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鸦片战争是英国崛起的关键]
谢选骏文集
·中国人缺乏快乐基因
·统一全球必先统一日本
·两个主义的斗争接近了尾声
·华人在美请华人律师打官司包输
·我就是文王
·康德是伪善还是无知
·登山与朝圣
·国家主权拔河赛的牺牲品
·自由主义的限度
·中共外交部沦为“西奴”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徐文立的捏造露出马脚
·中国为何割让大片领土给俄国
·李煜和刘晓波
·08宪章与警察暴力
·诺贝尔肝癌奖与诺贝尔恐怖奖
·郭文贵代替刘晓波成为“核心”
·刘晓波愿意归入上帝怀抱
·《金融时报》的骗术
·习近平真被架空了吗
·“习近平思想”不如“习近平主义”
·中国缺乏以色列研究
·“三百年殖民地”的血淋淋样板
·每个国家都需要自己的偶像
·理解力与创造力
·人权与种族
·中国准备建立全球政府
·论习近平主义之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九
·向中国政府特进一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五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鸦片战争是英国崛起的关键

谢选骏:鸦片战争是英国崛起的关键
   
   《今天的英国精英如何看待鸦片战争?》(2017-11-20 FT中文网)这样说:
   
   我以邮件采访为主要形式联系了英国各界精英,不出所料,在我收到的回邮中,受访者一致谴责鸦片战争。

   
   如今,少有英国人知道鸦片战争。就算听说,也只是闻其名。英国学者蓝诗玲在其著作《鸦片战争》中道出答案:“在我看来,英国一直竭尽全力忘记牠与中国打了两次鸦片战争的事实,在英国中学和大学的历史课上看不到鸦片战争的内容是十分可能的。还在1900年前后,一些英国历史教科书在谈到香港和英帝国在东方的管辖范围时,就不再提及鸦片战争……1997年香港移交时英国高官的告别演说,也对鸦片和为鸦片打的那两场战争只字不提。”
   英国人热爱历史。当年大英帝国征战四方,许多战役还被拍成了经典电影,如《祖鲁战争》。鸦片战争是近两百年前英国的一场大胜战,可是今天,无论英国教科书、媒体和影视作品都对此鲜有提及,英国几代人对之已近乎丧失概念。
   
   而在中国,鸦片战争无人不知。据蓝诗玲《鸦片战争》介绍:从蒋介石时代起,中国开始用反帝情绪构建国家,此后鸦片战争从一个事件,被宣传成为中国屈辱的、前所未有的民族悲剧,目的是说服民众将中国的所有问题都归咎于一个外来的敌人,将鸦片战争及由牠带来的不平等条约说成是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长期计划,只有国民党能够拯救中国。此后,“鸦片战争”和“屈辱”成为爱国主义主打名词。
   
   发生于1840年的第一次鸦片战争,是中国朝贡体系与大英帝国体系的首次正面大冲撞。那时经历了工业革命的英国正崛起为全球巨霸,在世界范围内强行推行自由贸易;而中国对此近乎一无所知,仍然活在自给自足的天朝幻象当中。“弱肉强食”是当时国际社会的游戏规则,落后就要挨打。今非昔比,“人道主义”已基本取代“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英国更是站在道德高地,以一种过来人的优越姿态,对世界弱势国家及群体表示关怀及帮助,对本国历史上的丑陋行为(如贩卖奴隶)毫不留情地予以批评。那么,对于鸦片战争,当代英国精英如何看待自己祖先当年的行为?
   
   我以邮件采访为主要形式,联系了近十位英国各界精英,包括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及末任港督彭定康。
   
   不出我所料,在收到的所有回邮中,受访者大都一致谴责鸦片战争。
   
   丹·斯诺(Dan Snow)是BBC知名历史节目主持人,其曾曾外祖父是英国前首相戴维·劳合·乔治(David Lloyd George)。作为剑桥大学历史系的优等毕业生和历史学家,丹在给我的回邮中,描述了第一次鸦片战争的背景和原因:
   
