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哲学家帝王的结局并不哲学]
谢选骏文集
·谢选骏:彻底活着,就是死去
·《古兰经》就是《我的奋斗》
·反对纳粹主义的纳粹主义
·哈佛大学策动文明的冲突
·大骗子胡适的小问题
·法国头目马克龙他奶奶有没有“反人类罪”
·制度创新才能获得历史的主动
·全球化抛下的不是美国而是总统
·神为什么对人没有信心
·曹丕为何亡国——伟大的文人沦为历史的草皮
·红色历史与低端人口
·美国的沉沦有助于塑造未来世界
·驱逐马列主义,解放中国人民
·金钱、权力、思想
·任何战争都是两伙强盗在拼杀争夺税收权力
·生命如何可能因其不完美才成为完美
·四肢健全但是头脑健全除外
·难民、生存权、低端人口
·俄罗斯是小国崛起不是大国崛起
·伊斯兰共产主义的样板
·低端人口就是阶级敌人
·信息公开,就能推翻政府
·德国也想推翻中国共产党了
·低端人口与南北朝政治
·共产主义为何能在中俄成功——哥萨克是俄罗斯的游牧民族
·“北京排华”再次证明中共是外来政权
·哥萨克与共产党的恩怨情仇
·殖民西伯利亚与殖民美洲澳洲的区别何在
·西方的洁净建立在中国的肮脏之上
·血腥的挪威人
·亨廷顿没有读过汤因比无论斯宾格勒,哈佛大学现代桃花源
·低端人口与高端禽兽
·猫捉老鼠还是老鼠捉猫
·苏联美国残杀战俘所以成为超级大国
·北京终于准备再度输出革命
·德国担心北京发生纳粹魔幻
·输赢——看得见的毁灭与看不见的毁灭
·印度支那与大东亚圣战
·意大利人好死不如赖活着
·苍蝇也会采蜜但还是苍蝇
·习近平怎样超越毛泽东
·教皇成为敌基督的代表
·红黄蓝教育集团虐儿具有深厚国际背景
·量子实验证明相对论虚妄
·德国人一千块钱就想打发难民回家
·1989年苏东波瓦解预演在1976年的中国
·共产党浩劫的伦理后果
·美国议会这么坏还是比中国人大政协好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哲学家帝王的结局并不哲学
·马可波罗游记是十字军东征的挽歌
·世界的复杂性是什么造成的
·思想主权与信息主权
·为什么共产党国家说倒就倒?
·释迦牟尼死于自杀
·“中国”的地缘价值
·谁是蒙古狼的继承人
·“网络主权”的张冠李戴
·为何越成功老板越没有力气
·文化的中国可以转移到海外了
·百年马拉松势必与共产主义决裂
·贾似道外戚误国,中国丧失粉碎蒙古最后机会
·耶路撒冷应该成为独立国家
·转移通俄门视线、耶路撒冷变成以色列首都
·欧洲人也意识到莎士比亚的谬误
·创造权与所有权
·祖先崇拜与优生学的内在冲突
·祖先崇拜与等级制度——封建礼教是一种优生学
·无知是另外一种知识
·沙特阿拉伯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策源地
·中国面对的五大挑战类似秦国
·赵小兰的婚姻事业是否性侵的蕾蕾果实
·澳纽提防中国浪潮,台湾报纸为何发抖?
·牛仔裤总统里根是不可救药的自由派
·任何体制都是被少数人操纵的
·俄罗斯想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北京欢迎
·卡斯特罗有个兔子家族
·美国自由派支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
·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新时代全民体育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译
·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清真”就是“纳粹”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还是有上帝的”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哲学家帝王的结局并不哲学

   谢选骏:哲学家帝王的结局并不哲学
   
   网文《古罗马皇帝康茂德的下场》(2013-05-25 作者:2可器)说:
   
   话说公元2世纪的时候,伟大的天国上朝罗马帝国的庙堂之上,坐着一位叫康茂德(也译为柯摩达、科莫德斯)的皇帝,电影《角斗士》里就是以这位皇帝执政期为背景的。


   
   这皇上有来头,他爹就是著名的哲学家皇帝奥勒留。这位伟大皇帝的那本《沉思录》,穿透两千载依然影响着温总理,进而牵动着我们的房价和毒奶粉,也算千古一帝了。
   
   但这位明君有两个污点。
   
   其中一个污点很八卦。他的艳丽老婆,也就是康茂德的妈,养汉子风流成性,史书说全罗马就皇上自己不知道。皇上不仅不知道,还一边可劲封赏野汉子们,一边写书夸老婆温良恭俭像个女神。老婆死球后,皇上真是通过长老院追她为神咧!这女人怕是圆了世上所有女人的梦想:长得美艳,嫁给了世上权力最大和财富最多的皇帝老公,而且该老公还有哲学家和文青的优雅气质,自己既被老公宠爱,又能偷汉子,死了还做神仙。世上还有比这她更爽的女人吗?
   
