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槟郎的诗意世界]
槟郎文集
·校园栾树路
·灵谷寺的桂花
·生活的诗人
·十月桂花香
·愿岁月温柔以待你
·槟郎的诗
·洞玄观除夕撞钟
·在朝天宫怀念刘渊然
·拜谒刘渊然高道墓
·诗人槟郎的情怀
·课上奇遇槟郎老师
·将生活过成诗的槟郎
·槟郎诗歌与谢灵运
·金陵骚客槟郎
·多位一体的槟郎
·爱写诗的教书匠
·平凡又神秘的诗人
·无诗歌不槟郎
·浅谈槟郎诗歌
·行山走水遇槟郎
·让诗在旅途开花
·真正的诗和远方
·可爱的槟郎哥
·旅游诗人槟郎
·爱诗爱生活的教书匠
·尊敬的槟郎先生
·只羡槟郎不羡仙
·槟郎其人其诗
·大隐隐于校园
·我们最亲爱的槟郎老师
·方山居士槟郎
·布衣之怒
·故乡的汤山
·耶诞节随想
·耶诞节哀悼耶稣
·2016年底小结
·定林寺撞钟
·撞钟新民俗
·槟郎诗歌年集2016
·跨年夜分歧
·腊八节快乐
·回味腊八节
·朝拜洞玄观
·瓦伦丁节的情人
·洞玄观的道士
·参观佛顶宫
·纪念老诞节
·中国飞机上
·真相在哪里
·居士的情怀
·情系音乐台
·音乐台的鸽子
·诗人槟郎的传奇
·陶渊明的情怀
·故乡的樱桃树
·纪念佛诞节
·槟郎居士的诗歌
·槟郎赏樱
·方山下的忧郁诗人
·布衣居士槟郎
·逍遥的采诗匠
·如诗一般的诗人
·有故事的诗人
·相见不恨晚的槟郎
·槟郎诗歌三十年目录(1986-2016)
·金陵旅游诗人
·自由的追求
·赏析《济州岛记游》
·秦淮河畔有槟郎
·纪念端午节
·牛首山礼佛
·秦淮河边的孔子
·拜谒吴敬梓纪念馆
·我的第二次高考
·仙女下凡
·夏至节的回忆
·空中的绳子
·状元祠的疯子
·推搡之战
·槐安国里的哀悼
·洞朗情歌
·资本是一条毒蛇
·基巴国的毁灭
·关于狼的事
·槟郎老师简介
·兵者随想
·家国随想
·葡萄园情歌
·秋雨即景
·故乡的小镇
·双鱼玉佩
·七夕的女儿
·我的第一次开学
·漂远的河灯
·圣姥庙的尼姑
·致槟郞
·在午门城楼上
·纪念孔诞节
·五十个月亮
·游南唐二陵
·岠嶂山桂花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槟郎的诗意世界

   槟郎的诗意世界
     14电信 顾忆芬
   
     作为一名工科女,槟郎先生的“比较诗歌”全校公选课让我体会到生活中的诗意境界。槟郎爱诗,写诗,教诗。我因诗歌结识槟郎,这位把生活吟唱成诗的老师。
     槟郎心中有一个诗意的境界,那是一个美好的令人向往的地方,那里没有苟且,只有诗和远方。他把名与利看淡了,回归于最清明的生活,参透人生的奥秘,留一份真挚的情怀,岂不美哉?《巢湖水鸟》,故乡精灵,我的乡愁的象征,这也是槟郎,对诗人来说,离开的再过久远,家乡永远是一道散发出浓郁诱惑力的地方。“国家国家,国与家,莫让权贵绑架了国家”,槟郎《家国随想》中的爱国诗句充满了凛然的正气,这是一个有气节的诗人啊。还有《陶渊明的情怀》:“官场污浊也有存在的理由,但我不能为五斗米折腰”,这就是槟郎。立于一望无际的土地之上,目之所及,心之所想,完全随心性出发,似梦幻般把稍纵即逝的智性、情感诉诸文字。似天马行空洋洋洒洒,虽湮没了自己,却从不懈怠,一镐一锄有担当,率性为文,成为一处独特的风景。


     槟郎的诗意世界,不局限在狭小的圈子里,他还喜欢用旅行来记录生活的美好。他也曾漫步秦淮河畔,聆听历史的无限旖旎风光,如《秦淮河边的女郎》《执手桃叶渡》《秦淮河探源》等;也曾站在午门城楼上四望,俯瞰明故宫的废墟,如《明故宫之梦》《明故宫漫步》《在午门城楼上》等。树木桥梁和河水都让他深情的感慨和思量。槟郎的诗意情怀,携裹着潇洒走一回的豪气,带着一丝遗世独立的明亮。自古圣贤多寂寞。有人说诗人是孤独的,繁华万千世界,竟找不到一个可以心意相通的人。当我读了槟郎的诗的时候,沉淀了许久的浮躁逐渐褪去,竟变得理性和沉静。读槟郎的诗歌,你会感觉他像是一个特立独行又诗情满怀的教师诗人,把教育工作完成的同时,他又开启了一个新的世界去领悟生活的真谛。
