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2013-2016政府法律援助为76亿元]
郑恩宠
·15律师绝食中国曼德拉、甘地在你身边!
·李珺上海出色女律师
·向战斗在南乐的20律师致敬!
·南乐教案,15律师被群殴!
·中国人权律师团130律师声明!
·毛泽东与市场体系水火不容/鲍彤
·上海李化平狱中不卖他人,张雪忠律师会见
·俄教材:苏共导致3000万人死亡
·参加断绝金家王朝关系署名
·上海302名失地老农就医疗养老问题到政府讨说法
·中国人权律师团130律师声明!
·曼德拉国葬孙文广家被封门
·在美女律师为许志永呼吁!
·上海陈建芳被禁出境委刘士辉律师诉讼
·200多甘肃老知青到省府请愿!
·驳“饿死三千万是谣言”/杨继绳
·人民币“内贬外升”之困
·刘士辉律师为上海陈建芳交诉状
·就南乐教案致国家宗教局与全国两会的公开信
·祝上海市民维权的进步加快!
·韩正面对访民们“推翻独裁专制”口号?
·刘晓原、李方平律师为张林作无罪辩护!
·一介绍曼德拉是基督徒的好博文/刘进成
·云南大学上千学生参加抗议!
·谢炳光9律师上书人大接受外媒采访
·李方平律师为张林辩护词
·维权律师满负荷工作 请好律师更难
·张林在法庭最后陈述
·湖南三千师生抗议特警非法!
·四十多律师论废死刑接受外媒采访
·上海187市民呼关注女人权捍卫者
·毛泽东给百姓和接班人留下什么?
·新唐人电视台刊我新作(动态网头版)
·神与上海7名赴南乐基督徒同在!
·美国之音引述我的博文
·我与115名律师的抗议声明!
·上海警方与我会谈公告(2013年12月23日)
·圣诞前上海教会派员到访我家受阻
·上海警方与我家会谈公告(2013年12月23日周一)
·圣诞节我为王炳章祷告!
·打律师、打基督徒平安夜不平安
·论牧师、律师引发台湾美丽岛事件?
·当地人上外网南乐案最大成功
·湖北上千教师罢教!
·桂林村民与数百与警察发生冲突!
·北京学者:中国非法监听甚于美国
·习近平承认世上有神也有人
·张科科律师在抚顺办案遭警方殴打抢劫
·我为何退出冤民大同盟?
·三百人网络影响力超中共政府与媒体
·毛泽东的民主骗局/鲍彤
·上海杨绍刚律师呼为宗教领袖平反!
·中共会放夏业良再度出境?
·湖南土地强征校长被株连九族
·我今年博客点击量超188万
·敢为藏人辩护的人权律师/唯色
·刘萍女儿主动退党声明
·中国人权律师团呼吁(2013年12月31日)
·唯色高度肯定中国律师出色工作
·100多律师敦促批准人权公约!
·广东律师为上海访民服务
·唯色、王力雄获“促进汉藏民间交流奖”
·香港元旦游行呼吁“真普选”!
·胡佳参加了“天下围城第一棒”!
·中国女律师许桂娟的声音
·中国律师为藏人维权案例(二)/唯色
·上海莘庄农民维权好辛苦(一)
·杨匡被刑拘随牧青律师受理
·祝陈子明获奖!
·上海劳动争议案增四成
·上海访民主诉求的进步!
·中共对粉丝十万律师等统战?
·我为何要祝唯色、王力雄夫妇获奖!
·西安、湖南教师抗议、罢课!
·上海市民要求释放深圳杨林!
·刘士辉律师被拘禁大东派出所
·谁在真正帮助李玉芳?
·我为何关注陈建芳案?
·基督徒律师列中国基督教十大事件
·劳教受害者要求赔偿及追责!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1月6日)
·袁裕来律师青岛执业被抓
·中国、香港两律师团体声明!
·肖国珍律师的绝食感言
·上海访民聚餐新进步!
·刘士辉律师被拘留7日
·中国曼德拉在哪里?
·张科科等律师战斗在赤壁!
·上海市民再度声援刘士辉律师!
·“扰乱公共秩序”成了麻袋罪?
·上海第四批慰问信寄入狱人士
·关注上海李玉芳被逮捕!
·尚宝军律师见刘晓波被阻
·江西新余三公民受审/傅国涌
·刘士会律师获释
·对三位学者的打压/许行
·中国曼德拉在哪里?
·“天安门母亲”后继有人
·形同虚设的“民告官”
·夏均律师面临吊照?
·更多方励之站了出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13-2016政府法律援助为76亿元

