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道法自然”的道不是创造世界的道]
谢选骏文集
·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售卖病毒实验动物的尸体
·废垃人喜食野生动物的尸体
·中国的机会多还是美国的机会多
·现代人落入印第安陷阱
·西方人为何可以不戴口罩
·魏征是一位高级黑的狗官
·古代中医禁止男医生看到女病人真有道理
·从武汉起疫看毛猪头不懂天道之变
·世界隔离中国因为中国隔离武汉
·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就像巫师骑在扫帚上兴风作浪
·瘟疫摧毁了共产党的无神论
·自由比瘟疫更为致命
·瘟疫是新文明的起点
·中国的转折点是2019年而非2020年
·特朗普感谢共产党出卖了中国
·无神论者的恐惧颤栗
·无神论者不懂祷告的奇妙作用
·航空公司大发瘟疫难民财
·反蒙面法使得中国人全都变成了蒙面大盗
·野生动物的冤魂索命中国城市
·封城社会最适合中国国情
·封闭全中国、保卫中南海
·武汉起疫的革命党史
·武汉起疫的世界意义
·台湾人就是中国人
·民进党就是共产党
·火神山雷神山是奥斯维辛灭绝营还是高干特供病房
·“灰犀牛”和“黑天鹅”都是自我实现的预言
·钟南山也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方舟子是一个印度逃来的船民
·不会说谎的人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根基
·华尔街日报是马克思主义的喉舌
·中共中央企图推卸李文亮死亡的责任
·新官病毒上任三把火
·德国人屠犹为何不能成功
·鬼城北京再现血染的风采
·共产党徒也会害怕神秘咒语
·拔除十字架的邪恶运动造成了中国的大瘟疫
·有天命的人无须口罩也不会感染恶疾
·人权律师的最后咽气
·李文亮死于他的共产党身份
·病毒阴谋论再添证据
·“国家”就是“谎言+官僚”
·星火燎原的最后挽歌——姑且称之为“火殇”
·共军如此解放美国
·民主不是游戏,而是可以降低物价三倍
·种族歧视有助于抑制传染病
·瘟疫是否罪的惩罚
·世界为何担忧中国瘟疫
·现代科技的末日困境
·“正能量”是骗子的幌子
·瘟疫是完美的“天解决”
·乌鸦就是喜鹊
·慈善捐款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生意
·共产党依靠人道灾难发家致富
·里程碑是一个中性的名词
·印度教是强奸犯的大学校
·川普2021年预算草案自己给自己发福利
·一二九运动见了日本鬼子就跑了
·现代日本是一个文明的中国
·武汉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BBC为何如此优秀
·共产党中国不是中国政府而是“党府”
·华人大众为何麻木不仁
·无神论者就是物质论者、无知论者
·禁食就是限制饮食
·非常时期维护心理健康的最好方式就是祈祷
·圣经记载的蝗灾会降临中国大地吗
·没有十字架就无法保护医护人员免遭瘟疫的攻击、魔鬼的陷害
·另类罪己诏
·野蛮时代是文明时代的休耕
·应对全球经济衰退的“中国策”就是全球政府
·细胞也会受到宣传的影响——但即使永葆青春也只有135年
·真菌可以把废人变成有用的东西吗
·瘟疫流行证明人们以前的生活方式是多余的甚至错误的
·经济增速的神话
·光头尼姑可以拯救中共吗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从瘟疫透视——专制主义不是封建主义
·梁启超是满洲人的奴隶
·狗日的英语英文英语民族
·人民比独裁者还要反动
·共产党从来没有失去理性
·迷幻剂是魔鬼的信使
·伊斯兰教要靠基督教才能得救
·一夫一妻制出于育种的需要
·武汉病毒就是共产主义的幽灵
·元朝的末日降临中共
·电话会议显示人海战术的失败
·日本为何流行自杀
·血汗钱创造历史
·病毒有病毒的用处
·武汉封城就是“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也打不过上帝
·世界卫生组织一张乌鸦嘴
·自作多情的名望
·中国籍就失去了国际法
·女人为何比男人长寿
·零号病人与零点哲学
·曲线逃国的中国学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道法自然”的道不是创造世界的道

