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英国期待着我的征服]
谢选骏文集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是移民倾向还是间谍活动
·没有基督教的欧洲人禽兽不如
·经济动物无法指示中国的方向
·经济动物无法指示中国的方向
·没有基督教就会有毒疫苗泛滥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商业信誉
·清除马粪的厕所革命
·华人社会为何不能废除死刑
·定于一尊的假疫苗
·中国大陆与中国台湾为何打架
·黑心疫苗无远弗届
·从《河殇》到《疫苗之殇》到《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
·新反右运动的靶子还是光荣革命的先声
·中国“#Meetoo”运动碰撞政治壁垒
·辛子陵胡说八道
·中美摊牌的时间早了一个世纪
·科学迷信是一种更为危险的迷信
·华人为何喜欢分享口水和强迫进食
·为什么需要三权分立
·废垃社会只能牺牲风骨
·联合欧洲、孤立美国,先夺欧亚非
·一条船只能有一个船长,中美谁是老大
·葛剑雄快当右派了
·“中国”尚未成为“国家”
·中国的苛政猛于美国的虎
·藏独运动真没出息
·百人斩与凌迟刑
·中国大使向美国举起白旗了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八国联军的内讧和欧美国家的道德堕落
·蚂蚁会有心吗
·中国模式终于控制了美国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暴君的惩戒——秦始皇的后代都被肢解
·中国大陆薪资水平不及欧美百年之前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英国间谍劳伦斯把表演进行到底了
·无产阶级为何无法阻止帝国主义战争
·柬埔寨的今天就是“亚洲民主国家”的明天
·江浙地区经济文化发达是因为道德高尚吗
·中国只有万分之一不到的人是正常的人
·英国虽死,余威犹在,毛邓都怕
·中国是浑身插满管子的手术病人
·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是婊子的牌坊
·凯撒首先不是大帝而是革命的发起者
·谢选骏:“法广网”老是误判中国事务
·习近平遭到了亿分之一的批评
·世代健忘症
·不能牺牲儿女的就不能成为大帝
·“对立统一”的南北朝缺一不可
·抗美援朝是毛泽东对中国人欠下的巨额血债
·蒙面歹徒必须退出社会生活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Twitter推特的老板是共产党还是人民币
·自决是创造文明的开始也是毁灭文明的开始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贸易战是推动中国进步的唯一动力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川普正在帮助好朋友习近平获得更大的权力
·穆斯林兄弟会被谁洗了脑
·美国多给了共产党十年时间
·中国为何需要改朝换代
·万精油并非绝对权威
·没有隐私就是最好的保护隐私
·美国正在兴起的义和团(乱枪党)
·清朝为何提高达赖喇嘛的地位
·毛泽东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甚至不如慈禧妖婆
·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废垃的呼声
·秦岭违建别墅伤了龙脉吗
·不是生活沦陷而是生命露馅
·中国的改革开放在东欧和苏联成功了
·专制可以,马列不行!
·中国基督教化的标志
·北欧海盗的赎罪之旅
·广岛悲惨还是海兰泡悲惨
·特朗普帝国的最新例证
·国家不可能属于人民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基辛格真是一个跟屁虫
·经济周期就是贪婪和恐惧之间的心理波动
·选个好点的坏蛋出来主持工作
·四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珍妃与瑾妃代表两种为官之道与两种命运
·气候暖化与白种人灭绝——白种人的命运会不会像北极熊一样?
·“2018年危机”应验了“70年周期”理论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污蔑美国
·中国终于恢复了连坐法
·《世界日报》危害全美500万华裔真该死
·日本想第三次解放中国吗
·无神论政权欺软怕硬
·《澎湃新闻》举起了可耻的白旗
·只有美国能够教训土耳其病夫
·废垃加废垃还是等于废垃
·桃花源记的丑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英国期待着我的征服

谢选骏:英国期待着我的征服
   
   《英国人郁闷惨了!新航母刚服役便漏水》(2017年12月20日 转载BBC中文网)报道:
   
