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郭卫兵和郭阵营的超宇宙逻辑]
徐水良文集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八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九
·中国已处于静悄悄的经济危机当中
·对日本一些大学取消人文科系的评论
·今日再与告别革命派论战
·有神无神、信仰迷信、理性科学等问题再讨论
·毛泽东和中共勾结日寇的一些史料
·再评江湖骗术“特异功能”和伪科学“人体科学”
·再驳伪精英“反民粹”
·对《再驳伪精英反民粹》的一些补充
·为傅志彬呼吁并推荐阅读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回答王希哲
·回答王希哲
·再谈公有化私有化
·驳杜导斌谬论
·驳左派谣言
·关于所有制概念
·对人民大学师生之争的看法和评论
·建议徐贲用“极权社会的奴民综合症”取代犬儒说辞
·美国右派的公有制实验并按语
·继续谈人民大学师生之争
·也谈一神教多神教(与张三一言商榷)
·笑曾家军胡安宁、曾节明
·共产主义既是贫困的结果又是继续贫困的原因
·又昏又蠢的胡话
·近日再谈宗教问题
·评《民国的最大错误,非基督教运动》
·蔡英文任内,中共有可能打台湾
·严防政教合一宗教势力破坏革命
·闲聊负能量、现代科学和古代骗术
·共产之后是共妻
·答陈卫珍女士等
·林岛:穷鬼合伙娶老婆是不够的,彻底打破一夫一妻制才行
·人类历史上最最可怕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的做法
·张赞宁:付志彬无罪——付志彬非法经营案辩护词
·不赞成“人类历史进步在于暴力程度降低”简单化结论
·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三次大屠杀
·孔奖、一神教、中医、共妻等问题再讨论
·继续批驳转移斗争大方向保护马列共产党的谬论
·警惕洪秀全白彦虎式的一神教危险
·一神教为什么衰落
·继续讨论暴力问题
·我对马习会的看法
·在什么情况下支持台独才是合理的?
·再谈一国两府两国号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与中共打交道就是与魔鬼打交道
·中共采用左右两翼夹攻反对派策略
·为曾节明和安徽公安合制假国民党穿帮出主意
·也谈政教合一概念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徐水良声明
·邮件组讨论: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有理想有信仰未必是好事
·巴黎恐袭评论:抛弃圣经可兰经原教旨主义
·ISIS到底要什么?解密伊斯兰国的末日圣战
·我对消弥宗教仇杀的看法
·曾节明陈尔晋等特线谎言一个又一个,什么都漫天造谣
·中共控制垄断民运的企图和小圈子策略
·反恐的治标和治本办法
·人权高于主权的又一例证
·讨论1: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讨论2:中共引渡姜野飞董广平花了力气
·讨论3:狭义民运圈真实内幕确实让人震惊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人海战术
·再驳希特勒超级粉丝曾节明
·东欧各国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中国特线民运的奇特现象
·简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郑永年错误意见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简评东海一枭的三本主义
·再答东海一枭
·再谈曾节明
·西方国家反恐问题上的几点失误
·坦率探讨恐怖主义和宗教问题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2016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卫兵和郭阵营的超宇宙逻辑


徐水良


   

2017-12-14日


   

   
   最近有网友说:“我一向支持狗咬狗,而且拥护狗咬狗,希望他们撕咬的更厉害些,但不至于为了支持狗咬狗也去学狗叫,去崇拜狗,甚至跟着狗去吃屎。”得到许多网友的支持。这也是本人的一贯立场。非常支持习、王狗咬狗内斗爆料,当然也非常支持郭文贵爆料,但绝不把自己当作狗咬狗中某一方面的狗。很多朋友都很支持这个立场。可是,郭卫兵和郭阵营特线,却与上述立场完全相反,他们是“一如既往”,忠心耿耿忠于“千年明君”习包子,习系国家安全委员会及现行王牌特工郭文贵,甘当他们忠心耿耿的走卒。
   
   不过,这里只讲讲这些人最近的超宇宙逻辑。
   
   中国近几十年历史上,有人忠心耿耿保中共保中共领袖,谩骂反共民主分子反党叛国。也有人几十年如一日反中共争民主,骂中共、骂特务五毛当共匪走狗奴才,卖中国害中国。这都是正常现象。
   
   但是,现在却出来一批人,“一如既往”地,公开地、忠心耿耿与中共国家安全委员会及其现行王牌特务在一起,赞扬他们的“伟大领袖”习近平是“千年明君”,无数次强调“不反习、不反党”,坚持“谁反对习主席,谁反对共产党,谁就是我的敌人”,“爆料一定要配合中央,一定要配合习主席”等等坚定不移的方针,配合习系国家安全委员会,在“老领导”们操纵指挥下,忠实执行中共情报机构习系国家安全委员会特线丢车保帅丢王保习保中共的大阴谋大骗局。
   
