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网络主权”的语义背反]
谢选骏文集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新时代全民体育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译
·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清真”就是“纳粹”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还是有上帝的”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12岁以下65岁以上可能成为恐怖组织重点发展对象
·另类洋垃圾是否终结了
·中国警察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裸体了
·马恩列斯毛邓江胡习等都成了和尚
·不想做动物的普京想做僵尸
·土耳其语和日本语的亲缘关系
·俄罗斯国家开始消失了
·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上海终于开始创新了
·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台湾能够搬到中途岛去吗
·日本烟民国家为何寿命世界第一
·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
·犹太共产主义教程
·做孤魂野鬼还是动物园里的猴子
·狗可以成为风云人物吗
·管教不严、自取其辱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网络主权必将彻底改造国家主权——“1984年噩梦”里的反极权主义
·单向灌输的极权已死——为什么说《娱乐至死》也已经死掉了
·班农和王岐山联手对抗中国威胁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年轻的希特勒总理宣誓就职了
·人工智能的成王败寇
·如果皇帝的后裔不是近亲通婚
·神秘力量干扰川普插手耶路撒冷事务
·秦汉帝国和罗马帝国谁更牛
·哪个内鬼向澳大利亚新加坡出卖了中国
·印度人在藏南和东北地区都做贼心虚
·为什么英国是老牌帝国主义国家
·心理治疗不能代替决策过程
·刘邦比嬴政更加残暴所以搞定中国
·在美国扳倒苏联之前中国就自动跪下了
·英国期待着我的征服
·卡车公司是一这个恐怖集团
·谁说纸上不能谈兵
·华人患有痴呆症的越来越多
·三星就是韩国的象征(Note7爆炸门)
·洋人与缠足
·打猎就是欺负弱小
·旅游就是揭示自己的原有
·长官腔调与美国的地方自治
·托尔维克只是一个记者——美国的民主与乌合之众
·美国摒弃上帝,中国阅读圣经
·普罗提诺《九章集》与埃及巴比伦影响
·怎样把自己变成一个畅销的产品
·中国为什么裸官众多
·卧薪尝胆的恶毒邪
·文明,就是“教育所有的人”
·三位一体的神秘引领现代科学的精神
·自由和安全不可兼得
·南斯拉夫的原罪
·中国还停留在卡夫卡的时间隧道里
·两大阵营殊途同归
·楼市与亡国奴
·拒绝缠足的真实背景
·谷歌再次证明“理想主义者”的卑劣可怕
·中国人不知道“中国”的含义
·医治中国社会癌症的新方法
·缺乏大脑的大型对撞机
·大型强子对撞机并非救世主
·劳力者断腿,劳心者断头
·加拿大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目标
·从三星堆遗址看“中国文明”的特质
·亚洲政治中的种族特性
·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财富搜刮已经开始
·为什么电影骗子在现代社会大行其道
·土八路的精神
·毛泽东一人能让中国倒退30年?
·在美国发现中国文明并创造中国文明
·印度常用泰姬陵作为自己的象征物,这很不祥
·蚁族的遗嘱
·中日一体化是最后解决方案
·九一一恐怖袭击是官僚资本的狂欢
·没有时间哪里来的时间简史
·美国陷入鸦片战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络主权”的语义背反

   谢选骏:“网络主权”的语义背反
   
   网路主权是一种认为在虚拟的国际网路上实际存在领土主权与国家法治的观点与主张,因而主张“一个国家的网路系统,政府有管理的权利、也应该被政府所管控,不容外国干涉与入侵”,与全球资讯网的观念相对,也是反全球化的体现之一。联合国专家组则是持国家在其领土内对信息通讯技术基础设施有管辖权的间接立场认定此一概念。
   
   “网路主权”或“网路空间主权”原本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特有词汇,它试图将其逐步推广至世界各地。早期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已经有类似的概念存在,但自此才正式于世界互联网大会中提出明确界定,包含网路商业安全、确保不遭受网路攻击、网路法律等国家层次的主权概念,并将中国的防火长城、网路安全部队等政策加以长期化、体系化、合法化。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认为,世界网际网路发展蓬勃以来,有一种观念认为网络无国界,网络空间是全球公共领域,不应受任何单个国家所管辖、支配,而网路主权概念是对于此一不成文观念的一种反驳,其认为网路不是凭空生成的自然产物,而是建立于大量人为设施之上的产物,这些设施必须投资经费建设并长期供应维护费用。联合国宪章确立主权平等原则,并有排他性,网路线路设施有不少是本国政府出资建筑,线路本身、交换机房、伺服机房等是建筑占用在本国领土之上,因此政府对于这些设施当然有法律管辖权;甚至出资部分有所有权,所以进入一国国界之内的网路讯息必须受到该国法律的管辖不得有违法行为,虚拟空间并非法外之地或无主权之地,当网路讯号进入一国领土上政府铺设的实体线路瞬间开始就受一国法律管辖。例如一国的报纸没得到另一国允许执照,不得在当地设立分社办报或是进口,一国的电视台没得到另一国允许执照,不得在当地设立分台播送,这在国际上是普遍接受的主权原则,所以网路讯息也一体适用。最早在2003年信息社会世界峰会第一阶段会议通过的《日内瓦原则宣言》以及2005年第二阶段会议通过的《信息社会突尼斯日程》中提到了类似概念。
   
   2015年底,120国参与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大会演讲上提出“现有网络空间治理规则难以反映大多数国家意愿和利益,全球互联网的管理体制必须由全球所有国家一起参与制定,并以符合多数国家的利益观为前提,世界网路要如何运作与管理不能由某一国说了算或是某几国私下说了算。”共同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概念,中国以坚持尊重网络主权、维护和平安全、促进开放合作、构建良好秩序四大步骤为主,共同构建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互联网这个人类的共同家园,是中国为改进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而做出的伟大贡献。其中以官方提到了网络主权概念。
   
   大赦国际在2016年世界互联网大会前紧急呼吁世界网络技术企业不要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可能的限制言论自由的行为。
   
   谢选骏指出:现行的“网络主权”的说法,显然是一个张冠李戴的结果。为何这样说?因为按照“国家主权就是不受外来干预的权力”的观念,“网络主权”也应是“不受外来干预的权力”,也就是说——正如国家主权不受网络的限制,网络主权也不受国家限制。如此说来,“网路主权”的性质,应该就是“独立的自决的至高无上的”。可是现在不好了,“网络没有主权”、“网络主权必须接受国家主权的控制”,结局就是“网络必须丧失自身的主权”。
   
   这就是典型的“偷换概念”。
   
   如此颠三倒四的“网络主权”,还不如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直截了当: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网站不与国际互联网连接,但它却有自己的国家局域网“光明网”。朝鲜官方称是为了避免国内民众受到外国部分“不良网站”所提供的“不良资讯”的“精神污染”。它被认为是国家控制网络的极端案例。
   
   共产党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网络,正在朝向这个“朝鲜”方向努力。
   
   这就是“语义背反的网络主权”,一种“剥夺了网络主权的网络主权”。
   
   而按照“思想主权”的原则,正确的“网络主权”原本是“不受任何干预的网络权力”。
   
   但是,如果按照“语义背反的网络主权”延伸下去,“思想主权”岂不变成了“国家主权要控制一切思想”?那岂不是倒退回了秦始皇时代?事实证明,这是死路一条。

此文于2017年12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