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从牛车与豪车看共产主义的困难]
谢选骏文集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
·没有历史的人最为富足
·苦行就是“被鞭打快乐”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第一章
·国家与器官
·天性构成的囚牢
·艺术是信仰的最后防线
·中国思想主权的觉醒
·思想与国家互相为敌
·幻想的人与生活的人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国家主权背叛思想主权
·现代思想的屠龙命运
·天命人心的圆周启示
·双重的“作对”
·黑暗时代的自由真谛
·四季天子的过程哲学
·思想主权·后记·附录对话·援引书目
·谢选骏:逆向殖民化与全球民族的兴起
·太一、无极、思想主权
·《福音书》与《古兰经》
·灭佛在文明史上意味“吸收”
·文化史上的兀鹰
·笛卡尔没有我们聪明的三个理由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序言)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第一卷第一章)
·第一卷第二章基督教与中国民族主义
·第三章中国民族主义与基督教之关系管窥
·第四章信耶稣的国民:民族主义与1920年代中国基督徒的身份问题
·第五章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冲突与融合
·第六章基督教对中华民族安全的巨大危害性
·第七章基督教在危害中华民族的安全吗?
·基督教在中国所面对的三个重大挑战
·第九章儒家和基督教为什么争战
·第十章怎样看待基督教在中国农村的迅速扩张?
·十一章“中国梦”运动中的中国基督教乱象
·十二章基督教在近代中韩传播不同境遇的原因与启示
·十三章日本基督教与韩国基督教
·十四章在基督教锡安主义阴影下的巴勒斯坦基督徒
·十五章基督教原教旨主义抬头说明什么
·十六章极端民族主义与基督宗教信仰
·十七章基督教普世观念与民族主义
·十八章基督教的世界主义和天下大同思想
·后记:“软”民族主义对中国有利
·中国共产党与圣殿骑士团
·《我的奋斗》有什么可怕的
·凡动刀的必死于刀下
·中国人为什么尚未高贵
·如何解决中国的“非常态”?
·中国也需要全国祈祷日
·钱钟书、刘小枫之作为毛泽东狗奴
·先覺之歌Song of Foresight
·先覺之歌總目錄
·黃帝陵前
·懷念古代中國
·中華古典
·亡國的見證
·民族的希望
·活人的宣言
·民族良心的往事縈回
·日暮行
·英雄之死
·民族的童年
·
·專政
·淒涼
·青黃不接的中國
·中國被春天放逐
·中國的夜思
·新王國的曉歌
·中國的昏歌
·中國的夜歌
·中國的獨歌
·中國的春歌
·獨龍吞滅了夏
·中國的海歌
·夜氣歌
·哀歌復浩歌
·土花曲(青苔歌)
·阡陌曲
·美人曲
·雲天曲
·聽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牛车与豪车看共产主义的困难

   谢选骏:从牛车与豪车看共产主义的困难
   
   网文《魏晋时代人们以有一辆牛车为时尚》2016年1月3日说:
   
   今人多有攀比豪宅名车。你知道一千四五百年前古人的追求吗?在魏晋南北朝时代,人们却以有一辆牛车为时尚。


   1987年,河南林州市城关镇阎家台村的一户农民,在村中打井时,便挖出西晋时一辆陶牛车。尽管那批陶器中两个陶俑灰头土脸,那车也风尘仆仆,但却真实地展现出西晋人起居出行、风俗习惯的文化艺术。
   
   那辆牛车卷棚式斗篷俨然,二辕架于牛颈,牛头前伸,圆腰垂尾,四蹄粗短;牛长25厘米,高14厘米。车轱辘滚圆,轮有辐条12根,车身长36厘米,宽16.3厘米,高14.6厘米,辕长21.4厘米。
   该村民当时挖井时,先发现坑壁用砖砌筑的一个大坑,猜想应是一座古墓,接着便有十余件器物逐渐从泥土中浮现出来。村民见这些东西造型可爱,便带回家中供孩子们玩耍,后便将其放在晒棚上。
   
   有关人员得知情况后,几经周折,终于在村民家中见到了一个个布满泥土的器物。根据经验,他们断定这些东西是文物,必须立即收集。然而村民面露难色。工作人员马上拿出50元作为奖励,村民才勉强同意上交。就这样,文物被回收并得以妥善保管。但当时收藏单位不是文博单位,文物所蕴藏的秘密却始终未能解开。直到二十年后的2007年,经市文物专家鉴定,才知是西晋时期的陶器,除牛车外,其余器物是俑、马、瓮、灶、甑、勺、盘、多子盒、耳杯、厕、樽、扁壶、井及大小罐等近20余件陶冥器。这些文物都是当年实物的缩小版。林州市博物馆里的西晋陶器多有残缺,这些文物正好弥补这一缺憾。
   
