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⑥只有实现天所赋予的性命,人生才有意义!]
孙丰文集
·坚持什么样的底线来思维?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的“底线思维”到底是什么?
·省部级干部的底线思维只应是回答:共党该不该亡?
·安全在任何条件下都仅属于人!政治和意识形态从来不需要安全。
·人品习得论(一)
·人是先成了人之后,才能去“做人”
·“中央和国家”这两个“名”先天包含了“以政治为成立”
·字面的“大局意识”与习近平的大局意识
·人无论讲什么,都是用理来讲,所以理就是一切!
·只要“意识”就是对对象的认知的,不能靠树立来牢固!
·人的最高境界就是心正与意诚。不是党性!所以——
·实践政治根本就无标无准,又哪来的“硬杠杠”?
·“政治是人的存在两领域关系”,此定义也是老马所用的
·周孝正不懂真假说的是理。社会主义说的却是实际。
·《周孝正不懂“真假”说的是“理”》一文的用心
·“党”就是为搞阴谋鬼计才成立为党的!
·党纲、党章、理念、目的都不能为党提供合法性,因——
·建一个党是实际,所以不存在能不能建成的问题
·论习近平的“坚持初心”
·“孔孟的初心与中国共产党的初心
·《共产党宣言》里最反动最具煽动性的两句话——
·答黄文麒先生:(以下是黄先生的批评。谢谢)
·“先进性”是“党”对非党者实施奴役的借口
·(2)民运到今天还只处在“反党”这个唯一立场上
·(3)政治关涉的只是有效性,哪有什么“崇高的政治理想……”?
·(4)崇高与高尚同义,习却把它们当成了两个独立的思想
·(5)无论何种理想何种追求都是意志的选择
·(6—1)政党只有纯洁性,既无先进性也无政治方向
·(6—2)对上节(6—1)的思想在纯知识上的释义
·(6—3)党性不能使人高尚、亦不能使人变诚实变纯洁
·(6-4)为什么说政党不能使人变高尚变纯洁?
·(6之5)政党既无高尚性也没有政治品质
·根本就没有思想政治教育这回事
·何为“该改与不该改“的标准?即绝对不移的标准。
·(2)人有本能——感性,故人能感知自身的一切
·孙丰无论什么人应讲的只是诚信,根本就没有增强政治意识这回事!
·关于近平说的“正确”的政治方向
·有了诚信,对政治的当且仅当的应用就在其中!
·习帝要增强的是- “权力要在'党的领导下'运行”!
·既知灯下黑,何不多多关照?
·⑴解决和防止“灯下黑”个并不是要求问题
·人的观念是形成,不是想树立就树得起,想坚定就坚定得了
·社会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只有回答“坚持党的领导”和“把党的建设摆在首位” 、、、、、、
·“坚持党的全面领导”是对人伦的一种特殊意识
·即使“坚持和加强了”党的领导,党也曾未领导过!
·回答:到底什么是价值观?
·人类对价值观只有一个 - 即趋福避祸!
·先证明了“党”姓什么,才能知“党校,党媒”该姓什么!
·无论至善,至诚或至恶,至邪、、、、、、都是人话,世上无党话!
·“把鹿意识成鹿,把马意识成马”永远不发生意识形态危机!
·党性是人性中最恶毒,最腐朽的那部分人的人性!
·专讲一讲“还原”
·习皇可知 -​​ 什么是纯洁性吗?
·“纯洁性”就是事物未受外来成分综合保留的本然性
·“赡养”成“瞻仰”,接下来是什么?
·先有两面文化与两面制度,而后有两面人
·说说张健的去世及引发的骚动
·学毛着能因应了贸易战?
·凡事物都只能“是”事物“是”或“不是”只需判定,不需要宣传!
·知识才有“真值”,只有真值的理才可能由“教“而达“育”
·既讲“党领导一切”又讲政府,“国家的公器性”就被党所割裂
·党的政治建设只有合乎政党这个字面的思想才能合法
·(2)政党的合不合法先于经验,社会危机却可以经验
·“先验”及其意义(补充上一节)
·再讲“先验”及其意义
·“民主,共和,国民,共产、、、、、、”是枝芽,而“党”字是它们共同的“
·“香港不是风吹草动,而是山雨欲来”,此断案需一先心理前件
·“中国的内政”也是“政”呀!
