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正大光明
[主页]->[新会员区]->[正大光明]->[郭文贵遥控指使“内鬼” 获取内部信息]
正大光明
·神韵晚会又遇到大麻烦了
·谁能走出弟子越精进,下场越悲惨的怪圈
·谁能走出弟子越精进,下场越悲惨的怪圈
·你可知“圆满”的套路有多深?
·美媒:神韵演出浮华邪影幢幢
·设计师赛瓦纳·米勒的丈夫首次谈及身陷邪教经历
·“活摘”是法轮功上演的荒诞剧
·“活摘”谣言是什么?
·沙林毒气攻击的三重审视
·叙战场使用沙林毒气?跟邪教相比OUT了
·躲在幕后的“墨镜上仙”李洪志
·谁是法轮功的“掘墓人”
·你知道冤魂有多悲
·弟子缘何悄悄死去
· 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全球缉拿在逃华商郭文贵
·“战神”郭文贵被通缉真相(上)
·外交部证实:国际刑警组织正通缉郭文贵
·为多名高官“设局”的“战神”郭文贵秘史
·“战神”郭文贵的暗战秘史(下)
·揭露裕达系20亿元贷款之谜,话说郭文贵这段神秘发家史
·资本运作让民族证券成了郭文贵的“提款机”,资金被挪用犹如家常便饭
·他轻易骗取农行32亿元开发性贷款,然后经地下钱庄出境
·神秘商人郭文贵巧取豪夺,尔虞我诈,形如大片
·郭文贵亲手把两个大贵人马建和张越送进了监狱
·法轮功试图操纵维基百科抹黑中国
·李洪志的谎言与真话(图)
·三叹邪教徒的开卷无益
·撕开法轮功制假造假的遮羞布
·堵门才是法轮功的看家本领
·“4.25”事件的现场联络点
·自诩“创世主”的李洪志与常人并无二样
·从“度人”到“救度众生”说明了什么
·从“神”走到“鬼”之路(图)
·“道德感召力”背后的阴谋
·李洪志弥天大谎掩盖不了事实真相
·看看法轮功宣扬的“修炼人”
·法轮功谎言不断
·邪教宣扬不劳而获
·“李大师”是个什么样的人?
·李洪志歪诗里的歪心思
·李洪志在“哭孝堂”
·取缔法轮功是民心所向
·李洪志能“再造”谁?
·警惕“耶和华见证人” 信徒拒绝输血服兵役 已在俄罗斯被查禁
·又一个“牛皮”快吹破了
·也说“真相”与“传统”
·究竟是“选择”还是绑架
·法轮功造谣的三种招数
·法轮功究竟让谁“圆满”了?
·惊奇的婚事
·李美歌婚期临近,新郎喜当爹!!
·李美歌大婚 新郎究竟是谁?
·“神韵台柱”李美歌要成婚了
·李美歌婚期临近婚纱照流出
·谢阳:没有刑讯逼供的行为 更没有遭到酷刑
·芦淑珍生前的牌友向世人诉说真实的故事……
·芦淑珍为什么死在龙泉寺外
·Why is lu shu dying outside the longquan temple
·闹心的婚礼
·李主佛女儿大婚新郎虚化
·李美歌要成婚了!
·李大师女儿悲哀的婚姻
·芦淑珍生前好友回忆录
·自私毒心肠的李洪志
·李洪志坑害的人
·芦淑珍的悲哀人生
·李洪志的坑母经历
·自私自利冷酷无情的李
·李洪志对母亲芦淑珍的精神伤害
·“宇宙主佛”李洪志母亲芦淑珍竟会病逝
·我所知道的一些李美歌结婚的内幕
·我所知道的一些李美歌结婚的内幕
·信誓旦旦的"主佛",生日确是伪造的!
·“朋友圈”点了李洪志的死穴
·写给“大师”一封信
·“生日”不过是李洪志的工具
·李洪志改生日“改”了什么?
·这个“生日”,李洪志会有啥愿望?
·李洪志为什么一再封锁弟子的死讯?
·揭秘李洪志的谎言和野心
·警惕全能神的黑色暴力
·中国科技成果“井喷”令世界瞩目
·假惺惺与赤裸裸
·“5.28”血案留下的剜心数字
·如何让孩子远离邪教的侵害
·盘点被邪教残害的少年儿童
·法轮功残害儿童十案例
·邪教全能神竟如此“修身齐家”
·李洪志的母亲芦淑珍
·把人变成恶魔的“全能神”
·父母缘何成为残害孩子的凶手
·浅析如何筑牢儿童反邪的防火墙
·法轮功如何剥夺儿童生命?
·邪教杀童惨案骇人听闻
·美国法轮功骨干赖善桃病亡
·法轮功骨干病亡!李大师又被打脸
·骨干相继死亡,李大师妖言怎么编下去
·李洪志老毛病又犯了
·曝出悄悄死去的人
·纸是包不住火的
·死亡骨干的奇葩事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文贵遥控指使“内鬼” 获取内部信息

   
   
   郭文贵所谓的“爆料”,实际上是其通过收买民航系统员工,非法收集获取航空公司内部客户资料信息后,进行“深度加工”、歪曲解读,以达到颠倒黑白、混淆视听的目的。
     “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对金钱的贪婪像着了魔一样,毫无底线,为了钱他能背叛任何东西,包括国家和至亲之人。”看守所中的犯罪嫌疑人宋军在谈及郭文贵时,泪流满面、愤恨不已:“他就是一个魔鬼,让我的家庭瞬间分崩离析,沾上他,让我的天猛然间就塌了。”
     现年47岁的宋军此前曾在民航空管部门任职20多年,2009年因帮助协调公务机紧急飞行计划审批程序,从而结识了郭文贵。


     不过,此后几年两人并无过多接触,直到2015年8月,已经逃亡海外的郭文贵却突然主动与宋军通过境外即时通讯软件WhatsApp“密切联络”起来。
     “2015年8月份的时候,郭文贵开始向我打听国内公务机乘客的事情,指使我为其提供航班和乘客信息,说是通过这些对市场有重要影响的企业家出行信息,可以了解中国经济形势。”宋军说。
     宋军承认,当时,他认为郭文贵是知名商人、成功人士,又有上层关系,想与郭结交,以便自己以亲属名义注册成立的顺达煌嘉航空客机发展公司能够承接郭的公务机管理业务。同时,自己的女儿在国外读书,也希望能够得到郭的照顾。
     “他不仅与我称兄道弟,还许诺我,声称可以帮我办理英国移民,帮我在英国买房子、照顾留学的女儿。”因此,宋军对郭文贵的要求没有多想,立即应允下来,并找到其认识的一个朋友——海航集团金鹿(北京)航空有限公司的一名值班经理马丛,他的工作岗位能够接触到很多这样的信息。
     在单位工作不如意的马丛,认为宋军社会关系多、人脉广,希望以后能有机会和宋军合作开公务机服务公司,遂对宋军的要求言听计从。
   公安机关查明,2015年12月至2017年3月间,马丛按照宋军的要求,将查询整理的部分海航公司客户的信息,包含飞行日期、起落站、航班号、机型、机号等内容的涉及146人的561条行踪轨迹信息,分三个批次提供给宋军。宋军收到后,都第一时间通过邮箱提供给了郭文贵的秘书王雁平。
   “郭文贵就是一个魔鬼、一种毒药,谁沾上谁倒霉,不是丧命就是进监狱。”宋军说,“他今天能亲近你,明天就能卖了你。现在看看,不光我这样的普通老百姓,一些官员也因为他而走向了犯罪的道路。”
(2017/12/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