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伍凡評習近平下令驅逐低端人口]
藏人主张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1)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2)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3)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4)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5)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终)
(中)
·嘉央諾布:用更廣闊的視野看待自焚
·为何藏人不敢苟同地方自治?
·解决西部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死结的唯一出路
·美國議員羅何巴克致洛桑僧格總理
·西藏復國—太多的血淚、白骨和苦難為之獻祭的深情
·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青海数千藏人师生连署要求中共停止汉化政策
·美议员为阿沛事件再次致信外交委员会
·羅何巴克致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羅杰斯主席
(下)
·藏區土鼠年和平革命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因言获罪的新学派作家上诉状被曝光
·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独立!
·网上流传藏人焚身抗议者的遗嘱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国际新格局已启动
·美国战略重心转亚太对台湾的影响
·中国在东亚陷入全面战略被动
·美国正在重返亚太地区
·后金正日时期朝鲜何去何从?
·中国为何怕政改
·中共內鬥加劇看中共面臨解體
·《中国联邦革命党》组建《网络特别行动委员会》的公告
·蒙古国否认中国各朝控制过蒙古
·伍凡評川普對華政策大幅度轉變
·曹长青先生谈法国新总统
·印度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
论理论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的网络发行预告
·改良,还是革命
·《中国民主大革命政治行动纲要》
·中国联邦革命党成立公告
·解析《中国联邦革命党》原则任务和使命
·中国过渡政府》成立宣言
·《中国联邦革命党》政治意志宣示(征求意见稿)
·论民主革命的合法政治强制力——暨“非暴力”论分析
·民主革命意味着什么?
·中国的维权运动和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
论行动l
·【郭文貴效應與台灣的機遇】
·台灣與郭文貴保衛戰有何關係?
·台灣人為何不能忽視郭文貴現象?
·袁红冰教授的敬告
中国民主大革命(特别推荐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伍凡評習近平下令驅逐低端人口

   伍凡評論第537期 習近平下令驅逐低端人口是害怕颜色革命
   
   2017-12-03
   
   2017年11月18日,北京大興區民宅電線走火,引發一場大火燒死19人的意外火災事件,是城市防火管理事件。中共北京市委書記蔡奇趁此事件之機,下令3天內驅逐低端人口离開北京,人數高達328萬。蔡奇揚言"首都的安全稳定再怎么强调都不过分,要把维护首都安全稳定作为最大的政治责任。我們要保衛党中央,為党中央站崗放哨"。為此北京市的警察猶如1938年希特勒下令德國納粹党衛軍驅逐猶太人一樣,驅逐中國的低端人口,完全是個法西斯行為。習近平特別強調北京首都功能要減少人口,蔡奇執行習近平意志,驅逐低端人口的大動作,終于把習近平的祕密計劃曝光了。習近平計劃要把中國一二線城市中的低端人口全部驅逐出去,以保障一二線城市的穩定,保障中共政權的穩定和安全。


   
   為什么會發生這件轟動全世界的事件?驅逐低端人口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有政治原因和經濟原因。
   
   政治原因
   
   2014年2月26日習近平在北京主持座談會,專題聽取京津冀協同發展工作彙報並作重要講話。習近平對北京發展和管理提出新要求,一些非首都核心功能將被疏解。习近平当场为北京定下了“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的首都核心功能,不属于这四项首都核心功能的居民、事業單位和低端產業單位都要逐步迁出北京。這就是習近平的意圖和命令,中共北京市委和北京市政府不敢違抗,這就是我今天評論題目"習近平下令驅逐低端人口是害怕颜色革命"的基本和主要事實,習近平是無法抵賴的。
   
   中共中央政治局2015年4月30日召開會議,審議通過《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綱要》,要求「嚴控增量、疏解存量、疏堵結合調控北京市人口規模」。
   
   2016年初,全市16区县的主要负责人全都签了人口控制指标责任书。“总人口控制在2,300万之内、并将城市中心区人口减少15%”——这是他们截至2020年前必须达到的目标。現在北京市人口約2,700萬,減少15%就是要驅逐350万以上的"低端人口"离開北京。
   
   为此,北京已经将这一任务细化分解到各个区县,倒推出每年每个区县需要减少的人数。北京每个区县政府领导最大的工作压力,不是写出漂亮的GDP数字,而是怎样能够不动声色地将辖区的居民减得少点、更少点。
   
