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我与中共间谍金无忌的一段情 毕汝谐(纽约作家)]
毕汝谐文集
·程序正义重于实质正义 毕汝谐(纽约 作
·习主席穿上迷彩服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与莫迪是针尖对麦芒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对印战和两难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商人川普为强人习近平站台 毕汝谐(纽约
·十九大在即,王岐山留不留?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王岐山必将成为刺猬! 毕汝谐(纽约作家)
·杀人立威 习总何妨习之 毕汝谐(纽约作家)
·Х文北 毕汝谐(纽约作家)
·Х磐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与中共间谍金无忌的一段情 毕汝谐(纽约作家)
·人间事 (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关于1983年严打的​小说) 毕汝谐(作家 纽
·人间事 (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关于1983年严打的​小说) 毕汝谐(作家 纽
·人间事 (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关于1983年严打的小说) 毕汝谐(作家 纽约)
·Х磐 毕汝谐(纽约作家)
·童养媳“九级浪”终于风光出阁了!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纽约作家觅女知音
·降将之死 毕汝谐(纽约作家)
·九级浪 (电子版)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是党内腐败的天字第一号受益者!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的一次绝无仅有的离奇艳遇 毕汝谐(纽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接过储安平的笔,新一代储安平在成长“! 毕汝谐(纽约 作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就“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敬答诸君 毕汝谐(纽约
·习近平势必对川普让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打响南京保卫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红朝帝王将相的心思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戏答西岸、香椿树二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必将蹈30年前日本的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历史如此重复,中国的好运到头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高粱大豆是一面镜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刘鹤力挺中兴 有两点不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自文革至今50年,单兵毕汝谐始终战斗在自己的岗位上 毕汝谐(作家
·习近平、金正恩拥有与生俱来的先天优势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民运江湖的性罪错 毕汝谐(纽约作家)
· 妈妈走了! 毕汝谐
·刘鹤赴美处于两难境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就是“豌豆上的公主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无芯,中南海无心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川普踢馆,习近平应一展攘外长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骑手失误 狂鞭骏马也枉然 毕汝谐(纽
·情诗一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厉害了,金氏政治经济学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世界警察是要有薪给的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川普挥双刃剑刺向中国经济的软肋 毕汝谐
·习主席也应以史为鉴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北京连下两着外交错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兴股票大涨是风向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兴股票大涨是风向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东亚共荣圈与一带一路之比较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主席的见识不及妇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敢不敢下令大屠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从太阳看美中之差异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作家毕汝谐的政治预言为何远远超过职业政治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请中国爱国者从速奉献金银财宝 毕汝谐 (纽约作家)
·习近平是当儿皇帝还是当关门皇帝?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卡舒吉为言论自由和爱情献出生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清查五·一六轶事(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清查​五·一六题材的小说) 毕
·旧金山大学终身教授毕克茜博士是寡廉鲜耻的大骗子! 毕汝谐(作家
·果然被毕汝谐不幸而言中了!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17个铁证 池 慧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18个铁证 池 慧
·答五步蛇网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刘鹤之父刘植岩因一本色情日记被动承受文革的悲惨结局 毕汝谐(作家
·川习会是试金石——川普是政治家还是资本家? 毕汝谐(
·洞房私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爱子步克的一封信(关于文革地下文學著名小說“九级浪”的稿费) 毕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罗援将军要三思 毕汝谐(纽约作家)
·刘少奇的政治成熟度不及童大林(外一则)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孟晚舟案的致命要害是断送了中共权贵的后路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巨金害了红卫兵,巨金害了习近平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脸乎?链乎?二者只能择一,无法两全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这一夜,我决定不当强盗当作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谢天谢地,我躲过上山下乡一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北京从美国之妻沦为美国之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假如周永康叛逃,周习必定双赢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 自由,你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杨洁篪等是文革年代的工农兵留学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1967年初夏北京文革咄咄怪事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美帝对毛泽东及中共大特务的历史恩情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与薛蛮子的一次打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体制内第一个高呼打倒习近平的人画像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严家祺老师大力提(毕汝)谐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的阶层自卑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请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从不冒犯别人父母做起! 毕汝谐(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不是男儿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华人是这样在政治上相互侵害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全国政协其地其委员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我们这一茬人的道德标准是什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19情诗一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十三至二十四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十五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一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与中共间谍金无忌的一段情 毕汝谐(纽约作家)

