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陈光诚:李苏滨等律师们生活本可十分富足]
郑恩宠
·佳木斯南岗教堂遭拆信信徒上访无果
·港民:维权律师是公民觉醒先行者
·多名律师及子女出境被阻
·浙江金华逮捕七名基督徒不准见律师
·尚宝军律师会见狱中的浦志强律师
·保卫十字架基督徒联手抗争
·92岁牧师的紧急呼吁
·王宇律师被天津公安河西分局关押
·肖国珍律师:律师助李焕君成维权人士
·拆十字架和抓律师有何关联?
·维权律师遭遇“黑七月”
·余文生律师:改变腐败制度是律师底线
·配合当局贬低律师的人多可悲?
·维权律师妻子们最美的情书
·赞湖北公民为困难者筹集律师费
·股灾与抓捕律师
·65生日我有重责未了
·65岁生日我有重责未了
·用谣言批评政府适得其反
·四律师出境被阻上海访民拿到数千维稳费
·不建立宪政将是下一个法西斯
·抓律师与拆十字架
·新加坡多党竞选气死谁?
·打压律师为何风向突变?
·郭飞雄获奖给维权者启示
·我和人权律师团276律师两年风雨行
·安徽19人冤案平反律师功不可没
·法学博士组建台湾新政党
·张千帆:15000部法律良法有多少?
·张千帆:宪法不能规定公民义务
·北京二人士获释
·习访美前给奥巴马一个大礼物
·习访美前为何出台保护律师规定?
·欢迎美高官约见良心犯家属
·教皇和习近平抵美待遇大不同
·教皇和习近平访美谁更受欢迎?
·教皇在国会演讲引全美国关注
·克里见良心犯家属后参加习奥会
·80良心犯及家属参加美国会早餐会
·80良心犯及家属参加美国会早餐会
·奥巴马对习近平狠批中国人权记录
·打压律师导致访民拦截习近平
·访民拦截习近平根本原因和出路
·余杰:那群站在军事法庭上的平民
·余杰:那群站在军事法庭上的平民
·美国要遣返38850人中国拖延拒绝
·以省长为被告案已有25年历史
·上访像一个个小六四习近平会解决?
·张千帆:法治与“党领导”难以兼容
·上海钟晋化律师抵美揭司法黑幕
·西安高校女教师被停课
·打压律师官调突变?
·杨秀珠揭江绵康宣布起义
·中国人权律师成立两周年
·广西爆炸证明上访在中国是死亡路
·为高瑜获萨哈罗夫奖的通报
·TPP倒逼习接受普世价值改革
·35律师上书人大各级律协会登记违法
·法律泰斗纷纷批假“宪法”假“法治”
·基督教在中国“一教独大”?
·拦习车证明迷信习近平和上访失败
·访民今天拿维稳费明天准备坐牢吧
·海南三千民众游行反拆迁上海呢?
·和平奖鼓舞中国律师们
·美人权报告未提中国访民
·广东上千村民与警方冲突
·抓上海虎待习最后决心
·我与82律师就包卓轩失踪的声明
·打压律师子女的政府心虚得很
·律师是突尼斯成功推手和重要力量
·上海蔡孝敏行政诉讼有水平
·中美在律师孩子留学争议抢占制高点?
·新华社为何长篇报道律师儿子偷渡?
·选择性“反腐”越反越失人心
·突尼斯成功给中国民众的启示
·北京1-8月271官员倒台上海按兵不动?
·法学教授张赞宁律师:认识邪教、警惕“真理”
·张东园:14位民国精英留在大陆的悲惨结局
·《大宪章》在中国命运
·张千帆:法西斯并未离我们远去
·女律师邹丽慧抗争的历程
·滕彪谈家人流亡过程
·香港新书:邓小平家与总参谋部贪腐内情
·两律师控告公安获受理
·于浩成去世留下法学遗产
·中国法学博士成台湾副总统候选人
·官方派律师代理访民上访僵局
·官方派律师代理访民上访僵局
·谨防律师评级压制律师
·境外资助款大减维权靠自己
·无《行政程序法》的中国
·三百警察十年上访无果
·从突尼斯获奖看中国
·从突尼斯获奖看中国
·黑龙江90人诉农业部为何胜诉?
·郭广昌上海又一个周正毅?
·郭广昌将引发上海地震?
·郭广昌发家基地是上海
·郭广昌撬动2000亿美元上海富豪
·律师是政府合作伙伴而非敌人
·郭广昌是上海模式失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光诚:李苏滨等律师们生活本可十分富足

