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推背图》归序全解
[主页]->[宗教信仰]->[《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32-1:荧惑犯守东上相,毕士安延寿暴亡1]
《推背图》归序全解
·盛世血路6-13连下毒手《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4连下毒手2《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5伪装败露《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6天数两度变1《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7天数两度变2《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8天数两度变3《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9天数两度变4《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20天数两度变5《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21惨烈的恶报1《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22惨烈的恶报2《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23惨烈的恶报3《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24沉重的警醒《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7-1逆天成大错《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
·视频系列:天象:太白经天1:帝王天难《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视频系列:天象:太白经天2:哪国之难《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哪国之难?《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3:科学犯难?《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4:正史的死结1服毒不死?《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5:正史的死结2赴汤蹈火《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6:赏赐不公 必有隐情《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7:首级停战 史书混乱《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8:尉迟恭辞令过人?《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9:赏赐不公,必有隐情《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0:秦琼何在?《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1:大失水准 欲盖弥彰《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2:齐王见假?《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3:史书造假?《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错位的同情,颠倒的心理《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 秦王加冕15:玄武门之变的背景《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 秦王加冕16:李世民威震宇内《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7:太子谋反?《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8:太子巧辩,李渊信谗《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9:历史真容 李渊昏庸1《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0:历史真容 李渊昏庸2《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 秦王加冕21:秦王剪羽 危在旦夕《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 秦王加冕22:太白昼见的真机1《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3:太白昼见 杀气冲天《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4:灭佛灭道 节外生枝《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1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5:傅奕谤佛《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6:太白经天 吓坏李渊《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有人说她看到了“太白经天”?如是真的,请提供地点
·
·《推背圖》歸序全解(上、下) 封面
·《推背图》归序全解--千古之谜,归序得解!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象)开篇论循环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象)唐朝国运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象)武后称帝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象)逼退武皇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象)安史之乱,马嵬之变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6象)再造唐朝,上皇还京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7象)吐蕃侵唐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8象)藩镇之乱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9象)黄巢起义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0象)朱温篡,后梁始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1象)后唐之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2象)后晋儿皇,两代即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3象)后汉亡,后周立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4象)五代运终 北宋立国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5象)宋太祖扫荡群雄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6象)太祖初步统江山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7象)澶渊之盟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8象)太后垂帘 圣明气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9象)误用安石 平戎大败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0象)蔡京乱政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1象)靖康耻,北宋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2象)南宋建 祸水漫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3象)蒙古崛起 南宋将倾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4象)崖山海战 南宋灭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5象)元朝国运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5象_1伐性之斧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5象_2被文化「征服」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6象)元朝亡于淫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7象)明朝立国 和尚称帝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8象)燕王夺位 帝落空门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9象)仁宣之治 明朝盛世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0象)土木之变 夺门之变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1象)魏忠贤之乱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2象)明朝灭于闯王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3象)清朝立,传十帝
·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4象)清朝圣主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5象)太平天国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6象)英法侵华 同治中兴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7象)甲午战争 弃朝割台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8象)义和团与八国联军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9象)八国联军瓜分中国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0象)民国立 清朝亡 袁登基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1象)第一次世界大战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2象)二战:抗日战争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3象)二战:太平洋战争
·《推背图》归序全解(第44象)核弹袭日 东土雪耻 1
·《推背图》归序全解(第44象)核弹袭日 东土雪耻 2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5象)二战胜利 内战隐患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6象)内战红朝立 两岸分三地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7象)氢弹问世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8象)文革
·补充:《推背图》归序全解》第48象 文革:台前与幕后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9象)抓捕四人帮,结束内乱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0象)改革开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逆天而为痛悔迟32-1:荧惑犯守东上相,毕士安延寿暴亡1

453-2018年天象揭秘(中部)


逆天而为痛悔迟32-1:荧惑犯守东上相,毕士安延寿暴亡1


作者:古金


   
   逆天而为痛悔迟32-1:荧惑犯守东上相,毕士安延寿暴亡1


   图32-1:1949年12月1日天象:火土同,犯太微,(掩)犯西上将星。
   

第三十二章 荧惑犯守东上相,毕士安延寿暴亡


   
   天象是循环的,历史是重复的,相同、相近的天象下,人间在以不同的形式,变奏着相同的主题,所以后人能从天人合一的历史探究中,找到未来成败的真机。
   
   逆天而为痛悔迟32-1:荧惑犯守东上相,毕士安延寿暴亡1

   图32-1:1949年12月1日天象:火土同,犯太微,(掩)犯西上将星。
   
   看上图:1949年12月1日凌晨,火星土星几乎完全重合(天象学称为“同”,也笼统叫做“犯”),罚星距离越近越凶险,所以重合为大凶!太微垣的右下角,也就是西南角(注意:仰观天象,倒过来成为纸上的平面图,天象图的方位是上北下南,左东右西,和地图的方位是镜像),是西上将星,二星同,又掩犯西上将,预示西方意义的战事。次年韩战(韩国是西方社会)爆发应验。
   
