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印度常用泰姬陵作为自己的象征物,这很不祥]
谢选骏文集
·19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印度常用泰姬陵作为自己的象征物,这很不祥

   泰姬陵出而伊斯兰教亡。因为他已经把一种宗教的最高建筑用来作为一个死人的坟墓了。所以泰姬陵完工不久,他自己就变成了陪葬品,随着他儿子的原形毕露,莫卧儿帝国(Mughal Empire,1526年-1858年)也变成了陪葬品。在这之后,全世界的哈里发都没有了。伊斯兰教成为没有脑袋的僵尸,尽管游走世界,再难形成合力,比儒教、佛教、道教也强不了多少了。所以我说:泰姬陵出而伊斯兰教亡。令人不安的还有,现代印度常用泰姬陵作为自己的象征物,这很不祥,这意味着,这印度离开坟墓,也不遥远了。
   
   泰姬陵(Taj),是位于印度北方邦阿格拉的一座用白色大理石建造的陵墓,是印度知名度最高的古迹之一。它是莫卧儿王朝第5代皇帝沙贾汗为了纪念他的第二任妻子已故皇后姬蔓·芭奴而兴建的陵墓,竣工于1654年。泰姬陵被广泛认为是“印度穆斯林文化的建筑”。
   
   泰姬陵被认为是莫卧儿建筑的最精美的例子,结合了印度建筑和波斯建筑的风格。


   1983年,泰姬陵被列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虽然白色大理石圆顶陵墓是泰姬陵最让人熟悉的部分,但整个泰姬陵是一个拥有多处建筑的复杂建筑群。泰姬陵大约在1632年开始建造,在1653年左右完工,使用了两万工匠。泰姬陵的建造被委托给一个建筑师团队,并由莫卧儿皇帝总监,团队中包括有Abd ul-Karim Ma'mur Khan,Makramat Khan和乌斯塔德·艾哈迈德·拉合里。波斯建筑师拉合里一般被认为是首席设计师。
   
   起源
   
   泰姬陵的泰姬二字,是Taj的音译,为皇冠之意,因此并不能称呼葬于此的亚珠曼德·贝侬·比古姆为泰姬。亚珠曼德是沙贾汗父亲贾汉吉尔的第20个妻子——茉荷茹妮莎的侄女,1612年与当时还是库拉穆王子的沙贾汗结婚,被赐予慕塔芝玛哈(Mumtaz Mahal)的封号。入宫19年,苦于多孕,生有8男6女,1630年,姬蔓·芭奴在第14次分娩Gauhara Begum时,不幸感染产褥热,死于南征的军营中。临终前向沙贾汗提出了3个遗愿,其中一项就是为她建造一座全世界最美丽的陵墓。
   
   施工
   
   1632年,泰姬陵在印度北部亚穆纳河转弯处的大花园内开始动工兴建这项工程的首要工作是种植树木,由于树的成长极为缓慢,因此至少要有10年的时间让树来成长。当时极负盛名的建筑师拉何利以德里的胡马雍陵为蓝图,动员2万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工匠和书法家,融合中亚、波斯和印度的本土风格,用了22年的时间完成了这座纯白色及以大理石兴建的艺术建筑,总费用估计为4,000万卢比。 泰姬陵建筑的材料是从印度各地和亚洲,以逾1千头大象运送这些建筑材料,绿松石来自西藏、青金石来自阿富汗、水晶和翡翠来自中国,碧玉来自印度的旁遮普邦、檀香和红宝石来自印度南部四邦、孔雀石和琉璃来自缅甸、象牙和白玉来自泰国、蓝宝石来自斯里兰卡、玛瑙和黑曜石来自阿拉伯、珊瑚和萤石来自波斯、黄金和白银来自朝鲜、绿宝石和鹿角来自越南。共有28种宝石和半宝石镶嵌入白色大理石。泰姬玛哈陵建物高250英尺,占地约17万平方公尺,南北长580米,宽305米,有前庭、正门、蒙兀儿花园、陵墓主体和清真寺。进入主陵需要脱掉鞋子或者穿上鞋套。
   