勿忘 誓把反法治势力钉在耻辱柱上的律师
   
    近日,上海部分访民聚餐为刚出狱的访民接风,举杯时也开始感谢律师了。维权律师究竟为了谁?中国百分之九十九律师是没有政府和企业工资的,他们的办公场所和办案经费是自理的,他们要缴税,每年要缴纳注册费,还要被摊派各种名目繁多的费用,他们还被摊派去完成政府命义的各种法律援助任务。司法部公布:2013-2016年法律援助的费用为76亿元,若按照4年来算,每年是多少?按照全国有13.6亿人算,政府出资每人每年的法律援助费用不到一元钱。
   
    这76亿人民币的法律援助费用,还不够法律援助机构办公室的租金、装修、水、电、燃气、电话、办公设备、交通等费用。中国现有1700个法律援助机构进驻法院。

   
    说白了,中共30年来的所谓法律援助,是律师们自掏腰包的法律援助,还有大量律师事务所和律师低价、公益价、赔本或干脆免费的为中国公民和法人服务。当访民们上访十年或二十年才开始感谢这些律师时,反思自己是否对中国律师误解大于理解。在处理法律专业纠纷时,认为自己比律师强,认为访民中的能人比律师强,不是成了历史的笑话吗?
   
   
    中韩两国领导人会见,习近平是马列主义教育学“博士”和文在寅人权律师总统对话,我们不是可以看到中国的未来吗?到中国实现法治那一天,一批中国自己的人权律师就被人民推选为总统。未来是要从今天一步步走过来的,今天不努力,就是没有未来。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昝爱宗:维权律师李苏滨:誓把反真理的势力钉在耻辱柱上
    (博讯2007年08月28日发表)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我称李苏滨“有股狠劲”。无论是他当辩护律师,还是自己当原告,他都属于“先下手为强、后下手也为强”的类型。 (博讯 boxun.com)
   
   
    2003年11月27日,央视国际的新闻频道特意推荐了李苏滨、李午汜,当时他们一个是48岁,另一个是49岁,都是河南洛阳洛神律师事务所律师。早在2001年6月,李苏滨交了2500元律师年审注册费后,觉得此项收费缺乏法律依据,于是将洛阳市司法局告上法庭,要求司法局承担侵犯其财产权之责。后来在多方胁迫下,他被迫撤诉,但是之后有关部门并没有兑现让其顺利注册执法的承诺。2002年4月,李午汜接力上阵,又以同一事由状告市司法局,并一审胜诉。但他却被律师事务所开除,至今也未能继续注册执业。为维护律师界的合法权益,并为自己遭受的不公正待遇讨说法,两人三年间打了14场官司,虽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是他们无怨无悔。
   
    在中国,能够把自己的当家“婆婆”——省级司法厅拖上竞技场进行“决斗”的,在全国律师圈子里,恐怕李苏滨是数一数二的敢吃“豹子胆”的先驱吧。至今,由于河南省司法厅的恶劣报复,他仍然不能执业当律师。但在谬误和真理的战争中,谬误赢得第一场战争,而真理则在最后一场战争中取胜。值得称道的是,当上天关闭一扇窗户的时候,同时会打开另一扇窗户。
   
