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推背图》归序全解
[主页]->[宗教信仰]->[《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32-1:荧惑犯守东上相,毕士安延寿暴亡1]
《推背图》归序全解
·了解中国,须了解真实的孔子1《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第2章
·第二章 神迹相伴看孔子(自《遥视历史问天机》第2章)
·第一节1 无师自通之谜(第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一节2 孔子托古蒙世人?(第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一节3 迎刃而解的关键(第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二节 “文王显圣”之谜(第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三节1 遥知火情之谜(《遥视历史问天机》第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三节2 易学测算的可能性(《遥视历史问天机》第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三节3 孔子慧眼所见(《遥视历史问天机》第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四节 穿井获羊之谜(《遥视历史问天机》第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五节 西周古箭之谜(《遥视历史问天机》第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六节 公冶长鸟语之谜(《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二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七节1 巨人长骨之谜(《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二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七节2 孔子入定查真相(《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二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七节3 历史上巨人的真伪(《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二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八节1 小人国之谜1(《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二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八节2 史籍中的小人国2(《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二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八节3 海外小人国(《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八节4 当代小人国(《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九节 商羊鼓舞之谜(《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十节 《论语》作者之谜1(《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11节 孔子之后,有若掌门?(《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12节 孔子预言之谜(《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
·第二章《神迹相伴看孔子》后16节简介(《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2章)
·第15节1 儒家复仇,孔子立规?《遥视历史问天机》2章
·第15节2 儒家复仇,经典矛盾?《遥视历史问天机》2章
·第15节3 儒家复仇,伪经大罪《遥视历史问天机》2章
·第15节4 儒家复仇,何为天道?(下2)《遥视历史问天机》2章
·第18节1 怪力乱神,千古讹困(《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18节2 怪力乱神说,洞悉错中错(《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18节3 怪力乱谁神?孔子骤惊魂(《神迹相伴看孔子》)
·
·第三章 千载蒙谤秦始皇1(《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上)
·第一节1 秦始皇的绝密身世《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一节2 异人邂逅吕不韦《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一节3 吕不韦赠妾窃国?《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一节4 现代判定 仍有漏洞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一节5 秦赵交兵 夹缝求生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一节6 赵国破胆 子楚寒蝉《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一节7 三攻邯郸 生死大难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一节8 乞丐的童年,苦难的砺炼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一节9 乞讨六年行 苦尽遇灾星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二节1 坑“骗”变坑“儒”,诬谤溢千古《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三章
·第二节2 编造坑儒的足迹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二节3 始皇尊儒,汉史有证《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二节4 历史影像中的“坑术士”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二节5 东汉“高科技”,“坑儒”骗世人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二节6 东汉钦定坑儒说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2 句读歧义,浮出真意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3 《史记》的自相矛盾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4 “焚书”的千古之争《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三节5 文化浩劫?文化拯救?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6 秦始皇Vs乾隆帝《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三节7 杂乱版本,该不该烧?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8 文化分崩离析,还是统一?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9 儒学,始皇打造的主流文化《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三节10 除墨灭杨,尊儒为上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11 始皇尊儒,《史记》八证《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三节12 始皇的博士阵容《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三节13 儒家博士与典籍为证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14 李斯与刻石之证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
·第四章 千年颠倒看项羽1《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
·第一节1 重瞳之谜1《遥视历史问天机》第四章
·第一节2 历史疑团,真伪相间《遥视历史问天机》第四章
·第一节3 追查重瞳见真相《遥视历史问天机》第四章
·第一节4 纵穿时空 追查重瞳《遥视历史问天机》上部第四章
·
·第一部(中)《汉书》递进的伪史
·第六章 代代美誉埋张良(《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一部中)
·第一节1 千年参名胜-伪史露真容(《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一节2 张良进履是真是假?(《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一节3 进履奇遇-循情入理?(《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一节4 汉史验证-刘邦哑声?(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一节5 代代美誉埋张良6(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一节6 李白知道张良造假?(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二节1 决胜千里无战绩?《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二节2 后世谁堪比张良?《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三节1 武庙论功-张良亚圣?《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三节2 张良英迈-战绩何在?《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四节1 失势贵族,率先反秦《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四节2 刺杀秦皇,英雄出场《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四节3 国师密计,始皇设局《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四节4 表面简单,层层惊险《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四节5 不会掐算,临阵傻眼《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四节6 大勇潜匿,十年待机《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1 再佐刘邦,连骗夺关《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2 骗下武关,羞于启齿《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3 峣关奇骗,史书免谈《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4 兵定咸阳,千古名谏《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5 佐策入关《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6 火烧栈道,战略忽悠?《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六节1 张良假信赚刘邦?《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六节2 下邑战略,史书见谎《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六节3 御将兴汉,矛盾再现《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第六章
·第六节4 雄辩八难,化险未然《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第六章
·第六节5 御将兴汉《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第六章
·第六章《代代美誉埋张良》后续各节介绍
·
·第二部 天象在循环 未来有答案(《遥视历史问天机》)
·系列视频:天象01 天象在循环:未来有答案《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二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逆天而为痛悔迟32-1:荧惑犯守东上相,毕士安延寿暴亡1