   按:
   本文系我的一位女性朋友口述、由我执笔写就;1989、90先后在美国中国之春杂志、香港开放杂志发表,笔名珊珊;后为海外十几家报刊转载。
   
   
   


   
   
   
   
   
   金无怠是俞强声叛逃美国后向美方献上的一份厚礼;金无怠入狱之初十分乐观,幻想邓小平会以释放魏京生交换其出狱;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李肇坚决否认与其有任何关系,金无怠于是在狱中自杀了。
   
   
   
   
   
   
   
   
   轰动一时的间谍案轶闻
   
   我与中共间谍金无忌的一段情
   
   
   
    金无忌对性有着火热的激情,把最低级的话题包在最高尚的外交语言里。他认为美国是自由乐土,大陆是人间地狱,他是为了捞取外快而投靠中共。
   
   
   
   
   
   
   
   
   
   中共特务金无忌弃世整整四年了。这个轰动一时的间谍案如今已无人提起。作为金无忌生前的一个女友,我愿意如实写下对于这位传奇人物的印象。
   
   我于一九八四年底来美国,为维持生计,经舅母介绍在弗吉尼亚一个白人家庭做保姆,打算赚足学费后入校深造。
   
   一日,我去舅母家。舅母把麻将桌上的一位上了年纪的男人介绍给我:“这位是金无忌,金先生。”我们握手后,客气地交谈了几句。金无忌知我初来美国,英语欠佳,便向我索要电话号码,说是他那里有一套多余的《五洲美语会话》,可以借给我……
   
   
   
   金无忌的性独白
   
   就这样,我和金无忌开始交往。当时在我眼中,他只是一个平凡、普通、有几分腐儒酸味的老头子。然事后舅母对其称赞不已,说他退休前是政府雇员,门路很多,金一人前后担保十几名大陆人士来美国,它的经济担保书在美国领事馆很吃得开等等。
   
   初见之后,金无忌几乎每天都给我打来长途电话。他谈吐斯文,口若悬河,一讲便是一个小时。他最热衷的、百谈不厌的的永恒话题乃是Sex(性)。
   
   金无忌就像一个毛头小伙一样对Sex有着火热的激情。他的论点是从弗洛伊德那里贩来的,然而却添加了自身的理解和阐释。他把最低级的话题包在最高尚的外交语言里面,把大千世界视为肉欲混乱的莽林。他厚着脸皮大谈某些人所共知的生理现象,认为床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战场。
   
   他滔滔不绝的“性独白”使我了解到他的婚姻状况。金无忌的前妻在中国大陆,育有三子女。现在的太太是在麻将桌上认识的,双方抛弃了配偶结为伉俪。金无忌的三个孩子均在美国,他细致地夹叙夹议地分析前后两位太太在床上的表现、反应及功夫。
   
   1.金无忌在电话中问道:“你觉得我的身体、精神怎样?”
   
   
   
   
   他对付女人颇有经验
   
   我客气地说:“相当好。真看不出您的实际年龄。”
   
   他洋洋得意:“这就是性开放带来的好处。我根本不知老之将至。无论男人女人,都要常年浸入爱河才有活力。你看那些被人叫做‘花痴’的女孩子,她们的皮肤特别好,眼睛也炯炯有神……”
   
   就这样,金无忌每日都打电话来,消磨一两个小时。我的老板对此啧有烦言,金无忌却依然我行我素。
   
   休假日金无忌便开车接我出去玩。他对付女人颇有经验,喜欢施小惠。那时我在美国无依无靠,因此对他也并不反感。
   
   金无忌开的是辆漏油的旧车,他说要送给我,被我婉拒,他大为诧异:“少见,少见。别的女人绝不会这样。”
   
   我暗暗好笑:“一辆破车也算得上礼物吗?……”
   
   我在国内养尊处优,来美后一朝沦为保姆,殊不适应。我一度非常苦恼,想打退堂鼓回国。金无忌及时地给予我许多具体帮助,使我感到很大安慰。
   
   他劝我打消回国念头。他认为美国是天下第一自由乐土,而中国大陆则是沦入共产魔掌的人间地狱。在美国坚持十年必能发达,而在中国大陆蹉跎终生也无出头之日。
   
   
   
