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思想主权与信息主权]
谢选骏文集
·华尔街日报也说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日本大米的核污染
·三重魔力鼓励自杀以逃避专制
·苏联是个吸血鬼
·怎样避免枪击案
·从“用脚投票”到“用钱投票”
·澳大利亚人强奸植物
·毛泽东思想制造雾霾
·《奥义书》是部《下三烂典籍》
·生命都有自己的玻璃天花板
·奥巴马真的是个穆斯林
·商人会反对全球化吗
·敌基督的力量联合了起来
·下次起义非书生
·沃尔玛(walmart)最难退货
·为什么互联网只能成功于美国
·毛泽东集团是怎样俘虏美国朝野的
·骆驼早就死了
·佛祖保佑不了中国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
·北京确实应该迁都了
·人生就是动物精神的外溢
·台湾人为何恐惧“一个中国”
·不要浪费工匠精神
·法国的思想亡国
·美国本土政权已在二十世纪结束
·川普、希来利、小布什都是全球政府的代表
·《资本论》是雾霾的产物
·“无法确定的中国”最有引力
·谢选骏:普京把川普变成了巫婆
·什么是“满洲候选人”
·这个报告虚假 不提种族因素
·雅虎死于“丧失信用”
·扬汤止沸还是火上浇油
·托管地避难地复兴基地
·资本只是社会控制的一个手段
·反资本论Anti-Das-kapital
·黑人其实最喜欢廉价中餐了
·邓相超是邓小平的替罪羊
·拨邓小平之乱
·决定魅力指数的地方是战场
·回中国还是滚回欧洲
·台湾选民朝秦暮楚变色龙
·中国人崇拜普京大帝的两个理由
·王宫里发生的坏事太多
·纽约时报煽动暴乱
·鸦片战争的创伤如此愈合
·脑残的霍金不信上帝
·美国政府沦为非法组织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奥巴马应该交代自己的出生证问题
·天意在说美国政府的非法性质
·美国会不会发生政变
·美国将军开始出任国防部长
·「良好的管治」会导致国家覆灭
·普罗提诺的三位一体来自新约圣经
·上帝没有忘记周有光——上帝不忙 监察一切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
·澳大利亚的亡灵不死
·文革是大饥荒的结果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二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三(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3)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四the-rise-of-the-Trump-empire/4
·痛打落水狗奥巴马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五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六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七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八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九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十
·是敦刻尔克还是宜昌大撤退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1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3
·脸谱(Facebook)是一个犯罪集团
·全世界恐怖分子联合起来
·读经笔记
·德国人企图毁灭美国
·给最高法院一记响亮的耳光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我的效率超越川普
·川普的缩头与硬头
·特鲁多召唤恐怖袭击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哪有不是巫术的经济学
·川普与共青团真理
·星巴克(Starbucks)是全球最大吸血鬼
·没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
·拉美化的加州最好脱离美国
·以暴易暴的大学生
·“稳定”的官腔不怎么稳定了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愚公移山 改造美国
·中国老农与美国教授
·母鸡能吓唬黄鼠狼吗
·墨西哥离太阳太近
·历史是大豪佬创造的
·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别人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思想主权与信息主权

   谢选骏:思想主权与信息主权
   
   信息公开,就能推翻政府——这说明“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来到了!
   
   信息主权是在思想主权概念上演化而来,是“信息时代的思想主权”的重要组成部分。信息主权,指的是合法公民对本人的信息传播系统和传播数据内容,进行自主管理的权利。


   
   信息主权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①对本人信息资源进行保护、开发和利用的权利;②不受外人干涉,自主确立本人的信息生产、加工、储存、流通和传播体制的权利;③对本人信息的输出和外人信息的输入进行管理和监控的权利。
   
   信息时代没有国民身份的分裂,全球公民的信息主权一视同仁。因为世界已经进入全球一体化的大融合时代,在地球村中的竞争规则永远是公开、公平和公正,它也不能被任何服务器所垄断控制并且随意更改。
   
   信息主权的完整,不仅关系到个人,也关系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在信息时代的兴亡。因为民族和国家,不过是思想的产物,构筑信息主权的坚固防线,就成为信息时代维护自己主权的至关重要的问题。
   
   信息传播的地理界限与国家权威的地理界限并不重合,主权国家对信息的监控状态是其垂死挣扎。因为传播技术的快速推进以及经济全球化的急剧扩散,使得传播全球化成为国际社会的现实,国家对信息传播的垄断权力日薄西山。尤其是伴随计算机和网络传播的广泛普及,传播主体呈现出明显的多元化特征,越来越多的个人与组织可以进入全球计算机网络,向世界各地传播信息、观点和图像。反之,分散在不同主权国家内的人们也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获取信息、观点和图像,传播者与接受者的双重身份在同一主体间可以利用传播技术实现即时转换。传播信息的超大容量和传播速度的瞬间完成,造成了国家管控乏力和不可避免的信息漏出。信息传播的全球同步流通,逐渐模糊国内政治与国际政治的界限,街头集会、抗议演说、官方声明、人道主义灾难等,都能够通过广播、电视或网络被整个世界即时知晓,国内政治的国际化与国际政治的国内化成为一体两面。来自国际传媒集团的组织压力和资本压力,则迫使主权国家做出部分让步换取政治安全和经济效益。换言之,国家意志已经不能完全决定谁来传播、如何传播、何时传播、传播什么以及传播给谁。传播全球化的信息流动所形成的开放秉性与国家的疆界封闭和权威垄断形成了极大张力,国家主权至高无上的霸道时代,即将结束。
   
