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我所認識的方丹]
胡志伟文集
·許德珩等人回憶五四錯誤多多
·袁世凱對日寸土必爭
·袁世凱對日寸土必爭
·反對廿一條最烈者是段祺瑞
·領導五四運動的湯爾和落水做了大漢奸
·曹汝霖到廬山要求蔣委員長抗戰到底
·曹汝霖到廬山要求蔣委員長抗戰到底
·曹汝霖回憶錄基本可信
·袁世凱稱帝係受英使朱爾典蠱惑
·王正廷昏
· 汪精衛的救命恩人是章宗祥
·侍郎是正二品,怎有三代加封一品之理?
· 丁中江說曹汝霖對自己頗多迴護
·蓋棺論定唐德剛
·李宗仁是一個口是心非、老奸巨滑、吃裏扒外、翻雲覆雨的濫小人
·李宗仁私通敵營
·李宗仁私通敵營
·李白與共軍相約夾擊中央軍
·李宗仁未在《國內和平協議》上簽字是迫於全體與會者均不同意
·利祿薰心 既不能命又不受命
·李宗仁既不能命又不受命,利祿薰心
·白崇禧遵中共指示不戰而退
·白崇禧阻止救援黃維杜聿明導致廿萬人被殲
·首鼠兩端 左右逢源 學風妄誕 永遠有理
·夏志清宋淇蘇雪林對唐德剛嗤之以鼻
·夏志清宋淇蘇雪林對唐德剛嗤之以鼻
·人頭畜鳴 奸同鬼蜮
·唐德剛是當代陳世美
·翁婿都是陳世美
·唐德剛的「盛譽」大致都是自己刻意製造的。
·顧維鈞之女稱其父回憶錄非唐德剛所撰
·忘却歷史的民族是沒有前途的
·忘却歷史的民族是沒有前途的
·漢族遭受戎狄夷蠻欺壓蹂躏罄竹難書
·金兵共俘虜宋后妃3000餘人淫辱
·徽欽二帝后妃公主均淪落妓寨
·趙構(後南逃登位的宋高宗)之后妃母女均被金兵輪姦
·第一批宮女3400人押解千里一路輪姦抵燕山死剩一半
·蒙古軍屠殺一
·满清屠殺漢人近两
·满清屠殺漢人近两
·八旗軍把掠來的婦女分給各營,晝夜不停的輪姦
·八旗軍把掠來的婦女分給各營,晝夜不停的輪姦
·連鄭成功的母親,都成為清軍強姦的對象。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潮州大屠殺,「縱兵屠掠,遺骸十餘萬」
·江陰城守紀》:是役也,守城八十一日,城內死者九萬七千餘人
·清興安總兵搶奪婦女達100多人裸姬妾數十人於床,「次第就押床淫之,
·清興安總兵搶奪婦女達100多人,「淫慾無厭」
·清兵入關殺四千萬漢人
· 满蒙統治者根本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
·真正的中原話乃是如今河南開封、洛陽的方言
· 厚誣古人的狂妄之徒必自取滅亡
·一切諉卸於古人,此乃一種似是而非之文化自譴
·列祖列宗受屈辱、被蹂躪的史實(全文)
·從書海中探索歷史真相
·毛澤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故意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故意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毛澤
·國民黨的癰疽竟成了共產黨的瑰寶
·康生要江青學唱京戲以接近老毛
·江青的情夫,依次為俞啟威、唐納、章泯、趙丹、康生
· 毛澤
·毛澤
·郭沬若題詞反面是「反毛澤
·基洛夫死於桃色事件
· 托洛茨基刺客授勛蘇聯英雄
·美國原子彈專家多數都出賣機密
·赫魯曉夫回憶錄由英國記者維克多路易偷運到國外出版
· 克林頓協助翻譯赫魯曉夫回憶錄
·《赫魯曉夫回憶錄》展示了蘇聯各個歷史時期的內幕秘辛
·一九三六年夏的國共南京談判秘辛
·毛澤
·中國政府戰後懲奸堪稱手軟
·上海千餘名漢奸中獲輕判者
·歷史的真相必須在無數的片面之辭中發掘出來
·《春秋》雜誌是香港傳記文學的重鎮
·《春秋》雜誌是香港傳記文學的重鎮
·汪精衛遺書為自己洗刷污名
· 對日寇寬大對漢奸嚴懲是否失策?