   英国新航母“伊丽莎白女王号”在海试时发现螺旋桨轴有密封不良问题,发生泄漏事故。

   
   据英国《太阳报》报导,发生的泄漏事故导致航母每小时有200公升的海水倒灌。
   
   这艘被指要维护英国“海军强国”尊严的“海上巨无霸”,斥资31亿英镑建造,本月初才在朴次茅斯(Portsmouth)在女王的主持下,完成服役仪式。
   
   BBC防务记者乔纳森·比勒(Jonathan Beale)说,这个问题令皇家海军“十分令人尴尬”,而这只是众多问题的其中一环。
   
   皇家海军发言人说:“伊丽莎白女王号海试时,察觉了航母轴封问题,现正停泊在朴次茅斯的航母,已经排期进行复修。”
   
   “这次问题不会影响航母再度航行,也不影响其海试计划。”
   
   记者乔纳森·比勒分析:
   
   皇家海军试图低调处理这个问题,起初甚至想隐瞒问题。
   
   这明显是尴尬的情况。
   
   他们已得悉问题一段时间,但并不希望有关问题影响到女王也出席的服役仪式。
   
   其他战舰遇上同类型事故并不罕见,也很容易便能够处理。
   
   但今次的问题是,“伊丽莎白女王号”的规模庞大,以及她刚刚才交付海军的时机。
   
   另一重大问题是,航母能否在下水后修理好。
   
   海军声称航母不用上水也能够修复,如果要上水修理成本将更昂贵,也会导致延误。
   
   海军称修复工程会连同其他“问题”一同修正,费用由承包商承担。
   
   这艘长280米的伊丽莎白女王号在8月抵达朴次茅斯,并在航母组装之地法夫郡(Fife)的罗塞斯船厂展开了两个月海试。
   
   这是英国首艘新一代航母,另一般航母“威尔士亲王号”外壳基本完工,约需18个月在罗塞斯拼合内部组件,预料2019年开始海试。
   
   国会质疑舰载机高昂成本
   
   这次事故曝光,正值英国国会议员关注航母配备F-35战机成本问题的时候。
   
   英国政府计划在2025年前,花91亿英镑,向美国航空航天巨头洛克希德·马丁购买48架F-35战机。
   
   但下议院国防特别委员会称交易“欠缺透明度不可接受”,有估算每架飞机成本超过1.5亿英镑。
   
   “伊丽莎白女王号”目前未有配备战机,不过多艘闪电战斗机将在下年于航母上进行首度试飞,约120名空军正在美国受训。
   
   航母在罗塞斯组装前,分别于六个城市建造组件。
   
   英国国防大臣法伦(Michael Fallon)9月公布了新的国家建船策略。
   
   政府计划在2023年前,购买至少5艘31e型巡防舰,并与全国各船厂共享工作成果。
   
   首批新船除了提升海军舰队的实力,更希望外国海军未来会向英国购买船只。
   
   谢选骏指出:上述情况说,英国期待着我的征服。征服英国,并非奇迹,而是千年之前就发生的故事——
   
   1066年,北欧海盗杂种、法国诺曼公爵征服者威廉(英语:William the Conqueror),把不列颠踩在脚下了。
   
   威廉一世(古诺曼语: Williame I;英语:William I;法语:Guillaume Ier;1028年11月8日-1087年9月9日),通常被称为征服者威廉(英语:William the Conqueror),有时被称为杂种威廉(英语:William the Bastard),是第一位诺曼英格兰国王,他从1066年开始统治英格兰,直到1087死亡为止。他是维京掠夺者的后裔。威廉经过长期的努力而确立自己的权力,到了11世纪60年代,他稳固在诺曼底的统治,1066年,诺曼征服英格兰。他的余生则是巩固在英格兰的统治,以及解决其长子罗贝尔二世给他带来的麻烦。
   
   威廉是终身未婚的诺曼底公爵罗贝尔一世和情妇埃尔蕾瓦之子。1066年,威廉要求成为英格兰国王。他率领一支由诺曼人、布列塔尼人、佛兰芒人和法国人(来自巴黎和法兰西岛)组成的军队入侵英格兰,在黑斯廷斯战役中战胜哈罗德二世的英国军队,随后镇压英国人的反抗,这就是著名的诺曼征服,他也得名“征服者威廉”。
   
