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国安会炒作郭王牌与当年公安部炒作刘无敌一个模式]
徐水良文集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再谈犬儒问题-与胡平讨论
·重建乡绅制实质结果是为权贵黑社会建立基层黑社会基础
·继续与胡平讨论犬儒问题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再谈宗法乡绅制度和地方自治问题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鼓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本质
·驳曾节明,再谈权利义务,维权抗暴起义革命
·狭义民运圈的严重问题问题告诉我们什么
·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转发网文两篇
·咒骂口暴口头革命的几乎清一色是特线
·关于中共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问题
·“越反越恐”的原因
·揭露真相和掩盖真相的斗争
·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答胡安宁的“霹雳手段”
·本人事先警告邓式改革必然走上歧路的几篇文章
·批判邓式改革的三篇文章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继续辩论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问题
·习式反腐小文革的性质和前途
·关于中共特务冒名造谣的声明
·邓小平没有真正的改革
·民主社会反对贵族及贵族制度
·为什么各种复辟倒退的奇谈怪论和梦话应运而生?
·关于贵族问题答网友问
·社会主义国家的罪恶及失败怪不得马克思吗?
·对马克思主义的概括性批评
·再談洪哲胜文章的错误
·批评洪哲胜和马克思的三个短帖
·习近平的说法不对
·当今世界的两大公敌
·驳邓榕反诬国人造谣的说辞
·用“中国多少人真懂民主”来反民主的胡话
·中共第五纵队又一个分支招安机构成立
·纠正习近平文化无高下的错误说法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是一种错误的理论
·简谈亨廷顿的最大错误以及文化和文明两个概念
·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也谈阶级和阶级斗争
·支持香港民众抗争帖
·共产主义曾经在人类历史上一再实现又一再破产
·中国民主后会不会分裂的问题
·也谈占中:撤,或不撤
·中共三派和民运四派对占中的不同态度
·就退场机制驳胡平
·再批胡平退却逃跑主义兼防胡安宁曾节明冒险主义
·推荐leebai先生文章五篇
·违背常识的荒唐策略——好退坏进
·胡平思想:见坏就上去找死,见好就收别求胜
·鼓吹为胡平理论寻找和界定好坏标准是误导别人上当
·在电子邮件组中反驳胡平
·关于汉字汉语问题的辩论贴
·关于海外民运和见好就收跟贴
·胡平八字方针与老毛十六字方针对比
·一本荒唐的书:胡平的《中国民运反思》
·中国民运内部争论极端激烈的原因
·人类文明的辉煌一面
·对马列经济学问题的一些意见
·台湾九合一选举的几点教训
·春节上街闹革命
·再谈专制主义者及其走卒“反民粹”
·回洪哲胜胡平等:现在该不该讲革命?
·再谈革命和暴力等问题
·中共特务上海国保下流得人类历史上罕见
·对胡平”最糟的失败是把成功丢掉“等说法的批评
·香港抗争的第一阶段很完美(驳失败论)
·宗教不能证伪的说法是谬论
·张三一言:重谈暴力达到民主的老调
·本人关于圣诞节问题的部分帖子汇编
·关于花瓶特线有无组织问题答洪哲胜
·近来跟贴三则
·坚决反击神棍们对民主事业的破坏和干扰
·软骨头无间道的一个共同规律
·再驳胡平的非暴力论
2015年
2015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有关俄罗斯跟贴两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安会炒作郭王牌与当年公安部炒作刘无敌一个模式

   

(今日部分网帖汇编整理修改)


   

徐水良


   

2017-12-16日


   
   
   习系国家安全委员会炒作、吹捧和“保卫”郭文贵,与公安部当年炒作刘无敌,一个模式。不过扩大了规模,更换了参与炒作、吹捧和“保卫”的部分特线。但其基本方法和模式,没有变化。
   
   所以,最后将会暴露一批隐藏更深、部门更多的特线,不仅仅像当年,主要是暴露公安系统特线。
   
   原来吹捧刘的不少特线和花瓶,因为属于政法系,这次站到反郭阵营中去了。相反,倒向习系领导全国情报部门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那些特线,无论原来属于哪个部门,都一致炒作、吹捧和“保卫”郭文贵。
   
   国安部曾经嘲笑公安部,嘲笑他们制造假象,炒作、吹捧和“保卫”刘无敌的手法,实在低级,破绽百出。其实,现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也比当年公安部高不了多少,甚至比当年公安部还要低级。这可能与国家安全委员会是新组建的部门,年轻人多,缺乏现成老组织及其造假经验的配合有关。
   
   =====
   
   看曹长青与郭宝胜对谈——郭文贵保卫战已白热化随感:
   
