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秦始皇征服了世界却被儿子征服了]
谢选骏文集
·港独其实在怀念君主制度
·改革开放的叙事本来就是伪造的
·政府关门就无法弹劾法办川普总统了
·1989年的第一枪是在中国打响的
·今天是魔诞(12月26日)
·中共已经失去灵魂、迷失方向
·文明的冲突只是部落文化的最后挣扎
·为什么不能同情印第安人
·美联社与新华社联合起来
·俄国担心自己沦为白色非洲
·两个画家的战争
·不能把纪念64变成一种手段
·保释期间日记泄露了重要机密
·美国文化分歧体现全球化的纵深
·欧洲海洋文明的悲歌
·日本的死亡笔记与中国的变天帐
·跳槽的不是辞职的
·土耳其本来是东正教的大本营
·为何叫《般若心经》而非《智慧心经》?
·欧洲人背叛上帝的后果如此严重
·县里的警察就是差点火候
·美国不对流感进行消炎处理的办法是错误的
·文天祥、史可法为何不能击败蒙古、满清
·没有核武器就没有和平
·没有核武器就没有和平
·中国人比加拿大还要坏
·斩断加拿大的手指
·维吾尔人会为阿拉伯人殉葬吗
·一边吃巧克力一边杀印第安人
·中国女犯即将超过美国
·2018年,喜乐的一年
·英国师法中国的分而治之
·有其母必有其子
·中国百余公共知识分子的垂死挣扎
·尼克松出卖美国
·毛主席偷看黄色电影
·第二次公私合营运动开始了
·新疆的澳洲化过程
·遇罗克因为匿名而送命
·百年梦碎的中国
·修昔底德陷阱否定了文明的冲突
·熊猫也是要吃肉的
·阴婚 (冥婚)与祖先崇拜
·逃兵敢于攻击将军,这就是川普获胜的原因
·中美争霸是苏美争霸的延续
·中美争霸是苏美争霸的延续
·市侩是这样炼成的
·市侩是这样炼成的
·土八路英语也是外行领导内行的恶果
·人民币贬值的速度
·75%的慈善捐助都是垃圾
·郑也夫最后的乞求
·统战部想害死习近平
·国家公园应该还给原住民
·僵尸经济的特点就是政策导向
·反共不是反华而是爱我中华
·科学——哲学——神学的125题
·中国鸦片战争的合法秘诀
·东欧野蛮人控诉西欧野蛮人洗劫了拜占庭
·外星人是殖民者后代的梦魇
·蔡英文是种族主义者
·川普抛弃库德——库德背叛美国
·共产党真爱美国总统
·青年卖命换钱,老年用钱买命
·讨伐苏联失败因为希特勒命名错误
·房奴时代宣言
·九二共识就是南北朝宣言
·伪装的难民和腐化的巡警
·割让给原住民还是割让给马克思
·宣传机器为何失灵,因为梦境飘忽不定
·宣传机器为何失灵,因为梦境飘忽不定
·千年沉疴并非五年计划可以解决
·比川普更加mother_fuxxer的来也
·冷战陷阱——从苏联的过去看中国的现在
·中国局势已经失控了
·古装戏都实现了一胎化了没救了
·去拉丁美洲戒毒旅游
·逼迫代购人士为娼的大连海关
·敲骨吸髓的治病救人
·美国开始废垃化进程
·汉族人该死
·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为何没有断子绝孙
·中国人缺乏安全感
·失主的的确确选择了窃贼
·列强就是中国的皇帝
·白求恩也是个白人优越论者
·共产党中国正在学习如何整合世界
·全球意识的诞生即将创造全球政府
·天安门屠杀三十周年亡魂归去来
·美国全国紧急状态法是走向世界帝国的基石
·现代南北朝进入晚期了
·马云原来是只鼹鼠
·错谬的《八九民运史》(陈小雅编造)
·联邦雇员以外的损失也应补偿补偿
·弱者相互原谅但强者从不宽恕
·现在的中国比毛泽东时代温柔三百多倍
·傀儡高官的下场最惨
·毛泽东火烤侄女惨死
·飞虎队摧毁了中国的文明
·飞虎队摧毁了中国的文明
·为什么要对偷听敌台施以重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秦始皇征服了世界却被儿子征服了

谢选骏:秦始皇征服了世界却被儿子征服了
   
   秦始皇征服了世界却被儿子征服了,极尽讽刺意味。秦二世杀了秦始皇的后人,又被人所杀,然后杀他们的人又被人所杀……所有这些人其实都是该死的。因为他们不敬畏上帝,甚至还自比上帝,所以行为失去了规范,能不自取灭亡吗?
   
