:贾似道外戚误国,中国丧失粉碎蒙古最后机会
   
   为什么埃及奴隶集团能够成功抵抗蒙古?为什么日本倭岛能够成功抵抗蒙古?除了“鞭长莫及”的因素,就是他们众志成城,不像南宋那样,遭到外戚集团和家族主义的削弱,无法团结御辱。
   
   


   贾似道(1213年-1275年),字师宪,南宋台州(今浙江省台州市)人,为南宋丞相,在南宋灭亡前最后二十多年掌握朝廷大权。
   
   德祐元年(1275年),似道亲出督师。二月,至安庆鲁港,与元兵相遇,大将夏贵先已决计降元,至是不战而去,且扬言前锋已败,摇动军心,致全军溃散。战时私自与元朝议和,事闻,似道罢官、贬逐。八月,被监送官郑虎臣杀于漳州。未久,宋亡。
   
   出身及经历
   
   贾似道出生于宋宁宗嘉定六年(1213年),父贾涉,母胡氏,为涉之出妾。贾涉死时,贾似道年仅十一岁。似道受父荫,补嘉兴司仓。
   
   嘉熙二年(1238年)贾似道二十五岁,登进士第,其姊贾氏已是宋理宗的贵妃,遂擢太常丞以及军器监。尹史岩言其材可大用,遂升知澧州。
   
   淳佑元年(1241年)改湖广统领,始领军事。三年,加户部侍郎。五年,以宝章阁直学士为沿江制置副使,知江州[需要消歧义]兼江南西路安抚使,再迁京湖制置使兼知江陵府。九年,加宝文阁学士、京湖安抚制置大使。十年,以端明殿学士移镇两淮。
   
   宝祐二年(1254年)加同知枢密院事、临海郡开国公。四年,加参知政事。五年,加知枢密院事。六年,改两淮宣抚大使。
   
   冒功揽权
   
   1233年,即为宋理宗绍定五年,蒙古向南宋政府提倡“联蒙灭金”的条文,南宋遂与蒙古结成盟友。后来于端平元年(1234年),宋蒙联军成功灭金,但蒙古违背之前定下的条文,把宋应得的土地削减。宋出兵强行要回土地,但无济于事,惨败而归,更被蒙古于1258年以“违约”名义入侵。
   
   此时,理宗令右丞相贾似道领兵出战,驰援鄂州,贾似道毫无军事上的知识,于是在出征后与蒙古军私下议和,并游说蒙古人,表示宋朝廷会向蒙古进贡,但蒙古并不同意第一次议和。翌年(1259年),蒙古大汗蒙哥在钓鱼城一战中死于城下,贾似道得知忽必烈会去争夺宝座,便看准机会与忽必烈签订和约,表示愿意称臣、岁奉二十万两银和绢二十万匹。私下议和后,贾似道与其他将领会师,并趁蒙古军撤退时进攻,杀伤了敌军仅一百七十多人。贾似道夸大战功,连奉“捷报”,却不报蒙古军撤退的真正原因,向理宗报道:“诸路大捷,鄂围始解,汇汉肃清。宗社危而复安,实万世无疆之福。”
   
   理宗收到情报后,赐贾似道晋为卫国公与少师,更大力赞扬贾似道,令朝中的文武百官恭迎贾似道“凯旋”。之后,理宗罢免丞相丁大全,从而使贾似道得以专权。贾似道得势后,向理宗谗谮在军营中对他“无礼”的曹士雄与向士璧,称其曾在军中贪污及盗取官钱,结果两人被流放外。另一位将领高达曾在军中讽刺贾似道,于是贾似道在理宗面前说诬陷高达,然而却未能如愿。他又与同党编辑《福华编》,用以“歌颂”自己领军对抗蒙古军的“英勇事迹”。
   
   1264年,理宗驾崩,度宗即位。咸淳三年(1267年)贾进为太师,平章军国重事。为了试探自己在朝中的地位,贾对度宗称自己年事已高,请求返乡,度宗乃下旨准其六日一朝,亦不用如百官行礼,到后来更是十日一朝。也有说法称,不必早朝是南宋历代权相皆有的礼遇,不独以贾似道为然。
   
   在1267年-1273年,襄阳被元军围攻之时,边关的文书接二连三地传来,贾似道以玩乐为首、国事其次,一律不上朝廷。
   
   贬谪与终局
   
   1274年度宗崩,此时元军已攻占鄂州,太学生提议贾似道亲征出战,在群众压力下,贾不得不上阵。但似道不思抗击,一味求和。他给伯颜请求割地赔款,但伯颜责他不守信义,拒绝议和。
   
   1275年,贾似道在鲁港(今安徽芜湖南)一带率各路军兵十三万迎敌,宋军大将夏贵不战而去,贾似道闻讯,惶惶如惊弓之鸟,乘小船逃走(丁家洲之战)。南宋军队见主将逃跑,纷纷后撤,军士死伤逃亡不计其数;元兵直逼临安,朝野要求杀似道以谢天下。谢太后却说:“似道勤劳三朝,安忍以一朝之罪,失待大臣之礼”。贾似道逗留扬州(今属江苏),不肯回临安。在强大的压力下,谢太皇太后被迫将他罢黜,贬为高州团练副使,但此举无法平众怒,朝廷内外都坚决要求处死贾似道,最后流放循州(今广东龙川西)。
   