453-2018年天象揭秘(中部)


逆天而为痛悔迟32-1:荧惑犯守东上相,毕士安延寿暴亡1


作者:古金


   
   逆天而为痛悔迟32-1:荧惑犯守东上相,毕士安延寿暴亡1


   图32-1:1949年12月1日天象:火土同,犯太微,(掩)犯西上将星。
   

第三十二章 荧惑犯守东上相,毕士安延寿暴亡


   
   天象是循环的,历史是重复的,相同、相近的天象下,人间在以不同的形式,变奏着相同的主题,所以后人能从天人合一的历史探究中,找到未来成败的真机。
   
   逆天而为痛悔迟32-1:荧惑犯守东上相,毕士安延寿暴亡1

   图32-1:1949年12月1日天象:火土同,犯太微,(掩)犯西上将星。
   
   看上图:1949年12月1日凌晨,火星土星几乎完全重合(天象学称为“同”,也笼统叫做“犯”),罚星距离越近越凶险,所以重合为大凶!太微垣的右下角,也就是西南角(注意:仰观天象,倒过来成为纸上的平面图,天象图的方位是上北下南,左东右西,和地图的方位是镜像),是西上将星,二星同,又掩犯西上将,预示西方意义的战事。次年韩战(韩国是西方社会)爆发应验。
   
   如果中共红朝有识天象的高人,毛泽东绝不敢把精心培养接班的儿子送到前线镀金,因为历史的天象,早已为此垂现过教训。
   

1. 1004年:荧惑守犯东上相,东方备战忙

   
   逆天而为痛悔迟32-1:荧惑犯守东上相,毕士安延寿暴亡1

   图32-2:1004年天象:荧惑守太微,犯东上相星。
   
   本系列的上部,我们重点还原了北宋1004年10月~1005年1月,在三次重要天象之下的澶渊之战,但是 “荧惑守太微”的天象并没有提到,留在这里讲述。
   
   太微垣代表政府、朝廷,火星守太微,是天子、朝廷的劫数。我们在上部《第二章 守房守太微,天谴灭佛罪》中讲过955年荧惑守太微,是对后周世宗柴荣的灭佛的天谴。而1004年的这次逆守,没有进入太微垣的内部,所以对天子和朝廷影响不大,但是太微垣的左下角——东上相星,被近距离进犯,预示著东方意义的战事,而且劫数指向了宰相。
   
   那时宋朝早已接到了大量密报,真宗为了应对战事,同日任命毕士安、寇准做宰相,以毕士安为首[1]。那么这个天罚,是指向了毕士安?还是寇准?
   
   在说清这个问题之前,可能有读者有更深的疑问:火星真是犯到哪里,哪里就有灾?犯东上相,就是宰相倒楣?有历史的先验么?
   

2. 公元前7年:荧惑守太微,掩犯东上相,丞相翟方进死

   
   温故而知新。我们先看看历史上著名的东汉丞相翟方进“替死”的故事。
   
   《汉书》记载:“绥和二年(公元前7年)春,荧惑守心。二月二十六日,丞相翟方进要顶替皇帝塞住这个天谴,自杀。三月十八日,汉成帝刘骜驾崩。”[2]
   

否定荧惑守心,立论粗浅无根

   
   逆天而为痛悔迟32-1:荧惑犯守东上相,毕士安延寿暴亡1

   图32-3:公元前7年天象:荧惑守太微,犯东上相星,当年翟方进死。
   
   看图32-3,公元前7年的天象,并不是荧惑守心,两年后才火星才守心。有学者把这当成了彻底否定荧惑守心天象的“有力”例证[3],未免太肤浅,遭到了学者的反对[4][5][6]。史料承传的误抄、误记在所难免,用这些“笔误”来影射、否定天象,在道理上说不通。
   

假天象,逼丞相

   
   《汉书》记载当时精通天象的大臣李寻、丽贲等人“以荧惑守心”攻击翟丞相,逼他替皇上担当天谴。李寻写信给他:“你当丞相这几年,天象大乱,还出现了荧惑守心的凶象,万岁的性命都在朝夕之间,你还想自保?太难了。你府中三百多人,唯有你适合替皇上尽节,担当天谴,使皇上转危为安。”[7]
   
   汉成帝也被当时“荧惑守心”的天象吓坏了,信以为真。亲自召见丞相,一顿臭骂。翟方进回家,诏书又追到家:“我撤你的职,还不忍心。你要好好辅佐我。我有错已经悔改了,你得深刻反省。我派尚书令赏赐你十石好酒,一头牛,你仔细考虑考虑吧!”那不是赏赐,而是死后的祭品。翟再没活路了,当晚自杀[7]。
   