   装饰
   
   花园中间是一个大理石水池,两旁种植成列的柏树,分别象征生命和死亡。水池尽头则是陵墓,内有两座空的石棺,棺木一大一小,沙贾汗王及皇后葬于空棺处地下的土窖内。陵墓主殿四角都有圆柱形高达40米的高塔一座,每座塔均向外倾斜12度,是为确保遇到地震时,尖塔向外倒塌而不压到主殿,内有50级阶梯。这四座高塔向外倾斜的最重要原因实为美学上的需求。因为人类的眼睛在远方挑望此四座垂直建筑物及中央主殿时,受距离影响,将产生高塔向内倾斜的感觉。将此四座高塔刻意建造成向外倾斜,反而可让人于远处挑望时,感觉其为完全垂直。专供穆斯林教徒们每日登高朗诵《古兰经》,以及祈祷朝拜之用。墓室中央有一块大理石的纪念碑,上面刻著几行波斯文:“封号宫中翘楚泰姬玛哈之墓”。站在陵墓旁边回廊中央的石块上,可以感受到强烈的回音,令人迷蒙不已。后方草坪为当时宫殿的葡萄园。主体建筑外观以最高级纯白大理石打造,内外镶嵌美丽的宝石(水晶、翡翠、孔雀石),陵墓的每一面都有33米高的拱门,陵前水池中的倒影,看起来好像有两座泰姬陵。
   
   泰姬玛哈陵在建筑美学上,最引人注意的是其完全对称。以主殿中心向两向延伸之轴线切割之中轴线,可以看到相对于中轴线之距离相等之处,必存在数量、尺寸及样式完全对称之雕饰。其中轴线贯穿园区各门、水池及道路等之中线。
   
   旅游
   
   泰姬陵在早中晚所呈现出的面貌各不相同。泰姬陵每年吸引2至4百万名游客,有超过20万来自海外,游客都集中在天气比较凉爽的10到12月。附近不准停车,游客要步行,或搭乘电动车,允许带小型摄影机、照相机和手机。2004年11月27日,泰姬陵有条件的对游客开放夜游,门票为1500卢比,为一个早中晚游览票价不一样的景点。在《贫民百万富翁》里,便拥有他到此处求生的段落。
   
   历史
   
   泰姬陵大约在1632年开始建造,在1653年左右完工,使用了成千上万的工匠,1657年他的儿子奥朗则布篡位,沙贾汗被囚禁于阿格拉堡,城堡四围有护城河,长达2.5公里,墙高20余米。晚年由最小的女儿照顾饮食,每天透过八角房的小窗,远眺河里浮动的泰姬陵倒影,后来视力恶化,藉著钻石光之山的折射来观看泰姬玛哈陵。7年后抑郁而终,葬于爱妻身旁。
   
   沙贾汗是一个好大喜功的暴君,沉溺在性爱与毒品当中,种下莫卧儿帝国日后没落的后果。他的儿子奥朗则布(1618年11月3日-1707年3月3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个统治印度次大陆的莫卧儿帝国的第六任皇帝,是沙贾汗的第三子,儿时才华颖露,曾被赞誉为“帝位之荣缀”。1657年,沙贾汗卧病不起,诸子相争,奥朗则布力胜群雄夺得宝座,在1658年正式登位。把他老爹沙贾汗软禁在阿格拉九年,直至去世于1666年。
   
