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陷入鸦片战争]
谢选骏文集
·11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陷入鸦片战争

谢选骏:美国陷入鸦片战争
   (一)
   网文《这张照片震动了整个美国》(2016年9月10日观察者网)称:
   美国俄亥俄夫妻嗑药过度飙车 后座4岁男孩被吓傻
   

   最近,有这样一张照片震动了整个美国:
   俄亥俄州的一对夫妇嗑药过度,在半昏迷的状态下飙车,当警察拦下车后,发现后座坐着一个被吓傻了的4岁小男孩……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9日报道,事情发生在当地时间9月7日下午。当时,俄亥俄州东利物浦市的交警拦下了这辆车,发现坐在驾驶座上的男子已经神志不清,而副驾驶的女子不仅没系安全带,整个人朝驾驶员靠过来,而且脸色发青,呈半昏迷状态。
   而车的后座上,正坐着一个被吓到呆滞的4岁小男孩。
   警察被这一幕深深地震撼了,他们将照片发到Facebook上,说:我们觉得需要替这些无辜的孩子发声,希望那些吸毒的人在注射药物之前,能够为自己的孩子想想。
   照片立刻引起了极大的轰动,截至北京时间9月10下午,已有2.5万转发和4000多条评论,美国的各大媒体也纷纷报道此事,标题中都使用了“shocking”(震惊)一词。
   网友们一致为孩子的遭遇感到同情,谴责不负责任的父母:
   可怜的孩子!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自己的孩子!我太生气了!我们要怎么做才能制止这种行为?
   这真是一张可怕的照片。我觉得这张照片应该被更多的人看到,太多的人在吸毒的时候完全没有考虑到会伤害别人!
   但也有网友质疑警察不该将孩子的高清照片放到网上,因此美国的各大媒体在报道时,都将照片打了码。
   据了解,孩子的父亲叫James Lee Acord,47岁,母亲叫Rhonda L. Pasek,50岁。在他们清醒之后,警察逮捕了他们,并联系了儿童服务中心。
   Acord因嗑药后驾驶以及危害儿童而被判坐牢180天,他表示没有异议。但Pasek面对扰乱社会治安、危害儿童以及不系安全带的指控却不接受。
   目前还不清楚Acord和Pasek用的是什么毒品。
   华盛顿邮报报道称,俄亥俄州正在经历阿片类药物和海洛因等毒品泛滥的阵痛,2015年,该州有3050人死于吸毒过量,其中有三分之一的人死于使用芬太尼类药物(Fentanyl),这是一种效力比海洛因强了近50倍的麻醉药物,因为原材料是化学品而非罂粟,制作过程更简单,而且成本更低。
   而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数据,整个美国因吸毒过量而死亡的人数也急剧上升,从1999年的1960人上升到2014年的10574人。
   东利物浦市的公共服务和安全中心负责人Brian Allen说,这个城市只有11000人,但当局每天都要处理毒品问题:“昨天我们刚抓了两个吸毒过度的,今天又摧毁了一个毒品经销窝点,并逮捕了一名吸毒的人。”
   Allen表示,他们已经没有足够的地方可以安置这些瘾君子了,“我们逮捕了他们,没地方安置,只能再放走他们,然后他们就接着吸毒。”
   俄亥俄州哥伦比亚纳县(Columbiana County)咨询中心的化学依赖专家Kathleen McCoy说,文章开头那张照片里的女人,光看她的脸,就像得了某种可怕的疾病。
   McCoy认为毒瘾是一种可以被治疗的慢性病,人一旦对毒品上瘾,戒毒需要花费比治疗其他疾病更大的精力。
   Allen认为更多的人需要了解毒品现状的严峻性:“有时候真相会被掩盖,但那张照片就是血淋淋的现实”。
   
   目前还不清楚Acord和Pasek用的是什么毒品?
   他们使用的,很可能就是“中国女孩”!
   
