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大众种族主义与精英种族主义]
谢选骏文集
·公海将成为中国的公共墓地
·川普为何支持中国恢复终身制度
·中国为何包庇逃犯张五常
·毛泽东猪头不知鲁迅滑头
·”党是领导一切的“砸了华为的锅
·早知华为今日,何必苹果当初
·川普是华为的救命神器
·川普是华为的救命神器
·二世而亡是个普遍规律
·王小东挖坑让习近平跳,对领导何其毒也
·没有喝醉的普京总桶是什么样子的
·中国崛起使得反对运动水涨船高
·中国文明缺乏自由基因
·中国文明缺乏自由基因
·明太祖朱元獐兽面兽心的来历
·1000万加元的保释属于温水煮青蛙吗
·1000万加元的保释属于温水煮青蛙吗
·博士与逃犯
·招待上级比本职工作更加重要
·招待上级比本职工作更加重要
·和平占领德国的土耳其示范中国移民
·川普出卖了美国的法治
·思想主权控制了互联网
·思想主权控制了互联网
·文化主权高于国家主权
·文化主权高于国家主权
·文化主权高于国家主权
·墨菲定律全是胡扯
·帕金森定律与帕金森症都是“老化的结果”
·彼得原理不知自己来自福音书的启示
·请客吃饭就是中国式行贿受贿
·使美国伟大的是司法体系而不是个人权力
·小孩都知道川普是白痴
·共产党中国奉承美国是统一世界的秦始皇
·孟晚舟显然比马云更高等
·电信诈骗政治犯家人真缺德
·李登辉真的是个打鱼的
·李登辉真的是个打鱼的
·李登辉真的是个打鱼的
·5G间谍是全球统一的先锋部队
·帝王热还是禽兽热,凌解放的劫匪军
·十月革命是地地道道的反革命政变
·反腐运动就是让罪犯审查罪犯
·法律战是国际争霸的文化战之一
·茅于轼为何说习近平糊涂
·话语权不是抢占的而是创新的,也要有专利
·总统的噩梦是社会的缓冲
·救美国就是揪美国
·中国的房屋价格是由共产党政府决定的
·为何营救华为负责人成了共产党中国的国家任务
·千人计划和孔子学院都是豆腐渣工程
·阿尔巴尼亚人是欧洲野人
·“六四”在震荡中改造了全球世界
·中国的房屋价格是由共产党政府任意决定的
·反黑英雄都是黑帮分子吗
·“反革命暴乱”万岁——迎接“六四”三十周年!
·共产党任凭强者蹂躏
·炮舰政策与强权意志
·投资人不是施恩不求回报的恩人
·2018年是共产党中国的最后晚餐
·邓小平白痴不懂所有制决定分配制
·逃离中国还是逃离共产党控制区
·米歇尔·奥巴马出卖了她自己的女儿们
·荧屏能够改变基因吗
·华为可能成为统一全球的先驱部队吗
·楚怀王成全了秦始皇
·共产党没有恩赐、马列主义并非中国教师爷
·马化腾睡不着怪床
·回头路的责任其实不在习近平
·欧洲建军侮辱美国
·文革的正当理由
·世界历史会有“决定时刻”吗
·皇帝才是最大的贪污犯——朱元獐劣迹斑斑
·基因战争也是文化战争的组成环节
·经济萧条与政治改革
·向松祚的国家体制改革就是改朝换代
·大西洋文明与大西洲传说
·中美达成贸易协议就是邓小平亡魂的归来
·中美达成贸易协议就是邓小平亡魂的归来
·2020年中国很穷还是20年后中国很穷
·朱镕基之子说人类只有两千年历史
·博士学位害死了人
·川普是为中俄看家护院的吗
·牛弹琴指桑骂槐习近平
·政府是多余的寄生虫吗
·美国历届总统都是百年马拉松的运动健将
·丧心病狂的西方真理崇拜者
·地产商修边境墙
·法国应该学德语还是学英语
·北美世界日报此地无银三百两
·穆斯林为何允许庆祝圣诞节
·过把瘾就死的歌唱家
·苏联本来就不该诞生
·人官与狗官
·全球政府的雏形正在美国出现
·港独其实在怀念君主制度
·港独其实在怀念君主制度
·改革开放的叙事本来就是伪造的
·政府关门就无法弹劾法办川普总统了
·1989年的第一枪是在中国打响的
·今天是魔诞(12月26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众种族主义与精英种族主义

