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汤显祖答井污苔:民运到底想糊弄谁?]
徐水良文集
·《网路文摘》新年献词:曙光在前!
·再谈革命概念和伪改良主义伪自由主义的错误
·实行“清浊分流、各自为战、互相配合、立足大众”的方针
·抛弃对立思维,蓝绿共治,打造抗共基地
·如何看待民运“内斗”(网文两篇)
·继承一切文化的有益成分,反对一切文化的反动成分
·中共灭亡的命运是必然的
·驳spring似是而非,欺骗性很强的谬论
·对spring先生的两个帖子的回答
·与中共对谈互动及有关理论问题
·宗教神本主义专制与世界当代文明的冲突
·没有政党领导,如何推进革命?
·反恐教训:宗教专制、政教分离和思想自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
·令人遗憾的经济学领域
·走入邪路的改革凭什么“不可动摇”?
·真是丁子霖写的吗?错得离谱!
·谈民运整合
·当代中国统治集团是当代中国道德崩溃的罪魁祸首
·关于草庵居士的情况通报
·顺便写几句,经济学的重建问题
·文明风水轮流转
·这个世界真是乱套了!
·接刘京生先生来信件,本刊特发更正声明谨致歉意
·就东海一枭《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谈一点看法。
·近来与台独势力论战的一些意见
·中国文化,请告别垃圾和僵尸!
·中国政治反对派必须坚守爱国道义底线
·希望张宏保先生真正摆脱控制他的中共及其特工
·恢复历史大倒退时期的本来面目
·如何吸取八九教训?
·四五运动的前奏——南京事件回忆
·谈胡平兄的糊涂——与胡平兄共勉
·六四教训:有没有政治经验大不一样
·戏作:爱国愤青和卖国愤青是“阶级国家”理论生产的同一产品
以上文章全部被破坏,现在已经初步恢复
2006年(续)
(以下文章基本正常,未破坏)
·[短评]为什么台独会受到全世界反对?
·回答网友提问:六四时,如果我是赵紫阳
·中国政治反对派应努力争取民主国家政府的帮助
·公开投共也是投共——驳一种谬论
·关于民运整合问题和高寒等讨论二则
·对几个问题的浅见
·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主题和主线是什么?
·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
·施琅问题和卖国汉奸思潮
·纠正法家概念的泛化
·谈法治和法制的关系
·警告文明世界重视和解决中共间谍问题
·批判历史大倒退的继承者,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抛掉先进必定战胜落后、落后必然挨打等教条
·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民主其实就是公共权力的公有
·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的原则,才有民主
·文革评论五则
·现代文明社会的真谛
·欢迎使用徐氏法则
·关于宗教问题二则
·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余杰王怡郭飞雄事件的讨论汇编(四)的说明
·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走出思想专制的起码一步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
·谁不宽容?
·“文化无高下”等等说法不对
·警惕中共统战阴谋,坚持天然合法的回国权利
·简谈建立反对派伦理和阵营的问题
·给国凯兄的劝告:从诗意语言回归学术语言
· 中国民运和反对派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这个现状?
·关于文字改革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
·关于冒名造谣及《網路捉鬼記》争议等问题
·非暴力时代已经来临?
·对茅于轼老先生两篇文章的点评
·没有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就没有自由民主
·关于临时政府问题的意见
·赞钱永祥先生见解兼评台湾局势
·三反一温和与极端主义
·恢复文革本来面目还要花很多时间很大力气
·小幽默:洪先生,你是大不敬呢!
·美国和西方的“中国国问题专家”
·海外反对派对台湾反腐倒扁运动意见分歧
·认真吸取民进党的教训
·挽救、恢复、重建、提高中国人的道德水平
·关于台湾问题的通信:徐水良答国凯兄
·新左、老左和自由主义
·再谈自由主义(兼谈保守主义)概念
·未来中国走向何处?——兼谈当代中国的四大派别
·曲解概念为偷运私货
·维权的属性究竟是什么?
·应该向联合国申请正体汉字为人类文化遗产
·中国民运和所谓的台湾资助
·回答王雍罡
·谈对付中共地下势力的几点策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汤显祖答井污苔:民运到底想糊弄谁?

   

汤显祖


   

2017-12-23


   


(按:此文介绍了一般民运人士的真实情况和处境。

   
   当中共派出十倍于真民运人士的特线进入狭义民运圈伪装民运的时候,任何关于狭义民运圈大联合大团结的忽悠,都是纯粹的幻想和空话,或者是中共特线制造大分裂大内斗的序幕,或者是中共及其特线,企图把真民运“统一”到中共特线组织或队伍中去的阴谋。
   
   ——徐水良2017-12-25日)
   
   井先生对所谓的民运有极大的误解。
   
   民运是什么人组成的呢?就是和井先生您没有任何区别的一个个个体,志愿业余的投身反对共产党的运动的那些人。包括您井先生自己。
   
   可能井主席您不愿意承认您是民运队伍中的一员。因为您的理由是:你没有进入过任何民运组织。那么,井主席您想想看,您如果参加了一个所谓的民运组织,您作为不依靠任何人自己独立生活的个体,您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呢?应该没有任何变化吧?
   
