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军队的盲目的愚蠢所造成的疯狂——中国依然是一个雷区]
谢选骏文集
·人类动物学
·基督教中国化与中国基督教化
·有钱能使总统推磨,卸磨却被驴杀
·中国文明整合欧洲
·意大利鬼子达芬奇自封科学救世主
·毛泽东思想是美国枪民的跟屁虫
·没有生命灵魂,如何浪费扼杀?
·龟壳主义的社会实践
·毛泽东在地狱遭到杨开慧与贺子珍江青的分尸
·你的美国梦只是一所房屋吗
·抵抗自然规律的生意经
·中美之间的王朝政治
·川普的斯拉夫宫廷政治和超模文工团
·马克思和希特勒谁更邪恶
·共产党早就对中国进行了“去中国化”了
·台湾人是更为纯粹的中国人吗
·诺贝尔文学奖还是诺贝尔性侵奖
·和平经济与战时经济
·韩国人就是穷凶极恶
·我授权西方领导人担任世界宪兵
·自愿的性侵不算性侵
·“一国两制”是否豆腐渣工程
·快餐店的厕所距离餐桌不到两米
·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
·“道统”之作为思想主权
·孔子如何成为间谍的
·中端人口(段友)率众起义
·马来西亚华人走投无路了
·改革是假的,开放是真的
·连班农都不知道迫使中国开放互联网才是关键一步
·美国是否要放弃自取灭亡的历史机会?
·势均力敌的基督教
·俄国会因为中国而陷入大饥荒吗
·法国人就是鼠目寸光
·共产党对美采阴补阳还是采阳补阴
·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否遭到苏联红军强奸
·美国人为何一厢情愿
·不准毕业毋宁自杀
·爱情为什么不值钱
·从共产主义到共享经济
·联合国已经分裂为两个阵营
·海峡两岸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延安精神到达罗马
·自相矛盾的美国和自相矛盾的中国
·中华民国拯救犹太人所以自己灭亡了
·中国人的儿子都死光了吗
·中餐习俗肮脏但却促进了医学的发展
·芝加哥警署欢迎中国学生报案
·伊斯兰教、洪秀全教、列宁主义、纳粹主义
·亚裔青少年类似黑五类吗
·学历和读书毫无关系
·信用社会能兼容于共产极权吗
·新中国的决心只是赚钱吗
·新华社挖苦习近平只会重复毫无新意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封建之美胜过现代之恶
·希特勒和默克尔都是穆斯林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希特勒的塑造者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伊斯兰国”油尽灯枯,欧洲变成太平间
·共产党中国已经西方化了吗
·共产党是共产党的敌人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军队的盲目的愚蠢所造成的疯狂——中国依然是一个雷区

   谢选骏:军队的盲目的愚蠢所造成的疯狂——中国依然是一个雷区
   《87名村民剩78条腿 中国将全面扫除中越边境遗留雷场》(2017年11月18日 转载政知见)报道:
   又一项中央军委批准的行动开始进行。
   11月16日的解放军报报道,经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准,我国将对中越边境遗留雷场进行全面扫除,彻底清除边境遗留雷患。
   新一轮扫雷在中越边境云南段展开,云南省人民政府、南部战区陆军、云南省军区共同组成领导小组负责这项工作。计划用约1年的时间,完成对68处、共60余平方公里雷场的扫除和封围。


   政知见注意到,在中越边境扫雷,始自上世纪90年代初中越两国关系正常化后,1992年、1997年、2015年都进行过边境大扫雷。2015年在中越边境展开的扫雷行动,完成了对云南段41处、18.4平方公里雷区的扫除任务。
   这是2015年之后的又一轮扫雷行动。
   87名村民炸得只剩78条腿
   因与越南接壤,云南、广西两地境内存在着许多“地雷村”。
   这次扫雷的任务,集中在文山州和红河州的富宁、麻栗坡、马关等6个市县边境一线展开。仅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一地的数据表明,从1979年至2003年,该州因不慎触雷致伤残人数达5878人,年龄从8岁到84岁,5万余亩耕地因此荒芜。文山州下辖的沙仁寨一度曾出现87名村民被地雷炸得只剩78条腿,以此成为“闻名”世界的地雷村。
   曾被炸伤的村民解释称,埋在地下几十年的地雷经过雨水冲刷,很容易被“移位”。因此,即便在雷区之外的自家田地耕作,她仍然被炸伤致残。
   让政知见觉得讽刺的是,那些人畜都不敢盲入的雷区却成了不法分子走私冒险的通道。2014年,深圳海关缴获了12个走私团伙,他们由香港进货运至越南,再冒险进入雷区试图躲过关卡。
   种种原因,使得我国决心要拔除这些深埋地下的定时炸弹。经过两轮大规模排雷后,剩余的雷区更是名副其实的“艰难险恶”,2015年开展的那轮扫雷涉及的雷区,是中越边境历次扫雷行动中最艰巨、最难啃的硬骨头,爆炸物种类多达30几种,是世界其他雷区所罕见的。
   新一轮扫雷行动的难度更是不低。解放军报称,此次扫雷区域山势陡峭、地形险峻、不便于机械排雷,只能采取传统的排雷手段,工作危险性大、组织实施复杂。
   