   1965年在洛阳市老城区北魏元巶墓出土的彩绘陶牛车,再现了当时流行于贵族阶层的一种时尚。1979年发掘的北齐尚书令、东安王娄睿墓,西壁绘通幰安车(从车顶到车前后用大幔遮住)、赤轮华毂,犍牛豪奴。2000年,在太原发现的北齐太尉、武安王徐显秀墓内,在东边壁画上,最引人注目的是绘有以墓主夫人牛车为中心的侍从和仪仗,那驾车牛,体形雄健彪悍,神态欢快喜人,昂首奋蹄,似欲破壁而出。壁画中的牛车也间接反映出当时王公勋贵青睐牛车的嗜好。
   
   据不完全统计,在大江南北,黄河上下的魏晋南北朝时代的墓葬里,经常发现作为冥器的陶牛车。由此可见,在这一特定的历史时期里,以陶牛车入葬,是一种全国性革新式的葬俗,并且普及到上述列朝行政管辖地区所有的省份。牛的体态一般强健有力,而神态却温顺可掬。牛车的造型,由车厢、车辕、两轮三部分组成。两轮雕塑得很精细,车辋(车轮周围的框子)刻画准确,车辐的数量和粗细与现实生活中的牛车大抵相同,车毂比例也与实物相当。毂中有轊(车轴头),轊中有辖,这表明毂中有大穿、小穿的结构,有利于牛车的长途跋涉。陶车厢,在各个省份出土中也有共性:四面设蔽,上覆车篷,这是实物的真实写照。有的两面开窗,有的前开窗后开户,共性中又有个性。陶制车篷上更有细致的刻画,那便是轑,是车篷的骨架。实物中,车篷是由细竹编织的席篷,从车内往外看之,则晶莹透光。车篷多覆与车布衣,起障泥和蔽雨的作用。这时的牛车,稍微讲究一点的还要挂幰,以蔽牛及赶车人,这也是出于长途跋涉的需要。
   
   在河南林州市桂园区春秋大墓东侧发现气势恢弘的车马坑,六车十二匹马,排列整齐,布局严谨,显示出墓主人生前地位显赫,生活豪华。
   
   到了秦与西汉,各地墓葬发现车少,马匹更少;迄东汉,则以车轊代车马,殉马极其少见;到了魏晋南北朝,只剩下陶牛车了。葬俗的变化,显示出历史生活的变迁。
   
   东汉末期至魏晋,中原一带长期处于兵火战乱,致使马匹锐减。《盐铁论·未通》说:“是以百姓贫苦而衣食不足,老弱负辂于路,列卿大夫或乘牛车。”同书又说:“一马伏枥,当中家六口之食。”到了东汉末期,连汉献帝也落到了以牛车代步的狼狈地步。因此可以说,马匹锐减,是牛车盛行的主要原因。由于马匹锐减,也使得一部分两汉世家大族,以改乘牛车为荣。
   
   2003年5月,西安市发掘到汉代张汤墓。张汤起于书吏,后升迁御史大夫,位列三公。按其地位,可乘驷马安车。可是《汉书·张汤传》却说:“汤死,家产值不过五百金,皆所得奉赐,昆弟诸子欲厚葬汤。汤母曰:“汤为天子大臣,被恶言所死,何厚葬为!载以牛车。”张汤为武帝名臣,以执法尚儒起家。他们所以要以牛车载葬,主要是为了保持清风高洁和民间淳俗。汉代的名士刘宽、朱云之流,乘牛车四处奔波讲学,在当时的史家看来,并不认为是降低了自己的身份,而认为是儒林的本色,代表了儒家思想的新风尚。牛车作为主车大批出现,应与世族风气有着密切的关系。魏晋南北朝的中小墓葬陶牛车的大批出土,也应是现实生活中的真实写照。
   
   在唐墓随葬品中,又有大量马匹出现,且具有“有马无车”的特点。在昭陵六骏中,可以看到它们飞奔优美的俊影。从“有马无车”的现象,可以看出李唐王朝及其贵族集团的种族归属和时代风气。
   (张振海,原标题:千年前的时尚——牛车)
   
   《魏晋时期按身份乘车之谜》
   
   《汉书·董仲舒》中有这样一句话:“乘车者,君子之位也;负担者(背、挑重物),小人之事也。”乘车与否代表一个人身份的高低,就连驾车牲畜的不同,也是区别车主身份的标志,这其中最具戏剧性变化的莫过于牛车了。
   