   他将诺曼-法兰西文化带到英格兰,对后来的英格兰中世纪时期产生影响。影响包括统治者的改变,对英语的改变,社会和教会的上层等级的变化,并且采用一些大陆上教会改革的观点。影响的详细情况和程度多年来被学者争论。
   
   在他之前,早在八世纪末,斯堪的纳维亚人就开始攻击后来被称为诺曼底的地方。911年,一个海盗首领罗洛同法王夏尔三世达成协议,法王将诺曼底伯国规划给罗洛,斯堪的纳维亚人从此在诺曼底永久定居。鲁昂周围的土地成为后来的诺曼底公国的核心。十世纪末,斯堪的纳维亚人可能将诺曼底用做袭击英格兰的基地,致使英格兰和诺曼底的关系恶化。为了改善关系,英格兰国王决策无方者埃塞尔雷德在1002年娶了诺曼底公爵里夏尔二世的妹妹爱玛为第二任妻子。
   
   丹麦人持续突袭英格兰,1013年,丹麦国王斯文一世迫使埃塞尔雷德和他的家人离开英格兰,埃塞尔雷德便向里夏尔寻求帮助,到诺曼底避难。斯文在翌年去世,埃塞尔雷德被允许回国,但斯文的儿子克努特对埃塞尔雷德的回国提出异议。埃塞尔雷德于1016年骤逝后,克努特成为英格兰国王。爱玛成为克努特第二任妻子,她和埃塞尔雷德的两个儿子爱德华和阿尔弗雷德流亡诺曼底。
   
   克努特在1035年去世,他和第一任妻子所生儿子野兔腿哈罗德继承英格兰王位,他和爱玛所生儿子哈德克努特则继承丹麦王位,成为丹麦国王克努特三世。英格兰仍不稳定。1036年,阿尔弗雷德返回英格兰探望母亲,可能向哈罗德的王权提出挑战。一则故事表明阿尔弗雷德日后之死系威塞克斯伯爵戈德温所为,但其他故事将此事归咎于哈罗德。此后爱玛流亡法兰德斯,直到哈德克努特在哈罗德1040年死后继任英格兰国王,哈德克努特同母异父的哥哥爱德华也跟随异母弟弟去了英格兰。爱德华在弟弟哈德克努特于1042年6月死后宣布成为国王。
   
   野种威廉在1027年或1028年出生于诺曼底法莱斯,他的出生日期最可能接近1028年年末。他是诺曼底公爵罗贝尔一世的独子,也是诺曼底公爵里夏尔二世的孙子。他的母亲埃尔蕾瓦是法莱斯的富尔贝的女儿;富尔贝可能是名制革工人或尸体防腐者。这遗传给征服者威廉一股地狱的气质。这条母狗并未嫁给罗贝尔,与此相反,她后来嫁与孔特维尔的赫文,并和丈夫生有巴约的厄德和莫尔坦伯爵罗贝尔两子及一个名字未知的女儿。所以她的私生子被人叫作野种或杂种威廉。埃尔蕾瓦的一个兄弟瓦尔特为威廉未成年时期的一名支持者和保护者。罗贝尔还和另一个情妇有一个女儿阿德莱德。
   
   尽管是非婚生杂种,他的父亲仍指定他为诺曼底的继承人。这一身份影响了他的早期生涯。孩童时期,他的生命常受到来自亲属的威胁,他们认为自己拥有更合法的继承权。当威廉在沃德勒夷(Vaudreuil)的城堡要塞睡觉时,发生了一起针对他的刺杀,当时刺客错误的刺中了睡在威廉旁边的孩子。但其父亲罗贝尔一世去世后,他的继承人身份得到承认。威廉的敌人称他为“杂种威廉”,并嘲笑他为制革匠或守尸人的后代,阿朗松周围居民把兽皮挂在城墙上以嘲笑他。
   