·汪政權軍隊從未與中央軍打過仗
·汪政權為蔣介石留下五十萬兩黃金
·貪圖富貴榮華是大小漢奸的要害
·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 蔣介石讀周佛海自首函潸然淚下
·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周佛海日記意外流落香港
·周佛海曾派遣葛蘭之父張彬人赴日試探
·大陸吹捧漢奸胡蘭成,是辜負抗日死難軍民
·為汪精衛辯護蒼白無力
·從文學作品探討中國現代史(全文)
·項羽並未火燒阿房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所認識的方丹


   日前徐悲鴻長孫徐小陽來電說,二月八日方丹在太原去世了。如今,五十歲以下的香港人都不知道方丹係何許人也,可是四十年前的方丹乃是香港報壇、文壇的風雲人物呢!從谷歌搜索引擎上「方丹」名下四十三萬一千個條目中,僅有北京作家邢小群的〈文化間諜方丹其人〉一篇短文,在郝明名下五萬九千五百個條目中,只有杭州作家傅國涌一段「尋找郝明老先生」啟事。在百度、谷歌網頁中,連一張方丹的小照都付闕。
   與李訥同時出世 與鄧琳同學
   方丹本名郝明,是大陸著名版畫家郝力群的兒子,一九四○年出生於延安和平醫院的產房,與江青的女兒李訥同時出世。方丹母親劉萍杜曾當過印度醫生柯棣華的護士,也當過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毛澤東私人保健醫生黃樹則的護士。郝力群是山西靈石人,著名版畫家。一九三一年入國立杭州藝專,一九三三年參加「木鈴木刻研究會」,從事版畫創作,並參加左翼美術家聯盟。其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是木刻版畫「魯迅像」,發表於上海《作家》月刊,後被選入日本出版的《世界美術匯集》,成為流傳最廣的魯迅像。一九四○年到延安,任魯迅文學藝術院美術教員。中共建政後當選全國文聯委員、中國美協第一至第三屆常務理事,一九七七年在山西畫院院長任上退休,二○○三年十二月榮獲文化部「造型藝術成就獎」。二○一二年二月,剛過了百歲生日不久去世。
   方丹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附中,後就讀於中央美院及解放軍藝術學院,與鄧琳同學。由於家學淵源,他師從李苦禪、許麟廬、丁衍庸、黃永玉等大師級畫家,練就了一手丹青功夫。憑藉高幹子弟的優勢,他一出校門就踏進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部(中國社會科學院的前身),任《新建設》雜誌美術編輯,還參與了李新主編的《民國人物志》中,徐悲鴻、劉海粟、吳作人、林風眠、李可染、李苦禪等畫家的傳記之編撰工作。

   文革十年,他經歷了身為延安幹部的父親飽受批鬥折磨的痛苦歲月,故其內心深處對共產革命與大陸現狀深惡痛絕。一九七二年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將鐵幕掀開了一個缺口,富有遠見的方丹娶了個歸國華僑的女兒,一九七五年以僑眷身份離開大陸到了香港。
   他前後旅居香港共十年,在一個勞力密集式以流水作業炮製世界名畫的畫廊揾食,頗有懷才不遇的失落感。那時青年導師胡菊人主編的《明報月刊》正欣欣向榮蒸蒸日上,金庸與胡菊人像發掘張國燾寫《我的回憶》、龔楚寫《我和紅軍》、李璜寫《學鈍室回憶錄》一樣,發掘了方丹這個紅二代,連續四年邀約他寫了〈周恩來二三事〉、〈周恩來・謝富治・江青〉、〈天安門事件的意義〉、〈周恩來與賓館畫派〉、〈我所認識的錢鍾書〉、〈素描寫出家國悲〉、〈鄧小平復出與北京政局〉、〈張平化和中共中央宣傳部〉、〈萬眾呼號總理〉等政論文章。
   金庸的大陸特派記者  香港反共傳媒的寵兒
