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郭卫兵用现代幼儿园水平及其超宇宙逻辑搅局]
徐水良文集
·[评论]:忍无可忍!
·胡锦涛温家宝必须尽快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
·重提以暴抗暴、以暴制暴的原则
·关于宗教和信仰问题的一点意见
·[评论]:是从根本上思考基础经济理论中国经济问题的时候了
·发一篇旧文,驳胡安宁谣言(此文暂未找到,待找)
·正义党的特务铁证
·从太石村到汕尾,甘地主义的终结
以上2005年文章,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北春记者亚依采访记录(本文暂未找到,待恢复)
2006年
2006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2006年文章(上半年4个月文章被破坏,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网路文摘》新年献词:曙光在前!
·再谈革命概念和伪改良主义伪自由主义的错误
·实行“清浊分流、各自为战、互相配合、立足大众”的方针
·抛弃对立思维,蓝绿共治,打造抗共基地
·如何看待民运“内斗”(网文两篇)
·继承一切文化的有益成分,反对一切文化的反动成分
·中共灭亡的命运是必然的
·驳spring似是而非,欺骗性很强的谬论
·对spring先生的两个帖子的回答
·与中共对谈互动及有关理论问题
·宗教神本主义专制与世界当代文明的冲突
·没有政党领导,如何推进革命?
·反恐教训:宗教专制、政教分离和思想自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
·令人遗憾的经济学领域
·走入邪路的改革凭什么“不可动摇”?
·真是丁子霖写的吗?错得离谱!
·谈民运整合
·当代中国统治集团是当代中国道德崩溃的罪魁祸首
·关于草庵居士的情况通报
·顺便写几句,经济学的重建问题
·文明风水轮流转
·这个世界真是乱套了!
·接刘京生先生来信件,本刊特发更正声明谨致歉意
·就东海一枭《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谈一点看法。
·近来与台独势力论战的一些意见
·中国文化,请告别垃圾和僵尸!
·中国政治反对派必须坚守爱国道义底线
·希望张宏保先生真正摆脱控制他的中共及其特工
·恢复历史大倒退时期的本来面目
·如何吸取八九教训?
·四五运动的前奏——南京事件回忆
·谈胡平兄的糊涂——与胡平兄共勉
·六四教训:有没有政治经验大不一样
·戏作:爱国愤青和卖国愤青是“阶级国家”理论生产的同一产品
以上文章全部被破坏,现在已经初步恢复
2006年(续)
(以下文章基本正常,未破坏)
·[短评]为什么台独会受到全世界反对?
·回答网友提问:六四时,如果我是赵紫阳
·中国政治反对派应努力争取民主国家政府的帮助
·公开投共也是投共——驳一种谬论
·关于民运整合问题和高寒等讨论二则
·对几个问题的浅见
·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主题和主线是什么?
·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
·施琅问题和卖国汉奸思潮
·纠正法家概念的泛化
·谈法治和法制的关系
·警告文明世界重视和解决中共间谍问题
·批判历史大倒退的继承者,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抛掉先进必定战胜落后、落后必然挨打等教条
·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民主其实就是公共权力的公有
·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的原则,才有民主
·文革评论五则
·现代文明社会的真谛
·欢迎使用徐氏法则
·关于宗教问题二则
·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余杰王怡郭飞雄事件的讨论汇编(四)的说明
·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走出思想专制的起码一步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
·谁不宽容?
·“文化无高下”等等说法不对
·警惕中共统战阴谋,坚持天然合法的回国权利
·简谈建立反对派伦理和阵营的问题
·给国凯兄的劝告:从诗意语言回归学术语言
· 中国民运和反对派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这个现状?
·关于文字改革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
·关于冒名造谣及《網路捉鬼記》争议等问题
·非暴力时代已经来临?
·对茅于轼老先生两篇文章的点评
·没有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就没有自由民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卫兵用现代幼儿园水平及其超宇宙逻辑搅局

   
   