   “那时的背景是:18世纪和19世纪初,英国发生了技术上的革命,即世人熟知的工业革命。凭借蒸汽发动机,这个小岛国的产能迅速远超亚洲许多人口众多的国家。比如:英国兰开夏郡以当时最先进的机器,生产出物美价廉的纺织品,这些产品大量涌入孟加拉国,最终毁掉了孟加拉国的纺织业;又如在印度,欧洲贸易改变了传统的以土地为基础的农耕及等级制度,并造成贫困与饥荒。中国那时巨大而富有,但禁止对外贸易;而英国不择手段地急于在世界范围推行自由贸易,一直恼怒于无法向中国进口产品。鸦片战争的意图在于打开中国市场大门。英国进攻中国,发动鸦片战争,一来其技术先进;二来商人们希望在中国谋大利;其三是政客利用英国选民当时的爱国情绪为自己在政治上寻求利益。”
   
   前英国商务大臣凯布尔爵士(Sir Vince Cable)是英国第三大党自由民主党党魁,他评价说:“这是一场非常错误及充满剥削的殖民战争,造成历史上长久的伤痕及怀疑,我们希望这样的事不会重演。”
   
   美国乔治城大学的沙逊教授(Professor Sassoon)是著名的沙逊家族后人。该家族曾在鸦片战争中获利丰厚,上海和平饭店即为该家族所建。作为后人,沙逊家族对鸦片战争做出了谴责:“和许多战争一样,鸦片战争是错误的,其动机来自经济及政治方面:英国人以武力发动战争,部分原因是当时自由贸易主义甚嚣尘上;在全世界范围内扩张大英帝国疆土亦是原因之一。”
   
   威斯敏斯特大学戴雨果(Hugo De Burgh) 教授曾主持过《你所不了解的西方故事》,该剧于2013年在中央电视台播放。作为一位相当了解中国的英国学者,他说:“威廉·格莱斯顿(William Gladstone)(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首相)及其它政治家反对把鸦片向中国倾销,并认为以武力发动鸦片战争是不可饶恕的。尽管战争被包装上了支持贸易的标签,但这是违反道德的。格莱斯顿是对的。对利润的贪婪追求以及对被自由贸易主义(现称为全球化)主宰的时英国外交政策,我们应该感到羞愧。唯一让人略感欣慰的是:当时并非每个英国人都赞成开战,许多人曾尽全力试图阻止这场邪恶的贸易战。”
   
   我向四位英国政治家发出了面对面的采访邀请,结果如下:
   
   前首相布莱尔办公室没有做出回复。
   
   末任港督彭定康的秘书回复我:“男爵外出,等他周五回来,我会转告此事,看他意见如何。”此后没有进展。
   
   前保守党副首相赫赛尔廷勋爵(Lord Heseltine)及前工党副首相普雷斯克特勋爵(Lord Prescott)均请秘书回邮:感谢我的采访邀请,对不能接受采访感到抱歉。(何越 为FT中文网撰稿)
   
   谢选骏指出:英国人企图抹杀鸦片战争的存在,因为那是英国崛起的关键。在那以后,英国才能并吞了印度,并把自己升格为帝国。无论英国人多么长袖善舞是“流氓变绅士”的把戏,可惜肮脏的历史不能改写。英国给中国的教训是——为了大国崛起,不仅需要损人利己,而且需要文过饰非。为了大国崛起,不仅需要不择手段,而且需要道貌岸然。不过天道好还,鸦片战争过去一个半世纪以后,英国已经沦为吸毒国家——
   
   2007年3月30日BBC报道《英国学生吸毒情况严重》说:
   
   英国政府致力减少年轻人吸毒的情况,并且在学校和不同场合宣扬毒品的祸害,但是,最近英国一些专业报告显示,十来岁的学龄少年滥用药物和毒品的问题渐趋严重。
   
   有专家认为应该从改善学校风格和风气入手,以求解决问题。
   
   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说,卫生部委托进行的最新报告显示,英格兰每25名中学生中便有一人曾使用可卡因、海洛因或其他甲级(Class A)毒品,这与2001年的情况相约。
   
   这个比例相等于实际上12万8千名11至15岁的少年曾使用毒品。
   
   伦敦卫生与热带病学院(London School of Hygiene and Tropical Medicine)三名研究人员在《英国医学期刊》(British Medical Journal)发表的最新报告表示,以学校为主的调查显示,英格兰三分之一的15岁少年人在过去一年曾使用违禁药物。
   
