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季羡林怎样沦为文化首骗]
谢选骏文集
·美国总统是共产党的女婿
·改革开放虚无论
·美国政府吃了中国的人血馒头吗
·大国和小国都在地球上过家家
·胡鞍钢帮助美国把中国塑造为假想敌
·民主根本不是专制的对手
·美国是在吃世界还是在吃自己
·天宫一号坠落证明地球尚未人满为患
·马云想当总统,还是在“人为财死”
·不是中国残酷,而是台湾独立
·中国正在告别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吗
·这就是“新的文化战争”
·川普是个超级傻瓜
·扶贫其实很简单
·解放军在狼面前变成了羊
·气候变迁与人的劣质化
·全世界权贵资产阶级(走资派)联合起来
·枪支太多就是自由太多了
·政权就是镇压之权
·人多破坏力量大
·权力制衡就是以毒攻毒
·北京承认台湾独立了
·没有逻辑的李锐
·欧洲已经瘪了,还在自作多情
·日本天蝗眺望祖国大陆了
·商鞅变法的核心就是废除阶级斗争
·生存就是走向毁灭
·共产党中国的马基雅维利
·第二次冷战的大致铁幕
·第二期中国文明的晚钟
·皇帝的儿女生下来就是让人杀的
·海外监控与文化战争
·一叶障目的保罗·肯尼迪及其《大国的兴衰》
·中国大陆兴起十字军战争
·罗杰·史东(Roger Stone)的政治规则
·中国的航母仅仅是一笔学费吗
·只有麦卡锡主义才能救美国
·愚蠢家伙缺乏预见否则就会早点改良狱政
·我的警告话音刚落台湾就准备独立了
·杨百翰大学的伪科学
·美国的穷则思变
·人类动物学
·基督教中国化与中国基督教化
·有钱能使总统推磨,卸磨却被驴杀
·中国文明整合欧洲
·意大利鬼子达芬奇自封科学救世主
·毛泽东思想是美国枪民的跟屁虫
·没有生命灵魂,如何浪费扼杀?
·龟壳主义的社会实践
·毛泽东在地狱遭到杨开慧与贺子珍江青的分尸
·你的美国梦只是一所房屋吗
·抵抗自然规律的生意经
·中美之间的王朝政治
·川普的斯拉夫宫廷政治和超模文工团
·马克思和希特勒谁更邪恶
·共产党早就对中国进行了“去中国化”了
·台湾人是更为纯粹的中国人吗
·诺贝尔文学奖还是诺贝尔性侵奖
·和平经济与战时经济
·韩国人就是穷凶极恶
·我授权西方领导人担任世界宪兵
·自愿的性侵不算性侵
·“一国两制”是否豆腐渣工程
·快餐店的厕所距离餐桌不到两米
·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
·“道统”之作为思想主权
·孔子如何成为间谍的
·中端人口(段友)率众起义
·马来西亚华人走投无路了
·改革是假的,开放是真的
·连班农都不知道迫使中国开放互联网才是关键一步
·美国是否要放弃自取灭亡的历史机会?
·势均力敌的基督教
·俄国会因为中国而陷入大饥荒吗
·法国人就是鼠目寸光
·共产党对美采阴补阳还是采阳补阴
·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否遭到苏联红军强奸
·美国人为何一厢情愿
·不准毕业毋宁自杀
·爱情为什么不值钱
·从共产主义到共享经济
·联合国已经分裂为两个阵营
·海峡两岸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延安精神到达罗马
·自相矛盾的美国和自相矛盾的中国
·中华民国拯救犹太人所以自己灭亡了
·中国人的儿子都死光了吗
·中餐习俗肮脏但却促进了医学的发展
·芝加哥警署欢迎中国学生报案
·伊斯兰教、洪秀全教、列宁主义、纳粹主义
·亚裔青少年类似黑五类吗
·学历和读书毫无关系
·信用社会能兼容于共产极权吗
·新中国的决心只是赚钱吗
·新华社挖苦习近平只会重复毫无新意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封建之美胜过现代之恶
·希特勒和默克尔都是穆斯林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希特勒的塑造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季羡林怎样沦为文化首骗