   持续25年的扫雷行动
   中国在中越边境的扫雷行动从1992年至今已持续25年。
   在新一轮大排雷行动前,我国针对中越边境曾进行过三次大规模排雷行动,时长均为两年。政知见做了简单的梳理:
   1992年-1994年:开辟边境通道
   中越两国关系正常化不久后,中国政府开展了第一次大规模排雷。受资金限制,此次主要清除边境口岸、通道,还有边防部队巡逻道路上的地雷,总计840余万平方米土地可安全使用,标示雷场82处,开辟60条边贸通道和25个边境贸易点,扫除20多个雷种的地雷28万余枚、其它爆炸物12万余枚(发)。但还遗留有大面积雷场,数百万亩良田不能耕种。
   1997-1999年:世界军事史上最大规模扫雷行动
   1997年开始,云南和广西边境地区展开世界军事史上最大规模的扫雷行动,一共扫除地雷50多万枚、爆炸物18万多发(件),中越边境地区有102.8平方公里的雷场面积被清除。这次扫雷行动还以封围标示的方式,将未排除的地雷和爆炸物的159.46平方公里土地圈出,防止边民误入。自此,人触雷的事件大幅降低。
   2015-2017年:清除雷患
   报道显示,此次扫雷作业任务将于2017年底结束,届时将完成55平方公里雷区的扫除和24平方公里雷区的永久封围任务。2015年11月,来自云南省军区、原14集团军、原13集团军、西藏军区的400余名官兵组成的扫雷部队分赴边境地区进行排雷,截至2016年7月,任务已完成总目标的27%。
   新一轮扫雷行动为时一年,是一种扫尾工作。前面提到,这轮扫雷,目的是对中越边境遗留雷场进行全面扫除,彻底清除边境遗留雷患。“全面”、“彻底”显示出这次扫雷与此前的不同。
   新一轮排雷的重点区域
   裸手排雷的扫雷官兵
   前面提到,这次扫雷只能采取传统的排雷手段。
   实际上中国军队很早就已经研制并使用了排雷机器人、清障车等远距离遥控设备。这些智能设备无疑可以将扫雷员的人身威胁降为零。可在中越边境,这些设备却无法替代一线的扫雷员。这又是为什么呢?
   首先,还是和中越边境的自然条件脱不开关系。
   中越边境扫雷作业,是在亚热带山岳丛林地带进行。这里山高坡陡林密,很多地方地势险峻,有的地方脚下就是陡峭的崖壁,机械化的排雷装备在很多地方根本派不上用场,堪称灵活的扫雷机器人也在这些陡坡和密林前寸步难行。
   其次,中越边境的地雷种类多、埋藏时间久,机器人无法做到100%排除。
   由于历史上苏联、美国势力都曾染指越南,因此埋设在中越边境上的地雷不仅有中式、越式地雷,苏式、美式地雷也不少见。地雷种类更是有防坦克雷、防步兵雷、松发雷、绊发雷、跳雷、诡计雷等至少数十种。
   这种密度大、类型多、变化大的混合型雷场几乎是全世界最复杂的雷场。在现有的技术水平下,扫雷机器人、机械化扫雷、爆破排雷等方式都很难确保百分百清排彻底,一些“犄角旮旯”仍然需要人工排查。
   扫雷官兵开始作业前都要穿上防护服,防护服一般有几十斤重,需要战友帮助才能穿戴上。防护服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保护扫雷员的安全,但政知见注意到一个细节,由于排雷、排爆需要扫雷员精准拿捏力道,因此这类防护服大都不会对手部进行防护。一线人员绝大多数都是裸手上阵。
   防护服
   令人感动的是,一线排雷士兵完成任务后会手挽手亲自在雷区走一遍,亲身检验排雷成果,确保万无一失后才会给雷区“摘帽”。
   
   谢选骏指出:“布雷——扫雷”充分体现了“军队的盲目的愚蠢所造成的疯狂”。他们所谓的军事行动,完全是一些不顾后果的烂尾楼。如果他们当初布雷的时候计划清楚、敢于负责的话,一一登记埋下的地雷,就不会留下如此之多的后患。
   
   这还让我想起了一个历史人物陳布雷——此人1890年11月15日生,1948年11月13日死,原名陈训恩,字彦及,从事苟且活动后笔名布雷,畏垒。其為民国时期著名评论家,后受蔣中正赏识,弃文从政。被称为“蔣中正之文胆”。陈布雷庇护了许多亲属中的共产党奸细,大量安置下共产党雷子的结果,导致民国灭亡。布雷的家伙自知罪孽深重,自杀而死。迄今为止,中国还没有出现一个叫做“扫雷”的历史人物,所以中国依然是一个充满了共产党地雷的庞大雷区。
   

此文于2017年11月1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