   
   现代人的刑侦尤其是反间谍水平,是尖端专业水准。中国古代人《疑邻盗斧》之类,属于古代寓言幼稚水平,现代幼儿园水平。可是,郭卫兵和郭阵营,就是要不断利用现代幼儿园水平及其超宇宙逻辑来搅局。
   


   其实,那古代寓言例如《愚公移山》,在现代基础建设专业领域,是当不得真的;《疑邻盗斧》在现代刑侦和反谍专业领域,同样也是当不得真的。郭卫兵却在这些领域把它们当真,实在同样是他们特有的幼儿园式的无知。
   
   徐水良
   
   2017-12-15日
   

附1:

再谈幼儿水平的超宇宙逻辑


   

徐水良


   

2017-12-14日


   
   
   有人又来一遍又一遍演示他们幼儿水平的超宇宙逻辑。这些人,还以为大家都是幼儿园小孩,没有分辨能力,可以任他们郭卫兵或郭阵营特线用这种幼儿园仇宇宙逻辑玩弄和欺骗。我劝这些人,还是别把大家都当作没有识别能力的幼儿园小朋友为好。
   
   习系国家安全委员会及其“老领导”导演、操纵、指导和指挥的丢车保帅丢王保习保中共的阴谋和骗局,如此明显,以至郭卫兵和郭阵营特线也无法否认,但他们仍然要强词夺理,掩盖问题的性质。
   
   我从一开始,就强调,并且对朋友说:博讯和明镜,反郭阵营和挺郭阵营的核心部分,两边都是特线。中共两系以及他们的特线阵营,挺郭阵营和反郭阵营,其核心,都是坏人,都是狗咬狗。我们支持狗咬狗,支持他们曝对方的料,当然也支持郭文贵曝料。但绝不与任何一方捆绑在一起,绝不把自己贬低为狗,变成狗咬狗的一方。
   
   至于郭文贵,我认为,曲龙、谢建生、和台湾电视台说的,应该是真的。关于马蕊的事情,录音刚出来,我就全部听了。我认为,郭对马蕊的强奸,应该是真的。我从来不认为郭文贵是正面的好人。不过,以上对郭文贵的评价,目前只私下说,等以后条件成熟,才能公开说。你也要注意时机,条件和策略,别一下子什么都公开。
   
   这里还有其他逻辑问题。
   
   在反对派阵营中,特线要掩盖自己身份,当然也会高喊反共反习;高喊反共反习的人,当然不一定全部是真的反共人士。
   
   同理,渗透到中共阵营的反对派,也会用拥习拥共来掩盖自己的反共立场。
   
   但是,相反地,在反共的反对派阵营里面,有谁会公开保习保中共?公开保习保中共的人,难道他们会属于反共阵营?
   
   那些渗透到反对派阵营的特线,以及其他亲共投共人士这样做,公开暴露自己拥共立场,难道不是表明自己的特线立场,或者脱离反共阵营的亲共立场?
   
   这些“一如既往”地,公开地、忠心耿耿与中共国家安全委员会及其现行王牌特务在一起,赞扬他们的“伟大领袖”习近平是“千年明君”;主张搞威权不搞民主,“屁民主啊?我他妈成功了,你可以当爷。失败了,你就当孙子。在我这儿没有民主非民主,只有成功和失败,别废话。谁要想搞民主闪一边去,没什么说的。”(郭文贵语),主张“共产党养活了14亿中国人”,主张中国不能没有共产党,说没有共产党就会天下大乱,(似乎全世界那些共产党垮台的国家都不是走向民主而是天下大乱,走向黑暗);因此,他无数次强调“不反习、不反党”,坚持“谁反对习主席,谁反对共产党,谁就是我的敌人”,坚持“爆料一定要配合中央,一定要配合习主席”等等坚定不移的方针,(以上引用的是郭文贵讲话),他们配合习系国家安全委员会,在“老领导”们导演、操纵和指挥下,忠实执行中共情报机构习系国家安全委员会特线丢车保帅丢王保习保中共的大阴谋大骗局。现在阴谋和骗局暴露了,他们却犯了失心疯,疯狂反扑、发疯反诬反咬反共分子,说反共分子反对这些公开的拥共保共方针,坚持民主事业和民主运动的反共民主宗旨,就是“中共特务”,就是“对民主化事业造成巨大伤害的做法”,甚至“就是隐藏得最深最深最深的特务”。
   
