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国凯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国凯文集]->[女装修工 --工地札记之六]
刘国凯文集
·银幕荧屏五光十色,柳如是,你在哪里?
·美国国际出版社出版:《草根蝉鸣》
·后记
近作篇
·从广东人排外到民进党撕裂族群看华夏民族的危机
·深切悼念中国社会民主党名誉主席、敬爱的赵紫阳先生
·胡锦涛原来如此!我们怎么办?
·悲伤之后的思索
·请以郑重的态度对待历史研究
·“人民文革”之魂,吾当毕生招之
·被社会正义遗忘的角落--中共刑事判决“乐以刑杀为威”
|《文化革命简析》(《人民文革丛书》卷一)
·《人民文革丛书》简介
·1986年英文版序言(现从英文译回中文)
·前言 一、过程与透析(一)文化革命的序幕
·(二)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
·(三)“资反线”
·(四) “批资反线”
·(五)粉碎“反革命经济主义”
·(六) “一月革命”
·(七) “二月镇压”
·(八)派争--“造反派”得势
·(九)大武斗
·(十)派争--“造反派”失势和“造反派”蜕化
·(十一) 新思想的火花
·(十二) 大镇压
·二、文化大革命所造成的结果 (一) 林彪集团和江青集团的崛起
·(二)军人政权的建立与个人迷信的极度泛滥和“血统论”的重新猖獗
·(三)错纵复杂的社会矛盾
·(四)启蒙作用
·后记、出版后记、 两点说明、
·作者简介
|《广州红旗派的兴亡》(人民文革丛书卷二)
·序言、史学的价值源于自由人性的真实
·第一章、六八年盛夏---大鎮壓狂潮
·第一節、七.二一表忠大遊行--紅旗派的絕響
·第二節、紅旗派全線崩潰--“反共救國團”超級假案
·第三節、 誣陷、搜捕、屠殺
·第二章、六六年夏--災難撲向民眾
·第一節、劉鄧在京城的作為
·第二節、中共广东大员控制局势的措施
·第三節、贵族紅衛兵的“業績”
·第三章、六六年秋冬---風雲激蕩的年月
·第一節、批“資反線”-造反派和保守派的初步形成
·第二節、“一月奪權”的紛爭
·第三節、“二.八”衝軍區
·第四章、六七年三月--黑風滾滾
·第一節、“二月逆流”與“二月鎮壓”的區別與關聯
·第二節、廣州的“三月鎮壓”
·第五章、六七年春末夏初---重現生機
·第一節、周恩來的廣州之行
·第二節、“五.三”絕食
·第三節、力爭“八一戰鬥兵團”平反
·第六章、六七年盛夏---血肉橫飛的日子
·第一節、幾次大型暴力事件概述
·第二節、總派使用暴力的原由和實
·第三節、“文攻武衛”辯
·第四節、紅旗派武裝抗暴的性
·第七章、六七年金秋---各有收獲的季節
·第一節、廣州軍方以退為進的有效策略
·第二節、紅旗派虛幻的聲威
·第三節、總派穩住了陣腳
·第八章、六七年冬--山雨欲來風滿樓
·第一節、紅旗派的分化(1)-產生緊跟派的政治原因
·第二節、紅旗派的分化(2)-產生抗拒派的現實因素
·第三節、《佛山會議紀要》-的爭論
·第四節、“文革新思潮”在廣州的浪花-“八.五”思潮
·第五節、傑出的人權戰士-曉兵
·第六節、總派反撲與省、市革委會成立
·第九章、六八年春---最后的搏鬥
·第一節、總派對紅旗派的全面政治反攻
·第二節、“新生紅色政權”對紅旗派的組織瓦解
·第三節、“新生紅色政權”的鎮壓工具-工人糾察隊的成立
·第四節、第五個回合、“反四右”-紅旗派最後的抗爭
·第十章、六八年初夏--厄運將至
·第一節、暴力事件再起
·第二節、紅旗派最後的集體反抗意識<二沙頭會議紀要>
·跋 掩卷后的余思
《基层文革泥泞路》(<人民文革丛书>卷三)
·序言、阅读刘国凯--胡平
·小引、民众的挣扎和苦难不应被历史迷土尘封
·上编 在广州第一中学
·一、共青团主动向我套近乎又把我甩开
·二、我被摈除在大学门外之迷
·三、“迷”底解开了
·中编 在广州郊区税务局
·一、中共机关的状况--我开始认识社会(之一)
·二、中国农村的状况--我开始认识社会(之二)
·三、红皮白心的“革命接班人”
·四、参加黄埔税务所小四清工作组
·五、我做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打手
·六、母亲遭难对我思想情绪的冲击
·七、二弟刘国铸被打成现行反革命
·八、“红色恐怖”来临时的兄弟会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女装修工 --工地札记之六

   美国民宅建筑工程分几大块。砌外墙,内部装修,水电煤气。这几大块的技术内容不同,工人也不同。工地外墙砌好并封顶后,外墙工人纷纷结算离开,我遂着手招收内部装修工。招收的途径之一是在报纸上登广告。有天我接到一个求职电话,是个女子的声音,应征做批灰工。说的是较正规的国语,没有广东腔和福州腔。我说请你先生自己打电话来联系吧。那女子说,不是我先生,是我自己做。我一听愣住了,以为听错,再说一次,对方仍然说是她要做。干了几年工地,还第一次听说有女子应征做装修的。我们工地没有,其他公司的工地也没有。我说:“这活挺累,不是女士做的。”