   至于实现方式,不出意外地采用了城市管理者最惯用、也最简捷的手段——用行政力量限人、赶人。行政之手在控制人口时所采取的方法,也和计生中的强制流产、扒房牵牛等同样不近人情,而收效也同样微乎其微。
   
   从控制户籍人口,到“以房管人”、“以业控人”、“以证管人”、“以水定人”……迄今为止,所有尝试过的人口调控方法从未成功。
   
   而从2014年起,政策对象有了改变,不再仅仅针对于底层流动人口。几十万小商业者首当其冲。全华北最大的石材市场西直河、名头响彻俄罗斯的雅宝路市场、商户遍及全国的动物园批发市场,以及红桥、大红门、木樨园等一个个北京人耳熟能详的小商品批发市场……仅2015年就有150多家小商品市场退出北京,他们的统一名称是“低端产业”,衡量他们的是单位面积下的经济产出。
   
   对北京优质资源的收紧,也成为一条有效的红线。行政管理者发现,控制外地来京人口子女上学是最简便易行的控制人口方式;这也意味着,赶人的红线开始包括相对更高知高收入的白领和准中产阶层。
   
   当人们满怀梦想地来到这座城市,在工作多年后,一旦不能达到这座城市的红线,就有被行政驱赶的可能。这或许是北京在清退人口的过程中受到空前现实阻碍和舆论压力的根本原因。
   
   這次北京驅逐低端人口是習近平定北京為“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的首都核心功能必然的結果。這是中共從毛澤東以來對縮減大城市人口,尤其是縮減農村進城的低端人口。
   
   過去3年北京縮減人口計划并不成功,所以才有趁11月大火的机會,蔡奇執行全面驅逐低端人口的命令的瘋狂的法西斯行動。英國BBC中文网刊出這次北京驅逐低端人口的居民點(標為紅點)地圖,我點了這些紅點超過130個。只要每個红色居民點被驅逐約3万"低端人口",被驅逐的總人口將達350万人,這就完成了北京市人口下降15%的目標。
   
   但是蔡奇這個瘋狂行動還是失敗了,他受到輿論譴責和批判,最主要是被驅逐人口絕大多數堅持不离開北京。蔡奇受到极大壓力不得公開表態北京需被驅逐的人口為北京市服務,這种兩面派的嘴瞼是多的噁心,但又不敢違抗習近平的意圖和命令。
   
   就在蔡奇執行驅逐"低端人口"之際,習近平在北京召開全球政党大會,接待120個國家和220政党和政治組織,宣稱要建立《人類命運共同体》。在不能自由建立政党的中國,在不能建立《中國人命運共同体》的中國,在北京驅逐"低端人口",卻要在全球建立《人類命運共同体》,這不是痴人說夢話嗎?
   
   我曾旅行到美國首都華盛頓、加拿大首都渥大華、英國首都倫敦、法國首都巴黎、德國首都柏林、西班牙首都馬德里、意大林首都羅馬、日本首都東京、蘇聯首都莫斯科、俄國古都圣彼得堡、捷克首都布拉格、印尼首都雅加達、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泰國首都曼谷和新加坡,從未看到有"低端人口"被驅逐的事實。習近平根本不懂一個國家首都形成的歷史因素和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內在規律。
   
   事態還在發展,网上己傳出最新消息顯示,驅逐外來務工人員的“野火”已燒出北京,蔓延至上海、深圳、福建、浙江。我估計這与經濟急劇下滑有關。
   
   經濟原因
   
   自從習近平在2012年上台任中共總書記以來,中國的政治和經濟領域發生了重大的變化。在政治領域,習近平和王岐山聯手發動有選擇性的打擊党內貪污腐敗份子運動,專門打擊平民出身的官員,不打擊"紅二代"和"太子党"官員,幾年來徵處了超過150万名中共党政軍貪污官員,其中有相當大數量的經濟貿易官員。連續幾年的反貪運動產生了以下的經濟結果,在中共各級政府和國營企業中,有大批非常熱悉經濟貿易業務,并通過貪污手段做為經濟運轉潤滑劑的貪污腐敗的官員們被判刑關押。150萬貪污官員按31個省市分配,每個省市分到5万名這類官員。這些官員下台必定會對經濟發展產生嚴重的負面效應。而接替這批貪官位置的官員們雖然不敢再明目張膽的貪污,但缺少了貪污手段的潤滑劑,沒有工作積極性,消極怠工、磨洋工和陽奉陰違,其結果是僅管每年加大投資和增加M2流量,但中國經濟GDP持續不數的下滑。
   
