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誓把反法治势力钉在耻辱柱上律师]
郑恩宠
·习近平何时取得律师资格取信于民?
·谁不年轻化谁就失败
·大批法官辞职中国希望
·今天拿维稳费明天就入狱
·中共还有多少明天和未来?
·与上海沈佩兰谈了五小时
·崔福芳请杨邵刚律师晚了十年
·考证习近平法学博士真与假?
·张凯律师总统梦应是中国人的梦
·“两会”前维权律师继续发声
·郎咸平儿子在上海读法学博士
·张思之获法国总统最高荣誉奖
·张思之获法国总统最高荣誉奖
·赵威的官方律师还收9千元
·709后法总统授张思之最高奖
·709后法总统授张思之最高奖
·习近平绝不会让法官年薪30万
·取消电视认罪关键看习近平
·人大发言人答维权律师被逮捕
·习近平不听政协律师委员声音
·律师政协委员提出ABC提案
·我与80律师敦促3千人大代表释放被捕律师
·政府工作报告绝不解决访民个案问题
·《民法典》都无维权还能成功?
·联合国12成员谴责镇压律师、异见人士
·司法改革胜算并不大
·律师出境受阻上海访民不受阻
·709逮捕律师案习近平如何收场?
·上海冯军案牵出重重黑幕
·起诉政府、领袖是律师天职
·为陈满洗冤去世律师们
·德总统会见维权律师、人士
·律师举报上海高院法官
·中共建嫡系律师队伍心急如焚
·德总统会见莫少平、尚宝军律师
·德总统会见李和平律师妻子
·37岁张凯律师被关押9月获释
·《世界人权宣言》起草副主席是中国人
·律师组团《问题疫苗索赔》公告
·德总统是基督教牧师批专制
·709后律师继续在公民维权一线
·德总统访华我待遇得改善
·北京政治犯成功聚餐一线希望
·倪玉兰获国际妇女勇气奖
·倪玉兰获国际妇女勇气奖
·北京两律师江苏办案被殴习近平耻辱
·中国先拒绝西方导致西方拒绝中国
·奥巴马对习近平谈人权问题
·709陈泰和律师在美呼吁关注疫苗事件
·访民要老老实实向香港青年学
·被捕律师家属给奥巴马信
·强硬制裁朝鲜习近平活棋
·贺卫方与马英九同龄命运不同
·律师大会爆丑闻有人退出主席团
·贺卫方:取消共青团的财政供养
·鲍彤:国务院内有大量违章建筑
·南非白人总统律师向黑人律师交权
·当局害怕律师家人说明律师有力量
·上海成非法集资中心上海帮将亡
·陈光诚:一个律师相当一个团兵力
·全国律师会秘密召开
·入狱律师家人要坚强些
·南非德克勒克律师36岁从政
·入狱律师谢阳妻是教授博导
·德克勒克律师53岁任总统
·实习律师李姝云取保候审当局骑虎难下
·打黄菊牌非上海重要报刊
·当局对709家人有缓但无实质变化
·入狱律师不能自由请律师何世道?
·吊一律师证当局多一个团敌对势力
·律师界不看好司法改革
·美听证会:律师用生命鲜血谱写中国未来
·美欧谴责中国大规模镇压律师
·诉司法部6律师上诉北京三中院
·纪尊律师获刑受助百姓前来声援
·先锋律师谢阳
·上海检察长弟弟出事?
·中共“天网2016”以防人亡政息
·上海杨卫国卷款10亿失联
·上海“贪官”翁懋被砸死涉杀人灭口?
·对中央巡视组不要期望太高
·黎明前搜集证据人人有责
·黎明前搜集证据人人有责
·举报上海检察长港商坚持不懈
·习近平大谈网络开放能否当真?
·我与102律师谴责济南司法局
·滕彪:主张和平非暴力
·股市是赌场房产泡沫必破
·取消手机漫游费阻力重重
·习近平真反腐九成官员都会被抓
·上海虹口区人大副主任案发
·习近平能否推动宗教自由?
·学者谈宪政民主和经济的关系
·学者谈宪政民主和经济的关系
·张赞宁律师赞法轮功批江泽民
·上海吴弘达毕生争人权
·709被捕律师的妻子们
·709高月律师助理被取保候审
·徐翔案涉上海高层黑幕
·众律师赞法轮功批江泽民
·王宇律师生日快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誓把反法治势力钉在耻辱柱上律师

