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陈光诚:李苏滨等律师们生活本可十分富足]
郑恩宠
·上海37市民上街哀吊曹顺利
·揭露官场假博士是民众进步!
·论上海近千市民悼念曹顺利及反思
·香港绝食争普选局势升温!
·关于曹顺利联署近三千
·香港绝食争普选局势升温!
·人权组织为曹顺利在联合国默哀
·滕彪在港为曹顺利呼吁!
·联合国秘书长对曹顺利深表关切和哀悼
·受台湾鼓舞香港将占领中环
·四律师在我下乡地被拘
·10省市22女律师为幼儿家长提供援助
·上海146市民签名悼念曹顺利
·近百人抵我下乡地声援四律师
·上海数千人为地下主教范忠良送葬
·米歇尔是律师习夫人是歌星
·湖南法院驱赶四律师出法庭
·全国律师、网友营救四律师
·“两会”刚结束上海强拆继续
·港人作长期抗争准备国人将同样?
·两律师在常熟法院开庭被打伤
·众律师、公民抵建三江营救四律师
·支持博讯删除大X报(蔡某人)的报道!
·为何中国、香港律师相继绝食?
·台湾学运、香港“占领”在法律框架中
·中国律师绝食于建三江
·外交部批彭定康说明什么?
·27律师促律协援助四律师
·建三江四律师蒙难记/欧彪峰
·香港会有真普选吗?
·香港绝食开始将影响大陆?
·处核心作用的维权律师
·香港绝食“占领中环”行动预演
·建三江前线律师、勇士全被抓!
·习近平下令解决上海访民诉求?
·香港第一波17人绝食开始
·7律师在港举牌取缔建三江黑监狱
·紧急救援建三江的律师、勇士/杨建利
·秦永敏声援中国维权律师
·改变中国的五种力量
·高洪明:为中国维权律师说话
·全国各界声援维权律师
·秦永敏:治理“访民综合症”
·四个人港人“占领中环梦”
·政法大学教授声援建三江勇士
·香港绝食进入第三天
·49律师和学者致函公安部抗议践踏法律
·王甫律师:建三江困局
·香港绝食进入第四天
·女律师战斗在建三江
·律师组团继续前往建三江战斗
·高扬人权旗帜中国律师群体
·江平:维权乃是律师之天职
·香港绝食进入第四天
·关注香港未来就是关注自己未来
·香港年青人不接受北京指挥棒
·谢燕益律师:建三江最新情况通报
·《环球》:律师是第一政治反对力量
·山东民众声援维权律师
·隋牧青律师:评建三江事件
·香港“占领中环”在筹备中
·建三江处处设卡如临大敌(4月2日)/谢阳律师
·律师前往全国律协请愿
·济南游行抗议纪实/刘卫国律师
·香港反对派代表人物访美
·香港绝食进入第七天
·律师继续战斗在建三江
·美国国会将重开香港工作组
·中国律协保护律师太阳西出?
·香港“占领中环”发起全民投票
·中国9000法官离职律师被关押
·建三江前线报告(4月4日)
·上海市民声援建三江人权律师
·夏钧律师美国、台湾立法会作证后难回国
·李柱铭促重启《美国-香港政策法》
·建三江今日能释放律师?
·律师刚获释建三江再次抓人
·陈建刚律师:勇闯建三江
·香港绝食超二百小时
·美副总统晤民主人士支持香港民主发展
·女访民奔千里声援律师为什么?
·张磊律师状告建三江公安七星分局
·两会向雾霾宣战?
·建三江还有15人待救援
·陈建刚律师:建三江警察谈话内容花絮
·习近平如何应对建三江事件?
·台港学运联手不认同北京
·王江松教授:深夜喝茶记
·美副总统会晤香港反对派元老
·丁家喜从律师到社会活动家
·《财经》:五高官涉刘汉案
·建三江律师遭酷刑事件并未结束
·高层谁在指挥建三江的暴力?
·北京会向香港民主派让步?
·全国公安联手打压建三江律师的思考
·中国律师英雄的群体
·谁批准全国公安联手办建三江案?
·习近平对黑监狱不要装聋作哑
·刘士辉律师遭殴打抄家被赶出广州
·广东律师王全平律师在北京被刑拘
·建三江律师公民团声明(4月10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光诚:李苏滨等律师们生活本可十分富足

