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圣像破坏运动来自回教压力]
谢选骏文集
·15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5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圣像破坏运动来自回教压力

   谢选骏:圣像破坏运动来自回教压力
   
   
   世界历史上至少有两次“破坏圣像运动”:
   


   一、8—9世纪在拜占廷帝国发生的破坏基督教会供奉圣像、圣物的运动;其实质是反对正统教会统治势力和教会修道院占有土地的政治斗争。基督教内长期存在圣像崇拜,而反对圣像崇拜的社会力量也在拜占廷帝国境内发展。皇帝利奥三世于726年掀起了全社会的“破坏圣像运动”,君士坦丁五世时,破坏圣像运动达到高潮。君士坦丁五世采取严厉措施对付圣像崇拜派。787年,尼西亚会议,宣布恢复圣像崇拜 。813利奥五世即位,反圣像派重新得势。 843年,皇帝迈克尔三世的皇太后狄奥多拉摄政时,再次宣布恢复圣像供奉,大批圣像破坏者以异端罪被处死。圣像破坏运动从此结束。
   
   二、1566年8月11日“破坏圣像运动”,是由尼德兰手工业者、平民和农民发动的反对天主教会和西班牙殖民统治的人民运动,是欧洲历史上著名的尼德兰革命的一个组成部分。
   
   717—718年,阿拉伯人出动水陆大军再次围攻君士坦丁堡,形势万分紧急。利奥巧妙地利用“希腊火”粉碎了敌人对首都的围攻。利奥三世竭力整顿租税的征收,改善帝国财政状况;加强和完善军区制,在亚洲部分建立7个军区,欧洲部分建立4个军区。立奥为了保障新兴军事贵族的利益,安定军士生活,需要大量土地和财产,分封给各级军事长官,由军士农民领取份地耕种,国家从中征收租税和贡物。但是土地大部分掌握在教会和修道院之手,它们还享有免税和免徭役特权,从而严重影响国家的税收和军队的巩固。
   
   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那就是拒绝圣像崇拜是早期基督教确立的基本原则之一,同时谴责把“偶像”神圣化,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发生了变化——拥护、保卫圣像的人数激增。但是,圣像的制造者是教会的隐修院,而拜占庭皇帝利奥三世不喜欢让教会拥有这种名利双收的权力。此外,还有两个因素值得帝国皇帝的重视:一是与伊斯兰帝国接壤的广大地区的人民拒绝圣像,尽管其中也有操希腊语、在崇拜圣像的文化氛围中生活的居民,显然这其中伊斯兰教的宣传发挥了重要作用;二是犹太民族在拜占庭的重要地位,出于对偶像崇拜的惧怕,这个民族可是一直反对崇拜圣像的。
   
   于是利奥从726年起宣布反对圣像崇拜,掀起一个全社会破坏圣像运动。730年1月立奥召集御前会议,要求僧俗高级贵族在他制定的反对圣像崇拜的法令上签字,拒绝签字者立即免职。圣像破坏运动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主张和参加破坏圣像的主要是东方各军区的军事贵族、开明僧侣、保罗派信徒以及其他反教会的下层群众;坚持圣像崇拜的主要是正教高级教士、旧贵族、修士以及欧洲地区的民众。君士坦丁堡工商界人士也站在圣像崇拜者一边。
   
   运动开始后,教会和修院的圣像、圣迹和圣物被捣毁,土地和财产被没收,修士被迫还俗,参加生产,承担国家赋税和徭役。在帝国范围内,圣像崇拜和反崇拜的斗争异常激烈。教俗旧贵族以海岛为依托发动反政府的叛乱,遭到利奥三世的镇压。731年教皇格利哥里三世也进行干涉,他宣布开除利奥和全体圣像破坏者的教籍。利奥则剥夺教皇在南意大利的征税权和对伊利里亚的管辖权作为回击。
   
   君士坦丁五世时期(741—775),圣像破坏运动达到最高峰。753年皇帝在查尔西顿召开宗教会议,有300多主教和修院院长参加,会上通过了反对圣像崇拜、拥护皇帝宗教政策的决议。两派斗争更加激化。修院被封闭,土地和财产被没收;坚持圣像崇拜的僧侣被囚禁、放逐,有的甚至被处决。
   
