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郭曝料以来一些私下评论]
徐水良文集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以下四百八九十篇文章损坏,需修复或重发。
(经过努力,绝大多数文章已经初步恢复)
已恢复文章,有不少文章,暂时只找到当时单独保存的按语或短评,正文及附录因查找不易,暂时没有恢复
以下四百多篇文章,将逐步恢复(注:绝大多数已经初步恢复)
·徐水良简历
早期文稿(一)
1973-1975年大字报
·早期文稿(一)说明
·早期文稿(一)反对特权
·早期文稿(一)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
·早期文稿(一)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
早期文稿(二)
1975年第一次入狱到民主墙时期部分稿件
·第一次入狱时狱中文章: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关于同一性和斗争性等问题
早期文稿(三)
1981-1991年第二次入狱部分狱中稿件
·1981年狱中文章:批判“四个坚持”
·关于文艺的几个简要问题
·论自由和自由化问题
·关于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材料两份
·短论数则
·89民运前最早上书:徐水良《建议书》
·社会主义新观念的核心是什么?
1991年第二次入狱十年刑满出狱到1998年3月出国前,南京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曝料以来一些私下评论

   

徐水良


   

2017-12-14日


   

   
   博讯和明镜,反郭阵营和挺郭阵营的核心部分,两边都是特线。中共两系以及他们的特线阵营,挺郭阵营和反郭阵营,其核心,都是坏人,都是狗咬狗。我们支持狗咬狗,支持他们曝对方的料,当然也支持郭文贵曝料。但绝不与任何一方捆绑在一起,绝不把自己贬低为狗,变成狗咬狗的一方。
   
   至于郭文贵,我认为,曲龙、谢建生、和台湾电视台说的,应该是真的。关于马蕊的事情,录音刚出来,我就全部听了。我认为,郭对马蕊的强奸,应该是真的。我从来不认为郭文贵是正面的好人。不过,以上对郭文贵的评价,目前只能私下说,等以后条件成熟,才能公开说。你也要注意时机,条件和策略,别一下子什么都公开。
   
   对于中等偏上智力不懂政治,却尾巴翘到天上狂妄到不知天高地厚的特线阵营的人物,不用怕,都是纸老虎。现在还要促其曝料,用他的曝料来打击中共和中共特线,到时机成熟并需要时,再轻松把其打回原形。
   
   清查特务问题,必须依靠国家机器的强制力量。但西方国家依靠国家力量,都对中共渗透几乎毫无办法,无法甄别查清。民运非常弱小,没有国家力量,现在更不可能有甄别和清查能力。我们只能尽可能搞清情况,以求自我保护,防备特线破坏而已。
   
   对于西方台湾香港等国际资源问题。西方和台湾对大陆完全不了解。他们支持的是人多声势大的特线花瓶民运。
   
   我将近二十年前就说过,台湾和美国资金养中共特务。那时大陆还没什么钱。现在是台湾加美国加大陆的钱,养特线。而且现在大陆钱特别多。对西方和台湾,我们怎么说,他们都不听,毫无办法。
   
   从诺贝尔奖不顾我们强烈反对反对,授予花瓶特线民运代表刘晓波,就可以看出一斑。台湾,美国,西方都被严重渗透。不是我们海外几十个不到一百个真民运人士能够解决的。
   
   有网友说:“土共最害怕与最忌恨的是民运。为粉碎土共搞乱搞臭民运的阴谋,有意从事真民运的所有人士,必须联合起来,成立自已的组织,形成合力,共同对抗土共及其特线的阴谋诡计,完成宪政民主大业。”
   