   卫生部委托进行的报告同时显示,超过一半11至15岁的少年曾饮酒,六分之一人曾使用过例如大麻这类违禁物质。但这比例比以前下降。
   
   《每日电讯报》报道指出,卫生部委托的这个报告显示令人担忧的情况,但相信政府对少年人饮酒、用大麻的情况有轻微减少将予以正面的回应。
   
   英国卫生部委托的调查在去年秋季的学期进行,调查员访问了英格兰290家学校的8,200名学童。
   
   伦敦卫生与热带病学院研究员在《英国医学期刊》的报告建议,改善校风(school ethos)或者可以减低学生滥用药物和未成年少女怀孕的情况。报告说,在美国和澳大利亚推行的一些学校计划,成功减低学生滥用违禁物质、吸烟和饮酒的情况。报告说,这些计划改善师生之间的沟通、增加家长与学生参与学校的决策,以及提高对教师的训练。
   
   伦敦卫生与热带病学院研究员认为,对英国而言,这有可以借镜的地方。
   
   但实际上呢?
   
   英国已经输掉“禁毒之战”,吸毒人数居欧洲第一!
   
   毒品问题一直是最令英国政府头疼的严重社会问题。为了控制毒品走私,减少毒品犯罪,英国政府绞尽脑汁,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但通过近日公布的统计数据来看,毒品问题在英国不但没有得到控制,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
   
   英国的毒品问题不仅在欧洲大陆,就是在世界范围内都是相当严重的。2002年,英国《观察家报》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在16岁至24岁的年轻人中51%的人有吸食毒品的经验,全国有500多万人定期吸食大麻,超过200万人经常吸食摇头丸、安非他明和可卡因等毒品。根据欧洲毒品和吸毒监控中心的数据,英国现已拥有欧洲最大的吸毒人群。
   
   而去年1月爆出的英国王储查尔斯的次子、17岁的哈里王子与学校的伙伴们一起吸食大麻的新闻,不但进一步说明了英国的“毒品文化”正日趋严重,而且还由此引发了英国公众对青少年吸毒问题的强烈关注。
   
   为了控制吸毒者人数,摆脱身上不光彩的“毒品文化”的印记,英国政府想尽了一切办法。他们部署大量警力,一到夜里就对夜总会等场所突击搜查,希望截断毒源。英国警方高层为了“以毒攻毒”,使毒品的交易量萎缩,甚至制订了向吸毒者免费提供毒品的计划。但事实证明,他们所有的努力都以失败而告终。
   
   本周公布的犯罪数据表明,在英国的主要城市中,和毒品有关的犯罪数量将达到一个新的高峰。伦敦的毒品犯罪增长了近30%;在伯明翰,这个数字是20%,而拥有海洛因和可卡因的人数更是增加了47%!尽管英国警方费尽心机,但仍有90%的烈性毒品(hard drugs)流入到吸毒者的手中。在英国,无论你身在何处,只要愿意,都可以买到这些烈性毒品。
   
   一些与毒品相关的犯罪所造成的危害,则远远超过了毒品犯罪本身。在伦敦,由于吸毒而引起的暴力犯罪和对妇女的性侵犯案件数量持续上升。而伯明翰的情况则更糟,在吸毒后发生的谋杀案和强奸案数量上升了23个百分点。据英国监狱系统的统计,英国监狱内80%的犯人都是烈性毒品的吸食者。毒品犯罪每年要花费英国200亿英镑,而这笔钱中的大部分都被恐怖分子或反政府武装用来购置军火,或招募训练新人。
   
   现在,在相当一部分英国公众的眼中,政府的这场“禁毒之战”已经变成了一场“可能永远也打不赢的战争”。有分析人士指出,如果英国政府想减少国内的毒品犯罪,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出一个“行得通”的方案。只有这样,政府才能重新赢回公众的信心和尊重,才能在他们配合下打一场有胜算的“禁毒之战”。
   
   谢选骏指出:英国无法赢得禁毒之战,因为英国的发迹就是建立在毒品交易之上的。俗话说得好——“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英国要不是进行贩毒战争,如何建立横跨全球的日不落帝国?但是祖先欠下的债,继承人必须偿还的。这就是“大英帝国的史诗”《害人者终将害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