   现在他们的阴谋和骗局暴露了,他们却犯了失心疯,疯狂反扑、发疯反诬反咬反共分子,说反共分子反对这些公开的拥共保共方针,坚持民主事业和民主运动的反共民主宗旨,就是“中共特务”,就是“对民主化事业造成巨大伤害的做法”,甚至“就是隐藏得最深最深最深的特务”。
   
   这个现象,倒是中国这几十年历史中从来没有的奇迹,也是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的奇迹。不仅是历史上没有的现实奇迹,而且是人类思想史上,从来没有的思想和逻辑奇迹。
   
   这是异常现象,异常逻辑。
   
   这应该是这些人,忠心耿耿紧跟习主席、紧跟国家安全委员会和现行王牌特工郭文贵,却因为国安会及其“老领导”,以及他们操纵伙同郭文贵搞的阴谋败露,气急败坏到丧失了一切思维和逻辑能力的地步。
   
   原来在他们的逻辑里,那中共现行王牌特务郭文贵,为中共一次又一次立大功;他与中共情报机构勾结,巧取豪夺,犯下了无数罪行;他迄今仍然是中共情报机构王牌特务;这次,他又积极参与习系内斗,在习系国安会及“老领导”操纵指挥下,为习系党中央搞内斗,搞丢车保帅丢王保习保中共大阴谋大骗局,立下特大的汗马功劳;又在中共及其“老领导”操纵指挥下,大搞拖延计,希望先拖三年,然后再拖几年,拖过中共困难时期,以便永保中共统治的大阴谋大骗局;当然更加是中共及其国家安全委员会,动员大批特线配合,疯狂吹捧、疯狂炒作,要给反对派强加一个他们的王牌特工当领袖、当战神、当救世主,以便中共垮台时接管政权等等大阴谋大骗局的大主角;那个犯下无数罪行的罪犯,以及为中共立下汗马功劳的现行王牌特务,不仅不是特务,不是坏人,而且是前所未有的英雄和救世主。
   
   在他们的逻辑里,原来那领导中共及其特务机构的“千年明君”习主席,那国家安全委员会,那一直操纵领导郭文贵的“老领导”,那王牌特务郭文贵,都不是中共,都不是特务。相反,谁反对中共,反对习主席,反对中共特务,那才是中共,才是中共特务,才是敌人。
   
   所以,郭卫兵和郭阵营特线可以疯狂地抓任何不同意见的人是特务。唯独不能反对和揭发郭文贵的问题,不能反对郭文贵奉习包子“千年明君”,“谁反对习主席,谁反对共产党,谁就是我的敌人”,“爆料一定要配合中央,一定要配合习主席”等等坚定不移的方针,否则,就是中共特务。
   
   郭文贵揭发别人的东西,无论多么荒唐,那都是真的,相反,别人揭露郭文贵的罪行,无论证据多么确实,那都是假的。
   
   这些,就是郭卫兵和郭阵营特线的超宇宙逻辑。
   

附:

   
   在 12/14/2017 11:28 AM, weizhen chen(陈卫珍)写道:
   谢谢您的提醒。您也需要多补补脑子!
   
   愿上帝祝福您!
   
   在 2017年12月14日 上午10:33,zhaoyang Wu 写道:
   你需要多补补脑子🧠!
   
   在 2017年12月14日,上午10:22,weizhen chen (陈卫珍)写道:
   
   夏弟兄,因为我把有些邮箱屏蔽了,只有当其他人有回复才能看到。夏弟兄,英雄所见略同。我也没觉得郭先生12日视频有什么不妥?这次视频讲话再次展现了一个有情有义真性情真血性的郭先生。郭先生就是当前最有潜力的反对派领袖。不是许多人在远离大陆的海外,脑子里装一些书上学习的知识概念,然后弄出一套暴力还是非暴力理论,就能够相提并论的。当然每个英雄好汉如果认为自己的观点和立场能改变中国,鼓励他们去竭力争取自己的支持民众,组建自己的团队,只是盼望不要用贬低别人的方式来抬高自己
   
   还有意思的是,昨晚竟然看到一则推文——那个举证郭先生曾经“陷害”他的曲龙先生居然又被判了3年刑期。对他的这个结局,郭先生早就预言了,说他还会再次进去。同时郭先生也对曲龙的为人作过评价,根本就不可能是郭先生曾经在陷害他。这个事实,也让我再次坚信半年前的决定是绝对正确的——凡在郭先生爆料阶段而漫天漫地涌现出来的针对他个人的负面新闻与资料,统统不给予任何理睬和信任。这也是走在最纯正最坦荡的关于公民举报公权力的政治游戏法则中。
   
   在郭先生与王岐山先生等闹翻之前,中国的官媒都是大幅报道关于他的极其正面的新闻。如果说当年在国内是因为他有背景与势力,那么在香港台湾等地,假如郭先生真的犯有这么巨大的经济诈骗,法律无法解决,那么媒体是一定会大幅报道的,难道人家都是傻子不成,光天化日之下,就发生这种巨大的诈骗而哑口无声?这是如何说得通的逻辑与思辨?相反,在郭先生爆料阶段,各种负面新闻铺天盖地,几乎要对他进行妖魔化。目的只有一个,贬低爆料者的信誉与人格,以尽可能诋毁他的举报权利并消解举报果效。显然,这是罪大恶极、无法无天、权势遮天的公权力的险恶用心。但是,明智成熟的民众已经越来越多,谁去理睬他们那一套?
   