   在郭卫兵和郭阵营特线的逻辑中,那领导中共及其特务机构的“千年明君”习主席,那国家安全委员会,那一直操纵领导郭文贵的“老领导”,那王牌特务郭文贵,都不是中共,都不是特务。相反,谁反对中共,谁反对习主席,谁反对中共特务,那才是中共,才是中共特务,才是敌人。
   
   这样的郭卫兵和郭阵营特线,难道不是精神错乱?难道不是世界级的大笑料?
   
   郭有表达自己意见的自由,但别人也有批评他的意见的自由。但郭卫兵和郭阵营不仅不准批评,还不断疯狂造神,制造战神、制造救世主,制造伟大领袖天才领袖,强迫反对派接受他们的立场,谁批评和反对这种立场,谁就被郭卫兵和郭阵营特线一律攻击成中共特务。这种做法,不准反共反党反习反党,要搞威权不搞民主,违背反对派根本宗旨。如果反对派接受这一套,那民运,毫无疑问就变成郭卫兵郭阵营一样的共运。按郭卫兵郭阵营的意见,中国民主运动不能批评,揭露和反对这种把民运变成共运的阴谋和骗局,目的正就是为了把民运变成共运。
   
   民主运动不是一般的民众。民主运动有自己的宗旨和原则。任何人,你要来参与民主运动的事务,你就必须遵守民主运动的原则和宗旨。郭文贵和郭卫兵,一方面参与并且不断干涉民主运动,甚至大言不惭地把郭文贵说成民运救世主,天才领袖;另一方面却又要求自己有仇恨和反对中国民主运动,坚持亲共、仇恨反共立场的权利,这纯粹是精神分裂,双重身份,双重标准,双重逻辑。他们的目的,就是用这种身份错乱、双重标准,双重逻辑,用这种错乱的超宇宙逻辑,为他们仇恨、破坏、攻击和消灭中国民主运动,完成保习保共保党的阴谋、骗局和目的服务。
   
   徐水良
   
   2017-12-14日
   

附2:

   在12/15/201709:49AM,weizhenchen(陈卫珍)写道:
   
   谢谢史宗伟老师的评价。
   
   到现在为止,我对自己所选择所坚持的不后悔。绝大部分挺郭的普通民众,是极其纯正清新阳光坦荡的力量,他们没有被这些瞎眼领路、自以为聪明反成了愚拙的所谓精英们带着走。我早就发现了,若是被他们带着走,肯定把人都给领到了路边的阴沟里去。我们必须要走在明确无误已经被显明在光中的正确轨道内。
   
   今后不管什么政治力量,只要进入公民举报公权力的政治游戏法则中,我的态度与立场将会一如既往:
   
   1,当有生命个体对罪大恶极的公权力进行举报的时候,被举报的公权力就漫天漫地放出的针对举报者个人的各种负面新闻,统统不给于任何理睬与信任。
   
   2,我所要关注的真相,只牢牢围绕被举报的公权力。
   
   3,义无反顾地支持这个作为生命个体的举报者,奋起捍卫其言论自由与舆论监督,生命个体的尊严,等等。
   
   4,不管此举报者过去有什么问题,在支持他举报公权力的战役中,我将会用百分百的真诚与热情,以生命个体对生命个体的鼓励、安慰、饶恕、怜悯与建造来对待与扶持。
   

在2017年12月14日下午11:11,史宗伟写道:

   
   “人有亡斧者,疑其邻之子。视其行步,窃斧也;颜色,窃斧也;言语,窃斧也;动作态度,无为而不窃斧也。俄而掘其谷而得其斧,他日复见其邻人之子,动作态度,无似窃斧者。其邻之子非变也,己则变之。变之者无他,有所尤矣。”
   
   人各有所尤,慎之、戒之!
   
   真相和正义是不变的、永恒的历史法则。
   
   史宗伟
   
   2017年12月15日
(2017/12/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