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道法自然”的道不是创造世界的道]
谢选骏文集
·王宫里发生的坏事太多
·纽约时报煽动暴乱
·鸦片战争的创伤如此愈合
·脑残的霍金不信上帝
·美国政府沦为非法组织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奥巴马应该交代自己的出生证问题
·天意在说美国政府的非法性质
·美国会不会发生政变
·美国将军开始出任国防部长
·「良好的管治」会导致国家覆灭
·普罗提诺的三位一体来自新约圣经
·上帝没有忘记周有光——上帝不忙 监察一切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
·澳大利亚的亡灵不死
·文革是大饥荒的结果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二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三(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3)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四the-rise-of-the-Trump-empire/4
·痛打落水狗奥巴马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五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六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七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八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九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十
·是敦刻尔克还是宜昌大撤退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1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3
·脸谱(Facebook)是一个犯罪集团
·全世界恐怖分子联合起来
·读经笔记
·德国人企图毁灭美国
·给最高法院一记响亮的耳光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我的效率超越川普
·川普的缩头与硬头
·特鲁多召唤恐怖袭击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哪有不是巫术的经济学
·川普与共青团真理
·星巴克(Starbucks)是全球最大吸血鬼
·没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
·拉美化的加州最好脱离美国
·以暴易暴的大学生
·“稳定”的官腔不怎么稳定了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愚公移山 改造美国
·中国老农与美国教授
·母鸡能吓唬黄鼠狼吗
·墨西哥离太阳太近
·历史是大豪佬创造的
·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别人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七十年理论再添新例
·血汗工厂与思想自由
·我看川普像革命者
·什么是“老大”?
·2017年革命结束1917年革命
·川普二十三干中美台
·政策与私谊
·谁是第四个美国的开创者
·这样世界就太平了
·英国的反革命活动猖獗
·谢选骏:和川普对着干还是洗洗睡了
·自由好还是不好
·人精还是人渣
·特朗普成功敲榨共产党中国
·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美国的颠覆政权如此轻松
·帝国转型的任务艰巨
·第四美国的真相
·联邦狠还是州府狠?
·挑战“一中”只是打出了一个信号灯
·骗子看别人都像骗子
·孙中山首倡百年马拉松
·川普怎样登上了舞台中央
·基督徒还是异教徒
·共产党中国的屈服
·要些合乎标准的移民
·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帝国与合众国
·现在的中国人真是忘本了
·国家主权的罪恶
·经济日报社批判习近平对美软弱
·移民潮正在改造全球文明
·美国国旗与穆斯林头巾
·谴责特朗普破坏司法独立的黑色幽默
·给特朗普挖一个陷阱吧
·“一中”与“文革”哪个更危险
·查士丁尼大帝早有先例
·中国凭什么和美国叫板
·是革命还是内斗
·历史观与世界观
·太平洋足以淹没中美两国
·川普应该做一个奥巴马式的骗子吗
·川普世界观是对全球的威胁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道法自然”的道不是创造世界的道

   谢选骏:“道法自然”的道不是创造世界的道
   
   “道法自然”(《老子道德经》)的道不是创造世界的道——“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道太初与神同在。万物是借着他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他造的。”(《圣经约翰福音》)显然,这福音之道是高于自然并创造自然的,而非师法自然的。有人认为,这里的“自然”不是“自然世界”,而是“自然而然”,接近基督教的“我是我所是”(I am who I am)——因为“我”或道本身就是终极的存在,不可能再为他们寻找根源,如果说还要去找的话,那就只能找他们自己了。……但是,老子的自然和孔子的天一样,是无言的;基督教的神则是有言在先的,并通过言创造了世界。二者岂可同日而语哉?
   
   


   《“道法自然”的拜物教文化的惰性》(2017年2月3日 文鸣)说:
   
   理性分为客观理性与主观理性,也称客观精神与主观精神。客观理性就是客观规律,主观理性就是指的人的逻辑思维能力及其认识成果。客观理性又分为神的理性、人的理性和动物理性。动物理性就是动物求生本能,食肉动物的理性就是弱肉强食,草食动物的理性就是逃生或伪装生存,而鸟类则表现出了宁死不屈的自由性如麻雀。人的理性就是公平或者平等,神的理性就是博爱。“道法自然”就是模仿动植物的习性,譬如:龙蛇凤凰崇拜、十二生肖、五禽戏、吃动物粪治病……这是把人降低到了自然物的水平,是一种倒退的文化。
   
   ……
   
   西方精神第一,精神支配物质,上帝控制人欲。中国文化对神没有兴趣,精神趋向物质化,最终沦为虚无主义。因为精神会随着物质的死亡而幻灭,从而使人陷入悲观消极和渺小。为了获得暂时的满足,人就很容易受物质的引诱而流连忘返,自我陶醉,自我糜烂,中国古代帝王在物质的糜烂中醉生梦死,酒池肉林,“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上行下效,中国百姓的价值观也是物质追求,玩物丧志,假大空盛行。这就是中国人不断地烟酒人生、腐化堕落的根源。
   
   制度决定派认为:制度好,一切都好;制度不好,一切都不好。简言之,制度决定着人们的一切。制度派的错误,就是把人当成了机器人。机器人是由程序控制的,程序的水平决定着机器人的水平。但人的水平却是由人的知识与道德水准决定的,制度对知识与道德的影响不是决定性的,所以制度决定论错。
   
   其实,老子是中国最早反对制度决定论的。“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老子的要旨就是要反礼制。中国最古之礼,是帝王选贤、礼贤、任贤之礼。老子却要求国王“不尚贤”,就是不选拔好人聪明人来接班;结果,西晋被司马衷这个白痴皇帝断送了。《春秋·公羊传》说“立嫡以长不以贤”,这就是血缘宗法制。“绝仁弃义,民复孝慈”;原来,老子维护的是愚昧的宗法制精神“孝慈”,而反对任何提高民族智慧水准的先进制度。老子主张退回到原始社会。在他看来,人们为利益而纷争,是任何制度也解决不了的,唯一的办法是消灭物质利益,无可争,则民不争,无可盗,则民不盗,而且“老死不相往来”,天下就太平了。很显然,“老死不相往来”是做不到的,老子的不争、不盗的太平梦就是胡思乱想。
   
   谢选骏指出:“道法自然”(《老子道德经》)的道不是创造世界的道——“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道太初与神同在。万物是借着他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他造的。”(《圣经约翰福音》)显然,这福音之道是高于自然并创造自然的,而非师法自然的。有人认为,这里的“自然”不是“自然世界”,而是“自然而然”,接近基督教的“我是我所是”(I am who I am)——因为“我”或道本身就是终极的存在,不可能再为他们寻找根源,如果说还要去找的话,那就只能找他们自己了。……但是,老子的自然和孔子的天一样,是无言的;基督教的神则是有言在先的,并通过言创造了世界。二者岂可同日而语哉?
(2017/1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