     槟郎的才华,渗透在他独特端圣的人格里。他从朴实的生活里走出来,带着一把岁月的镜子,镜子中的画面像一个人心底里存下的情节,用诗把岁月填满,保留一种美好。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槟郎的目光就喜欢停留在独特的事物上,无论是写景诗还是抒情叙事,他总有自己独特的艺术表现。时而俚俗乡曲朴实的语言信手拈来,那未受功利污染的情操也尚未被岁月钝化,对景物的敏锐捕捉使他的诗歌舒卷自如,有流水行云之妙。
     槟郎的乡野情怀也让我难忘。读诗的过程中,我不由自主想与泥土、河水、青草为伍。热闹的都市充斥着喧嚣,喧嚣是一个时代的潮流,却也是这个时代的悲哀。因为已经很少有人去关心百姓疾苦了,曾经信誓旦旦用文字寄托情怀的人被物欲横流迷了眼睛,所剩无几。在这样一个时代中,槟郎却依然保持自我,他书写乡野的诗章。他还对乡野的牛背鹭念念不忘,如《赞美牛背鹭》所写,离开了乡野依然不快乐,大抵是因为缺少了一种朴实自然的寄托吧,乡野的生活总能给诗人留下珍贵的记忆。
     带着对生活最本质的向往,还有对人生的惆怅和思量,槟郎的诗情让人感触深刻。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槟郎老师在其诗意的人生中不断思考,悠长的感悟化作一句句璀璨的诗,为我们呈现出一位朴实又执着的教书匠诗人的生活理想。正如博文《槟郎老师简介》所说:又以终身布衣为傲,笑傲权贵,放浪金陵山水,自由挥洒性情,旅游文学颇有收获。遇到槟郎老师之前,我对人生中诗意的理想境界产生过怀疑,我心想,生活到底还是生活啊,理想化的乌托邦真的存在吗?后来我读了他的诗、他对人生的领悟便明白了。有时候,心灵和行为可以诠释一切。槟郎的执着打动了我,也鼓舞着我。
     槟郎写的诗朴实却充满启发和深意,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我读他的诗会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特别写实和符合我们当代文学欣赏的审美,就跟一幅画似的,和生活很贴近,笔触很优美。《漂远的河灯》这首诗写的是中元节鬼节放河灯的这一习俗和诗人的放河灯。诗篇开头描绘了一番美丽的景色:“荷瓣叠叠的油纸中间扁圆的彩烛,轻巧地放在包里,走进了夜色中的河洲。牛首山河冲进秦淮河的泥沙,覆盖着茂密的杂草。月朗星稀,河水缓缓北去”。由此开始了先生的三盏河灯的回忆。第一盏是为已逝的远在家乡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身为村医的爸爸亲手把一生务农的妈妈埋进了土堆,能想象当初先生的父亲是有多么的无助哇!爱人先走了,从此夫妻阴阳相隔。先生回忆双双去世的双亲时,心里肯定五味杂陈。第二盏河灯献给了了儿时的玩伴邻家小妹烈士、素未谋面的发表他文字激励他走上文学道路的女编辑。这些朋友是先生生命中可贵的财富,也是他的贵人,是需要用一生去怀念的。第三盏是为没有亲人的孤魂野鬼。先生觉得“多少死去的人,没有后代延续香火,应该得到非亲非故的关怀”。由此看出先生是一个有大爱的人,同国同乡同为人类都应该要有悲悯心和同情心。槟郎先生可敬可佩,我们当代大学生都要像先生学习,他是我们身边的榜样!诗篇结尾,先生再次描写了一番静谧的景象,诗终“钟声欢鸣”又把静景转化为亡灵狂欢节的活泼,无不为槟郎先生的文采折服!
