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网络主权”的语义背反]
谢选骏文集
·上帝的信息
·说到了等于做到了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向两河文明前进
·真言
·“矛盾”只是思想的死角
·苟富贵 勿相见
·苟富贵——勿相见!
·真言
·佛教与虚无主义
·投降吧年轻人
·意大利人都是公猪?
·中国开始“进出日本”
·全世界犹太人联合起来
·华尔街精英人渣的犹太骗局阴魂不散
·我与唐崇荣的对话
·美国新闻自由的限度
·纽约时报又在播报假新闻了
·土地改革是犹太人的拿手把戏
·长城、大运河、雄安新区
·共产党中国的“疯了”
·川普向纽约的复仇战争
·美国已被共产党军事管制
·瑞典女王是个虐待狂
·郭文贵同志会自杀还是被自杀
·中国人与中国国籍的人
·为什么男尊女卑
·旅行就是任人宰割
·没有语言统一,欧盟如何不散
·雷朋批判“川普的主要敗筆”
·谁是美国的寄生虫
·用穆斯林的方法解决伊斯兰教问题
·人类进步的动力
·人类进步的动力
·姓名学与极端主义
·命运的厉害
·胡人与洋鬼子
·川普是不是缩头乌龟
·川普老了!尚能饭否?
·砍下铁木真猪头成吉思狗头
·俄克拉荷马州的报应来得真快
·许多人的今生是动物
·你可以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特朗普承认中国对于朝鲜的统治权
·学霸、学阀与恶霸、军阀
·合法的行贿受贿
·资产者也会盗窃国库
·美容、整容、变容
·中国老百姓的咒语为什么不灵
·阿拉伯航空公司
·“君临世界”的意义
·“君临世界”的意义
·延安人民比亲弟弟和亲儿子还让毛泽东纠结?
·美国授权中国干预人民币汇率
·西伯利亚是中华文明的故乡
·川普不是恶魔、教皇不是天使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一
·意识形态是权力的奴仆
·美国为何迎合习近平的“世纪工程”?       &nbs
·西西里的海水具有不同的颜色
·有钱能使美国之音推磨
·亡灵的归来郭文贵
·文明的冲突还是文明的挣扎
·欧洲人如此推崇毛匪
·英国脱欧是个假命题
·驻日美军这样替慰安妇们报仇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四
·美国进入恐怖竞赛
·雕像和文字留得最久
·新疆西藏内蒙的基督教化
·“狼图腾”的先驱人物
·李白不懂活水的奥秘
·谢选骏:美国黑人多由白人混血
·官僚主义的危机
·“伦敦客”眛于大势的自相矛盾
·过度的真理就是错误
·答“伦敦客”组织
·“坐怀不乱”旨在批判蒙古人的淫乱
·从川普推特到最高指示
·逊尼派vs.什叶派是民族主义的体现
·君士坦丁大帝如何战胜尼禄暴君
·主权和猪权
·“物自体”的说法是一种语义矛盾
·中国和美国的差距在于缺乏信息自由
·共产党与狗粮党、美分党
·革命与妓女
·罚款和赃款都去哪里了
·独狼行动的实际原因
·犹太人与摩洛哥人的相似
·谢选骏:法庭之前人人决不平等
·我是跨时代的人类
·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都是美第奇的家奴
· 每个人在“活着”的意义上平等
·蒙娜丽莎是同性恋者达芬奇的自画像
·阿拉伯国家互咬需要勇气吗
·美国退化为“食草动物的费拉社会”
·魔鬼的游戏即将结束
·文明的末日——无神论者变成上帝
·台湾输血大陆、自身贫血——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八
·“我很忙”为何是个肮脏的词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络主权”的语义背反

   谢选骏:“网络主权”的语义背反
   
   网路主权是一种认为在虚拟的国际网路上实际存在领土主权与国家法治的观点与主张,因而主张“一个国家的网路系统,政府有管理的权利、也应该被政府所管控,不容外国干涉与入侵”,与全球资讯网的观念相对,也是反全球化的体现之一。联合国专家组则是持国家在其领土内对信息通讯技术基础设施有管辖权的间接立场认定此一概念。
   
