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猫捉老鼠还是老鼠捉猫]
谢选骏文集
·5G间谍是全球统一的先锋部队
·帝王热还是禽兽热,凌解放的劫匪军
·十月革命是地地道道的反革命政变
·反腐运动就是让罪犯审查罪犯
·法律战是国际争霸的文化战之一
·茅于轼为何说习近平糊涂
·话语权不是抢占的而是创新的,也要有专利
·总统的噩梦是社会的缓冲
·救美国就是揪美国
·中国的房屋价格是由共产党政府决定的
·为何营救华为负责人成了共产党中国的国家任务
·千人计划和孔子学院都是豆腐渣工程
·阿尔巴尼亚人是欧洲野人
·“六四”在震荡中改造了全球世界
·中国的房屋价格是由共产党政府任意决定的
·反黑英雄都是黑帮分子吗
·“反革命暴乱”万岁——迎接“六四”三十周年!
·共产党任凭强者蹂躏
·炮舰政策与强权意志
·投资人不是施恩不求回报的恩人
·2018年是共产党中国的最后晚餐
·邓小平白痴不懂所有制决定分配制
·逃离中国还是逃离共产党控制区
·米歇尔·奥巴马出卖了她自己的女儿们
·荧屏能够改变基因吗
·华为可能成为统一全球的先驱部队吗
·楚怀王成全了秦始皇
·共产党没有恩赐、马列主义并非中国教师爷
·马化腾睡不着怪床
·回头路的责任其实不在习近平
·欧洲建军侮辱美国
·文革的正当理由
·世界历史会有“决定时刻”吗
·皇帝才是最大的贪污犯——朱元獐劣迹斑斑
·基因战争也是文化战争的组成环节
·经济萧条与政治改革
·向松祚的国家体制改革就是改朝换代
·大西洋文明与大西洲传说
·中美达成贸易协议就是邓小平亡魂的归来
·中美达成贸易协议就是邓小平亡魂的归来
·2020年中国很穷还是20年后中国很穷
·朱镕基之子说人类只有两千年历史
·博士学位害死了人
·川普是为中俄看家护院的吗
·牛弹琴指桑骂槐习近平
·政府是多余的寄生虫吗
·美国历届总统都是百年马拉松的运动健将
·丧心病狂的西方真理崇拜者
·地产商修边境墙
·法国应该学德语还是学英语
·北美世界日报此地无银三百两
·穆斯林为何允许庆祝圣诞节
·过把瘾就死的歌唱家
·苏联本来就不该诞生
·人官与狗官
·全球政府的雏形正在美国出现
·港独其实在怀念君主制度
·港独其实在怀念君主制度
·改革开放的叙事本来就是伪造的
·政府关门就无法弹劾法办川普总统了
·1989年的第一枪是在中国打响的
·今天是魔诞(12月26日)
·中共已经失去灵魂、迷失方向
·文明的冲突只是部落文化的最后挣扎
·为什么不能同情印第安人
·美联社与新华社联合起来
·俄国担心自己沦为白色非洲
·两个画家的战争
·不能把纪念64变成一种手段
·保释期间日记泄露了重要机密
·美国文化分歧体现全球化的纵深
·欧洲海洋文明的悲歌
·日本的死亡笔记与中国的变天帐
·跳槽的不是辞职的
·土耳其本来是东正教的大本营
·为何叫《般若心经》而非《智慧心经》?
·欧洲人背叛上帝的后果如此严重
·县里的警察就是差点火候
·美国不对流感进行消炎处理的办法是错误的
·文天祥、史可法为何不能击败蒙古、满清
·没有核武器就没有和平
·没有核武器就没有和平
·中国人比加拿大还要坏
·斩断加拿大的手指
·维吾尔人会为阿拉伯人殉葬吗
·一边吃巧克力一边杀印第安人
·中国女犯即将超过美国
·2018年,喜乐的一年
·英国师法中国的分而治之
·有其母必有其子
·中国百余公共知识分子的垂死挣扎
·尼克松出卖美国
·毛主席偷看黄色电影
·第二次公私合营运动开始了
·新疆的澳洲化过程
·遇罗克因为匿名而送命
·百年梦碎的中国
·修昔底德陷阱否定了文明的冲突
·熊猫也是要吃肉的
·阴婚 (冥婚)与祖先崇拜
·逃兵敢于攻击将军,这就是川普获胜的原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猫捉老鼠还是老鼠捉猫