   谢选骏:大众种族主义与精英种族主义
   
   
   网文《种族歧视与追求公平》(2017-08-15 ,越吃越蒙山人)说:
   


   一九四二年,轴心国和同盟国之间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打得异常惨烈。那个时候,在德国学校的生物课本里,对“自然法则和人类”一章的解释是这个样子的:自然法则的至高原则是所有物种都被束缚在为了生存而不可反悔的争斗中。在描述了植物如何抢夺地盘,甲壳虫如何搜寻配偶等如此这般后,课本总结说,生存的争斗是无怨无悔的,但这是维持生命的唯一途径。这种争斗把不适合生存者消灭,选择了所有那些能够活下来的。。。这种自然法则不容质疑,活下来的生命将此完美呈现,没有宽恕,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生物学不单告知我们动物和植物,也告诉我们人类自身的法则,我们必须遵守并将自身的意愿铸造成以此为准则的生活而奋斗。
   
   德国学校当时向学生灌输的思想是,生活的意义就是奋斗,违反这法则的罪恶是可悲的。这点在希特勒《我的奋斗》里讲得尤其明确:任何试图与自然铁律抗争的人,都是在对抗做为一个人类生命而应感谢的准则,对抗自然就是毁灭自己。在这里,纳粹德国认可的自然准则其实就是,只有雅利安人是最优秀人种,他们能够有机会最终进化到更高一个档次。所以,纯种雅利安人的血统不能被其他低等种族混杂。
   
   在欧洲,自十九世纪中达尔文的进化论问世到尼采喊出上帝已死,战前好长一段时间里的哲学思考和科学进展其实都已经对这种意识形态提供了坚实的铺垫。纳粹的理论家是相信进化论的,他们认为,自远古进化而来的智人后裔,已经分化成几个不同的人种,这其中的北欧雅利安人有着最优秀的品质。他们头脑理性,外表美丽,人品诚实,作风勤奋,因此他们有潜质进化成超级人种。别的种族,比如犹太人黑人(以及亚洲的黄种人)等,就像地球生物演化史上出现过随后又被淘汰掉的尼安德特人一样,迟早退化灭绝。如果高贵的雅利安人与低等种族通婚混血,会使得人类前景暗淡,最终逃脱不掉灭绝的下场。
   
   依照德国人做事准确细致的习性,他们对广泛意义上的白人在等级上也做了进一步的划分。比如,纳粹的理论认为,日耳曼人是最为高贵的,而像南欧人爱尔兰人斯拉夫人等则是低劣一些的。为了便于推动种族主义政策,纳粹生物学家专门制订出有关头骨尺寸眼球颜色等生物特性的标准数据,让基层筛分日耳曼人时得以参照。《第三帝国兴亡》里面就有章节描述纳粹对不同种族的战俘所实施的不同待遇。基本上对同族同种的英美战俘,德国人还是能够依照日内瓦公约给予基本人道的待遇。但对属于斯拉夫人种的苏联战俘,境况就要悲惨得多。纳粹科学家把俘获的苏联飞行员裸身投入冰水,考察人体能在极端条件下的存活极限,然后以此为依据制订德军飞行员被击落,坠入寒冷的北海后的救援方案。当然,对于纳粹认为最为低劣的犹太人,最终下场只有进毒气屋了。
   