   一、您不可能因为参加了一个民运组织,您会得到任何经济上的好处。恰恰相反,您不仅仅和原来一样照常打工,还要花很多额外的时间去积极投身民运活动。有时候您必须请假或者因此被老板辞退。
   
   二、您参加民运不仅仅对您原来的正常生活没有任何帮助,没有任何经济利益。恰恰相反,您一年到头会有若干次的无偿捐助。包括组织活动需要的广告费、标语牌费用、交通费、会场租金等等。
   
   三、您参加了民运组织,您就必须不同于一般普通人。比如在中国被迫害的人权人士、在中国坐牢的民运人士的家属。他们需要帮助。您必须无偿的从您个人账户里默默的奉献。
   
   四、您参加了组织,您必须遵守您自己同意的章程。比如说,您不能像郭文贵那样可以随他自己的意愿说:我永远不反对习主席、我永远不反对共产党。这是绝对不可以的。除非,您公开宣布您退出民运。
   
   五、您参加了民运组织,您认同了坚决反对共产党的主张之后,您绝对不能因为您为了讨好、团结我们这些朝夕相处的网友,就放弃了您同意的主张——您作为民运的一员是绝对不可能同意不反对习近平的。这是基本原则。
   
   六、您参加了民运,您要发展组织。您现在可以发展我加入您的组织。但是您必须得承认,您除了让我同意您的坚决反共的主张之外,您是不可能给我任何经济上的好处的。您不仅仅没有这个能力,您也没有这个义务。请问,您说民运不愿意发展组织的理由是什么?您是以为参加民运的人多了会让原来民运的人,少了收入?
   
   七、您拿教会发展组织来和民运类比。井主席大错特错了。民运和教会没有任何可比性。假如您井主席现在就是民运的一员(我是民运的一员,但是您觉得我和您有什么区别吗?)您现在除了立志反对共产党、希望中国早日民主之外,您还能做什么吗?您平心静气的说说看?
   
   八、这还没有完。即便作为一个个个体的所谓的民运分子,一年到头不知道有多少额外负担外,还要被共产党派出来用各种各样手段陷害的、毁坏您名誉的、破坏您家庭的、让您在中国的亲人受尽屈辱的。除了这些您还能得到什么呢?
   
   九、就这些默默无闻的奉献的人,被井主席您称之为民运人士。面对无孔不入的强大的共产党,他们数十年如一日默默的付出。这里好多主席都认为民运有利益。太可笑了。
   
   井主席您生活在海外,您认为民运分子如果能得到利益,谁会给他们利益呢?为什么要给他们利益?您给过他们利益吗?您没有给?那别人为什么会给呢?
   
   我所知道的民运分子得到长期利益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胡平总编。不过胡平的所谓的利益也就是和别人打工一样。拿一份非常有限的工资而已。(徐水良按:得到此类利益的,不只胡平一个。但只有很少数,如魏京生(魏京生基金会),如其他几个基金会负责人,中国人权负责人,独立笔会负责人等等。)
   
   如果还有人说民运有什么利益的,那只可能是听信谣言或者按照自己想象的强加于人:他们如果没有利益,会默默无闻的奉献几十年吗?
   
   所以,有些了解所谓民运分子的真实情况的人,都不得不说,他们是我们民族的默默奉献者。也是无名英雄。那些骗子、流氓、以及各种各样的投机分子并不是真正的民运分子。
   
   井主席,您觉得如果您是民运分子,您没有来好好的团结我,您是想糊弄谁呢?
   

附:井污苔:民运应该发展自己的队伍,团结更多的人,而不是发展越来越多的敌人。

   
   连朝夕相处的网友都团结不过去,怎么发展队伍?
   
   不仅不发展,使其成为队友,反而逼其成为敌人。这是民运失败的其中一个原因。
   
   可能海外民运原本就不想发展党员,因为资源有限,本来就吃不饱,如硬是发展党员,人数一多,吃不饱就变成饿肚子了。
   
   可以数一数,20年前有多少民运人士,今天又有多少民运分子。是变多了,还是变少了。
   
   每年的成长率有多少?
   
   记得刚到美国那会儿,去过几次华人教会。没多久就有教会的人士上门来,虚寒温软,试图发展我们成为基督徒。教会里的领导层也强调发展自己的队伍,而且都有任务分派,成绩直接与夏天去耶路撒冷旅游敬拜挂钩,工作出色的优先批准去海外旅游传教,估计费用自己出一部分,教会出大部分。
   
   海外民运现在就是混日子,有没有队伍无所谓,工作就是做点皮毛事,没有实质的东西,有也行没有也行,完全是在糊弄事。也不知道是糊弄谁?
(2017/12/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