   《南北極》老闆王敬羲以高稿酬約他寫了〈從三中全會透視中共政局〉、〈高崗的崛起與滅亡〉、〈土豆燒牛肉再加羊肉和板鴨〉、〈北京反政變的台前幕後〉、〈關於毛澤東模特兒批示的前前後後〉、〈北京政局乍暖乍寒〉、〈好馬不吃回頭草——毛選五卷與北京決策〉、〈四五運動與北京政局〉、〈鄧小平與北京政局〉、〈舉棋不下與北京政局〉等政論,還以筆名「司馬不平」發表了〈一次可怖的玩笑——談冀東大地震〉、〈是遺言還是預謀〉、〈王洪文和上海幫〉等敏感文章,後者由文藝書屋結集出書,王敬羲給了方丹每期刊載三至四篇文章的優遇。
   商而優辦刊的許行也不甘落後,從〈毛澤東的翰林院〉、〈思想解放旗手:邢賁思〉、〈廬州行〉到連載四期的長文〈中國的性問題〉,先後發表於《觀察家》月刊。起初他撰文抨擊四人幫、吹捧鄧小平時,尚無傷大雅,但當他集中火力批毛時,就踩到了中共的紅線。一九七八年,他以明報特派記者身份去大陸各地採訪,以他的社會關係與人脈之廣,揭露了大陸許許多多陰暗面,便引起了公安部門的注意。
   魏京生揭橥的西單民主牆,在客觀上支持了鄧小平復出以及一連串的撥亂反正舉措,但當魏京生提出「第五個現代化」口號時,便引起中共高層的警惕。一俟鄧小平坐穩江山,就過橋抽板了,這猶如毛澤東把幾千萬紅衛兵驅趕到農村插隊落戶以及追查「五・一六反革命集團」。一九七九年四月,中共當局取締西單民主牆,還以「洩露軍事機密」罪名逮捕了魏京生,判刑十五年。一九八○年,中共取消「大鳴大放大字報大辯論」這四大自由。波蘭事件發生後,中共中紀委第一書記陳雲下達指示:「一個經濟工作,一個宣傳工作,搞不好,就要翻船!」來自香港又不知天高地厚的方丹便撞到了槍口。盡管識時務的金庸及時中止了方丹的「明報特派記者」職務,方丹還是滿不在乎,不知大禍將臨。
   一九八○年九月杪,方丹應新疆畫院院長徐庶之的邀請去烏魯木齊參觀畫展。他經廣州去上海,十月初由表弟送入上海北火車站,然後就失去聯繫。一個月後人們才知道他在離烏魯木齊不遠的一個小站突然停車被捕,押往北京審訊。
   〈毛澤東是自己的頭號敵人〉一文惹禍
   方丹被捕的消息不脛而走,轟動了香港,中外媒體對他都持同情態度,紛紛呼籲中共當局釋放這位有才華的畫家兼作家。於是,一些特殊管道放出了消息,說他早已上了「紅頭文件」,是負有使命的「文化特務」,還說他從大陸偷帶出一批中共秘密文件,在香港撰寫了大量批毛文章,以致激怒了中共當權者。
   《觀察家》社長許行首先向全世界披露方丹被捕消息,法新社和法國世界報用外文報導後,國際特赦組織向趙紫陽總理致函要求釋放方丹。
   事後才知,一九八○年十月十二日至一九八一年八月廿八日,他被囚禁在半步橋44號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的K字樓,與蒯大富、韓愛晶、魏京生為鄰。十個半月的審訊,除了他收受高稿酬在香港充當「匪情專家」外,委實查不出他有任何為美帝蔣匪効力蒐集情報顛覆中共政權的證據。事實上,方丹在大陸受過二十多年的「愛國」教育,對美國、對台灣國民黨毫無好感,第一次來港的五年中,他所接觸的只是胡菊人、許行、王敬羲那樣的自由派文人,反共言論是有的,說「文化特務」似太誇張。一九八一年八月,他判刑後押解北京市第一監獄,兩個月後轉押茶淀勞改農場,一九八二年四月十八日,黨的喉舌《中國青年報》刊出了一篇特稿〈精神垃圾的販賣者〉,從官方角度透露了他被捕的經過與具體罪名。
   文章說,一九七九年十二月廿五日,方丹在北京華僑飯店會見他在山西省群眾藝術館做美術工作的弟弟郝強,交付了一部八毫米電影放映機和六盤瑞典語色情片拷貝,以及十本色情畫報,作價三千元。郝強為了還債,便私下放映小電影賣票給性飢渴強盛的芸芸眾生,不久在友人張小托幫助下,將電影機和鹹片以五千元人民幣賣掉。一九八○年十月五日當他們在太原交貨時,被公安機關當場抓獲,接下來是十月九日方丹被捕,郝明、郝強兄弟與張小托都被判刑,罪名是「攜帶、販賣違禁品」。文章結尾說:「這些難道不值得千方百計挖門子把孩子送出去的人當作前車之鑒嗎?同時也向那些正在販賣黃色文化並想借此大發其財的精神垃圾的倒賣者們預示著,等待你們的命運,絕不會比二郝更好些!」