   “网路主权”或“网路空间主权”原本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特有词汇,它试图将其逐步推广至世界各地。早期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已经有类似的概念存在,但自此才正式于世界互联网大会中提出明确界定,包含网路商业安全、确保不遭受网路攻击、网路法律等国家层次的主权概念,并将中国的防火长城、网路安全部队等政策加以长期化、体系化、合法化。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认为,世界网际网路发展蓬勃以来,有一种观念认为网络无国界,网络空间是全球公共领域,不应受任何单个国家所管辖、支配,而网路主权概念是对于此一不成文观念的一种反驳,其认为网路不是凭空生成的自然产物,而是建立于大量人为设施之上的产物,这些设施必须投资经费建设并长期供应维护费用。联合国宪章确立主权平等原则,并有排他性,网路线路设施有不少是本国政府出资建筑,线路本身、交换机房、伺服机房等是建筑占用在本国领土之上,因此政府对于这些设施当然有法律管辖权;甚至出资部分有所有权,所以进入一国国界之内的网路讯息必须受到该国法律的管辖不得有违法行为,虚拟空间并非法外之地或无主权之地,当网路讯号进入一国领土上政府铺设的实体线路瞬间开始就受一国法律管辖。例如一国的报纸没得到另一国允许执照,不得在当地设立分社办报或是进口,一国的电视台没得到另一国允许执照,不得在当地设立分台播送,这在国际上是普遍接受的主权原则,所以网路讯息也一体适用。最早在2003年信息社会世界峰会第一阶段会议通过的《日内瓦原则宣言》以及2005年第二阶段会议通过的《信息社会突尼斯日程》中提到了类似概念。
   
   2015年底,120国参与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大会演讲上提出“现有网络空间治理规则难以反映大多数国家意愿和利益,全球互联网的管理体制必须由全球所有国家一起参与制定,并以符合多数国家的利益观为前提,世界网路要如何运作与管理不能由某一国说了算或是某几国私下说了算。”共同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概念,中国以坚持尊重网络主权、维护和平安全、促进开放合作、构建良好秩序四大步骤为主,共同构建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互联网这个人类的共同家园,是中国为改进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而做出的伟大贡献。其中以官方提到了网络主权概念。
   
   大赦国际在2016年世界互联网大会前紧急呼吁世界网络技术企业不要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可能的限制言论自由的行为。
   
   谢选骏指出:现行的“网络主权”的说法,显然是一个张冠李戴的结果。为何这样说?因为按照“国家主权就是不受外来干预的权力”的观念,“网络主权”也应是“不受外来干预的权力”,也就是说——正如国家主权不受网络的限制,网络主权也不受国家限制。如此说来,“网路主权”的性质,应该就是“独立的自决的至高无上的”。可是现在不好了,“网络没有主权”、“网络主权必须接受国家主权的控制”,结局就是“网络必须丧失自身的主权”。
   
   这就是典型的“偷换概念”。
   
   如此颠三倒四的“网络主权”,还不如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直截了当: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网站不与国际互联网连接,但它却有自己的国家局域网“光明网”。朝鲜官方称是为了避免国内民众受到外国部分“不良网站”所提供的“不良资讯”的“精神污染”。它被认为是国家控制网络的极端案例。
   
   共产党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网络,正在朝向这个“朝鲜”方向努力。
   
   这就是“语义背反的网络主权”,一种“剥夺了网络主权的网络主权”。
   
   而按照“思想主权”的原则,正确的“网络主权”原本是“不受任何干预的网络权力”。
   
   但是,如果按照“语义背反的网络主权”延伸下去,“思想主权”岂不变成了“国家主权要控制一切思想”?那岂不是倒退回了秦始皇时代?事实证明,这是死路一条。

此文于2017年12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