   奥朗则布是莫卧儿王朝最重要但也最具争议的皇帝。他是一位虔诚及热心的穆斯林,放弃了莫卧儿帝国初期尤其是阿克巴时代的宗教宽容政策,加强伊斯兰教的宗教地位,企图使印度完全伊斯兰化。1675年,奥朗则布处死不肯改信伊斯兰教的锡克教第九代祖师得格·巴哈都尔。1679年,奥朗则布恢复对非穆斯林征收吉兹亚税。他将印度教徒逐出政府,并大举拆毁印度教庙宇与神像。这些短视的政策导致帝国境内的非穆斯林与政府的矛盾突然尖锐起来,并很快演变成武装斗争。坚持自己信仰的锡克人和拉其普特人成为莫卧儿帝国公开的敌人;奥朗则布虽然多次打败他们,却无法彻底消灭其反抗力量。最危险的国内敌人是新兴的马拉塔人国家,它后来发展出可与莫卧儿帝国匹敌的军事能力。
   另一方面,由于奥朗则布力图消灭他的政治对手,莫卧儿帝国的疆域在他在位时扩张到最大限度。他长期驻留在德干指挥对该地区各穆斯林小国的征服,这些国家是16世纪初德干的伊斯兰教强国巴曼尼王朝分裂后形成的。其结果是奥朗则布取得了胜利,将德干地区并入帝国版图,成为印度的最高统治者。除了次大陆极南端和马拉塔以外,奥朗则布统一了整个印度。至于东北部的阿豪姆王国,则是印度东北阿萨姆地区中古时期的一个傣族王国(1228年-1826年),根本不是印度——其统治持续近600年,也是泰族最西方的王国,首都赛比萨加。
   
   奥朗则布去世后的莫卧儿帝国称为“后期莫卧儿”。这一时期的特点是,皇帝大都昏庸无能,马拉塔人愈战愈强,大有取莫卧儿而代之的趋势。但是,决定印度命运的因素已是欧洲列强,而非伊斯兰了。
   
   印度殖民时期诗人泰戈尔用极其绝望的诗句凭吊泰姬陵是“一滴永恒的泪珠”。全诗为:
   “
   沙·贾汗,你宁愿听任皇权消失,却希望使一滴爱的泪珠永存。
   岁月无情,它毫不怜悯人的心灵,它嘲笑心灵因不肯忘却而徒劳挣扎。
   沙·贾汗,你用美诱惑它,使它着迷而被俘,你给无形的死神戴上了永不凋谢的形象的王冠。
   静夜无声,你在情人耳边倾诉的悄悄私语已经镌刻在永恒沉默的白石上。
   尽管帝国皇权已经化为齑粉,历史已经湮没无闻,而那白色的大理石却依然向满天的繁星叹息说:“我记得!”
   “我记得!”——然而生命却忘却了,因为生命必须奔赴永恒的征召:她轻装启程,把一切记忆留在孤独凄凉的美的形象里。
   ”
   这滴泪水是留给死亡了的伊斯兰教的。
   
   破坏
   
   1857年,印度发生暴动,英国士兵和政府官员从泰姬陵的墙壁中任意凿出宝石和青金石。19世纪末,英国总督可增勋爵(British viceroy Lord Curzon)下令开展大规模的泰姬陵修复工程,这项工程完成于1908年。他还模仿开罗清真寺,在内部设置了大型灯室。花园被改造为英国式的草坪。印巴战争期间泰姬陵曾受到巴基斯坦空军的威胁。
   
   1983年泰姬陵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单。2004年,泰姬陵建成350周年,印度政府将这一年定为“泰姬陵国际年”。
   
   环保问题
   
   近年来随着印度工业化的发展,泰姬陵因此遭受马图拉炼油厂产生的酸雨侵蚀,乳白色的大理石外墙出现了黄斑,墓室生出了小孔,白银大门变黑。泰姬陵附近的亚穆纳河污染严重,河中化学物质含量偏高。有专家认为泰姬陵的基座最终将会崩坍。生态学家建议在泰姬陵周围栽种桑树来吸收二氧化硫。印度政府开始大量栽种桑树,并成立泰姬保护区——Taj Trapezium Zone (TTZ)。
   
   谢选骏指出:泰姬陵出而伊斯兰教亡。因为他已经把一种宗教的最高建筑用来作为一个死人的坟墓了。所以泰姬陵完工不久,他自己就变成了陪葬品,随着他儿子的原形毕露,莫卧儿帝国(Mughal Empire,1526年-1858年)也变成了陪葬品。在这之后,全世界的哈里发都没有了。伊斯兰教成为没有脑袋的僵尸,尽管游走世界,再难形成合力,比儒教、佛教、道教也强不了多少了。所以我说:泰姬陵出而伊斯兰教亡。令人不安的还有,现代印度常用泰姬陵作为自己的象征物,这很不祥,这意味着,这印度离开坟墓,也不遥远了。

此文于2017年12月2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