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我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马前卒]
谢选骏文集
·灾难是史诗的来源
·选民才有资格获得政府的羊毛
·COVID 19与 2019年预言
·口罩就是马辔,戴口罩就是留辫子
·2020年是否全球人口数量的顶峰
·逆向马歇尔计划的苗头
·美国政府沦为借钱度日的专业户
·加拿大成为全球政府的典范
·大国担当还是苦中作乐
·呼吸机上的现代文明
·肺炎疫情将加速全球统一进程
·美国错失整合全球一大良机!
·“美利坚合众囚”都带上“识别码”
·美国到底像是分裂的希腊还是更像是统一的罗马
·全球政府才能控制全球疫情
·全球政府才能保障全球生产链
·英国人民不需要呼吸
·白邦瑞沦为骗子的狗官
·全球政府可以超越“马尔萨斯陷阱”
·全球化不是一个选择题
·美国联邦制度溃败于全球化过程
·西方世界培育了武汉病毒
·主权国家控制全球化过程必定车毁人亡
·英雄都是被狗熊害死的
·大众是没法参与讨论的
·原罪观念的生物学基础
·中国疫情整合全球
·现代罪己诏
·独裁制度创造从无到有的魔法
·美国官员和中国官员一样的黑
·朱门酒肉臭、地铁病死骨
·主权国家政府就是地球村林的大小村霸
·消灭犹太人才能保护全人类
·是杂胡还是华人
·你的喜爱让纽约沉沦
·《人类简史》的作者似懂非懂我的《全球政府》了
·基督教中国的黄金时代
·主权国家的办事人员都是趁疫打劫的盗匪
·主权国家的专业就是甩锅
·白宫沦为医药公司的掮客
·衰老的美国244岁欲振乏力了
·美利坚合众国开始了静悄悄的解体
·没有1984的封闭社会就是不行
·政府“发钱”与黑社会“裸贷”
·美国的惨况源于联邦制度的叠床架屋
·为什么共产党影响能在全球扩散
·居家隔离是小国时代的极致
·联邦制度害死了纽约,古墓州长是帮凶
·联邦制度已经失去对于军队的控制了
·冠状病毒成为主权国家的判官
·武汉病毒是阿拉伯人的上帝
·何不戴上皮鞋防疫
·西方国家瞎了狗眼
·全球瘟疫凸显了主权国家体系的荒谬
·人类清除计划比国定杀戮日更为贴切
·中央政府优于联邦政府
·美国宪政体系无法胜任全球政府的基本职能
·共产国际控制了美国
·共产国际正以跨国集团的面目出现
·主权国家是原罪的突出代表
·魔鬼总是把圣子耶稣和老子、释迦牟尼、穆罕默德等人相提并论
·保护亚裔就是抵制共产国际
·非洲的网红智商不低
·联邦结构适于开发进取不适于整合守成
·美国联邦制与贪婪的律师
·狼图腾无法整合世界
·新冠病是人工合成的“老毛病”
·两边游走的人传播瘟疫
·全球化的弱点就是没有全球政府
·中国的“基督教”为何不堪一击
·不要脸的人才能战胜武汉瘟疫
·新冷战就是新文化战
·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是细菌战产物
·川普风暴的末日来袭
·武汉肺炎患者变成了犹太人
·华人为何到哪里也没有安全感
·共产党喜欢灾难
·消灭富贵病——毛泽东主义自杀宣言
·西班牙为何要钱不要命
·边境线就是主权国家的生命线
·人类才是地球的瘟疫
·美国联邦是走向分裂还是走向帝国
·美国联邦可能正在消亡
·暴君为何趁疫打劫
·暴民为何趁疫打人
·世界首富贝佐斯陷入阿拉伯美国陷阱沦为老二
·体育表演违背了体育道德
·实证主义也是一种空想主义
·庚子赔款促成武昌起义
·武汉起疫与文化战争
·国家利益是个人自由的敌人
·香港人是全球瘟疫的种子
·狼图腾与吸血鬼
·战狼只是五毛家犬而已
·“中美关系”是两个罪犯之间的一笔交易
·毛泽东就是宋江——出卖中共、害死林彪、投靠美帝
·2020年优生学的理论与实践
·群体免疫的血腥之路就是自由之路
·自由就是自负盈亏、自生自灭、与神同在
·独立不独立是一样还是不一样
·武汉瘟疫比六四屠杀进了一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马前卒

