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对人民主权论的证伪]
谢选骏文集
·红色历史与低端人口
·美国的沉沦有助于塑造未来世界
·驱逐马列主义,解放中国人民
·金钱、权力、思想
·任何战争都是两伙强盗在拼杀争夺税收权力
·生命如何可能因其不完美才成为完美
·四肢健全但是头脑健全除外
·难民、生存权、低端人口
·俄罗斯是小国崛起不是大国崛起
·伊斯兰共产主义的样板
·低端人口就是阶级敌人
·信息公开,就能推翻政府
·德国也想推翻中国共产党了
·低端人口与南北朝政治
·共产主义为何能在中俄成功——哥萨克是俄罗斯的游牧民族
·“北京排华”再次证明中共是外来政权
·哥萨克与共产党的恩怨情仇
·殖民西伯利亚与殖民美洲澳洲的区别何在
·西方的洁净建立在中国的肮脏之上
·血腥的挪威人
·亨廷顿没有读过汤因比无论斯宾格勒,哈佛大学现代桃花源
·低端人口与高端禽兽
·猫捉老鼠还是老鼠捉猫
·苏联美国残杀战俘所以成为超级大国
·北京终于准备再度输出革命
·德国担心北京发生纳粹魔幻
·输赢——看得见的毁灭与看不见的毁灭
·印度支那与大东亚圣战
·意大利人好死不如赖活着
·苍蝇也会采蜜但还是苍蝇
·习近平怎样超越毛泽东
·教皇成为敌基督的代表
·红黄蓝教育集团虐儿具有深厚国际背景
·量子实验证明相对论虚妄
·德国人一千块钱就想打发难民回家
·1989年苏东波瓦解预演在1976年的中国
·共产党浩劫的伦理后果
·美国议会这么坏还是比中国人大政协好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哲学家帝王的结局并不哲学
·马可波罗游记是十字军东征的挽歌
·世界的复杂性是什么造成的
·思想主权与信息主权
·为什么共产党国家说倒就倒?
·释迦牟尼死于自杀
·“中国”的地缘价值
·谁是蒙古狼的继承人
·“网络主权”的张冠李戴
·为何越成功老板越没有力气
·文化的中国可以转移到海外了
·百年马拉松势必与共产主义决裂
·贾似道外戚误国,中国丧失粉碎蒙古最后机会
·耶路撒冷应该成为独立国家
·转移通俄门视线、耶路撒冷变成以色列首都
·欧洲人也意识到莎士比亚的谬误
·创造权与所有权
·祖先崇拜与优生学的内在冲突
·祖先崇拜与等级制度——封建礼教是一种优生学
·无知是另外一种知识
·沙特阿拉伯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策源地
·中国面对的五大挑战类似秦国
·赵小兰的婚姻事业是否性侵的蕾蕾果实
·澳纽提防中国浪潮,台湾报纸为何发抖?
·牛仔裤总统里根是不可救药的自由派
·任何体制都是被少数人操纵的
·俄罗斯想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北京欢迎
·卡斯特罗有个兔子家族
·美国自由派支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
·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新时代全民体育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译
·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清真”就是“纳粹”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还是有上帝的”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12岁以下65岁以上可能成为恐怖组织重点发展对象
·另类洋垃圾是否终结了
·中国警察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裸体了
·马恩列斯毛邓江胡习等都成了和尚
·不想做动物的普京想做僵尸
·土耳其语和日本语的亲缘关系
·俄罗斯国家开始消失了
·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上海终于开始创新了
·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人民主权论的证伪

   谢选骏:对人民主权论的证伪
   
   《深度:直接民主威胁西方国家治理》(2017-11-09 FT中文)说:
   
   现在还在世的英国公民中,有人是在大众代议制民主之前出生的。在1929年之前,并不是所有女性都有投票权;在1918年之前,并不是所有男性都有投票权;是第一次世界大战(Great War)的残酷让政府因羞愧而赋予人们选举权。


   
   这里我要强调一下,英国是一个深受政治启蒙影响数世纪的国家。在其它国家,代议制民主的根基更加薄弱。我们从小生活在一种常态之中,那就是绝大多数人能够自由选择其统治者,然而这个常态在历史长河里存在的时间只相当于一瞬。在面临最严峻的考验——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代议制民主被暂停。在面临另一个重大考验——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经济萧条时,代议制民主在如德国和意大利这样的复杂文化中向强人统治者投降。
   