   按照他的父亲的遗嘱,野种威廉在1035年7岁时即位成为诺曼底公爵。敌对的诺曼贵族阴谋篡夺威廉的地位,杀死了威廉的三位监护人,尽管不包括布列塔尼的艾伦三世,他是一位后来的监护人。然而威廉得到法王亨利一世的支持。他在15岁时被亨利封为骑士。到威廉19岁时他成功的处理了叛乱和入侵的威胁。1047年,由于亨利的援助,威廉在卡昂于瓦尔斯沙丘战役(Val-ès-Dunes)中击败了叛乱的诺曼贵族,得到了受罗马天主教会支持的“神圣休战”,最终巩固了诺曼底的统治。和教宗利奥九世的愿望相反,威廉于1053年在诺曼底厄镇(滨海塞纳省)的圣母小教堂娶他表妹佛兰德斯的玛蒂尔达为妻。当时威廉约24岁,玛蒂尔达22岁。威廉被认为是一个忠实而钟情的丈夫,根本不像他的“爸爸”,所以有人怀疑他是他母亲嫁祸于他爸爸的结果。他自己的婚姻生育了四个儿子和六个女儿。为了忏悔这桩乱伦婚姻(他们是表亲),威廉捐建了圣-斯蒂芬教堂(男子修道院),玛蒂尔达捐建了圣三一教堂(女子修道院)。
   
   由于威廉的贵族联姻,诺曼底力量的加强使法王亨利一世感到威胁,他两次(1054年和1057年)试图入侵诺曼底,都没有成功。威廉已经是一个有魅力的领袖,在诺曼底内部吸引了强大的支持,包括他同母异父兄弟巴约的厄德和莫尔坦伯爵罗贝尔的忠诚,两人在他的一生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随后,亨利一世和安茹的杰弗里二世于1060年去世,削弱了这两股竞争势力的权力中心,使得威廉受益。1062年威廉入侵并获得了曾是安茹封地的曼恩伯爵领地的控制权。
   
   忏悔者爱德华死后无嗣,威廉、强大的威塞克斯伯爵哈罗德·葛温森以及被称为哈罗德·哈德拉德的维京国王挪威的哈罗德三世三者之间激烈的争夺英国王位。透过自己的姑祖母爱玛(埃塞烈德的妻子和爱德华的母亲),威廉拥有微弱的血统(威廉的爷爷理查一世与爱玛为兄妹,威廉的父亲罗贝尔一世与忏悔者爱德华为姑表兄弟,威廉即为忏悔者爱德华的姑表侄子。)来主张他的权利。威廉同时声称当他1052年在伦敦访问爱德华时,后者许诺给他王位。在丹麦人占领英格兰期间,爱德华流亡诺曼底,一生中许多时间在此度过。威廉援救了在蓬蒂厄伯爵领地遭遇海难的哈罗德,并且他们一起击败了布列塔尼公爵科南二世。在那种情况下,威廉册封哈罗德为骑士;无论如何,他也同时诱导哈罗德,透过一个隐藏的圣徒骸骨对自己宣誓效忠。
   
   然而1066年1月,依照爱德华最终的遗嘱及通过贤人会议的投票,哈罗德·葛温森(Harold)由大主教奥尔德雷德(Aldred)加冕为国王。
   
   同时,威廉向教宗亚历山大二世提出了他对英国王位的要求,教宗给予他圣十字旗作为支持。然后,威廉在利勒博纳(Lillebonne)召开了战争会议并于1月份在诺曼底开始公开的集结一支军队。威廉提供对英国土地和头衔的承诺,他在迪弗(Dives-sur-Mer)聚集起一支庞大的舰队,推测达696艘舰只。舰队运载的入侵力量除了包括来自威廉自己的领地诺曼底和曼恩的军队之外,还有大量的雇佣军,以及来自布列塔尼、法国东北和佛兰德斯的盟军和志愿者,加上少部分来自法国其他地区和诺曼人在南意大利的殖民地军队。在英格兰,哈罗德在南部海岸集结了一支大军和一支舰队来防卫英吉利海峡。
   
   对于威廉幸运的是,他的横渡被达八个月的恶劣大风所推迟。在等待期间,威廉设法把他军队保持在一起。但是哈罗德的军队由于供应的不足和收获季节到来导致的士气下降而减少,他于9月8日解散了他的军队。哈罗德同时在伦敦加固他的船只,留下了没有防守的英吉利海峡。然后传来了消息,另一位王位争夺者,挪威的哈罗德三世联合托斯提格·葛温森从约克登陆并深入10英里。哈罗德再次召集他的军队,经过了四天的急行军之后于9月25日击败了哈罗德三世和托斯提格。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