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小狗IKI]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行政低能兒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蝦球傳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遊江西
·遊江西
·香港日記(90)-公德
·1
·關於梁振英的(1)
·關於梁振英的(2)
·港事隨筆:別了,張德江!
·關於梁振英的(3)
·關於梁振英的(4)
·香港日記(91)
·香港日記(92)
·港事隨筆:民建聯再中招
·讀書漫談:武俠小説
·港事隨筆:也談一帶一路
·港事漫談:向李波先生進一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狗IKI

   我的小狗IKI,已是十分老態龍鐘了。

   它的年齡,是十七歲。我不大清楚,狗齡十七歲相當於人是多少歲。有人說,狗一年等於人七年,而過了十年後,則一年相當於人五年。這聽起來好像很科學。而若以這個方程式推算出來,則它的年齡相當於人的一百零五歲,很高壽了。

   但是,若然它真是人的一百零五歲的話,則它是很健康,狀況很好的。雖然它面上有皺紋,視力減少了百分之九十,聽覺百分之八十,嗅覺百分之五十,但它仍然可以一天讓我們放風兩次,放風回來之後仍可以在屋內走走跳跳,然後進食。雖然它走跳的時候,因為視力不好,有時不免碰到傢具而叫了起來,進食時也因為視力和嗅覺不足而找不到食物,但我們以為以它的耄耋之年,這狀況是不錯的了。

   IKI出生三個月之後,便和我們在一起了。它是一頭雌性小狗,大概最胖的時候也不過五六磅,全身白色,兩耳豎起。它是蝴蝶狗和唐狗的混種。當它在母親肚子裡的時候,我們已經給它訂下來。放狗的問我們,是喜歡垂耳的還是豎起來的,原來他有辦法予以決定。我認為豎耳看起來比較精神,於是放狗的便在IKI出生後,拿竹枝撐起它的耳朵,不多久IKI便變成一頭豎耳狗了。我們覺得這個選擇是對的,因為有時見到它站著不動,卻轉動著它的耳朵收聽聲音,這姿態十分有趣。

   IKI是我們在夏威夷的時候收養的。那時我們剛建成一所房子,因為內外的面積都較大,而我們一家在夏威夷全部只有三人,白天女兒上班後,一屋更只有兩人,覺得太靜,要有一些有生氣的東西走動,才不致太寂靜。而確實,有了它之後,屋子內外是多了生氣。我們每天帶它行山兩次,人和狗身體都得益不少。我有時和它在後園追逐,它往往向我高速走來,在我以為可以捉著它的時候,猛然在我脅下穿過,怎樣也捉不到它。

   IKI不大聽話,因為我們沒有給它訓練。外國的人對寵物狗,一般都帶它上上課,接受訓練,以懂得聽命令。但我認為狗還是讓它保持原始狗性好,不要太人性化。而且它體積小,也不怕它襲擊人,於是我們便省去訓練它的功夫。IKI的原始性,是有點高傲,不大願意和陌生人來往。它雖然親近我們一家,但並非總是一呼即來。叫它的時候,它有時臥著,望望我們,愛理不理,除非我們拿着可以吸引它的東西。

   我們和IKI共同生活在夏威夷的屋子裡,總共有十年,直至我們賣屋回香港為止。這時我們有幾個選擇﹕托親友照顧、送給朋友、或捐去一些機構給人領養。但最後還是不捨得,覺得有始有終,還是讓它跟從我們好。於是我們辦了手續,把它帶來香港和我們一起生活。和它搭乘飛機回香港的時候,還有一個小插曲,便是發覺漏了文件提取它。原來狗隻托運,是當作一件貨物的。夏威夷的有關航空公司,漏發了提貨單,當我們到達香港的時候,發覺沒有文件領取它。那時香港已經深夜,航空公司職員急電夏威夷方面立即補回提貨單,碰巧夏威夷是早晨,人們還未上班,結果我們等候幾個小時,幾經擾攘,才等到那邊電傳來文件。領回IKI後,再經通關檢疫,回到家裡的時候,已是凌晨三四點鐘了。此事讓IKI受了很大的虛驚。

   IKI來了香港,當然沒有在夏威夷的自由快樂。雖然我們家不算小,但始終是多層大廈內一個單位,不可以隨便走出走入。然而,我們沒有減少照顧它,一天也帶它外出兩次,而環境雖然變了,但它仍然是和我們,亦即是最親近的人在一起,也是勉強可以了。

   這情況一直維持至幾個月前,這時它出現了很多老態。在大小便方面,它亂了規則,沒了章法,在什麼地方也可以撒,撒了之後,也沒有展現從前的犯罪感。有時帶它放風的時候,它一出門便在門外撒了,令人好氣又好笑。另外,我以前給它手讓它嗅的時候,它總是嗅完之後,用舌頭舔我的手,表示親熱。現在不是如此了。它有一半的情況是掉頭便走,不理我。

   IKI老得快,現在我們已經準備好它的後事了,而我也相信它會比我們先走,由我們給它安頓好,我們也會放心一點。現在我所希望的是,它走得安祥,沒有痛苦。

   最後,說說IKI名字的由來。當IKI快送來我家的時候,家人著我給它想一個名字。我當時身在香港,也還未見到它,不過我想狗名還是簡單,鏗鏘有力的好。我考慮以下各點﹕夏威夷土話,多是單音單字﹔我們住的街道,名字是IKENA﹔夏威夷的山名,很多以IKI結尾,這狗身形小,以‘大’稱之,是一個有趣的反比。綜合以上各點,於是我便以IKI名之。到我從香港回到夏威夷的時候,IKI已熟絡它的名字了。但後來我發覺我誤解了夏威夷文IKI的意思,IKI是SMALL,不是‘大’,剛好相反。不過這一錯解,卻又是錯有錯著,因為它當真是很SMALL呀﹗

(2017/12/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