   这个儿子就是胡亥,即秦二世(前230年-前207年),嬴姓,名胡亥,在位时间为前210年―前207年,也称二世皇帝。是秦始皇第十八子,公子扶苏的弟弟,从中车府令赵高学习狱法。秦始皇出游南方病死沙丘宫平台,秘不发丧,在赵高与李斯的帮助下,杀死兄弟姐妹二十馀人,并逼死扶苏而当上秦朝的二世皇帝。秦二世即位后,赵高掌实权,实行残暴的统治,终于激起了陈胜、吴广起义,六国旧贵族复国运动。公元前207年胡亥被赵高的心腹阎乐逼迫自杀于望夷宫,卒年24岁。

   
   胡亥是秦始皇最小的儿子,奉始皇帝敕令,从中车府令赵高学习法律。公元前210年十月,秦始皇外出巡游。左丞相李斯跟随着,右丞相冯去疾留守京城。少子胡亥想去巡游,要求跟随着,秦始皇答应了他。十一月,走到云梦,在九疑山遥祭虞舜。秦始皇到达平原津时生了病。始皇讨厌说“死”这个字,群臣没有敢说死的事情。皇帝病得更厉害了,就写了一封盖上御印的信给公子扶苏说:“回咸阳来参加丧事,在咸阳安葬。”信已封好了,存放在中东府令赵高兼掌印玺事务的办公处,没有交给使者。七月丙寅日,始皇在沙丘平台逝世。丞相李斯认为皇帝在外地逝世,恐怕皇子们和各地乘机制造变故,就对此事严守秘密,不发布丧事消息。
   
   棺材放置在既密闭又能通风的辒(wēn,温)凉车中,让过去受始皇宠幸的宦官做陪乘,每走到适当的地方,就献上饭食,百官象平常一样向皇上奏事。宦官就在辒凉车中降诏批签。只有胡亥、赵高和五六个曾受宠幸的宦官知道皇上死了。赵高过去曾经教胡亥写字和狱律法令等事,胡亥私下里很喜欢他。赵高与公子胡亥、丞相李斯秘密商量拆开始皇赐给公子扶苏的那封已封好的信。谎称李斯在沙丘接受了始皇遗诏,立皇子胡亥为太子。又写了一封信给公子扶苏、蒙恬,列举他们的罪状,赐命他们自杀。
   这些事都记载在《李斯列传》中,继续往前走,从井陉到达九原。正赶上是暑天,皇上的尸体在辒凉车中发出了臭味,就下令随从官员让他们往车里装一石有腥臭气的鲍鱼,让人们分不清尸臭和鱼臭。一路行进,从直道回到咸阳,发布治丧的公告。皇太子继承皇位,就是二世皇帝。九月,把始皇安葬在郦山。始皇当初刚刚登位,就挖通治理了郦山,到统一天下后,从中国各地送来七十多万徒役,凿地三重泉水那么深,灌注铜水,填塞缝隙,把外棺放进去,又修造宫观,设置百官位次,把珍奇器物、珍宝怪石等搬了进去,放得满满的。命令工匠制造由机关操纵的弓箭,如有人挖墓一走近就能射死他。用水银做成百川江河大海,用机器递相灌注输送,顶壁装有天文图象,下面置有地理图形。用娃娃鱼的油脂做成火炬,估计很久不会熄灭。二世说:“先帝后宫妃嫔没有子女的,放她们出去不合适。”就命令这些人全部殉葬,殉葬的人很多。下葬完毕,有人说是工匠制造了机械,墓中所藏宝物他们都知道,宝物多而贵重,这就难免会泄露出去。隆重的丧礼完毕,宝物都已藏好,就封闭了墓道的中间一道门,又把墓地最外面的一道门放下来,工匠们全部被封闭在里边,没有一个再出来的。墓上栽种草木,从外边看上去好像一座山。
   