   (二)
   新闻报道说,“中国女孩”太毒,害死加州数百人!
   所谓中国女孩,就是芬太尼类药物(Fentanyl)。芬太尼浓度极高,通常医用剂量仅有两粒食盐那么大。
   合成鸦片类止痛药如“芬太尼”(fentanyl)在全美各地日益猖獗,这种街头昵称为“中国白”(China White)或“中国女孩”(China girl)的毒品,在加州至少已造成了数百人死亡。因其浓度极高且易于获得,已引起洛县公共卫生局和执法部门的紧张,已有警员因在办案时吸入了微量的该毒品送医。
   联邦疾病防治中心(CDC)表示,含非法生产、比吗啡药效强100倍合成药物“芬太尼”(fentanyl)的止痛剂,是造成美国用药过量致死事件激增的主要原因。这种来自中国的新型鸦片,已经在鸦片战争将近两百年之后,入侵美国。
   4月间美国摇滚乐坛传奇巨星王子(Prince)就是因不慎服用芬太尼过量而身亡的,此药已充斥全美各地社区。
   而该药品多产自中国和墨西哥,加州常成为它们走私入关的首站。洛杉矶近来就曾查到一批整整500磅的芬太尼试图非法入关。
   专家表示,正常医疗剂量的芬太尼只需要两粒食盐那么大小,可以想象其极其危险。洛杉矶市警(LAPD)对此十分担忧,甚至发出警告要求警员们在办案中注意避免接触任何可能含有芬太尼的物品,尤其当它以粉末形式出现时,很容易被吸入,或者触摸时被吸收。查办毒贩的市警们不得不随身携带鼻雾的解药。
   糟糕的是,芬太尼在加州却没有更严格的法律管制。加州共和党参议员、即拨款委员会副主席Patricia Bates提出的相关法案本月初在众院被卡。该法案要求将包括芬太尼在内的危险毒品贩卖者的刑期提高到十年,但因加州如今正在尽力减少监狱人口,该法案遭遇极大阻力。
   洛县公共卫生局医疗主任蔡盖里博士(Gary Tsai)表示,根据法医数据,每年基本都有40多人死因与芬太尼有关,去年有46人,而2014年更有62人,从2011年至今都逐年增长。今年仅4月一个月期间,沙加缅度县就有40人使用该药过量,另有十人使用过量死亡。
   由于芬太尼本身作为止痛药就存在于许多合法处方药物中,许多中国的非法实验室不断改变芬太尼的配方来绕过美国的禁令,让它们可以公开向美国客户兜售这些产品。因此虽然洛县没有今年的相关死亡报告,但由于芬太尼极容易获得,因此具有巨大隐患。
   蔡盖里6日在县政委员会例会上向县方汇报了公共卫生局对此做的教育和推广工作。他表示芬太尼和另一种被称为“香料”(Spice)的合成大麻都是当局目前最为担忧的毒品,后者因为成分常有变化,街头毒贩各有配方,有时混入十分危险的成分,但使用者却不自知。他当日还汇报了该局未来将进行的工作,包括和急救人员、执法部门合作,以及继续积极与媒体和社区组织合作,宣导这些药品的危险性等。
   针对美国的鸦片战争,已经打响!
   
   (三)
   网文《美国面临毒品和药物滥用难题》说:
   
