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殖民西伯利亚与殖民美洲澳洲的区别何在]
谢选骏文集
·宋明理学就是送命的理学
·狂犬病人鲁迅首倡血汗工厂
·党的新衣不能妄议
·共产党中国为何没有一个合格的翻译人才
·共产党中国为何没有一个合格的翻译人才
·王岐山为何闭门不出
·谁是第二次冷战的胜利者
·无现金社会的贪官污吏
·楚国败在不懂得遵守国际秩序——周礼
·联合国应该让位给全球政府
·中国的现有困境是因为“二十年期限已满”
·绞刑架下的报告
·曼德拉马丁路德金不如中国的普通一丁
·川普大帝也向全球化投降了
·若不反对西方就会被西方人蔑视吗
·习近平会以退为进吗
·印第安人重获正当性
·毛泽东饿鬼后遗症
·第二轮公私合营开始了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川普大帝的万人敌
·战争胜利使犹太人成为纳粹党
·犹太人为何宁愿自杀也不抵抗
·中国只是超级大国的租界
·解放军能够洗掉六四血污吗
·《史记》不是司马迁写的,而是司马迁编的
·毫无跃进何来跃退
·捐赠是另类的巧取豪夺
·多神论胜似无神论
·用极端主义对付极端主义
·意大利果然是欧洲的废垃
·以色列总理如此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沙特阿拉伯人就是野蛮生番
·凌迟记者与伊斯兰教对“叛教者”的虐杀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中国千万不能发达起来
·“改革开放”是“文化大革命”的继续和发展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中国只是半个大国——新党主席郁慕明犯了叛国罪
·从炮灰到人体地雷探测器
·中国大陆可能党政分离吗
·人才是环境的产物
·经济学人杂志毫无常识
·从希腊人的悲剧到基督徒的天国
·现代的蛮族入侵正在重演
·独立不等于自由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中共准备对美发起太平洋战争吗
·法国为何拥抱共产党中国
·应对卡舒吉案川普要学犹太人吗
·马克思教唆恐怖统治
·王岐山不懂宗教
·这是“第二次九一一恐怖袭击”吗
·回教的阿拉为何不是上帝
·农民如何对付鸡犬
·马克思主义的平等梦呓
·虚晃一枪的增税门变成了真刀真枪的台海门
·美国的政客多属商人
·澳洲能在中美之间保持中立吗
·谢选骏:小人德草
·横扫美国的恐吓主义
·兰德公司的第三只眼睛
·中美谁是牛魔王
·战场经济岂能和平崛起
·中共比美国更爱美国人
·纳粹还有基督的怜悯,苏联只能分崩离析
·穆罕默德仇恨人类
·犹太枪击案到处开花是文化战争的体现
·日本对华援助是战争赔款的九牛一毛
·释学诚才算释迦牟尼的好学生
·两个一百年剪掉了一百年不变吗
·社会主义祸害美国
·恐怖律师魏杰斯
·纪念六四30周年——六四屠杀导致苏联瓦解
·康奈尔大学良心发现了
·贸易战就是政治战、文化战
·金权政治变成金人政治
·中国模式是美国造的吗
·人民战争攻克美国
·神龙教就是共产党,金庸拿不到诺贝尔奖
·《永乐大典》是婊子的牌坊、《四库全书》是狗嘴里的象牙
·德国人为何不能相信警察
·天国的盼望创造了“不自由、毋宁死”
·支持习近平反对邓小平
·美国会发生内战吗
·英国人好谦虚好伪善
·中国和美国谁是夜郎国
·法国的司法不够独立
·民主党代表了人民的意志
·“数码威权主义”能够镇压网络主权吗
·滴血的不是资本而是人性
·俄国东正教的蒙古化野蛮化
·不专政毋宁死
·东南互保是辛亥革命的先声
·封闭社会能够网络领先吗
·看谁宽容变成了看谁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殖民西伯利亚与殖民美洲澳洲的区别何在


   谢选骏:殖民西伯利亚与殖民美洲澳洲的区别何在
   
   殖民西伯利亚与殖民美洲澳洲的区别何在?首要因素就在于殖民西伯利亚的是斯拉夫游牧民族哥萨克,而殖民美洲澳洲的则是欧洲西部的自由农民。
   

   (一)
   