     有一种情怀,蕴含着深刻的故事,却又用平凡的方式展现给我们,读诗的那一瞬间,交流了遥远的心神,收获着生活的多姿。槟郎的故事,始于生活,寄于诗歌。一行行朴实的文字,一页页绚烂的生活。如《乡村女教师》,槟郎老师对青春年华中美好的追忆,对爱情故事的印象和描写,充满着时代感和沧桑感,让我们看到一个不一样的诗人。先生在多年以后回忆年轻时令自己记忆深刻的女同学的点点滴滴,我相信心中不免万分感慨!乡村女教师优秀美丽大方心系教育,落户基层,曾是多少男孩子心中梦寐以求的意中人呀!年轻时候的先生也曾为她动过心,才会写出“我暗骂那个高材生真混,还有比她更好的,除了文凭?多少男同学因为他而失去机会!”校花选择了“离巢湖城最远的巢北,一片庄稼中新辟出的场地,几排青砖黑瓦的平房”,在最偏僻的基层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淡泊名利。虽有爱情挫折而自我放逐的原因,我仍觉得女教师是伟大的,她毅然决然选择了最最落后的巢湖北部农村做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我想象寻着先生的诗,与诗中人物相逢,在中国贫穷的八十年代,为献身教育事业的女教师献上一束花,以表敬意!最后离别时和先生一样惆怅:“又惜别在开满油菜花的乡野”。
     槟郎先生上课和其他老师不一样。他不会死板地拿着教科书,和对着PPT枯燥地讲空洞的知识点。每次上课,先生都比很多学生早早到了教室。先生会在课前和课间播放一些歌词优美动人并且很有意境的歌曲。课上先生很注重和学生们的互动,从自身写诗歌的体会出发,举例说明中外古今的经典诗歌的精髓所在,让我们慢慢去理解诗歌,从而创作诗歌。关于先生提的问题,同学们大都会积极踊跃地回答,我们俨然成了课堂上的好朋友。先生会提到当初创作诗歌的情境,也会和我们分享他年轻时上大学和在劳改队当管教干部、在国外教书时的一些经历和趣闻,完全没有老师高高在上的架子,任何时候都是和蔼可亲,乐乐呵呵开朗的模样。
     槟郎热爱诗歌,文学,旅游,生活和祖国,正是一个用心生活、用爱教学的好教书匠,才能在文学上有如此高深的造诣。“前人遗迹被后人怀古,一切皆为时光隧道中的掠影”(《在午门城楼上》)。槟郎啊,请你不要悲伤,曾经的时代让诗人身陷囹圄,如今诗人的孤独,诠释了一个时代的惆怅。你是诗人槟郎,你有着让自己魂牵梦萦的人生故事,纯粹诗意的生活追求,这是诗人才具有的无与伦比的美丽。
     槟郎的诗意,徜徉于流年,于生活,生生不息。能与槟郎老师相识并且成为他的学生,真是三生有幸!
     2017-12-8
(2017/1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