   奥勒留的第二个污点,就是打破了之前罗马帝国皇位传贤不传子的优良传统,把交椅给了儿子。这位康茂德登基以后,很快就变成一个昏君兼暴君。
   
   话说公元190年,罗马帝国的领土上瘟疫流行,粮食欠缺。康茂德的一个掌握朝政的宠臣克里安德,把原本要免费发放给市民的粮食偷偷拉到市场上贩卖。结果这事就像压在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民怨一下子被点燃了。
   
   本来市民们是聚集在斗兽场看角斗的,谁知道一场春晚式的高雅娱乐节目就演变成了民变。黑压压的人直奔皇帝行宫,人民的要求是交出克里安德这个人民公敌。克里安德虽然是个小人却不是省油的灯,他本人是禁卫军没挂名的实质指挥者,于是动作麻利地出动禁卫骑兵武力镇压。
   
   手无寸铁的市民哪里对付得了铁骑阵,一路败退回街区。双方在街头对峙,并发生了巷战,市民们躲在建筑后面向禁卫军扔石头瓦块。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军队分裂了。一支步军加入市民的反抗洪流。这支军队到底是禁卫军的一支,还是城防部队的一支,史书也说不清,反正是倒戈了。这一来,禁卫军吃不住了,闹事群众反败为胜重新包围了皇宫。
   
   康茂德此时还蒙在鼓里。因为暴君的特点是只听自己想听的,所以一直没人敢提着脑袋把坏消息通知他,暴君自我过滤信息的结果就是把自己变成了昏君。一直到两个娘们儿(好像有一个是他老妹)披头散发地跑来大呼小叫,康茂德才明白问题的严重性。
   
   为了稳定江山平息民乱,康茂德最后接受了人民的要求,把克里安德的脑袋砍了扔给广场上的群众。此事以人民胜利、暴君认输、爪牙死球结束。
   
   话说后来的康茂德,并没有看到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做派依旧,于是两年后被人摁死在浴池里,尸体被挂在笼子里示众,他生前给自己歌功颂德的碑刻雕塑则被悉数推倒。
   
   倒行逆施的暴君,真可谓输得精光……
   
   谢选骏指出:康茂德的孽,其实是他爸爸哲学家帝王造下的。那么,为什么哲学家帝王的结局并不哲学?因为哲学家和帝王,是两股道上跑的车,走的不是一条路,如果硬要捏在一起,要么是失败的哲学家,要么是失败的帝王。马克思奥勒留的《沉思录》流传至今,相比算是成功的哲学家了;难怪他的老婆儿子很快就证明了他在政治上的失败。就像江青和华国锋,很快就证明了毛泽东的失败。
   
   康茂德,全名鲁基乌斯·奥雷里乌斯·柯莫杜斯·安东尼奴斯(Lucius Aurelius Commodus Antoninus,(161年8月31日-192年12月31日),又译为柯摩达、科莫德斯、高摩达、柯姆德斯、康莫都斯),公元二世纪末的罗马帝国皇帝,177年—192年在位。康茂德虽然是有名的哲学家皇帝马尔库斯·奥列里乌斯的亲生儿子,但他执政的十二年期间普遍不得元老院与一般人民的喜爱,同时代的史学家卡西乌斯·迪欧将其视为另一位暴君的典范,并结束了过去帝国五贤君时代的繁华。康茂德遇刺身亡后,罗马帝国便陷入了一连串混乱的内战之中。
   
   康茂德在161年出生于罗马附近的拉鲁维乌姆,该年正是其父亲奥勒留成为皇帝的时间。因此康茂德从小就在皇宫中长大。康茂德原有两个双胞胎兄长,但他们相继早夭死去,因此体格健壮的康茂德就成了奥勒留唯一的独生子。康茂德在五岁之龄便列名为凯撒,十六岁受封为统帅,十七岁便得到与父亲相同的称号奥古斯都,成为帝国的共治者。奥勒留极力栽培自己的儿子,为其招聘名师,并带他一起参与日耳曼战争以增加儿子在军中的威望。
   