   《俄罗斯征服西伯利亚:是否与殖民美洲相似?》(Anna Gruzdeva,2017年8月23日《透视俄罗斯》消息)说:
   
   西伯利亚纳入俄罗斯的速度快得令人难以置信。1585年,第一支俄国远征队在乌拉尔山以东全军覆没,时隔仅54年后俄罗斯人就到达了太平洋西岸。一些研究者认为,这样的速度表明俄国对西伯利亚的吞并过程是和平的;另一些人则相反,认为这一过程充满了侵略和对原住民利益的忽视。
   
   俄罗斯与西伯利亚关系史
     
   俄罗斯同西伯利亚原始居民的接触远远早于对乌拉尔山以东的军事远征。十四世纪的拉夫连季耶夫编年史中提到,十一世纪时诺夫哥罗德人久拉特·罗戈维奇(Gyurat Rogovich)前往征服“尤格尔人的土地”。历史学家索洛维约夫认为,编年史中提到的“高山和铜门”正是乌拉尔山。再后来,诺夫哥罗德的水上强盗曾多次侵袭东方的土地。1483年,莫斯科的军事将领派出军队,对乌拉尔以东进行军事远征。1555年,西伯利亚汗国(蒙古帝国的残余)成为沙皇俄国的附庸国。不过,成吉思汗的后代库楚汗很快夺取政权,断绝了与沙俄的仆从关系,并开始在汗国传播伊斯兰教。
   
   俄罗斯面积缘何最大?探究根植于历史的蒙古原因
   
   第一次全面殖民远征是哥萨克人叶尔马克1581年对库楚汗的远征,此时新可汗已开始侵扰边境地区的俄国土地。库楚汗政权很不稳固,许多西伯利亚民族更愿意选择俄国沙皇而不是穆斯林可汗。800人的哥萨克军队击溃了15000人的库楚汗大军,原因之一就是汉戴人和曼西人不愿为可汗流血,战斗刚一打响就离开了。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库楚汗不断进行游击战争,甚至在一次大胆突袭中杀死了叶尔马克,但他已无法阻止俄罗斯人对西伯利亚的殖民。新远征队开始在西伯利亚建立木制堡垒,这些居民点后来都变成了大城市,如1586年建立秋明(现人口72万),1604年建立托木斯克(现人口57万),1628年建立克拉斯诺亚尔斯克(现人口超过100万)。
   
   西伯利亚不是殖民地
   
   与征服美洲不同的是,西伯利亚并不是被征服的。俄国并没有“殖民地”治理和“宗主国”治理的区分,西伯利亚只是被纳入俄罗斯。更有甚者,原有统治阶层没有被消灭,而是实现了归顺。例如,库楚汗的儿子一开始抵抗俄国,后来签订了和平协议,而库楚汗的孙子则从沙皇那里得到了卡西姆汗国的统治权。
   
   据专家估计,俄罗斯人到来之前,西伯利亚约有24-30万人,其居住的面积则有1300万平方公里,几乎无人组织对俄国的集中抵抗。土著部落一直在自相残杀,许多人视“沙皇之手”为摆脱内斗的救赎。然而,哥萨克人越往东走,就越遭到希望保持独立的当地人的浴血抵抗。 
   
   新政权在热爱自由的东方民族的土地上,建立了木制堡垒和驻防军营作为据点,但当地人仍不断造反。他们袭击哥萨克人的营房,烧毁他们的堡垒,后者则以牙还牙。民俗研究者格奥尔吉·埃尔吉斯(Georgy Ergis)称,当时俄罗斯人在雅库特人的传说中的形象是“带来屠杀和战争的人”。
   
   不愿被征服的楚科奇人
   
   俄罗斯的狂野东部:这片土地如何被征服?
   