    命运就这样神奇,他照样是李律师,而且从司法腐败的河南转战到首善之区的北京,成为北京亿通律师事务所的副主任,他和李劲松等律师还执着地为山东民权活动家、盲人陈光诚维护权利,坚持到底,可以说他的资格比一般律师还深。
   
    李苏滨信奉基督教,敬畏天,敬畏法律,所以他把自己的对手列为两类,一是腐败分子,即人民的反动派;另一是玩弄法律的人,多数是公检法部门对法律精通却又玩弄法律于股掌的“法律病虫害”,河南省司法厅的某些人,即是腐败分子,又是“法律病虫害”,李苏滨称不把这些家伙打倒,他们照样兴风作浪,危害国家,危害法律,同时不可避免地危害大众中的你我他。这就是李苏滨为人的品格,爱憎分明是他的鲜明个性,更是他作为律师的骄傲。
   
    为济南“7?18”天灾人祸受害者维权
   
    2007年8月7日,李苏滨作为公益律师,再一次走上了前台——来到曾因“7.18”暴雨致数百人死伤的济南,他和另外两名律师应两名济南“7?18”暴雨遇难者家属的请求,为他们担任民间法律公益团体“公盟”的律师,他毫不含糊地说,“我们认为,这次暴雨中济南市政府存在渎职的可能性,起码没有履行好灾难信息告知义务和承担好市政建设的责任。最起码,政府应有人向遇难者家属赔礼道歉,承认在这场灾难中,确实有人错了。”
   
    至今,济南政府没有应网络民意和舆论的要求公布死难者名单——他们只是公布了冷冰冰的死亡数字,倒是广州的《南都周刊》公布了这些已经逝去的曾经鲜活的生命:孙佟、王建军、郭亚轩、林俊、王谦、沙志强、虞海泉、王胜利、张磊、刘晓楠、潘武、龚梅、张霞、李某、许占虎、李宗尚、王少伟、孔纯新、姜文通、程善忠、张桅瑚、佘方贵、李莲松、刘某、管某、李彬彬、姚某等等,这场百年一遇的暴雨使这34个相识或不相识的人,都拥有了共同身份:死于7月18日。网络上有一篇文章名为《水淹济南:他们,死于七月十八日》一文,足以使我们重温他们最后的绝望与真情。
   
    正是基于这样的一种责任和关怀,以民间关怀为己任的李苏滨们出发了,他们将联合更多有共同想法的家属,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权利,把腐败的、渎职的、犯罪的败类拉下马,给死者家属一个最起码的安慰。
   
    状告司法厅局两级主管部门
   
    李苏滨自己的遭遇,同样难免一种悲壮。12年前的1995年,河南洛阳市老城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贪污逮捕了李苏滨。原因就是所谓群众举报李苏滨“私自接案”、“私自收费”。仅仅是这条“莫须有”罪名,李苏滨被关押371天。后来有关部门耍滑头,老城区检察院以该案不属该院管辖为由,将案件移交到西工区人民检察院。20天后,李苏滨被取保候审。案件几经周折,直到2001年2月,经最高人民检察院认定,李苏滨的行为不构成犯罪,但还是依然维持了对李苏滨“私自收费”的认定。不过,李苏滨因此重新获得了申请国家赔偿的权利。
   
    当年那个时代,自然是退步的时代,上访、告状,遇见青天大老爷,似乎才能遇见真理。所谓维权,只是今天才有的词汇。李苏滨律师生涯遭遇变故之后的第8个年头,这个案件却被他所在执业地的顶头上司洛阳市司法局“旧事重提”。2002年4月28日,洛阳市司法局召开全市律师大会,到会的有五六百人。会议中途,司法局一名负责人突然宣布:对李苏滨的律师执业证2002年暂缓注册,理由还是8年前李苏滨“私自接案”、“私自收费”。
   