    李苏滨等律师们,这些中国人权律师的生活本来可十分富足,他们为了谁?他们要名气吗?他们是靠受理访民案件才出名的吗?他们是靠受理访民案件才变得十分富足吗?恰恰相反,正因为他们坚持正义,坚持真理,受理敏感案件,包括受理访民案件,才受到当局打压,丢了饭碗,入了狱,整个家族受到牺牲,包括巨大经济利益的牺牲。
   
    一个人权律师的损失,那个访民能够比?我愿意公开探讨,接地气研究中国大陆所绕不开的话题。
   
    陈光诚RFA博客


   
   
   转载来源:谷歌
   
    追忆好友李苏滨(陈光诚)
   
    2017-12-15 Tweet
   
    图片:李苏滨律师(记者乔龙提供)
   
   Photo: RFA
   
    2017年12月15日一早,我得知好友李苏滨律师在河南去世的消息,心中异常难过!
   
    万万没想到,2012年夏天在纽约华盛顿广场村的那次相见竟成为永别!当时的场景与谈话真真切切恍如昨日,苏滨兄的声音仿佛就回绕在耳边。
   
    记得当时我突然收到一个好友的电话,说苏滨兄在纽约,随即把电话交给了他。熟悉的声音从那边传来——亲切、真诚,但和先前相比,多了明显的感伤与无奈。
   
    我随即说道:“兄长不要悲观,邪不压正,我们的努力已经有了很大的成效……”之后,听他说话,似乎他的心情被我信心十足的声音感染,好了很多。
   
    与苏滨兄在我家见相聚,第一刻那一瞬间我们相拥而泣。当年披肝沥胆携手鏖战党国滥权专制的往事,一幕幕再现。
   
    回想2005年10月4日,我被当局从北京绑架回山东非法拘禁在家里54天了。李苏滨、李方平和许志永三位兄弟相约从北京来东师古看我。在村口被中共派来的一直守在我家周围的公安们、检察官们、法官们和司法局的人员强行挡在村口。我在村民的帮助下冲出家门,闯出重围,跑到村口和方平、志永拥抱后,即被一众党政爪牙强行与律师们分开……。
   
    我被当局送进监狱后,因一直维权绝不妥协,中共命令狱警指使杀人犯带着一群犯人把我拖进监室里群殴。当时身上多处被打伤,流出的血凝成血块,我一直保存在塑料袋里,准备作为证据讨还公道,但出狱后随即被中共抢走。
   
    我的律师李劲松和李苏滨得知我在监狱被打的消息,迅速赶到临沂监狱与我会面。一群中共爪牙虎视眈眈地在旁边看着。最后,我们拥抱分别时,我的左侧肋骨一阵钻心的疼痛。我告诉律师肋骨很可能是被打折了。当时李苏滨兄在旁边很低调地进行确认,并未说很多话,但我能明显感到他内心的关爱、愤怒。我知道,我回到高墙里以后,他们会和狱方有一番交涉,甚至一场交锋。虽然没有结果的结果是大家都能想到,可无论怎样,我都无限感激他们所做的努力!
   
    如今,距离那次会面10年过去了,这期间他一直被剥夺律师资格,不能执业,还不断受到中共当局的打压。
   
    其实像李苏滨、江天勇、李方平、高智晟、滕彪、李和平、李春富、王全璋等这样的人权律师,每位都是非常聪明的人,若不是太坚持正义与理想,生活都会十分富足。可是责任心让他们本能的选择了走正道,因此人生历尽沧桑、经磨历劫。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2017/12/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