   残害手足
   
   胡亥登上帝位之前就害死了自己的长兄扶苏。胡亥和赵高、李斯一起伪造了诏书送到在北面边境戍守的扶苏和蒙恬处,假诏书斥责扶苏和蒙恬戍边十几年,不但没立战功,相反还屡次上书肆意非议朝政。扶苏更是对不能回京城做太子而耿耿于怀、怨恨不已,所以对扶苏赐剑自刎。蒙恬对扶苏的行为不进行劝说,实为对皇帝不忠,也令自尽。扶苏听了诏书,流着泪想要自刎,蒙恬毕竟比他有些经验,劝他向皇上申诉,如果属实再自刎也不晚,但扶苏却说:“父皇让我死,还有什么可申诉的呢?”说完含泪自尽。而蒙恬却据理力争,不肯自裁,使者见他不听从诏命,就将他投入阳周(陕西子长北)的监狱里。做皇帝后,对其他众多的兄弟姐妹更是残忍有加,毫无人性。
   
   胡亥屠杀自己兄弟最残忍的是在咸阳市(市即古代城市中的商业区)将十二个兄弟处死。另一次在杜邮(今陕西咸阳东)又将六个兄弟和十个姐妹碾死,刑场惨不忍睹。将闾等三人也是胡亥的兄弟,最终也被逼自尽。他们三个人比其他兄弟都沉稳,胡亥找不出什么罪名陷害,就关在了宫内。等其他许多的兄弟被杀后,赵高派人逼他们自尽,将闾他们对来人说:“宫廷中的礼节,我们没有任何过错。朝廷规定的礼制,我们也没有违背,听命应对,我们更没有一点过失,为什么说我们不是国家忠臣,却要我们自裁?”来人答道:“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被定罪处死,我只是奉命行事。”将闾三人相对而泣,最后引剑自刎。在胡亥的众兄弟当中,死得名声好一点的是公子高。他眼看着兄弟姐妹们一个接一个被胡亥迫害致死,知道自己也难逃厄运。但逃走又会连累家人,于是下决心用自己的一死来保全家人的安全。他上书给胡亥,说愿意在骊山为父亲殉葬。胡亥很高兴,又赐给他十万钱。除了兄弟姐妹,胡亥对其他不听话的文武大臣也不放过。首先迫害的是蒙恬兄弟俩,开始胡亥想继续用他们兄弟俩,但赵高害怕他们对自己构成威胁,就向胡亥造谣说,秦始皇原来曾想立胡亥做太子,但蒙恬的兄弟蒙毅极力阻止,秦始皇这才打消了立他做太子的念头。胡亥却信以为真,不但没有释放蒙恬,还将蒙毅也囚禁在代郡(河北省蔚县东北)的监狱中。后来,胡亥派使者逼蒙毅自尽,然后又派人到阳周的监狱中逼蒙恬自杀,蒙恬开始不肯,声辩说要见胡亥,请他收回诏命,使者不许,蒙恬见生还无望,只得服毒自尽。
   
   对其他的大臣,胡亥在赵高的唆使下,也大开杀戒。右丞相冯去疾和将军冯劫为免遭羞辱而死,选择了自尽。在杀死大臣的同时,赵高将自己的亲信一个个安插进去,他的兄弟赵成做了中车府令,他的女婿做了都城咸阳的县令,都是要职,其他朝中的要职也遍布赵高的党羽。胡亥只知道自己享乐,对赵高的这些阴谋动作毫无防备,最终死在了赵高之手。
   
   陷害大臣
   
   杀了许多朝中的大臣,赵高还不满足,又寻找机会唆使胡亥对地方官吏也下毒手。在胡亥即位的第二年,即公元前209年年初,胡亥效法自己的父亲秦始皇,也巡游天下。南到会稽(浙江绍兴),北到碣石(河北昌黎北),最后从辽东(辽宁辽阳)返回咸阳。在巡游途中,赵高阴险地对胡亥说:“陛下这次巡游天下,应该趁机树立自己的威信,把那些不听从的官吏诛杀,这样您才能有至高无上的威信。”胡亥不问青红皂白,就连连下令诛杀异己,结果弄得大臣们惶恐不安。赵高实际上把年轻的胡亥当成了扩张自己权势的工具。
   
   胡亥坐上帝王宝座之后,一心想享乐一生,有一次他对赵高说:“人这一生就如白驹过隙,做了皇帝,我想尽心享乐,爱卿你看呢?”这正合赵高心意,从此讨好胡亥享乐,自己更大胆地专权。有了赵高的支持胡亥还不放心,又向李斯询问如何才能长久地享乐下去。他对李斯说:“我听韩非说过,尧治理天下的时候,房子是茅草做的,饭是野菜做的汤,冬天裹鹿皮御寒,夏天就穿麻衣。到了大禹治水时,奔波东西,劳累得以致大腿掉肉,小腿脱毛,最后客死异乡。做帝王如果都是这样,难道是他们的初衷吗?贫寒的生活大概是那些穷酸的书生们提倡的吧,不是帝王这些贤者所希望的。既然有了天下,那就要拿天下的东西来满足自己的欲望,这才叫富有天下嘛!自己没有一点好处,怎么能有心思治理好天下呢?我就是想这样永远享乐天下,爱卿你看有什么良策?”
   