谢选骏:季羡林怎样沦为文化首骗
   
   网文《许晴前男友刘波在日本死了 曾被通缉》(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1月15日 转载长流镇)说:
   
   11月14日,著名女星许晴前男友刘波在日本去世,年仅53岁。

   
   早上,翻微博,在朋友圈里发现一条消息,刘波死了。
   
   我不认识刘波,但当年刚毕业分配去的海南,结果在海安码头遇到台风,在一辆大巴上过了两晚,无聊时看了许多报摊文学,当时海南有两本杂志比较热销,一是《金岛》一是《海南纪实》,后者已经改版成为纯文学杂志《天涯》,当年也是乱神怪力。里面有一篇对海南儒商刘波的报道,于是留下了印象。
   
   后来,我作了财经记者,对刘波也是很有兴趣,因为我认识的许多人似乎都与他有交集,他不仅是北大博士,上市公司老板,还娶了当时的大美女许睛,在当年还是很有魅力的,但不久他犯事远逃日本,还上了红色通辑令,慢慢也被世人忘记了。
   
   我已经懒于文字了,于是抄我的好友李学山的一篇刘波的海南故事来讲述这个人的传奇。
   
   梳理一下刘波的发家史就会发现,在群雄并起、大浪淘沙的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初期,此人可谓诸多弄潮儿中的佼佼者,在海南留下了一段堪称“传奇”的往事。
   
   每套售价6.8万元的《传世藏书》
   
   公开资料显示,1964年出生的刘波是湖南株洲人,14岁考入武汉大学中文系(因而在圈内有“神童”之称),获湖南中医研究院硕士学位后又进入北京大学读博士,其间曾师从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毕业后做过媒体人,从事过地产、医疗保健、文化出版等领域的经营活动,参与编制出版《传世藏书》。
   
   1995年,刘波创立海南诚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出任董事长,1998年收购武汉一家上市公司的股权后,将公司更名为诚成文化。2003年曾有报道称,刘波涉嫌欠下40亿元的贷款黑洞,以及数目不详的担保贷款。当年9月,刘波欠债潜逃的消息在坊间流传。
   
   2003年7月刘波出逃,涉嫌信用证诈骗。该案由海南警方侦办。案件信息显示,1997年至1998年期间,刘波提供虚假的信用证单据和证明文件,骗取中国银行海南分行38.4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3亿元)。警方透露,刘波已逃往日本。
   
   1990年代初期,曾是湖南株洲市团委一工作人员的刘波带着梦想南下海南,成为百万“闯海人”中的一员,开始了他在海南的传奇生涯。对于刘波初到海南的经历,鲜有媒体报道,因此他究竟是以什么样的一种方式接触了文化产业并很快打造自己的“传媒帝国”,至今仍是一个谜。
   
   刘波的传奇生涯开始于一部名为《传世藏书》的大书,这部大书的成功是刘波神话的原点,也是刘波构建“传媒帝国”的原点。
   
   刘波的一位生意伙伴评价说,“刘波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年轻的投机家,如果有条件和土壤他会成为索罗斯。他那个时代起步的人都有这个特点,一方面充满了梦想,有一种纵横天下舍我其谁的气概。另一方面实现目标的手段,又多是投机性的。”而在《传世藏书》这部书上,刘波就展示了他惊人的“运作”天才:“有个好的概念,寻找概念的一个基本载体,然后再把‘概念’卖给银行”。
   
   1991年启动,1996年完成全部123卷本的编纂、出版的《传世藏书》,总印数一万套,十六开本缎面精装。这部巨书涵盖经、史、子、集,以传世善本或公认最好的通行本为底本,收集了中国5000年各门类、各学科的学术经典,已过耄耋之年的国学大师北大教授季羡林亲任总编辑,2000多名古籍整理工作者一同参与整理编校——简而言之,《传世藏书》极有卖点。在此之后,中国图书市场上才大量出现此类书籍,从这一点来说,刘波可谓开创了此类书籍的先例。而在销售方面,刘波创造性地采用了出版界不曾有过的融资销售方式,将代售费转给了建设银行,由订书者到建行交款,并由平安保险、太平洋保险作担保。
   