   不单是德国统治精英相信种族主义理念,那时候白人至上是西方社会精英的共识。在大多数著名的学府,学者们使用当时正统的科学研究方法,发表的许多学术论文,都证明了白种人比非洲的黑人和亚洲人更智慧,更有道德,更有技术才干。从华盛顿到伦敦再到堪培拉的政治家们,都把保护白人种族的纯洁性、不与低种族通婚、不退化为己任。比如严格控制从中国甚至意大利移民到像美国澳大利亚这样的“Aryan“国度,这种政策一直持续到战后很久的一段时间。在美国的政治生态领域,白人至上在主流意识的显示板上直到20世纪60年代才开始逐步褪色。而澳大利亚的白澳政策(禁止非白人移民)则是坚持到1973年才算终结。
   
   人性中的残忍,越是在自身处于生死攸关的存亡时刻越会迸发得淋漓尽致。德国人对犹太人的大规模屠杀,也是到了二战后期败相显现之后才变得更加穷凶极恶的。在一开始的时候,倒推十年前,在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刚刚上台的时候,元首的思想只是表明了那样一种迹象,一种信念。但是这样的邪恶种子埋藏在像德意志这样理性严谨组织性极强的民族的内心,等到它成为全体民众的一致追求时,带给整个人类的就一定是毁灭性的灾难。希特勒发动了世界大战,这促使他的敌人必须和他的政策划清界限,由此种族主义在西方完全失去了信誉。战后七十多年来,生物学基因学的研究发展说明了不同的人种之间的差异界限比纳粹认为的要小得多,但小得多只是个相对概念,差异的存在是绝对的。文明世界现有的政治法律伦理道德体系,是建立在每个人都有神圣的内在自然权利的前提下,这种权利不可见不可变。但是细究起来,这种所谓的天赋人权真是客观存在的吗?根本没有。我们常说的人是生而平等的,那只是借用了传统基督教中人的灵魂在上帝面前平等的概念,即相信自由的永恒的灵魂驻存于每个个人的再生之源。可是,既然上帝已死,那么灵魂安在?
   
   所以,事情其实是很清楚的,这世界上并不是人人生而平等的。这对弱小群体来说无疑是一个令人不安的客观现实。所以在文明的社会,反对歧视是最为基本的。接下来,我们要追求公平,追求不单单是对自身的公平,而且是要追求对他人的公平;追求不单是枝节的公平,还要确保整体的公平,整个社会的公平。这就像是我们进场去看一个美妙的演出,但面前是有一道五尺高的屏障。平等入场的方法是,每个人站在屏障后面,你要是身体足够高,你就可以享受到观看的乐趣;但你要是个子矮,对不起,你在剧场里能做的只是听到别人的欢呼。公平的做法是,对个子矮的人,入场时发你一个垫脚的板凳,这样你就可以和个子高的人一样去享受生活的乐趣了。
   
   谢选骏指出:上文所说的种族主义其实仅仅是“大众种族主义”。大众种族主义认为,一个民族所有的人都是优秀的或劣质的,善良的或邪恶的。二十多年前,我刚到日本的时候,发现有许多日本人相当低劣,当我和另外一些日本人抱怨的时候,他们就对我说——日本有一亿多人,这些人的素质、状态、诉求都是不同的。这是我体验到希特勒的“雅利安人”概念完全是政治上的把戏,就像毛泽东的“无产阶级”一样,在生活中其实并不存在。
   
   精英种族主义则不同,认为每一个体都有所不同,一个民族内部不可能所有的人都是优秀的或劣质的,一个种族的成员也不可能都是善良的或邪恶的。在历史上,像雅利安人、阿拉伯、蒙古人、欧洲殖民者,所奉行的都是大众种族主义,而非精英种族主义。而不幸地,德国人奉行的也是这种大众种族主义,结果他们就像战无不胜的亚述人和秦人一样,被消灭了。还好, 日本人受到中国精英种族主义思想的影响,在大众种族主义的道路上走得不远,所以日本人还是在极力同化台湾人和朝鲜人,而不是从肉体上消灭他们。精英种族主义就是贵族精神,就是一个文明在生长期而非衰落期的产物。相比之下,大众种族主义则是一个文明在衰落期而非生长期的产物。因为,到了“鸡犬升天”的时候,也就离开整体的灭亡也就不远了。

此文于2017年11月1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