   曹长青不惜撒谎说假话,曲意为郭辩护。
   
   例如,郭文贵不断攻击嘲笑民运反共反习,并且声称:“谁反对习主席,谁反对共产党,谁就是我的敌人”。曹却说郭文贵没有反对你去反共反习,完全是信口撒谎。
   
   另外如共产党不能垮,共产党垮台就会天下大乱,也是郭文贵说的。曹长青却故意把他说成是别人说的,大批特批这个观点。这是故意撒谎,转移方向,掩盖真相。
   
   曹长青故意隐瞒郭文贵赞扬习近平是“千年明君”;主张搞威权不搞民主,“屁民主啊?我他妈成功了,你可以当爷。失败了,你就当孙子。在我这儿没有民主非民主,只有成功和失败,别废话。谁要想搞民主闪一边去,没什么说的。”(郭文贵语),主张“共产党养活了14亿中国人”,主张中国不能没有共产党,说没有共产党就会天下大乱,(似乎全世界那些共产党垮台的国家都不是走向民主而是天下大乱,走向黑暗);因此,他无数次强调“不反习、不反党”,坚持“谁反对习主席,谁反对共产党,谁就是我的敌人”,坚持“爆料一定要配合中央,一定要配合习主席”等等坚定不移的方针,(以上引用的是郭文贵讲话)等等等等,曹隐瞒郭文贵说了无数次的这一类话,来美化和吹捧郭文贵。
   
   第三,支持国家安全委员会或通过文贵搞的丢车保帅丢王保习保中共阴谋,就是投共。是投共还是拒绝投共,两种选择,两种立场,截然对立。对于民主人士,别无选择,只能坚决揭露和反对国安会的阴谋。我们支持狗咬狗,但不支持狗本身,自己更是决不能去当狗。
   
   但是,曹长青和郭阵营,千方百计隐瞒这个本质,把反对国安会和郭文贵阴谋,说成是民运对郭文贵的妒忌。这是彻头彻尾对事情本质的歪曲,隐瞒和掩盖。
   
   以上这些,都是例子。
   
   此外,曹力挺唐柏桥,以刻薄恶毒语言攻击丑化弱小而孤立无助的耿和母女,却一点反省没有,一点道歉也没有。
   
   郭文贵刚出来时靠上去的许多人,有些是自己凑上去的,如夏业良等。有的,或者说大部分,是老领导们配给的。唐估计是后者,所以郭文贵开始一直死抱不放。及到我们大家(包括本人)一再警告,这样下去,郭马上走下坡。才开始以喝醉酒为名,主动大骂唐柏桥的民主革命大会和骗捐问题,挑起唐柏桥不满,然后趁机拉黑唐柏桥,才与唐柏桥划清界限。
   
   再强调一遍:唐是厉害角色,本来应该是郭的一员大将,没想到名声这么差,迫不得已,只好舍弃。郭文贵许多次说,多少人跟他说唐柏桥的问题,他就是不听,就是要赞扬和力挺唐柏桥,及到最后挺不下去了,才匆匆忙忙设计,装酒醉,不指名大骂唐骗捐和民主革命大会,激起唐柏桥不满,然后借机抛弃唐柏桥。
   
   为了保唐伯桥当郭的大将,习系国家安全委员会特工,竟然强制高智晟失踪好几个月。一大批特线也出来,用刻薄恶毒的语言,污蔑攻击高智晟妻女这两个孤立无助的弱小母女,迫使我不得不出来为她们打抱不平。最后唐保不住了,郭阵营才不得不抛弃。到现在,其中有的人反过来揭露唐柏桥了,仍然不肯为她们当时力挺唐柏桥,攻击高智晟及其妻女的恶劣行为道歉。
   
   曹长青从力挺唐柏桥及其钓鱼大会,与当时中共及过文贵力保唐柏桥当郭大将立场一致。后来出来揭发唐柏桥,也是追随郭文贵不得不抛弃唐柏桥,唐柏桥反过来成为郭的敌人,郭阵营不得不反过来大打唐柏桥而已,他的态度变化,与这些情况相一致。
   
   =====
   
   有网友问:“是不是25岁的司机郭文贵把半老徐娘的香港富女人爱死了?要不富女人的钱怎么到了郭手?”
   
   实际上,熟悉当时情况的人发视频说:二十多岁郭与六十多岁香港富婆手挽手出双入对,大家都知道他们那时属情人。
   
   有女郭粉否认有这些事情,说:讲句可能有人不爱听的话,有些人即便是二十岁也不会吸引六十岁的女人,想榜都榜不上。
   
   有网友讽刺反驳她:简单直白的说:笑贫不笑娼,笑贫不笑鸭。有中老年妇女意淫郭文贵,可以理解,看上他的钱了吗。当然,意淫,多么投入也是意淫。
   
   徐水良:这次挺郭,女性特别多。其中不少赞扬郭文贵长得特别帅。有人内心深里幻想得到郭青睐。
   
   旧时代皇帝的深宫还有很多女性向往。这一次,有的著名的性开放烂货,厚着臉皮向郭献媚,甚至被郭文贵臭骂羞辱后,还不断厚着臉皮凑上去献媚。
   
   有挺郭女网友说本人这样说只会失去更多女性的支持,失去选票。
   
   本人回答:我只讲事实和逻辑,从来没想到过什么选票!那是本人从来鄙视的低档政客,做可笑的大头梦。
   
   而且,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当依赖于选票的这类政客。现在年纪大了,更加与选票这类东西无关,当然不可能做梦去竞选担任什么领导人。我只想尽可能利用自己的余生,为后人铺路,为后人扫清障碍,拼搏到底而已。
   