   除此之外,《传世藏书》定价高达6.8万元,如此之高的定价在当时可谓是史无前例。因此《传世藏书》甫一面世,在出版界和文化界立刻引起轰动,有传言称作为这部巨书的出品人,刘波因此赚到2亿多元。
   
   “文化商人”的“传媒帝国”
   
   有报道说,《传世藏书》原来的定价为6999元,但是刘波不顾其他人的反对,坚持把价格一举调高了近10倍,定价为6.8万元。由于书价奇高,销售十分困难,不得不给发行商大幅度的折扣。但是,刘波却化劣势为优势,通过大量向政府机关、著名机构甚至庙宇赠书,《传世藏书》声誉日隆。这套恢宏巨制是刘波得以登入文化雅堂的“护身符”,也使得海南诚成集团获得多达数亿的资产评估值,成为刘波今后走向资本市场的“通行证”。刘波借此“攀龙附凤”,为日后游走文化界、金融界和资本市场积蓄了宽广的人脉。
   
   在《传世藏书》之后,刘波在出版界还操作过其他一些书籍,但是这些都没有《传世藏书》的影响力大。不过,从文化产业中尝到甜头并完成了原始积累的刘波已经开始着手构建一个野心勃勃的“传媒帝国”。
   
   1998年8月,刘波掌控的海南诚成集团收购了上市公司武汉长印20.91%的法人股,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随后武汉长印更名为诚成文化。在这家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名单中,人们惊奇地发现了余秋雨等文化名人的名字。
   
   在刘波的包装下,诚成文化开始由传统产业向文化产业全面转型。他首先置入了《传世藏书》的部分资产,使得上市公司凭空生出5000多万的账面利润;而畅销杂志《希望》的经营权也进入了诚成文化的“换血”计划中。随着这一系列的资本运作,诚成文化被笼罩在“文化产业第一股”的光环下,从1999年12月开始,股价由6.47元起步,在短短8周时间内,创出了历史最高价24.38元,上涨近4倍。
   
   在没有逃匿之前,刘波的传媒帝国已经具雏形。资料显示,诚成文化旗下先后“拥有”《华夏WATCH》、《华声视点》、《舞台与人生》、《这一代》(后撤出)、《少年文摘》、《中国医药导刊》、《大众电视》(后撤出)、《香港风情》、《多媒体世界》、《东方文苑》等10多家杂志。
   
   有报道称,在诚成文化的鼎盛时期,刘波曾收购了40多本期刊的经营权。但也有报道称除了《希望》杂志以外,诚成文化其他各项投资均回报不力,甚至亏损。
   
   除此之外,刘波还投资证券公司、拍电影、开夜总会、做房地产、办药厂······与新华书店总店联合成立新华音像租赁发行公司,投资1900多万元建设遍布全国的销售终端“新华驿站”,投资600万元的陕西诚成邮政报刊发行有限公司,投资510万的岳麓书院文化教育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投资1164万的北京东方文苑广告有限公司,以及投资金额不详的北京人文时空网络商务有限公司等。
   
   但随着诚成文化在2003年的黯然谢幕,刘波的这一“传媒帝国”也化为泡影。
   
   被谴责的董事长和被通缉的诈骗犯
   
   在刘波收购诚成文化之后,虽然风光一时,但增发新股的愿望迟迟没能实现。而此前他已拖欠了长沙、广州、北京、武汉数家银行的数亿元贷款,资金链随时面临断裂的危险。为了拆东墙补西墙,诚成文化背上了数亿元的担保贷款,主业和资产质量大降,2002年上半年业绩大幅滑坡,在股市中“圈钱”更不太可能。无奈之下,刘波在2002年将诚成文化的大部分股权转让给湖南出版集团,海南诚成退居第二大股东。但由于公司遗留问题不少,接手不到一年之后,湖南出版集团又将股权转让给了广东奥园集团,随后更名为奥园发展。至此,诚成神话落幕。
   