   李斯惟恐胡亥听从赵高的话,自己失宠,于是写了一篇文章向胡亥献出了独断专权、酷法治民的治国方法。即用督察与治罪的方式来巩固中央集权,镇压百姓的反抗与违法。李斯的策略代表了他的法律观念,后来秦朝的灭亡宣告这种法家思想的历史性破产。
   
   对于李斯这个原来的盟友,赵高也没有放过,借胡亥之手除掉了这个对手。赵高设计使胡亥对李斯不满,然后又找机会向胡亥诬陷了李斯三个罪名:一是李斯原来参与了拥立胡亥即位,但后来总抱怨自己不受重用,想和胡亥分土做王。二是李斯的儿子李由做三川郡守,而陈胜作乱经过三川郡时,李由却不积极镇压,因为他和陈胜是邻县的同乡。听说李斯和陈胜他们也通过讯息。三是李斯作为丞相,权利过大,超过了皇帝,但还不满足,似乎有异心。胡亥听了赵高的话,想抓李斯,但又没有真凭实据,就先派人监视李斯。李斯听到消息,就上书揭发赵高的劣迹。胡亥却不肯相信,反而将书信给赵高看。赵高知道和李斯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就进一步地罗织罪名诬陷李斯。胡亥将李斯抓捕,交给赵高负责审理。赵高自然不肯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对李斯用尽了酷刑,逼李斯认罪。李斯无法忍受酷刑折磨,只得屈打成招。赵高拿着李斯的供词上报胡亥,最后,李斯在公元前208年,即胡亥即位的第二年,被处以极刑:先是黥面(即在脸上刺字,是秦朝的一种侮辱刑),然后劓(即割鼻子,也是秦的一种酷刑),砍断左右趾(即砍掉左右脚),又腰斩(拦腰斩断),最后是醢(音海,即剁成肉酱),这在当时是最为残忍的一种处死方式,叫做“具五刑”,即用五种刑罚处死。李斯的一家也同时被杀。赵高后来也为自己的残忍付出了代价:两年后被扶苏之子子婴诛杀。
   
   官逼民反
   
   他继续大量征发全国的农夫修造阿房宫和骊山墓地,调发五万士卒来京城咸阳守卫,同时让各地向咸阳供给粮草,而且禁止运粮草的人在路上吃咸阳周围三百里以内的粮食,必须自己带粮食。除了常年的无偿劳役外,农民的赋税负担也日益加重,最终导致了陈胜吴广起义的爆发。
   
   大泽乡起义沉重打击了秦朝政权,揭开了秦末农民大起义的序幕,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平民起义。秦二世元年秋,秦朝廷征发闾左贫民屯戍渔阳,陈胜、吴广等900馀名戍卒被征发前往渔阳戍边,途中在蕲县大泽乡为大雨所阻,不能如期到达目的地,根据秦朝法律,过期要斩首。情急之下,陈胜吴广领导戍卒,杀死押解戍卒的将尉,发动兵变,口号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起义军推举陈胜为将军,吴广为都尉,连克大泽乡和蕲县,并在陈县建立张楚政权,各地纷纷响应。大泽乡起义因为陈胜得势后骄傲,加上秦将章邯率秦军镇压而失利。但二世胡亥根本不相信,只喜欢听天下太平的好话。在一次讨论是不是发兵平定起义时,胡亥竟然不同意有“反叛”的事,发兵当然也就没什么必要了。叔孙通了解胡亥,便说:“他们说的天下反叛根本就不对,先皇早已经拆毁了城墙,熔铸了天下兵器,有您明主坐堂,有严明法令行于天下,国家安定,人民富足,谁还会造反呢?现在陈胜这些人只不过是几个盗贼而已,地方官正在积极追捕,请陛下尽管放心就是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