   谢选骏:猫捉老鼠还是老鼠捉猫
   
   《习近平发招 建新锦衣卫 竟被群起而攻之》(2017-11-30转载 The New York Times):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正在推动一个新的反腐败机构的成立,该机构将拥有大范围的权力,可以绕开法院将任何从政府领工资的人拘留好几个月,让他们无法与律师接触。这个计划出人意料地遭到中国一些著名法律学者直言不讳的反对。


   即使按中国共产党的标准来衡量,这个计划也很大胆。虽然中国共产党有依靠秘密拘留的恶名,但也宣称依法治国对现代经济至关重要。数十名中国律师和来自中国主流学术界的法学教授冒着遭受报复的风险,公开反对这一计划,这是对习近平第二任期议程的首次重大公开挑战。
   习近平在自己的第一个任期内发动了一场影响深远的反腐败运动,用这场运动把竞争对手送进监狱,让党内领导层人心惶惶,并把自己塑造成了这个国家几十年来最强大的领导人。根据本月公布的法律草案,新设立的国家监察委员会将让习近平反腐运动的范围扩大到包括在大学和国有企业任职的数百万更多的人。
   中国目前的反腐败监督机构是共产党的一个部门,这个部门虽然权力广泛,但只对8900万名党员有管辖权。习近平的新委员会是一个负责监督所有政府出资的企事业单位的国家级机构,政府的企事业单位有多达6200万名员工,其中许多人不是党员。
   反对者说,新的《国家监察法》违反了中国宪法,该法让新的监察委员会在中国法律、尤其是那些旨在防止任意逮捕的法律之外全权操作。
   最近,在北京一个有约40名志趣相投的法律学者参加的会议上,来自上海的法学教授童之伟表示,“监察法草案在人权保障方面有些地方明显有所倒退;监察机关权力太大,且缺乏来自官方的权力制约。”
   通过反对这个新的委员会,童之伟和其它人对中国法律体系的强大程度和独立性,以及是否能制约党的领导人的权力提出了更广泛的问题,后者常常把自己凌驾于法律之上。
   上个月召开的中共十九大看来已加强了习近平的权威,开启了中国的铁腕统治新时代,展示了一个党无所不包地控制社会的前景。反对这个新监察委员会的人所呼吁的,是一个与之相反的理想:任何人,包括习近平在内,都应该受到法律的约束。
   “共产党说自己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行事,但现在共产党又说牠领导一切,”北京的历史学者洪振快说。“如果你要领导一切、凌驾于法律之上的话,你怎么能遵守法律呢?这是这个监察委员会的核心问题所在。”
   在中国恶劣的政治环境下,站出来反对新的监察委员会是需要勇气的,中国很少容忍人们批评党的重大举措。在习近平担任中国领导人的头五年里,许多直言不讳的维权律师被监禁,有的被拉到电视台上坦白认罪,习近平也对宪政等自由主义理念表示了谴责。
   批评拟议中的监察委员会的人当中,有许多是在北京和上海的著名大学执教的法学教授,他们一直避免参与维权案件。在最近几周站出来批评新委员会时,他们一直努力把自己表现为忠诚的反对者。
   这些律师和法律专家们小心谨慎,他们不是在挑战共产党的统治,而是要求共产党履行自己对法治的承诺。
   自1990年代的江泽民起,中国领导人都曾发誓要维护法治,都把法治作为让中国成为一个现代化发达国家的一部分。就连习近平也在口头上承诺尊重法律和宪法,但他也宣称“党领导一切”。
   监察委员会的批评者不是通过街头抗议,而是通过在法律专业人士会议上的发言、以及网上发表的联合声明和法律评论,来表达他们的反对意见。尽管如此,他们的批评仍相当尖锐。
   他们说,新的监察机构将会违反宪法,因为这个建立在没有充足法律依据之上的新机构将拥有的权力非常模糊,其权力将等同于、甚至超过中国法院和立法机构的权力。