   本人经验:这个问题,关于组建真民运自己的组织问题,我全力努力近二十年,迄今无法成功。
   
   事实上,我四十多年前七十年代前期,刚开始搞民运,就研究这个问题并且得出结论,在极权专制统治者利用国家机器国家力量打击反对派情况下,专制统治者及其特线,渗透,内斗,挑拨离间,收买招安,漫天造谣,污蔑围攻,无所不用其极。光是识别谁是特线,谁是真民运,就非常难。虽然我到海外后,很快发现问题的严重性,并且不到两年就很快判定了民运中温和激进两翼特线及其头子的大致情况,但我花了近十年,才搞清了特线阵营大体脉络。花了近二十年,也无法让大家提高到我十多年前近二十年前的认识水平。在这种情况下,无法形成有效组织。
   
   因为组织力量是比分散力量不知道强大多少倍的力量,所以这二十年,我仍然不死心,想继续试试努力搞组织,实际结果,还是与理论研究一致,就是在极权专制条件下,无法搞常规的、统一而强大的反对派组织。
   
   而且,连这类特大的花瓶和特线问题,以及许多常识问题,包括狭义民运圈特线是不是占大多数,王炳章问题,刘晓波问题等等,都没有多少人能懂,当然就更难形成有效组织。我不会与王、刘这样的人一起,因为与特线花瓶合为一体,实际上是把革命力量交给中共去诱捕,必败无疑。但别人一定要与他们一起,那就只能分开。
   
   对这类问题,台湾和西方国家的认识,更加糊涂。所以,毫无办法。
   
   郭显然是中共情报机构的应变计划之一。
   
   对我们揭露丢车保帅等阴谋和骗局,封锁极其厉害。请你打开上面我的文章,有修改,补充了一个重要阴谋。实际上是我一开始就作出的判断,由于策略需要,一直没有公开说。现在公开说。
   
   包括丢车保帅,拖延战术,争取时间。也包括为愚民树立一个中共安排的救世主,以便中共垮台时,接管和看守政权,那老领导连一些部长都为他安排好了。此外还有洗钱到海外,准备未来东山再起。那王岐山海外的钱,很可能就是这种钱,为应变需要而洗出来。所以有可能转给郭掌握。其他问题,详细说几句话无法讲清楚。
   
   郭强弩之末,今后就一直走下坡。中共情报机构很难救得了。
   
   不过,中共严密封杀我们揭露丢车保帅等阴谋的文章,这个做法,恰恰暴露了他们的阴谋,说明我的判断正确。
   
   土工专制,欺压百姓。无官不贪,造成道德崩溃,中华民族传统美德,荡然无存。只有土工下台,才能开始这一切问题。但土工下台以后,道德重建的任务,依然十分艰巨。
   
   现在他们是用尽一切办法延长掠夺时间。土工一切以维护自己统治为准则,驱逐所谓的低端人口来维稳,罔顾老百姓死活。
   
   唐夫那个群就是“随便聊聊”。唐夫只看到这一个,只看到三妹转发我的一篇文章,他马上就说通行无阻。实际上,揭露丢车保帅的,几乎全部被封杀。我的东西往往二十分钟就被封杀。今天早上的就是不到二十分钟被封杀。我这里和三妹那里,都是网友不断反馈被封杀。当然那是国内的,在海外,不一定被封杀。
   
   有网友说:“曾节明乃跳梁小丑,自封华夏民族党总裁,赤裸裸的封建残余。这是民运的高级黑。”
   
   今后尽可能不要用曾节明的东西。他肯定是江系政法系人马。他反郭文贵,是站在政法系立场。他过去支持郭,就是以为郭是政法系。后来看郭死命保习打王,才觉得锅是习系人马。才开始反。他与陈泱潮翻脸,就是因为陈背叛江系,投靠习系。
   
   08宪章,刘晓波不是作者,张祖华才是作者。是我们从一开始就知道的事情。刘没这个本事,只好由张代笔。估计是当局的安排。但张也只能把一些民主政治简单常识,杂乱无章地堆彻在一起。那根本不是宪章,只是借捷克《77宪章》类比,扩大影响而已。08宪章,比我的《21世纪建国纲要》差得远,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
(2017/12/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