   如果中共红朝有识天象的高人,毛泽东绝不敢把精心培养接班的儿子送到前线镀金,因为历史的天象,早已为此垂现过教训。
   

1. 1004年:荧惑守犯东上相,东方备战忙

   
   逆天而为痛悔迟32-1:荧惑犯守东上相,毕士安延寿暴亡1

   图32-2:1004年天象:荧惑守太微,犯东上相星。
   
   本系列的上部,我们重点还原了北宋1004年10月~1005年1月,在三次重要天象之下的澶渊之战,但是 “荧惑守太微”的天象并没有提到,留在这里讲述。
   
   太微垣代表政府、朝廷,火星守太微,是天子、朝廷的劫数。我们在上部《第二章 守房守太微,天谴灭佛罪》中讲过955年荧惑守太微,是对后周世宗柴荣的灭佛的天谴。而1004年的这次逆守,没有进入太微垣的内部,所以对天子和朝廷影响不大,但是太微垣的左下角——东上相星,被近距离进犯,预示著东方意义的战事,而且劫数指向了宰相。
   
   那时宋朝早已接到了大量密报,真宗为了应对战事,同日任命毕士安、寇准做宰相,以毕士安为首[1]。那么这个天罚,是指向了毕士安?还是寇准?
   
   在说清这个问题之前,可能有读者有更深的疑问:火星真是犯到哪里,哪里就有灾?犯东上相,就是宰相倒楣?有历史的先验么?
   

2. 公元前7年:荧惑守太微,掩犯东上相,丞相翟方进死

   
   温故而知新。我们先看看历史上著名的东汉丞相翟方进“替死”的故事。
   
   《汉书》记载:“绥和二年(公元前7年)春,荧惑守心。二月二十六日,丞相翟方进要顶替皇帝塞住这个天谴,自杀。三月十八日,汉成帝刘骜驾崩。”[2]
   

否定荧惑守心,立论粗浅无根

   
   逆天而为痛悔迟32-1:荧惑犯守东上相,毕士安延寿暴亡1

   图32-3:公元前7年天象:荧惑守太微,犯东上相星,当年翟方进死。
   
   看图32-3,公元前7年的天象,并不是荧惑守心,两年后才火星才守心。有学者把这当成了彻底否定荧惑守心天象的“有力”例证[3],未免太肤浅,遭到了学者的反对[4][5][6]。史料承传的误抄、误记在所难免,用这些“笔误”来影射、否定天象,在道理上说不通。
   

假天象,逼丞相

   
   《汉书》记载当时精通天象的大臣李寻、丽贲等人“以荧惑守心”攻击翟丞相,逼他替皇上担当天谴。李寻写信给他:“你当丞相这几年,天象大乱,还出现了荧惑守心的凶象,万岁的性命都在朝夕之间,你还想自保?太难了。你府中三百多人,唯有你适合替皇上尽节,担当天谴,使皇上转危为安。”[7]
   
   汉成帝也被当时“荧惑守心”的天象吓坏了,信以为真。亲自召见丞相,一顿臭骂。翟方进回家,诏书又追到家:“我撤你的职,还不忍心。你要好好辅佐我。我有错已经悔改了,你得深刻反省。我派尚书令赏赐你十石好酒,一头牛,你仔细考虑考虑吧!”那不是赏赐,而是死后的祭品。翟再没活路了,当晚自杀[7]。
   
   刘骜龙颜大悦,追赠给翟方进高陵侯的印绶,又赏赐车辆、棺材、供品,屋柱、门槛都包上白布。让翟家长子翟宣承袭父爵,还亲往吊唁,礼赐超过了以往对历任宰相的规格[7]……但是翟方进的“替死”并没挽救皇上的性命,一个月,汉成帝就驾崩了。
   
