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大型强子对撞机并非救世主]
谢选骏文集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思想主权论061
·思想主权论062
·思想主权论064
·思想主权论063
·思想主权论065
·思想主权论066
·思想主权论067
·思想主权论068
·思想主权论069
·思想主权论 Sovereignty of Thought
·思想主权论070
·思想主权论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2 & 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3&SovereigntyofThought&Thoughtof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4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 of Thought and Thought of Sovereignty
·0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2思想主权论
·0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型强子对撞机并非救世主

   谢选骏:大型强子对撞机并非救世主
   在《缺乏大脑的大型对撞机》一文里谢选骏曾经指出:缺乏大脑的,不仅是大型对撞机,而且是就大型对撞机问题进行争论的杨振宁和丘成桐。这两个科技白痴一点不明事理,不懂科学技术只能在思想自由的社会里得到发展,而不可能依靠一个侧所大学或一个大型对撞机。
   所谓科技白痴,就是除了一点狭窄的专业之外什么都不明白的砖家。他们和韬奋(掏粪)模范时传祥没有什么区别。
   在这里我想进一步说明:大型强子对撞机并非救世主。
   事实上,大型强子对撞机只是一个工具,它本身并不能创造任何奇迹。


   大型强子对撞机坐落于瑞士和法国边境地下100米深的环形隧道内。大型强子对撞机坐落于瑞士和法国边境地下100米深的环形隧道内。
   不错,大型强子对撞机Atlas探测器曾经发现一种新型粒子存在的迹象。大型强子对撞机Atlas探测器曾经发现一种新型粒子存在的迹象。根据标准模型,这些基本粒子组成了我们周围的世界。根据标准模型,这些基本粒子组成了我们周围的世界。
   但是,在大型强子对撞机的最新数据中,也未发现任何“碰撞”迹象。
   8月3至10日,第三十八届国际高能物理大会在美国芝加哥召开。与会科学家对欧洲大型强子对撞机所取得的最新发现成果进行了热烈讨论。此前大型强子对撞机研究人员曾经在最新数据中发现过“碰撞”迹象,因此一度有传言称,大型强子对撞机可能发现了一种新型粒子。然而,令科学家们失望的是,他们在大型强子对撞机的最新数据中未发现任何“碰撞”迹象。与会科学家认为,发现新型粒子的希望已成为泡影,距离真正的发现可能仍需许多年时间。
   根据大型强子对撞机的最新研究成果,此前一度有人认为大型强子对撞机可能发现了一种新型粒子。如果这一传言为真,那么神秘的新型粒子可能会彻底改变我们对宇宙构成的基本认识。但是,所有参加国际高能物理大会的科学家发现,大型强子对撞机的最新数据中根本不存在“碰撞”迹象。英国伯明翰大学科学家、大型强子对撞机Atlas实验项目负责人大卫-查尔顿表示,“为了采集数据,我们实施了许多次实验。但是,在最新的实验结果中,没有发现‘碰撞’迹象。什么都没有。”项目组成员都对这一结果表示失望。
   在国际高能物理大会的一次记者会上,查尔顿教授表示,“如果真的发现一种新型粒子,那将是一件极其美好的事情。但是,很遗憾。”不过,查尔顿认为,研究数据确实(与“碰撞”现象)很相似,而且大型强子对撞机的两台探测器 Atlas和CMS采集到的数据都与“碰撞”很相符。查尔顿解释说,“这可能只是统计上一次偶然事件,两台探测器‘看到’了相似的东西。当它们出现时,奇怪的特点也很一致。但是,我们没有对数据进行非常仔细地研究以确定是否真的认识它们。我们也没有再次看到新的样本。”
   欧洲粒子物理研究所负责人法比奥拉-吉安奥蒂教授表示,她的团队只是迈出了艰难历程的第一步,他们将研究重点放在了对撞机的技术成功率上。“大型强子对撞机的优越表现都预示我们对新能量级有更细致、更深入的理解,也对我们更好地理解基础物理学有更重要的意义。”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科学家、大型强子对撞机Atlas实验团队成员乔恩-巴特沃斯教授也表示,他们的团队正在更加努力,致力于发现一类新型粒子,他们也坚信这些粒子肯定存在。
   四年前,大型强子对撞机科学家声称发现了被称为“上帝粒子”的希格斯-玻色子。根据现有的亚原子物理学理论-标准模型,科学家们坚持预言希格斯-玻色子的存在。自此以后,科学家们又在致力于寻找标准模型之外的相关证据。标准模型简要地解释了粒子是如何结合与交互从而形成了我们周围的世界,还介绍了各种自然力是如何工作的。尽管标准模型已非常成功,但物理学家很清楚,该模型仅仅只能解释我们整个宇宙一个小小的角落(仅占宇宙的大约4%)。它仍然无法说明暗物质、暗能量等理论。
   大型强子对撞机的建设就是为了探索这些未知的新物理学领域,发展新的物理学理论用来解释宇宙构成的奥秘。大型强子对撞机的发现成果将有可能预示物理学领域的“最伟大革命”。这意味着,以往的物理学结论都是错误的。去年12月,大型强子对撞机两台探测器 Atlas和CMS都发现了一种新型粒子存在的迹象,这一发现曾经让整个粒子物理学界为之振奋。
   虽然数据中的“碰撞”迹象可能只是统计上的偶然事件,但是它也可能是新物理学研究者一直翘首以盼的首个证据。今年初,大型强子对撞机再次实现全负荷运行,以前所未见的高速实施对撞,用于采集科学家们所需要的数据。欧洲粒子物理研究所数千位科学家希望能够取得科学上最伟大的发现成果,甚至比希格斯-玻色子的发现更为重要。然而,撞开新物理学领域的大门要比此前更为艰难,他们发现这扇大门仍然纹丝不动。实验暂告段落,“碰撞”迹象消失。在粒子物理学领域,像这样的无规律现象常有。这一次它未能给科学家带来巨大惊喜,带来的只是失望。但不论惊喜还是失望,都说明了物理学家们并非真理的化身,而不过是在海边拾贝的顽童,他们想要了解造物主的终极奥秘,但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那么,大型强子对撞机到底还要多久才能取得新的“物理学发现”?查尔顿教授不得不承认,如果科学家们现在无法马上有所新发现,那么他们将准备长期战斗。“如果我们今年无法发现新粒子,我们可能还需要坚持许多年时间。”
   但是他哪里知道,多少年也没有用。因为“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朝菌是朝生夕死,所以它不知道阴历的月初(朔)月底(晦);蟪蛄过不了冬,所以不知春秋。不仅虫子如此,人类也是这样。
   大型强子也发现不了上帝的奥秘,大型强子对撞机更非现代科学的救世主。
(2017/12/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