   近年来,制度漏洞、监管不力等原因造成美国毒品致死人数持续增加。图为2015年8月10日,美国海岸警卫队在东太平洋地区缴获约29.9吨的可卡因,价值高达10.1亿美元。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日前发布报告称,2014年,毒品使用过量造成美国超过4.7万人死亡,比交通事故和枪支暴力造成的死亡人数还多。这一数字与2013年相比增长14%,创下新高。从2001年至2014年,因精神药物滥用造成的死亡人数增加2.8倍,其中鸦片类药物过量使用致死人数最多,可卡因致死人数增加了42%,海洛因致死人数增加了6倍。
   获取便捷是毒品致死率高的重要原因
   数据显示,美国各个年龄段,不同性别、种族吸食毒品人数都有所上升,女性、白人男性等此前毒品吸食率较低的群体,吸食毒品的数量也增加了1倍以上。从各州来看,加利福尼亚州毒品吸食过量致死人数达到4521人,为各州之最。西弗吉尼亚州、新墨西哥州、新罕布什尔州、肯塔基州、俄亥俄州是毒品致死率最高的5个州。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主任汤姆·弗里登说:“毒品和鸦片类药品的滥用,破坏了美国家庭和社区。毒品吸食过量致死人数上升值得警惕。”弗里登表示,要改变这种局面,相关部门必须加大执法力度,减少普通人获取海洛因等毒品的几率。
   获取便捷是吸毒致死人数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比如,吸食海洛因致死人数的迅速增加,主要就归因于海洛因相对其他精神类处方药物价格较低,也较容易获得。但是海洛因纯度高,吸食过量极容易导致死亡。
   大麻合法化运动为毒品流通推波助澜
   伴随毒品致死人数不断上升的,则是美国的大麻合法化运动。目前,美国共有23个州通过了大麻合法化议案。雅虎新闻网预测,2016年,加利福尼亚、内华达等9个州可能也会实现大麻合法化。
   科罗拉多州是美国首批实现大麻合法化的州之一,该州允许21岁以上的成年人自行购买最多不超过1盎司(1盎司约为31.1克)的大麻。科罗拉多州州长约翰·希肯卢珀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大麻合法化的初衷是将之前隐藏在地下的行为拿到‘阳光’下,对吸食大麻进行严格监管,规范大麻销售。因为不管是否干预,这种行为始终存在。”
   据《丹佛邮报》报道,根据非政府组织“全国毒品使用与健康”的调查数据,自大麻合法化以来,科罗拉多州12岁以上居民使用毒品的比例由2011至2012年的10.4%,上升至2012至2013年的12.7%,居全美第六。2014年1月1日,科罗拉多州成为第一个正式允许合法销售大麻的州,但在同年,科罗拉多州12岁以上的青少年中,每8个人中就有1人使用过毒品,升至全美第二位。
   此外,很多游客特意前往科罗拉多州进行大麻体验之旅,网络流传的大麻消费“攻略”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大麻合法化后的这一段时间内,吸食大麻人数明显上升。科罗拉多州立大学一份研究显示,2014年大麻销售产生的效益预计将达到6.06亿美元。
   大麻等毒品泛滥引起家长担忧。华盛顿特区居民凯利告诉记者,孩子即将进入青春期,在华盛顿特区买到大麻并非难事,十分担心孩子会尝试吸食大麻。
   利益驱使致鸦片类药品监管阻力重重
   美国吸食毒品过量致死人数与毒品走私等有密切关联。而《今日美国报》2015年底就美国鸦片类药物和毒品泛滥发表社论认为,医生也对毒品使用过量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与多数人的想法相反,美国多数鸦片类止痛药和精神药物并非来自专科医生开具的处方,而是由全科医生或护士提供的,因此许多人能够轻松得到治疗过程中并非必须的药品。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调查显示,约有半数全科医生对鸦片类药物的成瘾性认识不足,对患者利用医生处方骗取鸦片类药物的动机也缺乏足够了解,很多医生在开处方的时候甚至不愿在本州信息登记系统核查病人是否曾通过医生处方骗取毒品。
   鸦片类药物的广泛使用给制药公司带来了数十亿美元利润。《今日美国报》进一步指出,美国止痛医学会反对针对鸦片类药品的使用限制。该学会每年从鸦片类药品制药公司获取30万美元的捐赠,约占其总收入的10%,而制药公司的高管还担任该学会的领导成员。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将鸦片类药物划为滥用风险较高的“二类药品”。但是美国医疗保险数据库的信息显示,美国家庭医生、内科医生、护士等开具的鸦片类药品处方数量很多。斯坦福大学负责药品滥用研究的乔纳森·陈博士认为,此前疾控中心把重点放在打击处方类止痛药的黑市交易方面,而这样做显然不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