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郭曝料以来一些私下评论]
徐水良文集
·几个学术问题的讨论
·川普总统必须对大选以来的仇恨浪潮负责
·继续辩论高智晟和唐辛大会等问题
·关于特线问题聊天记录整理
·也谈当代中国宪政尝试的失败及其原因
·关于唐柏桥辛灏年问题的一个跟帖
·再辩特线问题
·我对郭文贵问题的原则看法、立场和策略
·再谈信仰的负面作用
·也谈孙中山问题
·人类的第一生产力就是人本身
·再谈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本人对陈卫珍近来言论的评论
·信仰可怕
·国难日、国殇日里说祖国
·八月底部分网上发言
·9月前半月部分网上发言汇编修改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嘲弄特线)
·近来网上发言(信仰和宗教问题)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革命改良,党主立宪问题)
·近来部分网上发言(杂论)
·什么情况下才能有一国两制
·“台湾两杆红旗”是中共在台第五纵队
·马列之罪,还是民众素质和传统文化之罪?
·近日评论:19大、郭文贵等
·近日评论:文化和信仰等
·近日评论:杂论
· 国共两党都是列宁式的党
·理解有人肩负护同伙的任务
·不要把特线问题与观点问题混为一谈
·关于伍凡问题
·必须警惕问题的另一面(对曹长青视频的批评)
·民主其实是指公权力没有自由
·自由化民主化与信仰化成反比(与去信仰化成正比)
·对刘军宁讲座《自由的价值》的评论
·关于19大和郭文贵等问题部分评论
·为蒋介石和国民党讲点公道话
·再谈宗教问题
·评郭曝料、特线、丢车保帅等问题
·马列教人士的共同特点和共同的撒谎狡辩办法
·一些理论评论
·不是前进太快而是倒退太快
·人民资本主义vs共产党人干资本主义
·分析郭文贵不反习策略的一个短帖
·关于彭明等问题
·再辩彭明问题
·几条评论
·楊天水刑事判決書;楊天水案的庭前幕後
·再评郭事件
·简评东海一枭的民本、人本、仁本说辞
·再谈丢车保帅等阴谋
·也评李洪宽和郭文贵决裂问题
·警惕新动向,谨防上当
·评伯夷《海外民运和郭文贵》
· 郭文贵对民运最可笑攻击:你们几十年做了什么?
·4到8月关于曝料问题小部分原则性意见
·吉歌的博客:郭文贵已和中共达成和解,网红雾亭推特销号自言雾亭已死
·郭文贵事件大致轮廓
·郭文贵当然是共产党
·转推特上网友说法和本人评论
·我的一个短评
·昙花一现的大阴谋和历史大笑料
·俞智官先生搞错了问题的焦点和性质
·我的不同意见和感想
·邮件组辩论几则:郭卫兵和郭阵营特线的逻辑等
·刘晓东反驳郭文贵视频讲话的误导
·再驳攻击革命尤其是攻击暴力革命的谬论
·郭卫兵和郭阵营的超宇宙逻辑
·再谈幼儿水平的超宇宙逻辑
·小腿疼不小心泄漏王炳章诱捕国内志士帖
·郭曝料以来一些私下评论
·几条评论
·郭卫兵用现代幼儿园水平及其超宇宙逻辑搅局
·国安会炒作郭王牌与当年公安部炒作刘无敌一个模式
·黄河边总结郭文贵十个豪言壮语
·再谈中共情报机构及特线运作伎俩问题
·驳曾节明胡安宁螺杆并与网友对话
·对夏钧先生视频《魏京生帝王梦》的批评
· 也谈郭文贵现象
·郭文贵语录并网友评论
·谈郭文贵和习近平助理联系一事
·汤显祖答井污苔:民运到底想糊弄谁?
·再谈魏京生问题
·送给2018年和全人类的最好礼物:伊朗革命开始了
2018年
2018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新年献辞:作好准备,迎接巨变
·对郭文贵的两个小评论
·再批马列毛
·重申几个意见
·中共远不如满清
·中共两大王牌特工邓文迪郭文贵联手搞定布莱尔?
· 评伪精英伪右派“反民粹”
·党文化及其核心和本质
·近日几条评论
·重温郭文贵讲话
· 私有制公有制都可能产生奴隶制度
·民主和专制都曾经与奴隶制并存
·谈大陆网络巨头等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曝料以来一些私下评论

   

徐水良


   

2017-12-14日


   

   
   博讯和明镜,反郭阵营和挺郭阵营的核心部分,两边都是特线。中共两系以及他们的特线阵营,挺郭阵营和反郭阵营,其核心,都是坏人,都是狗咬狗。我们支持狗咬狗,支持他们曝对方的料,当然也支持郭文贵曝料。但绝不与任何一方捆绑在一起,绝不把自己贬低为狗,变成狗咬狗的一方。
   
   至于郭文贵,我认为,曲龙、谢建生、和台湾电视台说的,应该是真的。关于马蕊的事情,录音刚出来,我就全部听了。我认为,郭对马蕊的强奸,应该是真的。我从来不认为郭文贵是正面的好人。不过,以上对郭文贵的评价,目前只能私下说,等以后条件成熟,才能公开说。你也要注意时机,条件和策略,别一下子什么都公开。
   
   对于中等偏上智力不懂政治,却尾巴翘到天上狂妄到不知天高地厚的特线阵营的人物,不用怕,都是纸老虎。现在还要促其曝料,用他的曝料来打击中共和中共特线,到时机成熟并需要时,再轻松把其打回原形。
   