   谢选骏:“道法自然”的道不是创造世界的道
   
   “道法自然”(《老子道德经》)的道不是创造世界的道——“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道太初与神同在。万物是借着他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他造的。”(《圣经约翰福音》)显然,这福音之道是高于自然并创造自然的,而非师法自然的。有人认为,这里的“自然”不是“自然世界”,而是“自然而然”,接近基督教的“我是我所是”(I am who I am)——因为“我”或道本身就是终极的存在,不可能再为他们寻找根源,如果说还要去找的话,那就只能找他们自己了。……但是,老子的自然和孔子的天一样,是无言的;基督教的神则是有言在先的,并通过言创造了世界。二者岂可同日而语哉?
   
   


   《“道法自然”的拜物教文化的惰性》(2017年2月3日 文鸣)说:
   
   理性分为客观理性与主观理性,也称客观精神与主观精神。客观理性就是客观规律,主观理性就是指的人的逻辑思维能力及其认识成果。客观理性又分为神的理性、人的理性和动物理性。动物理性就是动物求生本能,食肉动物的理性就是弱肉强食,草食动物的理性就是逃生或伪装生存,而鸟类则表现出了宁死不屈的自由性如麻雀。人的理性就是公平或者平等,神的理性就是博爱。“道法自然”就是模仿动植物的习性,譬如:龙蛇凤凰崇拜、十二生肖、五禽戏、吃动物粪治病……这是把人降低到了自然物的水平,是一种倒退的文化。
   
   ……
   
   西方精神第一,精神支配物质,上帝控制人欲。中国文化对神没有兴趣,精神趋向物质化,最终沦为虚无主义。因为精神会随着物质的死亡而幻灭,从而使人陷入悲观消极和渺小。为了获得暂时的满足,人就很容易受物质的引诱而流连忘返,自我陶醉,自我糜烂,中国古代帝王在物质的糜烂中醉生梦死,酒池肉林,“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上行下效,中国百姓的价值观也是物质追求,玩物丧志,假大空盛行。这就是中国人不断地烟酒人生、腐化堕落的根源。
   
   制度决定派认为:制度好,一切都好;制度不好,一切都不好。简言之,制度决定着人们的一切。制度派的错误,就是把人当成了机器人。机器人是由程序控制的,程序的水平决定着机器人的水平。但人的水平却是由人的知识与道德水准决定的,制度对知识与道德的影响不是决定性的,所以制度决定论错。
   
   其实,老子是中国最早反对制度决定论的。“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老子的要旨就是要反礼制。中国最古之礼,是帝王选贤、礼贤、任贤之礼。老子却要求国王“不尚贤”,就是不选拔好人聪明人来接班;结果,西晋被司马衷这个白痴皇帝断送了。《春秋·公羊传》说“立嫡以长不以贤”,这就是血缘宗法制。“绝仁弃义,民复孝慈”;原来,老子维护的是愚昧的宗法制精神“孝慈”,而反对任何提高民族智慧水准的先进制度。老子主张退回到原始社会。在他看来,人们为利益而纷争,是任何制度也解决不了的,唯一的办法是消灭物质利益,无可争,则民不争,无可盗,则民不盗,而且“老死不相往来”,天下就太平了。很显然,“老死不相往来”是做不到的,老子的不争、不盗的太平梦就是胡思乱想。
   
   谢选骏指出:“道法自然”(《老子道德经》)的道不是创造世界的道——“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道太初与神同在。万物是借着他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他造的。”(《圣经约翰福音》)显然,这福音之道是高于自然并创造自然的,而非师法自然的。有人认为,这里的“自然”不是“自然世界”,而是“自然而然”,接近基督教的“我是我所是”(I am who I am)——因为“我”或道本身就是终极的存在,不可能再为他们寻找根源,如果说还要去找的话,那就只能找他们自己了。……但是,老子的自然和孔子的天一样,是无言的;基督教的神则是有言在先的,并通过言创造了世界。二者岂可同日而语哉?
(2017/1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