近日,上海部分访民聚餐为刚出狱访民接风,举杯时也开始感谢律师了。维权律师究竟为了谁?中国百分之九十九律师是没有政府和企业工资的,他们的办公场所和办案经费是自理的,他们要缴税,每年要缴纳注册费,还要被摊派各种名目繁多的费用,他们还被摊派去完成政府命义的各种法律援助任务。司法部公布:2013-2016年法律援助的费用为76亿元,若按照4年来算,每年是多少?按照全国有13.6元算,每人每年的法律援助费用不到一元钱。
   
    这76元人民币的法律援助费用,还不够法律援助机构办公室的租金、装修、水、电、燃气、电话、办公设备、交通等费用。中国现有1700个法律援助机构进驻法院。
   
    说白了,中共30年来的所谓法律援助,是律师们自掏腰包的法律援助,还有大量律师事务所和律师低价、公益价、赔本或干脆免费的为中国公民和法人服务。当访民们上访十年或二十年才开始感谢这些律师时,反思自己是否对中国律师误解大于理解。在处理法律专业纠纷时,认为自己比律师强,认为访民中的能人比律师强,不是成了历史的笑话吗?

   
    中韩两国领导人会见,习近平是马列主义教育学“博士”和文在寅人权律师总统对话,我们不是可以看到中国的未来吗?到中国实现法治那一天,一批中国自己的人权律师就被人民推选为总统。未来是要从今天一步步走过来的,今天不努力,就是没有未来。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昝爱宗:维权律师李苏滨:誓把反真理的势力钉在耻辱柱上
    (博讯2007年08月28日发表)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我称李苏滨“有股狠劲”。无论是他当辩护律师,还是自己当原告,他都属于“先下手为强、后下手也为强”的类型。 (博讯 boxun.com)
   
   
    2003年11月27日,央视国际的新闻频道特意推荐了李苏滨、李午汜,当时他们一个是48岁,另一个是49岁,都是河南洛阳洛神律师事务所律师。早在2001年6月,李苏滨交了2500元律师年审注册费后,觉得此项收费缺乏法律依据,于是将洛阳市司法局告上法庭,要求司法局承担侵犯其财产权之责。后来在多方胁迫下,他被迫撤诉,但是之后有关部门并没有兑现让其顺利注册执法的承诺。2002年4月,李午汜接力上阵,又以同一事由状告市司法局,并一审胜诉。但他却被律师事务所开除,至今也未能继续注册执业。为维护律师界的合法权益,并为自己遭受的不公正待遇讨说法,两人三年间打了14场官司,虽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是他们无怨无悔。
   
    在中国,能够把自己的当家“婆婆”——省级司法厅拖上竞技场进行“决斗”的,在全国律师圈子里,恐怕李苏滨是数一数二的敢吃“豹子胆”的先驱吧。至今,由于河南省司法厅的恶劣报复,他仍然不能执业当律师。但在谬误和真理的战争中,谬误赢得第一场战争,而真理则在最后一场战争中取胜。值得称道的是,当上天关闭一扇窗户的时候,同时会打开另一扇窗户。
   
    命运就这样神奇,他照样是李律师,而且从司法腐败的河南转战到首善之区的北京,成为北京亿通律师事务所的副主任,他和李劲松等律师还执着地为山东民权活动家、盲人陈光诚维护权利,坚持到底,可以说他的资格比一般律师还深。
   
