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大众种族主义与精英种族主义]
谢选骏文集
·红色资本家任意抽取红奴血汗
·警察就是猛兽
·法国总理趁火打劫巴黎圣母院
·哈耶克不懂人有原罪
·医生不如机器人
·不挖掉毛泽东祖坟不能平息民愤
·不挖掉毛泽东祖坟不能平息民愤
·医生不如机器人
·中国人为何无底线——苟活
·中国人就是不长记性
·台湾人为什么也不如印度人
·莫谈国事的后遗症
·共产党中国只吃硬的不吃软的
·竞选总统需要作恶多端
·科学家面对死亡的困惑
·巴黎的圣母会接受日本的脏手吗
·王希哲被主子抛弃沦为哀鸣的丧家犬
·为官不易要受夹板气
·越南比中国更能钳民之口
·真的玩不过假的
·“六四”造就了今日的世界
·造反有理,封杀有功
·若不妨害司法公正如何充当领袖
·:新疆的拘禁营地竟然可用通讯视频
·“毛主席什么都大”
·美国起诉的不是任正非的女儿而是中共高官
·民主和自由不是玩弄扑克牌
·瑞典真是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吗
·共产党中国就是共产党占领的那部分中国领土
·加拿大人在香港在劫难逃了
·电脑是魔鬼
·毛泽东的汉奸意识
·听党的话无异于自杀
·啃食湿地不是守护湿地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工业大国
·新疆差点变成斯里兰卡
·妇女能顶半边天——毛泽东的后宫政治理论
·共和国卫士的三十年报应
·公营事业、官办企业就是不行
·刘强东和明大女生很有夫妻相
·冲天大火是创造历史的契机
·纪晓岚承认自己是满洲人的狗
·人生就是莫名其妙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活见鬼
·复活节还是圣诞节
·谁是五毛之都的主席
·谁是五毛之都的主席
·川普和刘强东都属于“疑罪从无”
·六四鲜血购买的经济奇迹
·掩盖六四屠杀等于准备惊天爆炸
·斯里兰卡的今天就是缅甸的明天
·斯里兰卡政府为何转移视线
·佛教徒借刀杀人
·白痴才说新西兰是天主教国家
·有两个中国就会有两个达赖喇嘛
·恐龙的故事也能激动人心吗
·法兰奇不懂中国
·“华堂”还是“夷堂”
·钱伟长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钱伟长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随意吹牛可能致命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
·选举与外行——外交政策为何缺乏连贯性
·蒋经国享受大奶、牺牲二奶
·皇族的用处就是上断头台
·独立中文笔会不懂“‘红区’不是‘大国’”
·缅甸人为何害怕穆斯林
·人权也是一种商品
·中国人有国际主义的基因
·穆勒报告体现了妥协精神
·法国政府里可有纵火同谋
·六四冤案2059年可以获得国家赔偿
·意大利是罗马帝国的废垃
·胡锡进进化为“一中一台份子”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彻底消灭彻底舒服
·佛教国家为何“不行”
·现在中国还是一个文明的低洼
·党奴不是公民
·广场舞——毛泽东邪灵附体
·中美洲难民入美犹如印第安人北伐
·金钱可以降低消除乃至逆转种族歧视
·希特勒差点把德国人变成了废垃
·五四运动是凡尔赛阴谋的结果
·康乾盛世不是中国盛世而是野狗创纪录霸占紫禁城
·美国纽约时报与中国参考消息
·中国模仿英国日本的“大国崛起”
·一带一路可能导致欧美的边缘化
·撒币铺路能不能种出摇钱树
·罗斯福首先开辟的通俄门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为何说共产就是共妻
·中国式的大选就是改朝换代
·俄罗斯人为何狗仗人势
·伟人发展下去就是恶魔
·批评就是自我批评
·民主运动都是改朝换代的热身运动
·毛泽东思想不如秦始皇的一个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众种族主义与精英种族主义

   谢选骏:大众种族主义与精英种族主义
   
   
   网文《种族歧视与追求公平》(2017-08-15 ,越吃越蒙山人)说:
   


   一九四二年,轴心国和同盟国之间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打得异常惨烈。那个时候,在德国学校的生物课本里,对“自然法则和人类”一章的解释是这个样子的:自然法则的至高原则是所有物种都被束缚在为了生存而不可反悔的争斗中。在描述了植物如何抢夺地盘,甲壳虫如何搜寻配偶等如此这般后,课本总结说,生存的争斗是无怨无悔的,但这是维持生命的唯一途径。这种争斗把不适合生存者消灭,选择了所有那些能够活下来的。。。这种自然法则不容质疑,活下来的生命将此完美呈现,没有宽恕,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生物学不单告知我们动物和植物,也告诉我们人类自身的法则,我们必须遵守并将自身的意愿铸造成以此为准则的生活而奋斗。
   
   德国学校当时向学生灌输的思想是,生活的意义就是奋斗,违反这法则的罪恶是可悲的。这点在希特勒《我的奋斗》里讲得尤其明确:任何试图与自然铁律抗争的人,都是在对抗做为一个人类生命而应感谢的准则,对抗自然就是毁灭自己。在这里,纳粹德国认可的自然准则其实就是,只有雅利安人是最优秀人种,他们能够有机会最终进化到更高一个档次。所以,纯种雅利安人的血统不能被其他低等种族混杂。
   