   我们本能地难以想象我们已知的一种政治制度的终结。当我们尝试这么做的时候,最令我们恐惧的总是专制独裁(很多绝非歇斯底里的评论人士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当上美国总统之后都进行了这种尝试,其中包括温和的保守派人士戴维•弗拉姆(David Frum))。在典型的反乌托邦情景中,特朗普正处于两任总统任期后的第三个任期,统治英国的是敌视外国人的保守党人或者敌视产权的社会主义者(取决于你最害怕的噩梦是什么),法国最终扶正了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
   
   这种把专制视为现有政治体制的替代选择的假设可以理解。过去代议制民主倒下的时候,就倒在这个方向上。这个假设也符合俄罗斯和土耳其等地的事态发展。
   
   然而,我们的政治体制还可能让位于其它黑暗的未来。上月,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发表了一份对民主态度的全球调查。在西方,80%的人认为代议制民主是好事。只有13%的人认为没有议会或者法院的强人领袖统治是好事。看到这里,任何认为这两种政治模式之间存在泾渭分明的选择的人,都会松一口气。
   
   麻烦的是,有43%的人赞同由“专家,而非选举出的官员,来进行决策”的制度(英国和美国的比例与这个平均值持平),足足有70%的人盼望由“公民,而非选举出的官员,对重大国家事务进行直接投票,来决定什么被写入法律”。尽管有过(也可能正是因为有过)全民公投的经验,英国的这一比例相对较低,但赞成的人和反对的人仍然为56%对38%。
   
   代议制民主面临的真正威胁不是独裁,而是柏拉图的天才统治,或者,其最有可能的威胁是直接民主。
   
   大众还没有丧失对专制统治者的警惕性。20世纪在太多国家出现了太多例子,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粗略的规则是,一个文化越是担心出现强人领袖,就越不容易出现强人领袖,而西方的这种担心是全天候的。这种忧虑体现在反乌托邦的评论,以及对菲利普•罗斯(Philip Roth)的《反美阴谋》(The Plot Against America)的充满焦虑的重新解读之中(就像《1984》一样,这本书的伟大体现在除预言能力外的方方面面)。
   
   比专制独裁险恶得多的是前所未有、因此也未曾被讨论过的威胁。我们没有有关一个国家在无休止的全民公投中丧失理智的共同记忆,因此我们低估了这个前景。但看看皮尤的调查结果——再看看经济和技术的趋势。
   
   过去企业加强了代议制民主。大公司(比如福特(Ford)、麦当劳(McDonald's)、索尼(Sony))本身就像是政府一样。它们雇佣大批人员,做看得见的事情,它们的高管和政治阶层没什么差异。谷歌(Google)和Facebook则更像是不断滚动的全民公投。这些公司雇佣的人员很少(相对于它们的市值而言),但却让数十亿人能够直接发言,获得实时满足感,这是新的人类体验。它们有时候会流露出一种世界观,即现实中的政府是次要的。或许这些都不会随着时间推移重构我们的公民文化。或许吧。
   
   反对就英国退欧进行二次公投的最佳理由与欧洲没有关系(虽然有一些支持二次公投的很好的理由)。那就是直接民主的常态化。想象一下就税率或者移民数量进行大众直接投票。或者,为了避免你夜不能寐,别想了。
   
   卡尔•马克思(Karl Marx)说资本主义有内在的不稳定性,这句话更适用于民主。穷人的数量永远超过富人。专家统治能够保护富人的利益不被穷人抢走。直接民主给予穷人超越富人的最大权力。代议制民主对穷人和富人而言都不是最优选择。如果代议制民主再一次倒下,罪魁祸首不一定是以某个独裁者的面孔出现,而有可能会以我们所有人愤怒的面孔出现。
   
   谢选骏指出:为什么“直接民主威胁西方国家治理”?因为包装西方国家治理的“人民主权论”是伪劣产品,最多只是“善意的欺骗”。现在,“直接民主”试图要求国家兑现这一欺骗的许诺,自然就会“威胁西方国家治理”了。因为西方国家的治理和共产党国家大同小异,从来就不是建立于“人民主权论”,而是骑在人民头上玩弄人民的,虽然这有共产党的高压人民要稍好一些,但依然不是“主权在民”的。主权永远都在议会手里,在政府手里,在法院手里,这就是“代议制”的秘密。这与古代城邦的直接民主制度,有根本的不同。而古代城邦的直接民主制度之所以能够行得通,因为它可以压榨外国人和奴隶、妇女。总而言之,“多数人的统治”是绝对无法实现的。因为这是一个语义矛盾。
(2017/11/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