   福王赵与芮厌恶贾似道,“募有能杀似道者,使送之贬所”。会稽县尉郑虎臣之父郑埙为贾似道贬死,为了报仇,郑虎臣主动要求押解贾似道去循州。在押解的路上,郑虎臣将贾似道坐轿的盖子除去,使之暴晒在阳光下,“令舁轿夫唱杭州歌谑之,每名斥似道,辱之备至”,极尽折磨并迫其自尽,到了福建漳州龙溪县木棉庵时,贾似道服冰片自杀未果,最后为郑虎臣杀于厕中,尸首则下落不明。
   
   内政
   
   1261年,贾似道以铁腕手段,强硬阻止富人囤积谷物,随后提倡公田法。在此时,土地集中在大地主手中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因为大地主通常也是大官员,当时政府用“和籴”的计画弥补这个问题,就是要求地主义务将稻谷卖给国家,但是当政府购买越多的稻谷也必须发行更多的纸币,造成通货膨胀。于是,贾似道建议废除和籴,减少纸币的流通以稳定物价,然后限定所有人地产的数量,超出限定的土地由国家收购变成公田,然后将公田的收入去偿付军需。这个计画遭到大地主阶层的强力反对,但贾似道极力推行,使公田法实施到他下野,由1263年至1275年,共计十二年。
   
   著作
   
   贾似道有文才,好与士人唱和从游,如吴文英[需要消歧义]、刘克庄、赵孟坚、周密、方回等,著有《悦生堂古迹记》、《悦生别录》、《悦生堂随抄》、《奇奇集》等著作。《庶斋老学丛谈》称其为“诗书元帅”。如李庭芝、文天祥等人都得到过贾似道的破格提拔。贾似道最著名的《促织经》,是世界上第一部研究蟋蟀的专著。《促织经》共二卷,分论赋、论形、论色、决胜、论养、论斗、论病等,对蟋蟀进行了详尽的论述。
   
   评价
   
   《宋史》对贾似道的一生,几乎给予全盘否定的评价,直接列入《奸臣传》。但贾似道主政前期尚有作为。在鄂州之战中,贾似道“以衮衣黄钺之贵,俯同士卒甘苦卧起者数月。汔能全累卵之孤城,扫如山之铁骑,不世之功也。”宋蒙两军展开数月激烈战斗,双方“死亡枕籍”,忽必烈赞叹贾似道的军事才能,“吾安得如似道者用之”,又说:“彼守城者只一士人贾制置,汝十万众不能胜,杀人数月不能拔,汝辈之罪也,岂士人之罪乎!”文天祥也高度赞扬贾似道,称其“已未鄂渚之何勇也,鲁港之遁何衰也。”南宋末年战争频繁,军需极大。贾似道推行公田法,企图解决军粮问题,不惜得罪既得利益的大地主,贾似道本人也带头捐出浙西良田一万亩作为公田。
   
   贾似道专擅朝政达十七年,主政之初励精图治,虽有改革弊政的举措,但既夹带私货,也不得要领,难挽狂澜于既倒;其后更是“专功而怙势,忌才而好名”,刚愎自用,排除异己,怠忽朝政,纵情享乐,纨绔习气至老不改,置国家命运于不顾,实在是误己误国。后人评论他“阃才有余,相才不足”,宋代称安抚使、制置使为阃帅,也就是说,贾似道担任制置使是难得的人才,徐元杰说他“以才具而胜事任之重”,盛元梓赞其“亦当时之豪杰也”。至拜相则是一塌糊涂,恐怕主要是不具备宰相之器,才不足倒还在其次。
   
   后世形象
   
   明朝抗倭名将俞大猷在木棉庵前的石亭中立下石碑,并亲书“宋郑虎臣诛贾似道于此”。清乾隆年间的龙溪知县袁本濂,又用一块石碑将这十个大字重述一遍。旁边有1936年诸暨人陈琪撰文、汉寿人朱熙书法的《木棉亭记》碑刻。
   
   在民间,贾似道的死被改编为白话短篇小说《木棉庵郑虎臣报冤》,在明朝赵弼《效颦集》中他以最下层地狱的囚犯之姿出现,瞿佑的传奇小说《剪灯新话》则描写贾似道是一个残酷和极富嫉妒的人,在清朝沈起凤《谐铎》中他是佛家恶化身,康熙年间朱翊清在《埋忧集》中将他化为鬼魂参加一个文学鬼宴会,最后变成一只老虎。
   
   
   谢选骏指出:贾似道“外戚误国”,这是他的命运总结。他的成败,都来自他的外戚身份。“嘉熙二年(1238年)贾似道二十五岁,登进士第,其姊贾氏已是宋理宗的贵妃,遂擢太常丞以及军器监。尹史岩言其材可大用,遂升知澧州。”所以,贾似道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却做了那么大的狗官。为此,他的主子能有好结果吗?看来宋理宗虽然倡导理学,却是一个无理之君,因为他竟然像汉武帝一样内外不分,让自己的外戚去充当将军。而宋理宗的国力又非汉武帝可比,再也经不起汉武帝阉割司马迁的生殖器官那样的荒唐糟蹋,所以宋朝一病不起,中国彻底遭殃——丧失了粉碎蒙古禽兽的最后机会。难怪蒙古鞑子忽必烈那么喜欢南宋外戚贾似道,因为南宋外戚已经成为蒙古禽兽的内应、免费的第五纵队。
(2017/1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