   并非因为信仰才为中共效命
   
   我坚持金无忌这些话出自真衷。直到后来,他的间谍身份被公之于世后,我也没有改变这一看法。他并非因信仰共产主义才为中共效命。据我事后回忆他的全部言行,分析此人的个性及经历,我认为金无忌是为了捞取大笔外快才投靠中共的,而且,这种冒险生涯极大地满足了其虚荣心,让他觉得自己并非无足轻重的小土豆,而是对美中两国关系产生重大影响的神秘人物。
   
   我认识金无忌时,他已是个无所事事的闲人。他从不提及当初在政府机构供职的往事,只说自己是一名普通译员。
   
   
   
   金太太醋意大发
   
   金无忌送我一套《五洲美语会话》并且教我开车,以适应美国生活。考驾照也是他带我去的,他先指导我在考场附近转了半天,熟悉路径,因而顺利通过。
   
   我和金无忌的密切往来引起了他太太的醋意。终于有一天,我接到一个陌生女人的电话,她自称是金太太。她说近几个月电话账单上出现我的电话号码,金无忌几乎每天都要打一个小时的长途电话,究竟你们之间有什么事情?
   
   我答说:“没有什么事情。”
   
   金太太:“他是不是教你学开车?”
   
   我含糊了一下:“唔,没……”我也觉得有些别扭:考驾照那天,金无忌一直坐在外面等候,没吃饭也没喝水。还是我出来后给他买了一客披沙充饥。
   
   金太太冷笑了一声:“哼,没有?那为什么他在车子上加了个坐垫?!”
   
   这的确是个破绽——我个子较矮,金无极为照顾我学车特地加了个坐垫。
   
   我一时无语。
   
   金太太在那边缓缓叹了口气说:“我不希望这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你知道他和Х太太(指我舅母)的故事吗?”
   
   我诚实地答说不知道。
   
   金太太:“你年纪尚轻,不了解美国社会……”她没有把话说完。
   
   
   
   他终因我与太太分居
   
   金无忌得知这次不愉快的谈话时,满脸苦笑。他依然维持其英国绅士的风度,耸耸肩膀,娓娓诉说其妻的千般不是,透露他早有分居的打算,这一回真正忍无可忍。
   
   不久,金无忌真的与其妻分居,独自迁往弗吉尼亚的另一个小镇。那是十几层的普通公寓里一个两房一厅的单位。他把一卧房租出去,自住一间小房,与租客合用客厅、厨房、洗手间。总之,这个住所很不舒适。
   
   此后,金无忌每日从这里打电话给我,畅所欲言。我随他玩过包括维吉尼亚动物园在内的几处名胜,也去过他的上述栖身之所。
   
   现在回忆起来,如果说金无忌与电影中的间谍有何相似之处的话,那就是他带我进入这幢大楼时,显得有些紧张,急促地低声道:“快走,快走,别让人家看到。”不像是仅仅畏惧人言。
   
   我一进屋,金无忌便打开录影机。全是变态性魔录影带,如人与猪、狗、马、牛、骡性交的慢镜头等等。他问我有何感想,我答说无所谓。我问他:“你会不会把这些放给你女儿看?”他淡然一笑:“当然会。”……
   
   过了不久,中国大陆吉林省一个歌舞团访问华盛顿,我弄了两张票邀他观看演出,他以太忙为借口推掉了,我很不悦。几天后,我的洋老板扔给我一份报纸:“看看吧,你那位朋友是间谍!”……晴天霹雳!
   
   后来各种中西新闻媒体争先报道“金无忌事件”。后来他在狱中自杀了,“金无忌热”也随之消失。
   
   FBI始终没有找过我。我想,他们分析了我们的全部谈话录音,认为无此必要吧。
   
   随着时间的流逝,金无忌在我的记忆中淡化了。偶然想起他,总有一个问号闪在心头:“金无忌在狱中以垃圾袋自杀之际,会不会想到我呢?……”
   
   
   
   笔名:姗姗 发表于1990年7月
(2017/12/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