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宗教改革500周年与十月革命100周年]
谢选骏文集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宗教改革500周年与十月革命100周年

   谢选骏:宗教改革500周年与十月革命100周年
   
   《德国积极筹备宗教改革500年纪念活动》(德国之声Nov 2, 2011)报道:
   
   “太初有言”是纪念马丁· 路德宗教改革十年庆祝活动的新主题。为此在德国首都柏林推出了一个图书交换活动。纪念马丁·路德公布其宗教改革论纲500周年的准备工作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


   
   宗教革命家马丁·路德在1517年10月31日将其论文提纲张贴在维滕贝格城堡教堂的大门上。该事件成为反对教会权威统治的一个标志。马丁·路德被视为宗教改革之父,他不仅创建了新教教派,而且也引发了导致中世纪"黑暗时代"走向灭亡的社会变革。德国联邦政府文化和传媒特使诺伊曼(Bernd Neumann)最近在柏林表示, "宣扬宗教改革对全世界的重要意义,为德国向全世界展示其丰富多样的文化传统提供了极好的机会"。
   
   "太初有言"是约翰福音中的一句名言,也将是马丁·路德宗教改革500年所有纪念活动的主题。马丁·路德宗教改革十年庆祝活动于2008年正式启动,将持续到2017年500周年纪念日之际。在这十年期间陆续举办以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为题的各种纪念活动,研讨会以及音乐会。除了德国福音教会(EKD)之外,萨克森 - 安哈尔特州和联邦政府也参与举办各种纪念活动。
   
   全国范围内的图书交换
   
   图书曾经是马丁·路德的世界。而他的最终目标 - 就是让书籍为他那个时代的人所利用。萨克森 - 安哈尔特州的文化部长道格罗赫 (Stephan Dorgerloh)说,"那时,书面文字是通讯的媒介。而印刷术的发明为宗教改革的推广发挥了重要作用:文章因此可以大量印刷并向全世界传播"。
   
   在举办马丁·路德宗教改革十年纪念活动的过程中,500本图书踏上了在全德国的交换旅程。谁要是认为交换的只有宗教书籍,那就想错了。道格罗赫说:"宗教改革超过神学的范畴,因此交换的图书不仅包括神学或历史书籍,还有侦探,长篇小说和知识丛书等等"。
   
   来自政界的支持
   
   联邦政府主管文化的国务秘书诺伊曼说,"我们的宪法规定政教分离,单宗教改革周年纪念活动证明,各自在执行不同的任务时也可以合作,这也是我们所希望的。 联邦政府将从文化和媒体领域的财政预算中拿出3500万欧元,用来资助马丁·路德宗教改革十年庆祝项目。联邦政府认为,2017年宗教改革500周年之际,是在国内外宣传德国文化传统的一个良好机会。德国联邦政府希望借机提醒人们不要忘记,宗教改革是德国的精神根基之一。因此,政府将对这一政治文化进程给予支持,协助举办各种展览,研讨会及其他活动。
   
   谢选骏指出:德国同为宗教改革和马克思主义的故乡,这不是偶然的,因为二者都是日耳曼异教对于基督教世界的反抗!所以,在宗教改革之后,欧洲卷入了血腥屠杀,直到出了个大救星希特勒。希特勒的近期样板是俄国的列宁及其十月革命,但远期的样板则是马丁路德和宗教改革。何况,即使列宁,也是通过德国政府(威廉2世)的物质援助和德国思想(马恩)的精神支持,才能建立共党、发动政变的。这就是苏维埃政权的德国渊源。
   
   那么,宗教改革500年来,其成效到底如何呢?
   
   由于加尔文等人带领的宗教改革换汤不换药,日内瓦常被喻为“新教的罗马”。16世纪日内瓦是加尔文新教派的中心;老城区的日内瓦圣彼得大教堂便是加尔文自己的梵蒂冈。英格兰的玛丽一世时期大力迫害新教徒,因此大量新教学者逃向日内瓦其中包括后来监督翻译日内瓦圣经的威廉·惠丁汉(William Whittingham)和他的合作者迈尔斯·卡佛岱尔(Miles Coverdale),克里斯托弗·古得曼(Christopher Goodman),安东尼·吉比(Anthony Gilby),托马斯·桑普森(Thomas Sampson)和威廉·科尔(William Cole)。对于日内瓦的人民来说,登城事件是他们独立的象征。它标志几位沙维斯公爵企图吞并日内瓦以作为他们阿尔卑斯山以北的首府的欲望彻底破灭。登城事件便是他们跨世纪一系列的进攻的句号。这最后一次进攻发生于1602年12月11至12日,传说中市民猛烈抵抗,甚至将煲、壶等厨具作为武器猛掷侵略者,结果公爵未能得逞,因此这个日子被定为登城节。每年在日内瓦老城区都会举行马队,大炮和穿着当时服装的士兵的游行仪式以作庆祝。
   
   从19世纪后期开始,到瑞士旅行成了英国贵族们追求的时尚。他们带着随从和财富,首先来到日内瓦,由此成就了瑞士成为一个旅游国家。这些使得当时在欧洲已经很有名的经营钟表的商店和经营珠宝、贵金属的商人激增,从而也建立了日内瓦作为商业城市的地位。
   
   2013年8月,日内瓦市人口为194,458,日内瓦州共438,500人。2000年,共645,000人生活在日内瓦市及其周边地区,包括周围的法国和沃州人口。沃州的人口分为145,200,日内瓦本州人(33.1%),123,400其它州的瑞士人(28.2%)和169,000来自180个不同国家的外籍人士(38.7%)。包括持双国籍的人,54.4%的居住在日内瓦的人口持外国护照。
   
   日内瓦虽然一直被看作一座新教的城市,但根据2000年调查结果,实际上现在日内瓦州更多的是天主教信徒(39.5%)而不是新教(17.4%)。由此可见,加尔文他们的改教业绩是多么勉强而虚假。22%市民表示他们不信仰任何宗教。其余的分为回教(4.4%),犹太教(1.1%),其他宗教以及没有回答的人。
   
   相比自立为王的加尔文,马丁路德不过是德国政府的走狗。难怪德国政府隆重纪念它。
(2017/11/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