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我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马前卒]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马前卒

   谢选骏:我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马前卒
   
   
   邹容之所以不同凡响,因为是教会学校培养的,可以出污泥而不染也。
   


   生平
   
   1885年在出生四川省巴县的邹绍陶,幼年曾就读于英国伦敦基督教公谊会(又称贵格会)于1892年创立的广益中学,是第一届毕业生。
   
   1902年自费赴日本留学,就读于东京同文书院,开始参加革命运动。
   
   1903年因与同学张继、陈独秀等人一同剪去清政府留学生监督姚文甫的发辫,事后被迫回国。至上海后,与革命志士章太炎、章士钊等人结为挚友,积极参加拒俄运动与爱国学社的革命活动。是年出版《革命军》和《流血革命》,亟言排满反清,号召人民起来革命,诛杀清帝及满人,建立独立自由的“中华共和国”。
   
   不久,苏报案发,因清政府的要求,邹容与章太炎一同被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通缉。后邹容被租界判处2年有期徒刑,遭到迫害死于狱中,年仅二十岁。
   
   身后
   
   《革命军》一书风行海内外,畅销一百余万册,是清末革命书刊中流传最广的,对散播革命思想有很大贡献。蒋中正、胡适等在青少年时期都曾阅读过此书并受其感召反清。
   
   1912年3月29日,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孙中山追赠邹容为陆军大将军。
   
   1943年12月,重庆市政府将城内的新生路改名为邹容路。
   
   1946年6月,在重庆市区南区公园建立起邹容烈士纪念碑。
   
   评价
   
   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历史学系教授杨瑞松指出,从学术研究和思想文化中的探究角度而言,邹容的著作《革命军》可谓只是出自于一位热血青年的未成熟之作,其中所提到的思想观点大多缺乏原创性,甚至有明显的转借拼贴之斧凿痕迹。邹容在挪用其他思想家的过程中并未照单全收,除了有意地删减若干论点外,其论述的主要用意仍是要明确界定所谓汉族和满洲人的敌我分明界线。他亦指出,对于许多阅读《革命军》的读者而言,该书最大的吸引人之处正是其鲜明的排满言论和仇满意识。
   
   关于邹容对于“汉人如何遭受满洲人严重迫害和奴化”的各种革命宣传控诉,日本学者桑原隲蔵曾于辛亥革命刚结束后针对这些指控提出一些观点,在革命党指控满人“残暴屠杀”,以及严行剃发令的指控上,桑原虽然认为这些指控有夸大的嫌疑,并且缺乏和历史上其他类似事件的比较视角,但他基本上同情汉人针对这些屠杀和压迫事件有强烈的情绪反弹现象。然而在有关“政治权力分配上是全由满人垄断而汉人沦为奴隶”的指控上,他认为和事实大有出入,清统治期间满汉政治势力的分配,远比先前的异族政府(例如元朝)公平得多,特别在同治中兴后,内政外交的大权大半已由汉人官僚所掌控。因此以“主奴”的关系界定满汉之间的政治权力分配情况并不符合事实。
   
   谢选骏指出:杨瑞松缺乏常识,不知“主奴”的比例永远是“主少奴多”“主寡奴众”的。满清时期的旗人和现在的中共党员一样享有特权,而人数巨大的汉人却只能充当配料。滥竽虽然可以充数,决策还要察言观色。以至于邹容的反满大作《革命军》还要匿名才能出版;即使匿名了,即使在租界里,还要遭到洋人逮捕、关押致死,和现在的异议者同等待遇。由此可见西方殖民者的卑劣被作为西方的真理系统地继承下来了。现在,百年过去了,第三期中国文明已经开始,在互联网的推动下,我们无需再像邹容一样用匿名的方式委曲求全但却还是无法自我保全,因此有幸成为第三期中国文明的马前卒。
(2017/11/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