   楚科奇人是最难被征服的民族之一,他们同哥萨克人激烈作战,有时甚至战而胜之。不过,战斗规模都不大,在俄国遭到最大失利的奥尔洛瓦河战役中,有51名哥萨克人被杀死。遗憾的是,沙皇政权对楚科奇人的态度确实类似于美洲征服者。1742年沙皇甚至下旨:“用拿着武器的军人之手攻击那些不安分的楚科奇人,要彻底征服他们。”
   
   当地居民在血缘上接近印第安人,因此对来自欧洲的瘟疫没有抵抗力。“新型疾病削弱了当地居民并使其士气低落”,历史学家约翰·理查德斯说,“天花杀死了80%的通古斯人、44%的尤卡吉尔人”。但无论如何,俄罗斯人的扩张目的不是灭绝或奴役西伯利亚人民,而是对其征收贡赋并将新土地纳入俄国。俄罗斯人一般只有在外交努力失败之后才会动用武力。俄罗斯联邦目前生活着46万布里亚特人、48万雅库特人,而在沙俄征服西伯利亚的年代,整个西伯利亚的居民不到30万。某些民族至今保持着自己的民族独立性,雅库特共和国的雅库特人数量像从前一样多于俄罗斯人。
   
   谢选骏指出:上文虽然对俄罗斯人涂脂抹粉,却也在不经意之间透露出,为何俄国对西伯利亚的精英,不像英国人对美洲、澳洲的精英那么成功。因为俄罗斯人不是真正的移居者,他们只是掠夺者,秉承了游牧民族的传统。
   
   (二)
   
   哥萨克世世代代游牧在东欧的大草原,从波罗的海到黑海都有他们的身影。哥萨克以英勇善战著称。在俄罗斯的历史上,哥萨克人组成的骑兵,是沙俄的重要武力。哥萨克一度为波兰立陶宛联邦效力,在克里米亚汗国与俄罗斯的领土战争期间,哥萨克早年效力于克里米亚汗国,后期效力于沙俄。不同于波兰翼骑兵,哥萨克大部分是轻骑兵。
   
   哥萨克骑兵以衣着鲜亮而著称,其坏名声也同样如此。他们过着游牧般的,半自治的团体生活。东欧大草原上的这些野性十足的骑手,从小在马背上长大。哥萨克人是极其优秀的轻骑兵,他们青睐的武器是长矛以及马刀。
   
   拿破仑曾说过:如果我的部队里有哥萨克骑兵,我会用他们席卷整个世界。他们是出色的轻骑兵,但他们不守纪律,也不愿下马作战,从而限制了他们在战场上的发挥。他们对老百姓冷酷无情,以致整个欧洲,无论敌友都对他们恨之入骨。
   
   哥萨克骑兵是俄罗斯的特殊兵种,随着沙俄的扩张,特别是叶卡捷琳娜女皇对黑海周边的扩张,哥萨克的领地被沙俄纳入版图。随之而来的,是面临被强行迁入的日耳曼人进行地盘争夺,哥萨克骑兵的骁勇善战迅速闻名西方。
   
   哥萨克骑兵的移动力相当快速,在战况不利时也能迅速撤退,脱离战场(除非和他们交战的也是支移动力极高的快速部队)。哥萨克人是世界上最具传奇色彩的群体之一。
   
   如果说吉普赛人是大篷车上的民族,那么哥萨克就是战马上的族群。哥萨克人正是凭着一匹战马、一柄军刀在横跨欧亚大陆的广阔疆场上,驰骋数百年,纵横千万里,在俄罗斯社会发展史和世界战争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提到哥萨克,就会使人想起苏联早期电影《克楚别依》和《夏伯阳》中响遏行云的史诗般的哥萨克英雄形象。在俄罗斯有不少反映哥萨克的文学作品,其中较著名的有托尔斯泰的《哥萨克人》、绥拉菲莫维奇的《铁流》,尤其是肖洛霍夫的鸿篇巨制《静静的顿河》所描写的顿河哥萨克那横刀立马、冲锋陷阵的英姿,视枪林弹雨如闲庭信步的洒脱,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豪气,在倒映着篝火的静静的顿河畔高歌起舞的奔放……极具浪漫而富有张力,给人以无限的遐想与冲动。
   
   俄国历史上三次大规模的农民起义—1606年~1607年的鲍洛特尼科夫起义、1667年—1671年的斯捷潘·拉辛起义和1773年—1775年的普加乔夫起义都是与哥萨克有关系。1654年乌克兰的哥萨克首领赫梅利尼茨基起兵反抗波兰受到镇压,在军事失利的情况下求助于俄罗斯,当年赫梅利尼茨基与俄签订《别列亚斯拉夫协定》,宣布接受俄罗斯保护,又经过80年的磨合期到1722年沙俄废除哥萨克人的盖特曼自治,乌克兰总督鲁缅采夫把10个哥萨克军团改编为俄军的10个正规骑兵团。
   