   真正的政治和理论人物,平时决不会考虑此类问题。只有有了自由民主选举以后,面临实际选战策略时,才可能考虑这个问题。平常脑袋里考虑这类问题的,是政客;满脑袋这类问题的,是彻头彻尾的低档政客。民运中当然有这样的人,我非常鄙视这些虚伪卑鄙的幻想型大头梦而且仅仅是自己做大头梦的虚拟的幻觉型政客。这类人虚伪,幻想和做梦,讨好媚俗,俗不可耐,可笑透顶!
   
   自由民主八字还没一撇,就在那里做大头梦想选票,那类人的虚伪媚俗,实在令人作呕。
   
   挺郭女网友反驳说:“想选票是‘虚伪媚俗,俗不可耐,令人作呕’,毋宁自认你们所宣称的民运是假的,蔑视选票的民运就是假的。郭文贵抨击伪民运,完全正确。”她还否定女郭粉有网友说的此类幻想。
   
   徐水良:你才是真伪,伪到俗不可耐。政治家考虑政治上的正确理论、方针、政策、策略及其落实,政客才主要考虑选票。民主八字没一撇,却满脑袋选票,完全是做大头梦的幻想型、幻觉型精神异常。
   
   真民主战士只考虑自由民主事业的利益,不考虑自己选票,所以不怕暴露自己对某些邪恶现象邪恶人物的痛恨和鄙视立场,不怕得罪人。政客满脑袋考虑自己的选票,所以非常怕得罪人。自由民主还没有一撇,就不断考虑自己的选票,不敢得罪人,更加是只做纯粹大头梦的梦想型幻觉型精神异常的笑料,显得非凡地可笑。
   
   自由民主战士责任之一,就是揭露那些心地肮脏、危害民主的真正伪类,不怕得罪人,不考虑选票,因此,当然也不怕丢选票。
   
   这位挺郭女网友自己,恐怕才是彻头彻尾伪反对派。竟把民主实现后政客问题提前说成现行政治问题。此外,还掩盖香港富婆型幻想的存在。
   
   事实上,有香港富婆一类幻想的不少。被郭文贵羞辱的烂货就是。还有一个叫杨某某,不断称赞郭真帅不断吹捧郭,吹捧郭是上天给的领袖,应该当皇帝。她被郭文贵大力赞扬。她的这类幻想特别明显。她竟然还是学者。这个人主动写了不少话来攻击我,我就回答讽刺她:你可以当郭的一个妃子,她就把我拉黑了。
   
   有的烂货被郭文贵羞辱多次,可还是要厚着臉皮向郭献媚。
   
   这类人,这次郭曝料事件中,有不少。
   
   郭的同事介绍当时的情况,说郭和富婆手挽手出双入对是明目张胆的。正是郭粉无耻,为郭掩盖这些事情。但这是女郭粉拼命否定掩盖,也否定掩盖不了的。
   
   其实,他们不过是掩盖她们自己内心里的那个香港富婆型幻想。
   
   当然,郭粉只相信郭是救世主,甚至幻想为郭献身。不看也不相信郭的同事介绍郭事迹的那些视频。
   
   有挺郭女网友说我说这样讲话,已经沦为街头骂战了。
   
   本人回答:我讲的是明明白白事实而已,这里没有什么战,怎么会变街头骂战?是不是有人心虚,对号入座来战了?
   
   =====
   
   胡安宁信口就造谣红暴毁坏文物。
   
   本人反驳:你真会造谣!红暴从没破四旧。相反,浙大师生天天出动,把靈隐寺保下来。
   
   文革后,靈隐寺的和尚一直记得浙大学生的好处,总是向游客介绍文革中,是浙大学生没日没夜,天天出动,手挽手保护靈隐寺,对抗杭州保守派红卫兵包围靈隐寺破四旧,打砸靈隐寺的暴力行为,把靈隐寺保护下来的事迹。(关于浙大学生保护靈隐寺的情况,靈隐寺中,有正规的文字介绍》)
   
   浙大学生骨干力量,主要是红暴,占浙大师生和群众组织的80%到90%。浙大红暴是文革反对破四旧骨干力量之一,本人曾经公开代表组织发声明,抨击用破四旧,斗黑帮,斗黑五类转移斗争大方向的做法。
   
   我迄今没有发现,在全国其他地方,有像浙大师生,主要是红暴师生这样,没日没夜保护文物的例子。
   
   胡内奸永远是口一开,就漫天造谣的习惯。
   
   你胡内奸不断造谣污蔑,反诬反咬我,只是因为我与你曾家军政法系特务立场不同。你们狗咬狗,是狗。我们是人,支持狗咬狗,但绝不去当狗。这个区别,在你和一批特线投靠薄主子谷娘娘,成为狗咬狗的一方时,我就再三强调了。
(2017/12/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