   早在1978年,78个国家的代表团参加了政府间信息局(Intergovernmental Bureau for Informatics)的国际会议,发表报告认为跨边界数据流通“将国家置于危险境地”。1979年,加拿大政府的一个委员会认为跨边界数据流通“对加拿大主权而言可能是最大的危险”。(William J. Drake,1993)从传播技术演进的角度讲,短波广播、卫星直播、网络传播为信息跨越国界的规模传播提供了技术动力和实践可能。就媒介信息传播来说,通过通信卫星直接将电视节目输送给外国的家庭,是政治象征的一个突出例证。(Karrle Nordenstreng and Herbert I. Schiller,Ablex Publishing Corporation,1979)1991年的海湾战争中,美国CNN电视台连续17个昼夜面向全球直播,全世界约有几十亿人次观看此次媒介景观,这是人类传播史上第一次利用电视进行直播的战争。由此,直播战争的传播模式成为冷战之后大规模战争的新闻传播的标准模式,跨越国界的国家间战争与跨越国界的全球直播同步进行,技术演进带来的信息跨界传播成为人类生活的常态。现代网络技术全面整合了通讯、计算机、信息等各种软硬件资源,构成了庞大的网络系统。网络系统构筑的传播空间只是一个虚拟世界,是一个没有领土和疆界概念的无边际世界,挑战了国家主权以领土为物理空间的管辖范围和统治模式。人们可以通过网络跨越国界进行信息搜寻工作,也可以通过网络向世界发出信息。这种数量巨大的信息交换超越了国家的有形疆界,虽然主权国家应用各种技术屏蔽自己不想流入或流出的传播信息,但是已经根本没有办法再如以前一样进行完全的信息控制,彻底的“闭关锁国”越来越成为不可能。迈克尔·哈特和安东尼奥·奈格里甚至激烈地指出:“当代通讯并不从属于主权;相反,主权似乎从属于通讯——或者准确地说,主权通过通讯系统表现出来。……通讯的非区域化的能力是独特的:它并非通过限定或削弱现代地区性主权而达到要求;它要抨击的正是向一个地区联结一种秩序的可能性。”(迈克尔·哈特,安东尼奥·奈格里,2005:396)
   
   谢选骏指出:这就是“摄像机里面出政权”。
   
   从1975年到2000年,使用公共电话通讯网长途电话的时间——大部分被人们用来交流工作和生活——增加了大约25倍。人们通话的长度每年都在增长——从1975年的40亿分钟增加到了2000年的大约1000亿分钟,甚至在经济萧条的时候也没有停止。(科林·斯帕克斯,2005)
   
   随着远程传播技术的推进,信息传播具有越来越不受民族国家疆界切割垄断的趋势,传播信息的自由程度在技术方面得到了空前拓展。信息流动速度远远超出了主权国家的信息管控体制的更新速度,信息流动的规模造成主权国家无论如何扩大管控体系(就社会现实而言,国家不可能无限制地增加信息监控资源),都不可能让它们全部处于监视之下。
   
   思想主权的时代登场了!
   
   当然,正如罗伯特·基欧汉(Robert Keohane)和约瑟夫·奈(Joseph Nye)所指出的,“信息并不是在真空中流动,而是在早已有所归属的政治空间中流动。信息的跨界流动以及其他交流,都是在国家近四个世纪以来建立的政治结构中进行的。”(罗伯特·基欧汉,约瑟夫·奈,2002:260)跨越国界的信息传播及其引发的社会运动,改变了国家作为最大的政治、经济、社会与文化组织体的地位。国家主权的终结意味着思想主权的崛起。因为主权本来就是先验存在的,然后随着社会建构而改变其形态,一直处于变化之中,信息传播的主权取代了国家垄断的主权,从而更新了人类的文明。
   
   例如,如果没有斯诺登的爆料,就无法推翻美国的政治建制派,而让口无遮拦的川普,能够穿越政治正确的壁垒,进入美国总统的白房子。
   
   信息公开,就能推翻政府——例如,如果没有斯诺登的爆料,就无法推翻美国的政治建制派,而让口无遮拦的川普,能够穿越政治正确的壁垒,进入美国总统的白房子。
   
   信息公开,就能推翻政府——这说明“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来到了!
(2017/12/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