·制造“一国两制”的“手”才是名符其实的黑手!
·若没有对“社会主义是罪恶文化或酿造灾难制度”的先在认知,又怎么会有“一
·(1)只要共产党就全是两面人!
·那叫喊“中国内政外国无权干涉”的人才是阴险又撒野的暴徒!
·取消“当面”只讲背后,取缔“口头”只留下行动,就一切都OK!
·党根本不是“治”也不是“整”的对象!
·(2)共产党根本就不是党
·(3)读友有问:什么是共产党,党是什么?
·(4)人是为“四个意识、四个自信、两个维护”才出生为人的吗?(上半段)
·(4)人既非为“四个意识…”才成为人,人对“意识”又何来的义务?(下半
·没有无原因的后果。
·没有“暴政文化”来做人的存身环境,何来的暴徒?
·“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那你们去“合”不就不伤了吗?
·“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那你们去“合”不就不伤了吗?
·不存在“合则两利,斗则俱伤”
·(1)由“教”而能致“育”的是“明德”,并不存在什么爱国主义教育!
·中共官媒终于承认:原来中共才是真正的暴徒!
·哲学是建立假定而非事实上的
·哪有“不喊抓贼”的贼?哪有什么港毒、汉奸、叛国贼?
·香港问题的解 - 学着烹小鲜,别再治大国,就一切都OK!
·亡党又不是亡国有什么想不通?国不是私人,也不是集团的!
·香港之争的本质:是自然的人性与恶政间的矛盾
·“对话比对抗好”是割舍了对话前那导致出“对抗的”原因的“好”
·习近平、韩正、张晓明……应问的是:那块浸满千万同胞鲜血的破红布不该扔到
·拨“香港乱象十因”,返归“整体不能从部分里通过”这个先天之“正”!
·“爱国”不能孤立发生,它以所受的剌激为先在条件
·敦促习近平下台书
·习须回答他的“伟大斗争”是以什么为成立前提的?
·包子皇帝的“发扬和增强斗争”,所增的只是“强度”,不是合法!
·“亡党在即,不是来自香港!也不来自“反送中”!
·孙维邦批判孙维邦自己的帖子(1)
·皇帝传给青年干部的“斗争”,相当于溥义不明“包子馅怎么会进到包子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⑥只有实现天所赋予的性命,人生才有意义!

   ⑥只有实现天所赋予的性命,人生才有意义!
   
   
   意义是什么?意义就是意识所体验到的生命过程,就是必须吃、必须喝、必须穿、必须住……就是生命满足或是欠缺的感受。吃了包子的伟大领袖所满足的是他而非党;喝了水所满足的也是他而非党。可见道德是生命实现的立志原则,不是党的宗旨。因立志原则也是生命所能体验,因而满足的体验就是生命的价值所在。因体验发生在生命内,生命的价值当然也只能属于本已生命。所以德性是完全属人的决不是属党的,属人的才叫伦理。其实德性与党性没一文钱关系。
   道德究竟是什么?“道”说的是事物不能不服从的自然律,事物与其所服从的规律是他律,非自律关系——物的性质通过他律才得以实现,所以他律关系就被称之为“道”。性质的实现就是“率性”,率性之谓“道”啊。但人的性质却在生命内,关不着党的事。那“如何率性的只是人的立志原则,也可说成是立志作用的义务或应该(应该以后专讲),立志是在意志里立,不是在党的关系里立。意志是生命的成分,党呢,党也是生命成分吗?尽扯淡!所以——


   实现自身性质的“道德”,怎么能不姓人而去姓党呢?媒体必须姓党全是扯淡!卧槽尼玛!