   “这是对法治精神的严重打击,”北京的律师程海说,他在一份批评监察法草案的公开信上签了名。“原则上,每个犯罪嫌疑人的人权也应该受到保护。”
   一些批评该法律草案的人士与网络审查员玩起了猫鼠游戏。他们在中国流行的社交媒体微信上发文,严厉批评监察委员会,他们的文章被迅速删除。
   “如果批评没有自由,那么征求意见毫无意义,”一条网上评论这样说。这条评论也被审查员删除了。
   在一定程度上,法律专业人士的反对意见反映出一种他们被背叛了的感觉。中国政府去年首次推出这个监察体制的建议时,一些律师曾希望,牠将会给习近平的反腐败运动建立更牢固、更公平的法律基础。
   “最初,我们对监察委员会感到很兴奋,”香港大学的法学教授付华岭说。
   中国已经有一个由共产党运行的反腐败机构。其名称是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该委员会对嫌疑人在没有上诉权、不能与律师接触的情况下进行秘密拘留之后,将他们送交检察机关。
   习近平在2012年担任中共总书记后,任命了自己的盟友王岐山负责党的反腐败机构,该机构采取了声势浩大的行动,拿下了数十名最高层的党政官员。反腐败运动帮助加强了习近平的牢固控制,但也引发了滥用和刑讯逼供的指控。
   纪检委上周宣布,中国互联网最高监管机构盛气凌人的前负责人鲁炜正在接受调查,并宣布,鲁炜的倒台表明了习近平的反腐败行动没有停止。
   新的监察委员会将接管党内监督机构的职能,但也将扩大调查范围。党内监督机构的工作重点仅限于党员,但监察委员会将有权调查政府企事业单位的任何人,包括数百万不是党员的政府雇员。
   新的监察委员会将“进一步以法治形式加强党的领导权”,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政治学研究人员樊鹏在一篇最近发表在网上的评论文章中写道。
   这个新委员会也将有对人进行三个月秘密拘留的权力,还可能将秘密拘留的时间再延长三个月。这将让监察委员会拥有目前党内检查机构只用于党员的同样严厉的拘留权。
   “这就摘下了国家有别于党的这块遮羞布,”福特汉姆大学(Fordham University)研究中国法律与政治的教授明克胜(Carl Minzner)在谈到该法律草案时说。“与其说是朝着强加更多法律约束的方向迈出了一步,我认为,这可以说是党的机构把法律体系吸纳进来的表现。”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正在对设立监察委员会的法律草案征求意见,截止日期是12月6日。不过全国人大的代表席位都被效忠于共产党的官员占据着,这些人不太可能推迟或修改这项草案。这项法律很可能在明年3月全国人大举行的下次年度会议上通过。
   虽然大多数反对者看不到推迟新委员会成立的希望,但他们说,仍然希望能减少那些他们称之为监察法最危险的缺点。
   “最终的决定取决于党中央领导,”上海法律学者童之伟说。“作为法律专家、作为公民,我们只是在尽我们的所能来履行我们的责任,那就是把我们的意见提出来。”
   
   谢选骏在指出:真假洋鬼论说中国事体,竟把华人的生存斗争当做了自己的动物游戏——“一些批评该法律草案的人士与网络审查员玩起了猫鼠游戏。”——真的吗?那么,请问一句——批评者到底是在猫捉老鼠还是在老鼠捉猫?1957年,批评者被流放到了北大荒和青海改改。二十二年过去了,1989年,批评者干脆倒在了坦克之下。二十八年又过去了,2017年,同样没有武装的批评者能幸免于难吗?

此文于2017年11月3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