   “我不怕累,我能做。”“可是你做过吗?”“我做过。”我犹豫着。那边稍停了一会继续说;“让我做吧,老板。我知道批灰是要讲手艺的。你让我试工吧,满意才让我做下去。”我说好吧,你来吧。试工90元一天,正式做120元。并告诉了她工地地址。

   第二天刚开档,正在分派工作,女装修工来了。本来我以为会是个孙二娘式的人物,可一看,虽不是花容月貌,但也端正秀丽。心里不禁颇为纳罕。简单问候两句乘车是否顺利后,就叫工头带她去开工。

   忙乎了一两个钟办妥手头上的事后,按惯例四处巡视查看,走到一个单位看到女装修工在那里批灰。就停下来看看。她看到我进来,轻声打个招呼“哎”,继续手上的活计。我端详她的把式,知道她确实是做过批灰的。虽不是高手,但起码比我行。我是只会弹“谈”不会唱。会品评别人行不行,自己却不行。我看了一会就离开并留下一句话,干累了就休息一会吧。

   一个上午就要过去,我又要为工人准备午餐。突然想起一件事,这女装修工需要上厕所吗?我们工地不像老外大工地那样设有临时活动厕所。工人不能大解,小解就去后院泥地上临时解决。可她是位女士呀!怎么办呢?我做过八年送货司机。对工作性忍尿是深有痛苦感受的。在经历过许多狼狈后,想到的解决办法一是尽量少喝水,二是随时车上备有广口瓶。实在忍不住了就停车关上车门,在车厢里解决,盖好瓶盖,回到公司后倒在洗手间马桶里并清洗瓶子,以便下次用。一个上午连同早晨乘车达五六个钟头,又不是夏天,出汗少,不小解怎么行?我想怎么办呢?哦,对了,拿餐时顺便载上她去“闽江”解决吧。订餐妥后,即将去拿餐时,我走到那个单位对女装修工说:“需要上洗手间吗?”“不需要。”“这大半天了,不上洗手间怎么行啊!”“我早上出门时就只喝了很少水。”“那还有下午呢!早餐不喝水,午餐干了半天总不能干嚼饭不喝水哦!”“是不需要。”“我有个小建议。这会我要去餐馆拿午餐,你跟我一起去,我们借餐馆的洗手间用用好吗?”“那不麻烦你吗?”“不麻烦,顺便,去去吧。”终于,她接受了我的建议一起去了。餐馆老板对我一向很客气。毕竟是常客。他知道这工地一动工就得两年。每天几个乃至十几个餐,为他的餐馆带来不少生意呢。而我当然是换了一个说法。“这是我的一位亲戚,来工地看我。诺,你知道我们工地还没有洗手间,借你们的洗手间用用行吗?”“行行行”餐馆老板一叠声地说。回到工地派餐给各位。女装修工拿了一份到一边去吃。我跟大家聊了几句后就走到她那边问:“这饭菜还可以吗?”“行啊!味道不错。”这次她脸上终于有了点笑容。之后我跟她拉了几句家常。得知她是来纽约陪读的。女儿在读纽约市立大学。在国内时做银行职员。在纽约若做住家保姆工不能照顾女儿。做通勤保姆或餐馆推餐车工资太低。做超市收银工时太长。做指甲闻到那气味会昏。于是就学做内部装修。砌外墙和上灰板贴地砖等活都太重,就专做批灰和油油漆,已经做了好几个工地了。

   午餐后稍事休息,工人们又开始了下午的劳作。此时我已在思考女装修工怎么办。我们的工地在做内部装修,到装好洗手间,尤其是接通水路,起码要半年。这半年里总不能天天载她去“闽江”吧。我倒没啥,问题是有时我不在由其他股东主持时怎么办?我不能交代他们也载她去“闽江”吧?但想到要对她说,经过试工一天不录用你,心里就着实过不去。临收工了,硬着心肠叫来工头。对他说:“我们工地没有厕所,确实不适合女士来做工。等会你把这120元交给她。我们试工90,正式120。现按正式工给她一天工钱。对她说明情况,表示歉意。请她留下电话,以后我们装好洗手间了再请她来。”

   最后时刻,我躲到楼上,也看见工头对她说些什么。然后接过工头递给她的东西--当然应该是工钱--走了。她走出工地大门,过马路对面,沿着人行道去地铁站。那步履明显缓慢沉重,毕竟是四十多岁的女子,又经过一天劳作,还承受着不被继续雇用的心理负担,怎么能有轻快的步伐?

   我凝望着那远去的背影直到消失在马路的转弯角,心里不由得一阵翻腾百感交集。华人从故国来到这遥远的北美大地,每个人都有一个故事。福州偷渡客历经的生死关固然最撼动社会的总神经,一般的依亲移民和各类签证入境者要想在这块土地上建立家园又何尝没有他们的艰辛?这位女装修工,我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人生道路上的交叉就这么一点,可是她的事迹却深深嵌入了我的心间。除了一般移民为生活的打拼,她还更承担着一份母亲重担。为女儿留学取得成果,她离开窗明几净的银行办公室来到满目凌乱的工地,拿笔和敲键盘的手转而托起批灰板。她作出远涉重洋的抉择是否精明暂做别论,但她的奉献精神值得赞美,刻苦耐劳令人钦佩。祝愿她此后能找到合适的工作,祝愿她的女儿能学有所成,一家人在北美大地创建美好生活。

   

(2017/12/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