   精神垃圾的販賣者晉升反共義士
   一九八十年十月八日,方丹刑滿獲釋,他分別寫信給鄧小平、趙紫陽、胡耀邦等中共領導人,要求回香港與妻女團聚。據說鄧小平批示「刑滿就放」。同年十一月九日,他回到了香港。
   方丹出獄前,中國青年報以〈前車之鑒〉為題,刊載了方丹父親的五百字短文,說:「我一共有四個兒子,除郝明、郝強外,還有兩個是解放軍戰士和共產黨員。其中一個從空軍復員後在陜西省體委工作。一次體委派他到香港辦事,郝明竟拉他去逛妓院,但他堅決不去,並提前離港,為此受到了表揚。另一個是運輸兵,在中越邊境自衛還擊戰中榮立了三等功。他們倆都沒丟老幹部子女的臉,配得上共產黨員的光榮稱號」。他又不得不以懺悔的語氣說:「由於我教子無方,管束不嚴,以致他們犯了法,我的良心上是深感內疚的。」
   方丹說,他父親寫給中國青年報的是一封抗議信,卻被報社竄改成一封悔過書,父親執意再去信抨擊,被家人勸阻了。他想起文革時,母親隨父親回到靈石郝家村,一九七四年貧病交迫死於腦溢血症,舊恨新仇,怒不可遏。如果說,第一次居港五年僅是鬻文為生、發發牢騷而已,第二次居港五年他真正走上了反共的道路。他在爭鳴發表〈我的申訴〉一文,稱「抓特務沒抓著,卻抓了一個『精神垃圾的販賣者』,小題大作……可見,中共的宣傳——特別是對青年人的宣傳,還是建立在欺騙、弄虛作假上面」。他又在一九八三年一月號《七十年代》月刊發表二萬五千字的〈致鄧小平公開信〉,說「鄧小平總是在反對鄧小平」「審判四人幫就是審判鄧小平」「對港政策是左傾」,從內政外交扯到對台政策,最後說:「四人幫殘留在中共最高領導層中的實力人物對我咬牙切齒仇恨,妄圖通過對我的迫害,威懾中共幹部子弟中覺醒的一代人,可惜他們找錯了典型……他們想錯了,我並沒有被他們的牢獄嚇破膽,我還要講話,我還要關心祖國和人民的命運……我是無罪的,人民總有一天會給我平反!」五月五日,台灣國防部總政治作戰部主辦的《青年戰士報》發表專訪〈方丹一夕談〉,國防部編印的大型畫報《勝利之光》則全文轉載此文。
   方丹重回香港,寫了不少獄中經歷,又赴台赴美訪問,捲起了一陣陣旋風。
   為郝明取筆名「方丹」的明報月刊總編胡菊人在十二月十六日《東方日報》發表〈賀方丹兄回來〉一文,他主編的《百姓》半月刊派了採訪主任黃國華寫了五篇〈方丹先生訪問記〉,從一九八二年十二月十六日,連載到一九八三年二月十六日,談的是中共的監獄生活與司法制度,冗長且沉悶,不知什麼原因,第五篇末說(未完),三月起就被腰斬了。
   在台北發誓反共建國
   初回香港時,方丹承受了數不清的掌聲與鮮花,台灣國民黨向他熱情招手,國民黨中央文工會辦的《香港時報》為他提供副刊專欄,社長陳寶森特批最高稿酬千字一百元,是老作家們的兩倍半;「中國之春」發起人王炳章派馮斌等二人專程來香港邀請他去美國參觀訪問。一九八五年,台灣行政院僑務委員會邀請香港文化界組團訪問台灣時,他成了全團最耀眼的明星,其光芒蓋過了名作家董千里,哈公、談錫永、徐東濱、陳蝶衣等人。方丹本人也似乎被捧到雲裡霧裡,失去了自知之明。訪問團出席國民黨中央黨部的座談會時,方丹首先起立發言,一開口就是:「他媽的!國民黨在大陸大搞五子登科,濫發金元券,以致丟失了大陸,讓我們十億大陸同胞受盡了苦難,幾百萬人游水偷渡香港,許多人葬身魚腹;現在又對黨外公證會(註:民進黨的前身)那些王八蛋姑息遷就……」,殊不知台灣的「黨外」本是美國政府支持與豢養的,連老K都敬畏三分,怎可以公開辱罵?香港文化界回國訪問團團長、曾做過國府軍委會外事局少校翻譯官和駐港美新處所辦《時代生活叢書》總編輯的徐東濱立即打斷了話頭,會後還指斥方丹口不擇言,警告他勿再亂說亂動。擔任領隊的僑選立委、珠海書院校長梁永燊尷尬不已。七月二日,哈公告訴我:「方丹在台灣大放厥詞,主辦方面埋怨梁永燊為何把這樣的市井之徒弄來台灣現世」;七六老人陳蝶衣說:「方丹太沒有水平了,好像從未受過教育似的。」梁永燊回港說:「方丹在嚴肅的會議上胡扯一氣,丟盡了香港人的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