   一如既往地支持郭文贵先生!英雄还没有完全定型,但英雄正在被锻造的过程中。支持的民众就是栽培参天大树的肥沃土壤。
   
   同时,为夏弟兄鼓掌!
   
   陈卫珍
   
   2017年12月14日 上午5:20,"夏钧" 写道:
   
   【夏钧时评】12月13日第11期:文贵12日新视频告诉了我们什么?沉默和懦弱在强权面前一文不值,只有勇敢向前,才能维护正义和自由!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战神即将再次出发,义无反顾地向盗国贼们开炮!祝福战神,跟随战神前进,前进,前进进!goo.gl/5zwduu
   
   https://youtu.be/dJ02E6uRrcg
   
   

Shuiliang Xu (徐水良)于2017年12月13日 周三写道:

   

再驳攻击革命尤其是攻击暴力革命的谬论


   

徐水良


   

2017-12-12日


   
   
   有人又在微信群中贴出攻击革命的谬论:
   
   “【打与谈】老有人说美国的宪政是打出来的太缺乏历史常识了。独立战争之前美国是英国的殖民地而英国早已是宪政国家。历史的经验一再告诉我们枪杆子里面只能出专制,谈判桌上才能出民主。而谈判的基础是有相当数量的民众的觉醒自觉地与专制政府不合作,从而影响专制机器的运转。迷信暴力只会被暴力惩罚。*昊说*”
   
   本人反驳:这又是胡说八道搬用五毛告别革命派的胡话。美国的自由民主宪政,当然是打出来的。是由美国革命即独立战争,以及暴力改良即南北战争打出来的。全世界的自由民主宪政都是革命或者国际战争打出来的。美国革命前有一些自由民主,但那也是英国流血的暴力革命清教革命和不流血的暴力革命光荣革命打出来的。那不过是英国打出来的宪政民主在殖民地美洲的推广。
   
   日本,德国,阿富汗,伊拉克等等的民主,则是由比革命更加惨烈的国际战争打出来的。
   
   即使极少几个通过改良实行民主的小国或不太重要的国家,也是在大国打出来的宪政民主的压力下,不得不改,才会有民主。也就是说,先有大国的自由民主,大国的民主影响和施压小国或不太重要的国家,才能有这些国家的民主。
   
   暴力是由人掌握的,暴力不会自行产生专制或民主。是掌握暴力的人,决定暴力的性质和结果;不是暴力离开掌握暴力的人,反过来自行决定人和人类社会。人们使用暴力的结果,是专制还是民主,完全取决于掌握暴力的人。如果暴力会自动产生专制,那么,美国有全世界最强大的军队暴力,就应该是最专制的国家了。可见告别革命派暴力只能产生专制暴政的说法,完全是胡说八道,是彻头彻尾伪造历史。这是我的新人本主义理论,与反对人本主义、主张经济决定论等等的马列主义及新自由主义,由根本理论、基础理论开始的重大分歧,在暴力问题上所得出完全相反的理论结论,两种结论完全对立,分歧尖锐。
   
   告别革命的无数谬论,是全世界没有的、中国特有的谬论,都是中共情报机构和中国五毛们,利用许多国人不懂历史的特点,于是伪造历史,制造出来欺骗国人的谬论。
   
   许多年来,根据本人研究,我已经无数次强调,革命有暴力革命,也有和平革命。改良有暴力改良,也有和平改良。因此,告别革命派把革命和暴力等同,把改良与和平等同,也同样是伪造历史。在我看来,美国的南北战争和日本的明治维新,就是典型的暴力改良。
   
   而革命,是和平的还是暴力的,不是取决于手中没有暴力的革命民众的主观愿望或幻想,而是取决于掌握暴力的统治者,是否坚持使用暴力镇压革命。
   
   民主宪政靠和平的或者暴力的革命来实现。而且毫无例外,需要由民主政府掌握的民主暴力来维护。民主国家那军队,那警察,都是维护宪政民主的。
   
   相反,专制国家的暴力机器——军队和警察,则是维护专制的。
   
   如果没有现代化民主政府及其掌握的军队警察等暴力保护,宪政民主就会被国内或者国际的专制势力巅覆。
   
   

刘晓东反驳郭文贵视频讲话


   
   按:
   
   三妹的批驳写得很好!
   
   郭文贵就是一个不懂理论,不懂民主,与中共情报机构勾结巧取豪夺的无赖,他懂什么“威权”!他就是在老领导们操纵指挥下,执行中共情报机构习系国家安全委员会特线系统的阴谋,鹦鹉学舌而已。中共梦寐以求的,就是维护自己统治。这威权统治,早就是邓小平和新权威主义的梦想之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