   清查特务问题,必须依靠国家机器的强制力量。但西方国家依靠国家力量,都对中共渗透几乎毫无办法,无法甄别查清。民运非常弱小,没有国家力量,现在更不可能有甄别和清查能力。我们只能尽可能搞清情况,以求自我保护,防备特线破坏而已。
   
   对于西方台湾香港等国际资源问题。西方和台湾对大陆完全不了解。他们支持的是人多声势大的特线花瓶民运。
   
   我将近二十年前就说过,台湾和美国资金养中共特务。那时大陆还没什么钱。现在是台湾加美国加大陆的钱,养特线。而且现在大陆钱特别多。对西方和台湾,我们怎么说,他们都不听,毫无办法。
   
   从诺贝尔奖不顾我们强烈反对反对,授予花瓶特线民运代表刘晓波,就可以看出一斑。台湾,美国,西方都被严重渗透。不是我们海外几十个不到一百个真民运人士能够解决的。
   
   有网友说:“土共最害怕与最忌恨的是民运。为粉碎土共搞乱搞臭民运的阴谋,有意从事真民运的所有人士,必须联合起来,成立自已的组织,形成合力,共同对抗土共及其特线的阴谋诡计,完成宪政民主大业。”
   
   本人经验:这个问题,关于组建真民运自己的组织问题,我全力努力近二十年,迄今无法成功。
   
   事实上,我四十多年前七十年代前期,刚开始搞民运,就研究这个问题并且得出结论,在极权专制统治者利用国家机器国家力量打击反对派情况下,专制统治者及其特线,渗透,内斗,挑拨离间,收买招安,漫天造谣,污蔑围攻,无所不用其极。光是识别谁是特线,谁是真民运,就非常难。虽然我到海外后,很快发现问题的严重性,并且不到两年就很快判定了民运中温和激进两翼特线及其头子的大致情况,但我花了近十年,才搞清了特线阵营大体脉络。花了近二十年,也无法让大家提高到我十多年前近二十年前的认识水平。在这种情况下,无法形成有效组织。
   
   因为组织力量是比分散力量不知道强大多少倍的力量,所以这二十年,我仍然不死心,想继续试试努力搞组织,实际结果,还是与理论研究一致,就是在极权专制条件下,无法搞常规的、统一而强大的反对派组织。
   
   而且,连这类特大的花瓶和特线问题,以及许多常识问题,包括狭义民运圈特线是不是占大多数,王炳章问题,刘晓波问题等等,都没有多少人能懂,当然就更难形成有效组织。我不会与王、刘这样的人一起,因为与特线花瓶合为一体,实际上是把革命力量交给中共去诱捕,必败无疑。但别人一定要与他们一起,那就只能分开。
   
   对这类问题,台湾和西方国家的认识,更加糊涂。所以,毫无办法。
   
   郭显然是中共情报机构的应变计划之一。
   
   对我们揭露丢车保帅等阴谋和骗局,封锁极其厉害。请你打开上面我的文章,有修改,补充了一个重要阴谋。实际上是我一开始就作出的判断,由于策略需要,一直没有公开说。现在公开说。
   
   包括丢车保帅,拖延战术,争取时间。也包括为愚民树立一个中共安排的救世主,以便中共垮台时,接管和看守政权,那老领导连一些部长都为他安排好了。此外还有洗钱到海外,准备未来东山再起。那王岐山海外的钱,很可能就是这种钱,为应变需要而洗出来。所以有可能转给郭掌握。其他问题,详细说几句话无法讲清楚。
   
   郭强弩之末,今后就一直走下坡。中共情报机构很难救得了。
   
   不过,中共严密封杀我们揭露丢车保帅等阴谋的文章,这个做法,恰恰暴露了他们的阴谋,说明我的判断正确。
   
   土工专制,欺压百姓。无官不贪,造成道德崩溃,中华民族传统美德,荡然无存。只有土工下台,才能开始这一切问题。但土工下台以后,道德重建的任务,依然十分艰巨。
   
   现在他们是用尽一切办法延长掠夺时间。土工一切以维护自己统治为准则,驱逐所谓的低端人口来维稳,罔顾老百姓死活。
   
   唐夫那个群就是“随便聊聊”。唐夫只看到这一个,只看到三妹转发我的一篇文章,他马上就说通行无阻。实际上,揭露丢车保帅的,几乎全部被封杀。我的东西往往二十分钟就被封杀。今天早上的就是不到二十分钟被封杀。我这里和三妹那里,都是网友不断反馈被封杀。当然那是国内的,在海外,不一定被封杀。
   
   有网友说:“曾节明乃跳梁小丑,自封华夏民族党总裁,赤裸裸的封建残余。这是民运的高级黑。”
   
   今后尽可能不要用曾节明的东西。他肯定是江系政法系人马。他反郭文贵,是站在政法系立场。他过去支持郭,就是以为郭是政法系。后来看郭死命保习打王,才觉得锅是习系人马。才开始反。他与陈泱潮翻脸,就是因为陈背叛江系,投靠习系。
   
   08宪章,刘晓波不是作者,张祖华才是作者。是我们从一开始就知道的事情。刘没这个本事,只好由张代笔。估计是当局的安排。但张也只能把一些民主政治简单常识,杂乱无章地堆彻在一起。那根本不是宪章,只是借捷克《77宪章》类比,扩大影响而已。08宪章,比我的《21世纪建国纲要》差得远,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
(2017/12/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