    就这样,是当地的司法局主动敲碎了李苏滨的饭碗,开启了“秋后算帐”的第一仗。
   
    可在李苏滨眼里,这些并算不上什么,他已经决心要打这美好的一仗了,因为“苦难总会带来祝福我们不必怕乌云,反倒要歌唱,因为五月的花是四月的乌云和阵雨浇灌的”。
   
    告司法部门,哪怕他是皇帝,也要把这样抑善扬恶的家伙拉下马。2001年11月10日,李苏滨向洛阳市西工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确认洛阳市司法局和洛阳市律师协会向他收取2500元年审注册费的行为违法。此前的1999年,国家财政部和原国家计委下发文件决定自2000年1月1日起,取消向律师收取的管理费。
   
    但就在这个文件出台的前一个月,河南省司法厅转发了河南省财政厅和物价局联合下发的通知:决定向河南省的律师事务所收取“年检费”,向律师收取“注册费”。通知规定:省直律师事务所律师年审注册费每年3000元,而洛阳这样的市直律师事务所律师,需交年审注册费每年2500元。
   
    这一起诉,引起了全国律师界的关注。司法局是律师的顶头上司,李苏滨竟敢状告顶头上司,很多同行为他捏了一把汗。向律师收取注册费是行政行为,是针对所有律师的,为什么就他李苏滨跳出来打这场“大逆不道”的官司呢?李苏滨说:“他们违法了,侵犯了我的合法权益,我是律师,所以,我要依法维护自己的权益。”这一场诉讼,已经使李苏滨成为司法局的敌人。而此时,李苏滨的好朋友李午汜律师也将洛阳市司法局告上法庭,状告理由和李苏滨一样。
   
    李午汜的案件立案3天后,迫于难以承受的压力,李苏滨撤诉了。之后,李午汜胜诉。撤诉后,李苏滨的事情并没有完,洛阳市司法局对他作出停止执业一年的行政处罚。因为状告司法局,李苏滨和省、市司法主管部门、律师协会以及律师事务所打起了一系列的官司。因为被停业一年,2003年,李苏滨将洛阳市司法局再次告上法庭,法院判定司法局的行政处罚无效。
   
    有了告状的经历,李苏滨成了当地司法部门的“刁民”,不出所料,他所遭遇的都将是一路红灯。
   
    2002年3月份,河南省司法厅下达通知注册律师执业证,他按照要求填好表格。2002年5月,通过他所在的律师事务所上报到洛阳市司法局,再由该局上报到省司法厅,但司法厅一直没有为他注册。
   
    他向司法厅书面申请予以答复,2003年2月28日,司法厅答复,他正处在行政处罚程序当中,他的执业证不符合注册条件。司法厅这样无理地认为,2002年注册律师执业证时,洛阳市司法局对李苏滨“莫须有”的违法违纪事件,未能向省司法厅提供处理完毕及其职业道德执业纪律良好的证明。按照司法部的有关规定,只有洛阳市司法局出具这个证明,省司法厅才能为他注册。这样的刁难,恐怕只有河南省司法厅才能想得出来、做得出来?
   
    最后经法院审理查明,在注册期间,司法厅没有要求补充材料,至年检结束,原告的执业证未经注册退还。法院审理后认为,“正在处罚当中”并非《律师执业证管理办法》中列举的暂缓注册条件,因此,省司法厅未在注册期间为原告办理注册即属于不履行法定职责,并确认司法厅的行为违法。
   
    状告司法厅赢了,法院宣判省司法厅不为他注册律师执业证行为违法,可他拿着判决书向省司法厅申请行政赔偿却遭遇拒绝赔偿。
   
    2004年,他再次将司法厅推向了被告席,可这次诉讼并不顺利。一审法院认为,被告省司法厅没有为原告办理2002年度律师执业资格证注册的手续虽已被确认为违法,但该行为没有直接侵害到国家赔偿法列举的人身权利赔偿范围,该行为是否对原告的财产造成损害以及产生了何种直接损失,应由原告举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