   在欧洲,自十九世纪中达尔文的进化论问世到尼采喊出上帝已死,战前好长一段时间里的哲学思考和科学进展其实都已经对这种意识形态提供了坚实的铺垫。纳粹的理论家是相信进化论的,他们认为,自远古进化而来的智人后裔,已经分化成几个不同的人种,这其中的北欧雅利安人有着最优秀的品质。他们头脑理性,外表美丽,人品诚实,作风勤奋,因此他们有潜质进化成超级人种。别的种族,比如犹太人黑人(以及亚洲的黄种人)等,就像地球生物演化史上出现过随后又被淘汰掉的尼安德特人一样,迟早退化灭绝。如果高贵的雅利安人与低等种族通婚混血,会使得人类前景暗淡,最终逃脱不掉灭绝的下场。
   
   依照德国人做事准确细致的习性,他们对广泛意义上的白人在等级上也做了进一步的划分。比如,纳粹的理论认为,日耳曼人是最为高贵的,而像南欧人爱尔兰人斯拉夫人等则是低劣一些的。为了便于推动种族主义政策,纳粹生物学家专门制订出有关头骨尺寸眼球颜色等生物特性的标准数据,让基层筛分日耳曼人时得以参照。《第三帝国兴亡》里面就有章节描述纳粹对不同种族的战俘所实施的不同待遇。基本上对同族同种的英美战俘,德国人还是能够依照日内瓦公约给予基本人道的待遇。但对属于斯拉夫人种的苏联战俘,境况就要悲惨得多。纳粹科学家把俘获的苏联飞行员裸身投入冰水,考察人体能在极端条件下的存活极限,然后以此为依据制订德军飞行员被击落,坠入寒冷的北海后的救援方案。当然,对于纳粹认为最为低劣的犹太人,最终下场只有进毒气屋了。
   
   不单是德国统治精英相信种族主义理念,那时候白人至上是西方社会精英的共识。在大多数著名的学府,学者们使用当时正统的科学研究方法,发表的许多学术论文,都证明了白种人比非洲的黑人和亚洲人更智慧,更有道德,更有技术才干。从华盛顿到伦敦再到堪培拉的政治家们,都把保护白人种族的纯洁性、不与低种族通婚、不退化为己任。比如严格控制从中国甚至意大利移民到像美国澳大利亚这样的“Aryan“国度,这种政策一直持续到战后很久的一段时间。在美国的政治生态领域,白人至上在主流意识的显示板上直到20世纪60年代才开始逐步褪色。而澳大利亚的白澳政策(禁止非白人移民)则是坚持到1973年才算终结。
   
   人性中的残忍,越是在自身处于生死攸关的存亡时刻越会迸发得淋漓尽致。德国人对犹太人的大规模屠杀,也是到了二战后期败相显现之后才变得更加穷凶极恶的。在一开始的时候,倒推十年前,在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刚刚上台的时候,元首的思想只是表明了那样一种迹象,一种信念。但是这样的邪恶种子埋藏在像德意志这样理性严谨组织性极强的民族的内心,等到它成为全体民众的一致追求时,带给整个人类的就一定是毁灭性的灾难。希特勒发动了世界大战,这促使他的敌人必须和他的政策划清界限,由此种族主义在西方完全失去了信誉。战后七十多年来,生物学基因学的研究发展说明了不同的人种之间的差异界限比纳粹认为的要小得多,但小得多只是个相对概念,差异的存在是绝对的。文明世界现有的政治法律伦理道德体系,是建立在每个人都有神圣的内在自然权利的前提下,这种权利不可见不可变。但是细究起来,这种所谓的天赋人权真是客观存在的吗?根本没有。我们常说的人是生而平等的,那只是借用了传统基督教中人的灵魂在上帝面前平等的概念,即相信自由的永恒的灵魂驻存于每个个人的再生之源。可是,既然上帝已死,那么灵魂安在?
   
   所以,事情其实是很清楚的,这世界上并不是人人生而平等的。这对弱小群体来说无疑是一个令人不安的客观现实。所以在文明的社会,反对歧视是最为基本的。接下来,我们要追求公平,追求不单单是对自身的公平,而且是要追求对他人的公平;追求不单是枝节的公平,还要确保整体的公平,整个社会的公平。这就像是我们进场去看一个美妙的演出,但面前是有一道五尺高的屏障。平等入场的方法是,每个人站在屏障后面,你要是身体足够高,你就可以享受到观看的乐趣;但你要是个子矮,对不起,你在剧场里能做的只是听到别人的欢呼。公平的做法是,对个子矮的人,入场时发你一个垫脚的板凳,这样你就可以和个子高的人一样去享受生活的乐趣了。
   
   谢选骏指出:上文所说的种族主义其实仅仅是“大众种族主义”。大众种族主义认为,一个民族所有的人都是优秀的或劣质的,善良的或邪恶的。二十多年前,我刚到日本的时候,发现有许多日本人相当低劣,当我和另外一些日本人抱怨的时候,他们就对我说——日本有一亿多人,这些人的素质、状态、诉求都是不同的。这是我体验到希特勒的“雅利安人”概念完全是政治上的把戏,就像毛泽东的“无产阶级”一样,在生活中其实并不存在。
   
   精英种族主义则不同,认为每一个体都有所不同,一个民族内部不可能所有的人都是优秀的或劣质的,一个种族的成员也不可能都是善良的或邪恶的。在历史上,像雅利安人、阿拉伯、蒙古人、欧洲殖民者,所奉行的都是大众种族主义,而非精英种族主义。而不幸地,德国人奉行的也是这种大众种族主义,结果他们就像战无不胜的亚述人和秦人一样,被消灭了。还好, 日本人受到中国精英种族主义思想的影响,在大众种族主义的道路上走得不远,所以日本人还是在极力同化台湾人和朝鲜人,而不是从肉体上消灭他们。精英种族主义就是贵族精神,就是一个文明在生长期而非衰落期的产物。相比之下,大众种族主义则是一个文明在衰落期而非生长期的产物。因为,到了“鸡犬升天”的时候,也就离开整体的灭亡也就不远了。

此文于2017年11月1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