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一带一路的难度大于“长城+大运河”]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带一路的难度大于“长城+大运河”

   谢选骏:一带一路的难度大于“长城+大运河”
   
   
   长城的建设拖垮了霸道的秦朝,大运河的建设拖垮了霸道的隋朝——而现在的“一带一路”建设,其难度要大于“长城+大运河”——比拖垮了秦朝的长城和拖垮了隋朝的大运河之总和,还要大。这是因为长城建设在中国边境,大运河建设在中国腹地,但是一带一路却要建设在距离中国万里之遥的海外。所以,“中国一带一路上连栽跟头”就是预料之中的事情了。
   


   《中国一带一路上连栽跟头》(2017年11月19日 转载VOA)报道:
   
   刚刚写入中共党章、蹒跚上路的中国“一带一路”构想最近忽然遭遇一系列挫折,预示出其未来道路之坎坷。
   
   津巴布韦政坛风云突变,执政37年、被视为中国“老朋友”的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被推翻,凸显出“一带一路”之上的政治陷阱。
   
   “一带一路”主要集中在南亚、中亚、东非等地区,而沿线国家大多政治制度落后,欠缺民主规范,一旦政府倒台,中国大笔投资随时可能付诸东流。
   
   本星期“一带一路”上中国栽的另一个跟头是,另一老朋友巴基斯坦也出人意料地拒绝了中国140亿美元水坝项目投资,改为由巴基斯坦自己筹资建设。巴基斯坦的迪阿莫-巴沙大坝在“一带一路”倡议中扮演相当重要的角色,是“中巴经济走廊”上的关键一环,中巴两国今年5月刚刚签署备忘录,确定中国将获得位于巴控克什米尔地区迪阿莫-巴沙大坝的项目所有权,然而巴基斯坦现在称,中国的条件无法接受、违背巴方利益。
   
   就在巴基斯坦拒绝中方援资三天前,尼泊尔也在14日取消了与中国合作的价值25亿美元的布达甘达基水力发电厂电站项目。
   
   各种迹象显示,被视为中国顶级全球战略构想的 “一带一路”倡议在即使是被视为盟友的国家也接连遭遇抵制,中国的大笔投资往往被质疑为是一种企图长期盘踞下来的殖民策略。
   
   在斯里兰卡与中国签定的汉班托塔深水港项目中,由于斯里兰卡无力偿还中国巨额贷款,只好出租土地,中国的国营企业因此将取得长达99年的经营权,拥有1万5千亩的土地。这一项目遭到当地民众的强烈反对,该投资计划目前处于搁浅状态。
   
   斯里兰卡位于中东油船前往中国的海路上,战略地位极其重要。中共中央政治局新晋常委汪洋本月初在北京会见斯里兰卡外长马拉帕纳时还在力促斯里兰卡接受这一项目,称中方高度重视发展同斯里兰卡的关系,视斯里兰卡为建设“一带一路”的重要合作伙伴。
   
   美国《外交事务》星期五11月17日刊登一篇文章,认为“一带一路”倡议虽雄心勃勃,但远不可能一路顺风。“中巴经济走廊”途经喀什米尔,引起印度的激烈反对,而且又途经恐怖份子出没地带。
   
   在另一方面,“一带一路”在最初被美国等国家冷落了一段时间之后,最近也有了一些积极的反应。美国总统川普和日本首相安倍都表示愿意在有关项目上进行合作。日本外相河野太郎星期五18日发表演讲时提到了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正面地评价了这一经济带构想。他指出,“如果以开放的谁都可使用的形式展开,将对全球经济非常有利”。
   
   谢选骏指出:长城的建设拖垮了霸道的秦朝,大运河的建设拖垮了霸道的隋朝——而现在的“一带一路”建设,其难度要大于“长城+大运河”——比拖垮了秦朝的长城和拖垮了隋朝的大运河之总和,还要大。这是因为长城建设在中国边境,大运河建设在中国腹地,但是一带一路却要建设在距离中国万里之遥的海外。所以,“中国一带一路上连栽跟头”就是预料之中的事情了。
(2017/11/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