   道德就在人的立志作用中。习近平吃的、喝的所维持的怎么会不是他的生命,而成了党的呢?党不是生命事实呀!俄罗斯的普京在入党和加入克格勃时的宣誓都是无限忠于苏共,为了党的事业头可断,血可流,党的事业不能丢。可苏共垮了台,他却去开出租车并未见他为党的垮台而殉身。从王宝森、陈希同到现在抓了的全部位高权重的共党领袖们,入党志愿书都是以身殉党,可把他们开除了党,送进了监狱,他们不照样吃照样喝吗?可见忠于革命忠于党在任何时候任何条件下都是欺骗,因党本身就是为欺骗而设的一个理由。物质世界的人与主观结盟的党完全风马牛不相及,就算习近平那国“真有独特的历史、文化和国情”,又怎么能决定习国的人必须走自己的高等教育发展道路呢?老孙提出的反驳是——
   就算“习近平那国“有独特的历史、文化与国情”,可没有独特性质的人类分子啊!并且——无论是低等还是高等教育,通过教而能达到育的永远只是知识,不是对权势的追随。权势追随总是眼下的,因着利害的,树一倒猢狲就必散呀!王立军铁心追随薄熙来,这也是言之凿凿的,斩钉又截铁的宣誓,信誓从来都是空言,薄熙来一巴掌就把王立军打进了美国领事馆去了。
   “习近平那国”的“独特历史、文化与国情”,这些独特到底是什么?他可曾用物理学、数学命题无庸质疑的证明过吗?没有!他自己也不知他的“独特”到底是些什么玩意,咱们这个“习伟大”讲的所有话都只是空洞意志,他从未给予过经验的可靠证明。老孙却能用不容辩驳事实告诉他——习伟大的“独特”不就独特在党用“五花大绑把习仲勋拖到埋活人的坑前了吗?不就是刘志丹率部过黄河,徐海东部在后,而刘志丹牺牲的伤口竟是从后背击中的吗?不就独特在毛要高岗偷着调查满州国敌伪档案,去找刘少奇的自首书,而刘少奇都联合周恩来,陈云,邓小平、薄一波……把高岗逼死了吗?不就独特在老毛用98万中国儿女,去换来今日的“伟大领袖”尾大不掉的金小胖的要挟吗?“习近平国”不就独特在遍地张志新、遇罗克、雷阳、聂树斌、乎格……和活摘人体器官上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高校”,不就特色在美女大学生成了共党大佬们的玩物吗?中国高等教育发展的方向与现实目标不就是如何迫害国民而不须受道德.谴责和法律惩罚上吗?中国高等教育的方向不就是要使全中国人民任人宰割而又必须说党的伟大吗?
   “中国独特的历史、文化、国情”,也得不出“必须走自己的高等教育发展道路,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高校”、“为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服务”的必然性,因为中国人也是无差别的人类成员,中国人不是“特色社会主义”的类性质呀!人的存在永远都是人性本已性的实现,与党何干?
   现在轮到来讨论纯粹的“德”。所谓“德”就是由人的立志作用所分享了的“道”。因“道”讲的是身外规律,规律在外部,又是无所不在的,所以就谓之“道”。由于人在后天形成出意识,意识便自觉并把握身外的规律,自觉到的规律是客观的,但人的立志却是主观的,就因它是立志的作用,当然使客观的规律属了人的立志,所以就叫做“德”。在其他事物说的是性质的,在人的立志作用上就说成是人品,即道德。
   我们于第④节已证明了任何国家所可能有的都是自身的历史、文化与国情,没有一个国家所可能有的是独特的历史、文化与国情,因而就不可以有独特在人性普遍性之外的高等教育。我们清楚习近平这个人只能直观不能间接的观,我的说法他不懂,所以于此节我们退一步以假定他的独特为成立的立场来说,也得不出必须有独特的或社会主义特色的高等教育的必然性,因为世界上没有独特性质的人类成员呀!人类中没有独特性质的成员,也就如奥卡姆的剃刀,不论什么等级的教育,都只是用为传授可用经验为证明的知识的。知识之外无教育可谈。
   习近平有吃有喝只能保证他的生命的健康,与党无关。习就不能想一想:灭了苏共党普京不还是普京吗?灭了中共党你习近平不还是原来那个宽衣帝吗?灭了中共党对人类有什么损害呢?你为什么费要做历史进程的绊脚石,而不当追随历史进程的开明人士呢?
   下一回讲要“德”在任何条件下都是只属人的,追踪媒体,追来查去它也还只能姓人不哥女生党。不过媒体姓党是姓入了党的那一小撮人的姓。
(2017/12/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