   180年3月,奥勒留在日耳曼前线病逝,20岁的康茂德在前线成为帝国唯一的皇帝。在他上任之后,立刻改变父亲坚持日耳曼战争的想法,放弃将波希米亚并入帝国行省的方针。他决定与敌人和谈,订立对敌方宽大的停战和约后,率领军队回到罗马城。从此,康茂德未曾再发动大规模的对外战争。
   
   182年,康茂德在剧院险些受到刺客的暗杀。康茂德逮捕刺客并加以严刑拷问之后,发现暗乱行动之后的主谋竟是自己的同胞亲姊姊鲁琪拉。鲁琪拉大康茂德约十岁,她原本在父亲在世时便拥有“奥古斯塔(皇后)”的称号,但此时康茂德的妻子克丽丝庇娜有怀孕的传言,鲁琪拉出于嫉妒,便打算暗杀自己的弟弟。事败之后,几位牵连的元老院议员遭到处决,而鲁琪拉本人则流放到卡普里岛,几年之后也被康茂德下令处决。
   
   康茂德自此之后便对皇帝的执政工作倦怠,并且时时怀疑帝国的上层阶级对他发动阴谋暗杀。他让近卫军长官帮他处理政务,自己则耽溺在狩猎游憩,并对角斗活动相当热衷。
   
   由于康茂德的怠政,使得他对帝国政界的情势认识不清,造成他受到寝宫侍从的谗言操弄。在他统治期间的前五年,近卫军长官佩伦尼斯仍能掌控帝国的和平局面。184年,不列颠因为镇压当地的起义而发生军团叛变,部队拥立长官普里斯克库斯为他们新皇帝。佩伦尼斯排除征发军队渡海远征的意见,顺利地平息这场骚动。寝宫侍从长克里安德觊觎权位,让康茂德怀疑佩伦尼斯的忠诚,便下令杀死了佩伦尼斯。
   
   克里安德终于在佩伦尼斯死后,接任近卫军长官的职位。他上任之后,独揽中央权力,并大肆出售官职以饱其私囊,甚至出现一年中有25位执政官的怪现象。190年6月,由于克里安德擅自挪用免费发放给公民的小麦到市场贩卖,造成首都的粮食短缺,引发人民上街抗议。康茂德眼见情势难以平缓,便将克里安德交给愤怒的群众,并下令处死克里安德。
   
   克里安德死后,康茂德依然未改变他的执政与用人方针,并且敌视元老院,动辄以阴谋逮捕帝国高层人员,未经审判即加以处死。他还宣称自己为海格力斯神的儿子,并时常亲自下到竞技场与角斗士或野兽搏斗。相对地,元老院与近卫军领袖也因此不断地计划谋杀,双方的关系形同水火。
   
   192年的最后一天,由康茂德的情妇玛琪亚、近卫军长官莱图斯计划,在康茂德从竞技场回宫洗浴时,由摔跤手纳尔奇苏斯将他勒死在浴场。隔天(193年1月1日),莱图斯推举佩蒂奈克斯担任新的皇帝,元老院通过决议承认佩蒂奈克斯的地位,并同时通过对于康茂德的除忆诅咒。
   
   由于康茂德继承了五贤帝时期罗马帝国最繁盛的时期,因此他本人的倒行逆施便格外引起史学家的一片挞伐。三世纪的古典作家迪欧将他视为暴君之后,历来的史学家对康茂德的评价都不高;英国史家爱德华·吉本更在他的名著《罗马帝国衰亡史》中,将康茂德定位为造成国家衰亡的第一人。在康茂德死后,帝国便陷入了群雄的混战之中;并且罗马帝国传统的共和统治外衣再也不复存在,军事力量兴起,皇权与帝国蛮族化的情况已经无法避免。
   
   近代史学家并未出现帮康茂德翻案的作品。但就某些特定观点的持平评论,由于奥勒留耗费十年的“第二次日耳曼战争”的徒劳无功,年轻的康茂德独排众议停战,造成未来帝国的“六十年和平”,使得奥勒留末期民穷财尽的罗马帝国,得以在康茂德的和平治下得到休养生息的机会。
   
   谢选骏指出:如此看来,与其说康茂德是暴君,还不如说他爹马克思奥勒留是伪君子——伪君子、伪善的哲学家帝王。哲学家帝王的结局并不哲学,而是十分俗气。也许正是他的传子不传贤,使得罗马前期帝国的元首制走向灭亡,不得不得让位给罗马后期帝国的皇帝制。而康茂德,就不得不为旧制度的灭亡背上了黑锅。此外,他的哲学家帝王的双重身份,也是失败之源。这多少有点像希特勒,写出了《我的奋斗》这个哲学,反而走向了战争的失败。
(2017/12/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