    李苏滨信奉基督教,敬畏天,敬畏法律,所以他把自己的对手列为两类,一是腐败分子,即人民的反动派;另一是玩弄法律的人,多数是公检法部门对法律精通却又玩弄法律于股掌的“法律病虫害”,河南省司法厅的某些人,即是腐败分子,又是“法律病虫害”,李苏滨称不把这些家伙打倒,他们照样兴风作浪,危害国家,危害法律,同时不可避免地危害大众中的你我他。这就是李苏滨为人的品格,爱憎分明是他的鲜明个性,更是他作为律师的骄傲。
   
    为济南“7?18”天灾人祸受害者维权
   
    2007年8月7日,李苏滨作为公益律师,再一次走上了前台——来到曾因“7.18”暴雨致数百人死伤的济南,他和另外两名律师应两名济南“7?18”暴雨遇难者家属的请求,为他们担任民间法律公益团体“公盟”的律师,他毫不含糊地说,“我们认为,这次暴雨中济南市政府存在渎职的可能性,起码没有履行好灾难信息告知义务和承担好市政建设的责任。最起码,政府应有人向遇难者家属赔礼道歉,承认在这场灾难中,确实有人错了。”
   
    至今,济南政府没有应网络民意和舆论的要求公布死难者名单——他们只是公布了冷冰冰的死亡数字,倒是广州的《南都周刊》公布了这些已经逝去的曾经鲜活的生命:孙佟、王建军、郭亚轩、林俊、王谦、沙志强、虞海泉、王胜利、张磊、刘晓楠、潘武、龚梅、张霞、李某、许占虎、李宗尚、王少伟、孔纯新、姜文通、程善忠、张桅瑚、佘方贵、李莲松、刘某、管某、李彬彬、姚某等等,这场百年一遇的暴雨使这34个相识或不相识的人,都拥有了共同身份:死于7月18日。网络上有一篇文章名为《水淹济南:他们,死于七月十八日》一文,足以使我们重温他们最后的绝望与真情。
   
    正是基于这样的一种责任和关怀,以民间关怀为己任的李苏滨们出发了,他们将联合更多有共同想法的家属,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权利,把腐败的、渎职的、犯罪的败类拉下马,给死者家属一个最起码的安慰。
   
    状告司法厅局两级主管部门
   
    李苏滨自己的遭遇,同样难免一种悲壮。12年前的1995年,河南洛阳市老城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贪污逮捕了李苏滨。原因就是所谓群众举报李苏滨“私自接案”、“私自收费”。仅仅是这条“莫须有”罪名,李苏滨被关押371天。后来有关部门耍滑头,老城区检察院以该案不属该院管辖为由,将案件移交到西工区人民检察院。20天后,李苏滨被取保候审。案件几经周折,直到2001年2月,经最高人民检察院认定,李苏滨的行为不构成犯罪,但还是依然维持了对李苏滨“私自收费”的认定。不过,李苏滨因此重新获得了申请国家赔偿的权利。
   
    当年那个时代,自然是退步的时代,上访、告状,遇见青天大老爷,似乎才能遇见真理。所谓维权,只是今天才有的词汇。李苏滨律师生涯遭遇变故之后的第8个年头,这个案件却被他所在执业地的顶头上司洛阳市司法局“旧事重提”。2002年4月28日,洛阳市司法局召开全市律师大会,到会的有五六百人。会议中途,司法局一名负责人突然宣布:对李苏滨的律师执业证2002年暂缓注册,理由还是8年前李苏滨“私自接案”、“私自收费”。
   
    就这样,是当地的司法局主动敲碎了李苏滨的饭碗,开启了“秋后算帐”的第一仗。
   
    可在李苏滨眼里,这些并算不上什么,他已经决心要打这美好的一仗了,因为“苦难总会带来祝福我们不必怕乌云,反倒要歌唱,因为五月的花是四月的乌云和阵雨浇灌的”。
   
    告司法部门,哪怕他是皇帝,也要把这样抑善扬恶的家伙拉下马。2001年11月10日,李苏滨向洛阳市西工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确认洛阳市司法局和洛阳市律师协会向他收取2500元年审注册费的行为违法。此前的1999年,国家财政部和原国家计委下发文件决定自2000年1月1日起,取消向律师收取的管理费。
   