   下面經濟持續下滑的數字是非常令人吃惊的。2016年全國31個省市中的財政收入只有福建、深圳、江苏、浙江、北京、上海、广东等六省一市的财政盈余保持在3万亿出头,而25省的财政缺口却已经高达約5万亿。但是到了2017年中國經濟形勢更糟糕,2017年前九个月,只有北京、重庆、广东是正增长,其他28個省市都是负增长。更出乎意料的是改革先鋒城市深圳2017年前三個季度的主要工業品產量同比全部是負值,也就是深圳的工業生產在急劇下滑。
   
   中國高鐵在中共宣傳上是"新四大發明"之一,最新的數据表明中国铁路总公司长年亏损。目前铁总总负债达4.8万亿元人民币,以高铁为例,不考虑营运成本,高铁全部运输收入,不足以支付建造高铁的贷款利息,要以新债还旧贷的方式维持,预料2020年铁总负债將高达8万亿,可能引发严重金融危機。
   
   我時常在想為什么在胡溫時代之后,習近平時代的經濟急劇而持續的下滑,偽造的GDP數据遮蓋不了經濟惡狀。什么原因?除了我上面指出的大批貪污經濟官被打下台,餘下的官員磨洋工不作為原因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對經濟一竅不通的習近平獨攬經濟財政大權,再加之習家軍占領全國31省市的領導位子,沒有行政和經濟工作經驗和歷練,并絕對服從習大大的命令,請問中國經濟能好轉嗎?白日做夢。
   
   同時,中外資本和企業大量外移,日本、歐洲、台灣和中國企業外移。中國工人和農民工失業增加。
   
   另外,川普對中美貿易逆差的不滿,對中國產品提高關稅;美國稅制改革開始將吸引中國大量资金将到美国投资,中国的制造业将受到严峻壓力。
   
   美联储启动缩表和升息,向美国的投资將增多,对美元的需求將增长和昇值。美国缩表就是减少市场上的美元供给量,对全世界汇率的变化一定会有重大影响,包括人民币也受到影响。
   
   美国正式通知世界贸易组织(WTO),反对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坚持这一立场将使美国政府可以对中国产品征收高额反倾销关税。
   
   以上中國經濟受國內和國際的影響,習近平己經看到企業外移和倒閉,大量工人失業,他們都在一二線城市。如何處理這些低端人口离開一二線城市?因此可以說北京驅逐低端人口還僅僅是剛開始,是試探性的第一步。
   
   習近平為應對國內政治、經濟和社會种种矛盾激化而制定的,決定快速驅逐數百万低端人口離開北京的法西斯計划曝光了。
   
   習近平走毛澤東老路。1960年毛澤東大躍進失敗,把城市中農村人口驅逐回農村避開糧食危机。1967。年把几千万中學生趕去農村再教育,避開文革中的政治危机。現在習近平下令驅逐低端人口是想避開經濟危机和顏色革命。
   
   中共自稱是帶頜工人農民翻身不受剝削級壓迫而鬧革命,但1949年建立政權之后卻建立戶口制度,百般阻攔農民進城。一旦政治和經濟危機就驅逐"低端人口"-- 農民和外地人。
   
   驅逐低端人口的后果
   
   1. 違反憲法第三十九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
   
   2. 北京的社會生活受影響,經濟己開始削弱。
   
   3. 為中國社會革命反對中共政權創造了基本群眾力量。
   
   4. 各地火災將增加,天津和青島火災。
   
   5. 城中村土地產權系農業集体所有制,被破壞的房產誰負責?城中村的土地產權應該是還地于民。
   
   6. 驅逐"低端人口"無法解決中國經濟問題,更無法解決城市低中高人口的和平共處,相輔相成的問題。
   
   解決之道:結束中共專政,捉拿盜國賊,發展民營經濟,土地改革,還地于民。
   
   好罷,這是我今天的評論,謝謝各位,再見。
(2017/1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