   中国最早出现的车是牛车和马车,当时的牛车车厢容积大,用于装货和运输稼穑,多从事劳务,所以被称为“役车”,地位是很低贱的,上层人物当然是很少乘坐的。在汉代,用牛驾车已相当普遍。西汉初年,由于连年战争,社会生产遭到严重破坏,经济凋敝,国库空虚,连皇帝的乘舆也很难配备毛色相同的四匹良马,将相也只能乘牛车了。汉景帝平七国之乱后,诸侯贫困的也只能乘牛车。后来官苑及民间养马虽逐渐增多,但攻伐战争不止,马匹多被军队征用,乘车也多驾牛,当时连官家的祭祀活动,也常用牛车,驿站中也备有驿牛,甚至还出现了以牛牵引的战车。在民间,牛车更广泛,据《汉书》记载,汉昭帝死时,修建墓地,大司农田延年雇佣民间牛车就有三万辆,从西渭桥下装载沙子运到陵墓工地……牛车虽很普及,但它的低贱地位并未改变。汉宣帝的外祖母王媪,随使者来长安,乘的是黄牛车,当时的百姓因此叫她“黄牛妪”,在这里把牛车还是当作规格较低的车。清贫的官吏也只有在无马车可乘的情况下,才去乘牛车的。《游侠传》记载:“朱家没有富裕的财产,衣不兼采,食不重味,出门乘的车也不过是小牛拉的车。《酷吏列传》记载:张汤死后,他的兄弟及儿子想厚葬张汤,但最后仅用牛车装敛送葬,葬具也只是有棺无椁。蔡仪为给事大将军幕府,家贫常步行,门下好事者相合凑钱给他买了一辆小牛犊驾的车。
   
   东汉初年牛车的地位仍无变化。汉章帝时,钜鹿太守谢夷吾乘牛车出行,被冀州刺史看见,认为谢夷吾此举“仪序失中,有损国典”,被贬为下邳令,太守因乘牛车而被降官,可见当时牛车的规格之低。然而到了东汉晚期,情况则发生了变化,汉顺帝时,刘宽有一次乘牛车出门,有个丢失牛的人,认为刘宽乘车所驾的牛正是他丢失的那头牛,刘宽听后二话没说,下了车就步行回府,过了一会儿,丢失牛的人找到了他的牛,把刘宽的牛送回到刘府上,并一再叩头表示歉意。对刘宽乘牛车,口吻中已看不到轻视的意思。到了汉桓帝时,左等四个宦宮被封侯,他们的仆从都乘着牛车,威风凛凛地从大街上走过,说明这时的牛车巳改变了它低贱的地位。袁绍青年时代交游广泛,与他结交的人很多,以至他家门前的牛车都“填接街陌”。所以《晋书·舆服志》说:“古代身份高的人不乘牛车……到了以后牛车的身份才渐渐提高,自汉灵帝、汉献帝以后,从天子到庶人都常乘牛车。
   
   社会上层人物出行时以牛车代马车,是车制上的重大变化,这与牛车的特点有密切的关系。自车诞生之日起,古人对乘车就有了一套烦琐的礼节规定,例如乘车者必须有“坐车之容”、“立车之容”、“兵车之容”
   
   随着上层人物光顾牛车,牛车的设备和装饰越来越讲究,牛车已迅速发展成为一种高级车型。曹操时已有了“通七香牛车”,就是在牛车张挂布幔,用来遮太阳,而且这种车能散发出香气,肯定车中还有别的装置。这种乘牛车的习惯直到南宋还可看到,《老学庵笔记》中记载:成都各名族大家的妇女出门都乘小牛犊拉的车,惟有城北郭氏的牛车最豪华少见,为一城之冠,当时人称之为郭家车子。牛车既为妇女所专用,陆游又以为新奇而予以记录,可见当时乘牛车的巳不多了。
   
   谢选骏指出:从上述变化可以看到,人们所争夺的,都是稀缺物质,所以没有马车就争夺牛车,有了汽车则还不够,还要争夺豪车豪宅豪华游艇飞机甚至未来的火箭和宇宙飞船。这样的人性,使得“物质极大丰富”永远也不可能。因为大家争夺的,永远是稀缺物资。“各取所需”既然只是做梦,“按劳分配”也是画饼充饥。共产主义的困难,就在于上述人性的竞争与贪婪——这在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身上,表现得比常人更为显著。共产主义因此成为二十世纪的骗局。但愿它不要超过二十一世纪了。
(2017/1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