   再看上面的天象图:公元前7年的这次荧惑守太微,守在太微垣的左下角,位置很偏,对朝廷和天子影响不大,是天子的小劫而不是死难,一般天子命硬能过去这个小槛,而荧惑守心才是天子的死劫。但是汉成帝为什么没过去这个槛儿?以前我们在《荧惑守心 天责帝君》系列中有述,这里只讲宰相的天劫。火星这次留守,距离东上相太近了,而且不是一般的犯,是扫过,顺行近犯,逆行遮掩,大凶。因为当时翟方进是实权丞相,所以这次无疑是他的劫数。
   

蹊跷之处,真相显露

   
   西汉一朝的天象学水准并不差,《史记》作者司马迁写出了《天官书》,也是天象学的上乘之作。到了汉成帝时期,天象学的系带传人正是攻击翟方进的李寻[8]。这就奇怪了,得到天象真传的李寻,能把荧惑守太微东上相,看成荧惑守心么?绝不可能。而且,就在这个对丞相最凶的天象下,假用荧惑守心来逼死丞相,显然是蓄意而为。这是合天时,是最容易成功的时候。
   
   这样说来,翟丞相在这个天象下死去,也是应劫而亡。这也反过来印证了太微垣东上相,是一颗“相星”。
   

3. 1004年:荧惑犯守东上相,东方战起,首相重疾

   
   再看1004年火守太微天象的带动之下,契丹(辽)国女主萧太后带着儿子辽圣宗南下,20万大军出幽州(今北京),直指宋朝国都开封,在当今河北一带接连大战。这是中原东方意义的战事,首席宰相毕士安和次相寇准都力主真宗亲征,但是毕士安真是命不硬,应天病倒,而且病势沉重。
   
   前面我们一直在说,天象学的真传到宋朝已经失传了,宋朝司天监观星水准很差,对天象的解读基本都是错的。这次“荧惑守太微、掩犯东上相”,史料没有记录,更没有解读。但是东方战势正酣之际,12月15日,大白天出现了太白昼见的天象——人人都看得见,司天监解出了模棱两可的天意:“女主昌,或者宰相亡。”
   
   在上部《第四章:错解天象,千古痛伤》中,我们深入分析过,司天监的解读在根本上是错误的,现实中都被证伪,应验的是距北宋三百多年前的《乙巳占》所言:“太白昼见,有兵兵罢,无兵兵起,不出六十日。”
   
   但是司天监的解读是官方专家级的,迷惑了所有的人。毕士安写信给寇准:“我愿意以身应验星相之变,以成就国家大事,”全力支持寇准护驾北伐[9]。此后,寇准带着真宗奔赴澶渊前线。
   

4. 寇准成首相,士安解天劫

   
   既然1004年荧惑守太微东上相的天象,是针对首席宰相的,那么,奔赴前敌的寇准手握军政大权之后,也就成了首席宰相,那么,这个天劫,会转落到他身上么?
   
   会!天象学有一个原则,天象在人间的对应者,看实际地位,不看虚名,实际地位高的,往往是握有实权的,是天赐权柄的。
   
   既然寇准成了皇帝身边最大的臣,那么火星犯东上相带来的劫数,当然就要落到寇准身上了。但是寇准命硬,没有病倒,只是成了议和派文臣攻击的靶子。
   
   在另一方面,因为天谴转移,所以毕士安快要病危的重疾,迅速好转,本来愿意以命塞天谴的他,奇迹般地迅速痊愈了。
   
   (未完,待续)
   
   注释:
   
   [1]《续资治通鉴长编 卷五十七》
   
   [2]《汉书.天文志》:二年春,荧惑守心。二月乙丑(庚子为初一,乙丑为26日),丞相翟方进欲塞灾异,自杀。三月丙戌,宫车晏驾。
   
   [3] 黄一农,《社会天文学十讲》,复旦大学出版社,2004年12月第一版。
   
   [4] 刘次沅等,《古代“荧惑守心”记录再探》,《自然科学史研究》Vol.27 No.4 (2008)
   
   [5] 武家璧,《“荧惑守心”问题之我见》,《中国科技史杂志》Vol.30 No.1 (2009)
   
   [6] 张健,《中国历代荧惑守列宿与四星聚、五星聚考查》,《天文学报》
   
   [7] 《汉书.翟方进传》
   
   [8]《隋书.天文志》:“以李寻和唐都,为汉代传天数者。”
   
   [9]《宋史.毕士安传》:士安适卧疾,移书准曰:“屡请舁疾从行,手诏不许,今大计已定,唯君勉之。士安得以身当星变而就国事,心所愿也。”@#
(2017/12/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