   谢选骏:我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马前卒
   
   
   邹容之所以不同凡响,因为是教会学校培养的,可以出污泥而不染也。
   


   生平
   
   1885年在出生四川省巴县的邹绍陶,幼年曾就读于英国伦敦基督教公谊会(又称贵格会)于1892年创立的广益中学,是第一届毕业生。
   
   1902年自费赴日本留学,就读于东京同文书院,开始参加革命运动。
   
   1903年因与同学张继、陈独秀等人一同剪去清政府留学生监督姚文甫的发辫,事后被迫回国。至上海后,与革命志士章太炎、章士钊等人结为挚友,积极参加拒俄运动与爱国学社的革命活动。是年出版《革命军》和《流血革命》,亟言排满反清,号召人民起来革命,诛杀清帝及满人,建立独立自由的“中华共和国”。
   
   不久,苏报案发,因清政府的要求,邹容与章太炎一同被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通缉。后邹容被租界判处2年有期徒刑,遭到迫害死于狱中,年仅二十岁。
   
   身后
   
   《革命军》一书风行海内外,畅销一百余万册,是清末革命书刊中流传最广的,对散播革命思想有很大贡献。蒋中正、胡适等在青少年时期都曾阅读过此书并受其感召反清。
   
   1912年3月29日,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孙中山追赠邹容为陆军大将军。
   
   1943年12月,重庆市政府将城内的新生路改名为邹容路。
   
   1946年6月,在重庆市区南区公园建立起邹容烈士纪念碑。
   
   评价
   
   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历史学系教授杨瑞松指出,从学术研究和思想文化中的探究角度而言,邹容的著作《革命军》可谓只是出自于一位热血青年的未成熟之作,其中所提到的思想观点大多缺乏原创性,甚至有明显的转借拼贴之斧凿痕迹。邹容在挪用其他思想家的过程中并未照单全收,除了有意地删减若干论点外,其论述的主要用意仍是要明确界定所谓汉族和满洲人的敌我分明界线。他亦指出,对于许多阅读《革命军》的读者而言,该书最大的吸引人之处正是其鲜明的排满言论和仇满意识。
   
   关于邹容对于“汉人如何遭受满洲人严重迫害和奴化”的各种革命宣传控诉,日本学者桑原隲蔵曾于辛亥革命刚结束后针对这些指控提出一些观点,在革命党指控满人“残暴屠杀”,以及严行剃发令的指控上,桑原虽然认为这些指控有夸大的嫌疑,并且缺乏和历史上其他类似事件的比较视角,但他基本上同情汉人针对这些屠杀和压迫事件有强烈的情绪反弹现象。然而在有关“政治权力分配上是全由满人垄断而汉人沦为奴隶”的指控上,他认为和事实大有出入,清统治期间满汉政治势力的分配,远比先前的异族政府(例如元朝)公平得多,特别在同治中兴后,内政外交的大权大半已由汉人官僚所掌控。因此以“主奴”的关系界定满汉之间的政治权力分配情况并不符合事实。
   
   谢选骏指出:杨瑞松缺乏常识,不知“主奴”的比例永远是“主少奴多”“主寡奴众”的。满清时期的旗人和现在的中共党员一样享有特权,而人数巨大的汉人却只能充当配料。滥竽虽然可以充数,决策还要察言观色。以至于邹容的反满大作《革命军》还要匿名才能出版;即使匿名了,即使在租界里,还要遭到洋人逮捕、关押致死,和现在的异议者同等待遇。由此可见西方殖民者的卑劣被作为西方的真理系统地继承下来了。现在,百年过去了,第三期中国文明已经开始,在互联网的推动下,我们无需再像邹容一样用匿名的方式委曲求全但却还是无法自我保全,因此有幸成为第三期中国文明的马前卒。
(2017/11/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