   刘骜龙颜大悦,追赠给翟方进高陵侯的印绶,又赏赐车辆、棺材、供品,屋柱、门槛都包上白布。让翟家长子翟宣承袭父爵,还亲往吊唁,礼赐超过了以往对历任宰相的规格[7]……但是翟方进的“替死”并没挽救皇上的性命,一个月,汉成帝就驾崩了。
   
   再看上面的天象图:公元前7年的这次荧惑守太微,守在太微垣的左下角,位置很偏,对朝廷和天子影响不大,是天子的小劫而不是死难,一般天子命硬能过去这个小槛,而荧惑守心才是天子的死劫。但是汉成帝为什么没过去这个槛儿?以前我们在《荧惑守心 天责帝君》系列中有述,这里只讲宰相的天劫。火星这次留守,距离东上相太近了,而且不是一般的犯,是扫过,顺行近犯,逆行遮掩,大凶。因为当时翟方进是实权丞相,所以这次无疑是他的劫数。
   

蹊跷之处,真相显露

   
   西汉一朝的天象学水准并不差,《史记》作者司马迁写出了《天官书》,也是天象学的上乘之作。到了汉成帝时期,天象学的系带传人正是攻击翟方进的李寻[8]。这就奇怪了,得到天象真传的李寻,能把荧惑守太微东上相,看成荧惑守心么?绝不可能。而且,就在这个对丞相最凶的天象下,假用荧惑守心来逼死丞相,显然是蓄意而为。这是合天时,是最容易成功的时候。
   
   这样说来,翟丞相在这个天象下死去,也是应劫而亡。这也反过来印证了太微垣东上相,是一颗“相星”。
   

3. 1004年:荧惑犯守东上相,东方战起,首相重疾

   
   再看1004年火守太微天象的带动之下,契丹(辽)国女主萧太后带着儿子辽圣宗南下,20万大军出幽州(今北京),直指宋朝国都开封,在当今河北一带接连大战。这是中原东方意义的战事,首席宰相毕士安和次相寇准都力主真宗亲征,但是毕士安真是命不硬,应天病倒,而且病势沉重。
   
   前面我们一直在说,天象学的真传到宋朝已经失传了,宋朝司天监观星水准很差,对天象的解读基本都是错的。这次“荧惑守太微、掩犯东上相”,史料没有记录,更没有解读。但是东方战势正酣之际,12月15日,大白天出现了太白昼见的天象——人人都看得见,司天监解出了模棱两可的天意:“女主昌,或者宰相亡。”
   
   在上部《第四章:错解天象,千古痛伤》中,我们深入分析过,司天监的解读在根本上是错误的,现实中都被证伪,应验的是距北宋三百多年前的《乙巳占》所言:“太白昼见,有兵兵罢,无兵兵起,不出六十日。”
   
   但是司天监的解读是官方专家级的,迷惑了所有的人。毕士安写信给寇准:“我愿意以身应验星相之变,以成就国家大事,”全力支持寇准护驾北伐[9]。此后,寇准带着真宗奔赴澶渊前线。
   

4. 寇准成首相,士安解天劫

   
   既然1004年荧惑守太微东上相的天象,是针对首席宰相的,那么,奔赴前敌的寇准手握军政大权之后,也就成了首席宰相,那么,这个天劫,会转落到他身上么?
   
   会!天象学有一个原则,天象在人间的对应者,看实际地位,不看虚名,实际地位高的,往往是握有实权的,是天赐权柄的。
   
   既然寇准成了皇帝身边最大的臣,那么火星犯东上相带来的劫数,当然就要落到寇准身上了。但是寇准命硬,没有病倒,只是成了议和派文臣攻击的靶子。
   
   在另一方面,因为天谴转移,所以毕士安快要病危的重疾,迅速好转,本来愿意以命塞天谴的他,奇迹般地迅速痊愈了。
   
   (未完,待续)
   
   注释:
   
   [1]《续资治通鉴长编 卷五十七》
   
   [2]《汉书.天文志》:二年春,荧惑守心。二月乙丑(庚子为初一,乙丑为26日),丞相翟方进欲塞灾异,自杀。三月丙戌,宫车晏驾。
   
   [3] 黄一农,《社会天文学十讲》,复旦大学出版社,2004年12月第一版。
   
   [4] 刘次沅等,《古代“荧惑守心”记录再探》,《自然科学史研究》Vol.27 No.4 (2008)
   
   [5] 武家璧,《“荧惑守心”问题之我见》,《中国科技史杂志》Vol.30 No.1 (2009)
   
   [6] 张健,《中国历代荧惑守列宿与四星聚、五星聚考查》,《天文学报》
   
   [7] 《汉书.翟方进传》
   
   [8]《隋书.天文志》:“以李寻和唐都,为汉代传天数者。”
   
   [9]《宋史.毕士安传》:士安适卧疾,移书准曰:“屡请舁疾从行,手诏不许,今大计已定,唯君勉之。士安得以身当星变而就国事,心所愿也。”@#
(2017/12/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