    李苏滨等律师们,这些中国人权律师的生活本来可十分富足,他们为了谁?他们要名气吗?他们是靠受理访民案件才出名的吗?他们是靠受理访民案件才变得十分富足吗?恰恰相反,正因为他们坚持正义,坚持真理,受理敏感案件,包括受理访民案件,才受到当局打压,丢了饭碗,入了狱,整个家族受到牺牲,包括巨大经济利益的牺牲。
   
    一个人权律师的损失,那个访民能够比?我愿意公开探讨,接地气研究中国大陆所绕不开的话题。
   
    陈光诚RFA博客


   
   
   转载来源:谷歌
   
    追忆好友李苏滨(陈光诚)
   
    2017-12-15 Tweet
   
    图片:李苏滨律师(记者乔龙提供)
   
   Photo: RFA
   
    2017年12月15日一早,我得知好友李苏滨律师在河南去世的消息,心中异常难过!
   
    万万没想到,2012年夏天在纽约华盛顿广场村的那次相见竟成为永别!当时的场景与谈话真真切切恍如昨日,苏滨兄的声音仿佛就回绕在耳边。
   
    记得当时我突然收到一个好友的电话,说苏滨兄在纽约,随即把电话交给了他。熟悉的声音从那边传来——亲切、真诚,但和先前相比,多了明显的感伤与无奈。
   
    我随即说道:“兄长不要悲观,邪不压正,我们的努力已经有了很大的成效……”之后,听他说话,似乎他的心情被我信心十足的声音感染,好了很多。
   
    与苏滨兄在我家见相聚,第一刻那一瞬间我们相拥而泣。当年披肝沥胆携手鏖战党国滥权专制的往事,一幕幕再现。
   
    回想2005年10月4日,我被当局从北京绑架回山东非法拘禁在家里54天了。李苏滨、李方平和许志永三位兄弟相约从北京来东师古看我。在村口被中共派来的一直守在我家周围的公安们、检察官们、法官们和司法局的人员强行挡在村口。我在村民的帮助下冲出家门,闯出重围,跑到村口和方平、志永拥抱后,即被一众党政爪牙强行与律师们分开……。
   
    我被当局送进监狱后,因一直维权绝不妥协,中共命令狱警指使杀人犯带着一群犯人把我拖进监室里群殴。当时身上多处被打伤,流出的血凝成血块,我一直保存在塑料袋里,准备作为证据讨还公道,但出狱后随即被中共抢走。
   
    我的律师李劲松和李苏滨得知我在监狱被打的消息,迅速赶到临沂监狱与我会面。一群中共爪牙虎视眈眈地在旁边看着。最后,我们拥抱分别时,我的左侧肋骨一阵钻心的疼痛。我告诉律师肋骨很可能是被打折了。当时李苏滨兄在旁边很低调地进行确认,并未说很多话,但我能明显感到他内心的关爱、愤怒。我知道,我回到高墙里以后,他们会和狱方有一番交涉,甚至一场交锋。虽然没有结果的结果是大家都能想到,可无论怎样,我都无限感激他们所做的努力!
   
    如今,距离那次会面10年过去了,这期间他一直被剥夺律师资格,不能执业,还不断受到中共当局的打压。
   
    其实像李苏滨、江天勇、李方平、高智晟、滕彪、李和平、李春富、王全璋等这样的人权律师,每位都是非常聪明的人,若不是太坚持正义与理想,生活都会十分富足。可是责任心让他们本能的选择了走正道,因此人生历尽沧桑、经磨历劫。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2017/12/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