   2003年9月26日,奥园发展发布“特别风险提示”公告称,“对前董事长刘波及其海南诚成集团有限公司给上市公司造成的损害表示愤慨和谴责。”
   
   为什么要对刘波表示“愤慨和谴责”?奥园发展在这份公告中进一步披露说,公司目前涉及三项诉讼案件:“湖南湘计信息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借款1000万元纠纷案”、“中国银行海南省分行贷款担保38.4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7亿元)纠纷案”、“中国农业银行奎屯市支行1302.8万元图书转让纠纷案”;并称上市公司面临着巨额银行债务的偿还。 公告称,经公司核查,涉案中的协议系海南诚成企业集团的工作人员持私刻的诚成文化行政公章,并伪造董事会决议。同时公司认为不排除刘波为逃避不良贷款责任,串通其他关联公司行为,及怀疑刘波对公司设套,将其他债务转嫁上市公司。
   
   许多人或许不知道,当年去海南也曾要过边防证,中国最年轻的省诞生了。
   
   据奥园发展时任董事长游文庆说,当年7月份公安机关就介入了刘波案。当年9月,刘波欠债潜逃的消息在坊间流传。
   
   在海南以刘波之名注册的公司有十几家之多,但基本上没有经营,不过这些公司看上去都出手阔绰。根据后来媒体披露的情况看,刘波的这些公司之所以出手阔绰,显然是因为他从银行拿到了大笔的贷款。有报道称,中行海南分行1997年发放的日元贷款是“日本资金协力贷款”,按照规定,只能投向重大项目,并且当时海南房地产泡沫破裂,整个市场上资金异常紧张,但刘波还是拿到了这笔巨额贷款,足见刘波的“运作能力之强”。
   
   但“运作能力”再强,终究强不过时代背景的转换。在资金链断裂并深陷债务纠纷后,刘波于2003年选择了逃匿日本,将他毁誉参半的海南往事丢进了旧闻的垃圾堆里。
   
   考眼力,大浪淘砂,在这个三十年前闹海南的年轻人里,出了多少商界强人,这张照片里你能认出几个当今仍活跃在一线的网红商人?
   
   谢选骏指出:这是金融诈骗与文化诈骗两结合的典型案例。有人总结说,中国的首富迟早会进监狱了此一生。这不离奇,离奇的是大陆中国的首席国师也会沦为文化受骗,这里说的就是和诈骗犯合谋的季羡林。没有季羡林的背书,诈骗犯是无法登上大雅之堂,行仓鼠之事的。
   
   网文《季羡林这个用假博士学位的骗子让人实在忍无可忍!》说:
   
   古人有云,老而不死谓之贼!说是这样说,只是,大凡是人,都会有恻隐之心,何况是对风烛残年的老人,又怎么忍心去用这样的字眼指代之呢。只是,有些人,灵魂无耻到已经超过一般人,包括自认为宅心仁厚的我之底线了。
   
   季羡林,我想很多人如我一样,虽然并没有拜读过他的大作,但在盛名之下季羡林这三个字绝对是如雷贯耳的,即使我一直很奇怪,他一个接受梵文(Sanskrit),帕利文(Pali),和 吐火罗文(Tocharisch)学术训练的人,怎么居然会被视为所谓的国学大师(当然,梵文和佛学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同时代佛学和儒学造诣在他之上的人车载斗量)。
   
   听说他的留德回忆很有名气,朋友去年送过我一本(旅德追忆),里面收录了他回忆录的节选,只是当我带着极大的兴趣去体验一个所谓国学大师的留学经历时,更多的是困惑,是怀疑,是不解,到最后是觉得恶心,为谎言构建出来的所谓事实,所谓声望,感到震惊,为无数人因为他的所谓名声对其言行不加甄别的顶礼膜拜而心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