   伊琳娜女皇在787年召开尼西亚宗教会议,谴责圣像破坏运动,宣布恢复圣像崇拜。运动的第一阶段至此结束。813年利奥五世(813—820年)继位,圣像破坏运动重新兴起,进入它的第二阶段。?但是这个阶段的深度和广度均未超过前一阶段。843年狄奥多拉重新宣布恢复圣像崇拜。历时117年的圣像破坏运动至此终止。
   
   但是皇权高于教权的原则继续存在,教会被没收的土地和财产也无法收回。取得土地的军事贵族成为不同等级的大封建主,军士和村社农民迅速沦为依附农民和农奴。圣像破坏运动是促进拜占廷封建化的杠杆。教会和修院的地产多半采用奴隶和农奴耕种。皇帝下令将没收的教产分赠给新兴军事贵族和士兵,或者用以奖励在反对阿拉伯人入侵作战有功的军队官兵,从而培植了一大批新兴的军事贵族和领有份地的军士阶层。这就使拜占廷的封建关系得到进一步发展。拜占廷封建化的过程前进了一大步。
   
   1566年8月11日,则发生了欧洲历史上著名的“破坏圣像运动”:“破坏圣像运动”是由尼德兰手工业者、平民和农民发动的反对天主教会和西班牙殖民统治的人民运动,是欧洲历史上著名的尼德兰资产阶级革命的一个组成部分。
   
   “尼德兰”意为低地,所包括的区域相当于今天的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和法国北部部分地方。16世纪初,这里处于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的统治之下。西班牙统治者和天主教会对尼德兰人民实行残酷的统治。西班牙国王查理一世于1550年颁布“血腥诏令”,对不满西班牙统治的人,男的杀头,女的活埋,甚至处以火刑。
   
   查理一世退位后,其子腓力二世继位,更加残酷地镇压尼德兰人民。他任命其姐玛格丽特为尼德兰总督,重申执行“血腥诏令”。据估计,从诏令颁发到1566年的五年时间,被杀害和驱逐的人竟达5万多人。
   
   西班牙的残暴统治,引起尼德兰各阶层人民的强烈不满,终于爆发一场声势浩大的人民起义。
   
   1566年8月11日,弗兰德尔一些城市首先发动起义,开始时锋芒指向教会,他们手持木棒、铁锤,冲进教堂寺院,把所谓圣像圣骨之类骗人的“圣物”全部捣毁。起义发展迅速,很快波及到尼德兰17个省中的12个省。短期内,教堂和寺院被捣毁5500余所。所以,历史上称之为“圣像破坏运动”。其实,他们并不限于破坏天主教堂,还打开监狱释放被囚禁的新教徒。在许多农村,有些农民烧毁田契,还建立武装和夺取政权。
   
   尼德兰的革命动吓坏了西班牙当局,他们采取两面手段,一面发表宣言,佯装答应群众的要求,停止迫害新教徒;一面拉拢起义队伍中的贵族和资产阶级,分化瓦解革命队伍。由于贵族和资产阶级的动摇和叛变,起义又被西班牙反派镇压下去,起者被杀害8000多人。但是,这次起义具有极其深远的意义,不久,那些没有被捕的起义者组织起游击队,在海上和密林中袭击西班牙反动统治者,最后终于推翻了西班牙反动统治,迎来了荷兰的独立。
   
   谢选骏指出:拜占庭帝国的圣像破坏运动兴起于穆罕默德之后百年,正是伊斯兰扩张如日中天的时代,显然来自回教压力。那么,荷兰人的偶像破坏运动呢?也是来自回教压力吗?不错。因为荷兰人的偶像破坏其实是日耳曼人宗教改革的产物,而日耳曼人的宗教改革,其实标志着日耳曼异教的复兴,也是意大利文艺复兴的回响。意大利文艺复兴,则是因为奥斯曼土耳其人的崛起所致。所以可说,两次偶像破坏运动的“背后黑手”,分别是阿拉伯人和土耳其人。大家都知道,哲学家斯宾诺也是从西班牙移居到荷兰的。虽然那是一个世纪以后的事情了。
(2017/11/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