   在冷兵器时代,哥萨克的骑兵以其速度快、机动性强、杀伤力大、骁勇善战的轮番攻击威震欧洲,欧洲国家也常招募哥萨克作为雇佣军。哥萨克参加了从18世纪到苏联二战中所有的战役。有人说他们是欧俄草原上最具有草莽风格的经典骑兵。他们的骑兵马蹄是与沙俄向外扩张的步伐同步飞扬的,多次为俄国开拓疆土立下赫赫战功。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俄国大约组建了30万人的11支哥萨克军团。但是由于现代化武器机枪、排炮、坦克等的投入,骑兵注定将成为被淘汰的兵种,也就是从这个时代开始,哥萨克们再也没有取得像此前的战争中那样骄人的战绩。在十月革命后的内战中,哥萨克分属两个阵营,布琼尼、铁木辛哥的红军第一骑兵军所向披靡。苏波战争时期,曾经在空中俯瞰过这支部队的美国飞行员有这样的描述:“骑兵每行八人八骑,有的头戴圆筒卷毛高帽,有的身披黑色大氅,他们背上斜挎步枪,腰间悬挂马刀,在尘土中浩浩荡荡前进,数万匹马纵横驰骋,数万把刀交错挥舞,这场景极其令人震撼,成为骑兵战史上最壮烈的一幕。”据统计,从1918到1920年,有100万哥萨克骑兵阵亡。
   
   内战结束以后,苏联采取“胡萝卜加大棒”的政策,一方面延续哥萨克自治的政策,允许他们自主选举苏维埃,成立哥萨克军人会议,一方面加大削藩力度,实行“非哥萨克化”。随后打压的力量逐步加大,对不服从者就从肉体上消灭,由此引发了一系列的哥萨克暴动,曾一度导致红军失利,放弃了第聂伯河左岸地区。后来苏俄南方战线派出大规模正规军镇压,1920—1930年代在苏维埃政府的彻底剿灭下,哥萨克力量日渐衰落。大批哥萨克逃亡者涌入捷克等国。以后苏俄又通过移民、掺沙子,最终使这个存在了几百年的特殊群体融化在普通百姓当中,这才结束了哥萨克的历史。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苏联军队开始也曾以保留了哥萨克特点的骑兵再次披挂上阵,但已是强弩之末,在现代的立体机械化战争中,延续了400年的辉煌不再,布琼尼式的哥萨克将领很快也被朱可夫式的现代军事家取代了。
   
   (三)
   
   哥萨克作为生活在东欧大草原(乌克兰、俄罗斯南部)的游牧社群,在历史上以骁勇善战和精湛的骑术著称,并且是阻挡沙俄向东方鞑靼人与南方土耳其人侵略的强大缓冲。
   
   13世纪开始,一些斯拉夫人为了逃避蒙古帝国中钦察汗国的统治而流落到俄罗斯南部地区,包括顿河流域、第聂伯河下游和伏尔加河流域。15、16世纪时,一些不愿成为农奴的俄罗斯、乌克兰农民迁徙到由于钦察汗国被推翻之后的俄南地区。这些人被称为“哥萨克”,即他们的母语突厥语中的“自由人”。哥萨克人在俄罗斯南部建立了一些地方政权。东欧平原多山地少,因此哥萨克族群多数以河流命名,如“顿河哥萨克”。
   
   哥萨克人以英勇善战著称。在俄罗斯历史上,沙皇通过收买哥萨克上层人物而控制哥萨克人。哥萨克人组成的骑兵,是沙俄的重要武力。俄国向西伯利亚扩张的过程中哥萨克是俄国的主要依仗。十月革命之后,哥萨克人少数参加布尔什维克政府的苏联红军,多数参加反政府的白军。苏波战争期间,他们为苏俄立下赫赫战功,同时,也遭受了巨大的伤亡。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哥萨克骑兵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斯大林格勒攻防战中建立重大战功;同时也有一些人趁机反叛苏联的统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