    但就在这个文件出台的前一个月,河南省司法厅转发了河南省财政厅和物价局联合下发的通知:决定向河南省的律师事务所收取“年检费”,向律师收取“注册费”。通知规定:省直律师事务所律师年审注册费每年3000元,而洛阳这样的市直律师事务所律师,需交年审注册费每年2500元。
   
    这一起诉,引起了全国律师界的关注。司法局是律师的顶头上司,李苏滨竟敢状告顶头上司,很多同行为他捏了一把汗。向律师收取注册费是行政行为,是针对所有律师的,为什么就他李苏滨跳出来打这场“大逆不道”的官司呢?李苏滨说:“他们违法了,侵犯了我的合法权益,我是律师,所以,我要依法维护自己的权益。”这一场诉讼,已经使李苏滨成为司法局的敌人。而此时,李苏滨的好朋友李午汜律师也将洛阳市司法局告上法庭,状告理由和李苏滨一样。
   
    李午汜的案件立案3天后,迫于难以承受的压力,李苏滨撤诉了。之后,李午汜胜诉。撤诉后,李苏滨的事情并没有完,洛阳市司法局对他作出停止执业一年的行政处罚。因为状告司法局,李苏滨和省、市司法主管部门、律师协会以及律师事务所打起了一系列的官司。因为被停业一年,2003年,李苏滨将洛阳市司法局再次告上法庭,法院判定司法局的行政处罚无效。
   
    有了告状的经历,李苏滨成了当地司法部门的“刁民”,不出所料,他所遭遇的都将是一路红灯。
   
    2002年3月份,河南省司法厅下达通知注册律师执业证,他按照要求填好表格。2002年5月,通过他所在的律师事务所上报到洛阳市司法局,再由该局上报到省司法厅,但司法厅一直没有为他注册。
   
    他向司法厅书面申请予以答复,2003年2月28日,司法厅答复,他正处在行政处罚程序当中,他的执业证不符合注册条件。司法厅这样无理地认为,2002年注册律师执业证时,洛阳市司法局对李苏滨“莫须有”的违法违纪事件,未能向省司法厅提供处理完毕及其职业道德执业纪律良好的证明。按照司法部的有关规定,只有洛阳市司法局出具这个证明,省司法厅才能为他注册。这样的刁难,恐怕只有河南省司法厅才能想得出来、做得出来?
   
    最后经法院审理查明,在注册期间,司法厅没有要求补充材料,至年检结束,原告的执业证未经注册退还。法院审理后认为,“正在处罚当中”并非《律师执业证管理办法》中列举的暂缓注册条件,因此,省司法厅未在注册期间为原告办理注册即属于不履行法定职责,并确认司法厅的行为违法。
   
    状告司法厅赢了,法院宣判省司法厅不为他注册律师执业证行为违法,可他拿着判决书向省司法厅申请行政赔偿却遭遇拒绝赔偿。
   
    2004年,他再次将司法厅推向了被告席,可这次诉讼并不顺利。一审法院认为,被告省司法厅没有为原告办理2002年度律师执业资格证注册的手续虽已被确认为违法,但该行为没有直接侵害到国家赔偿法列举的人身权利赔偿范围,该行为是否对原告的财产造成损害以及产生了何种直接损失,应由原告举证。
   
    原告举证的并非是不注册行为造成的直接财产损失,故诉讼请求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根据,法院没有支持他的诉讼请求。这个时候,原本气馁的他在义务援助的代理人汪海洋的鼓励下,他再次鼓起勇气,于上诉期限的最后一天向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这一次,李苏滨赢了。2004年6月18日,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如下:撤销一审判决;被上诉人省司法厅自该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赔偿上诉人工资14040元及其他直接经济损失30元;驳回上诉人李苏滨的其他赔偿请求。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