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独狼攻击与“自杀他杀”]
谢选骏文集
·官僚主义的危机
·“伦敦客”眛于大势的自相矛盾
·过度的真理就是错误
·答“伦敦客”组织
·“坐怀不乱”旨在批判蒙古人的淫乱
·从川普推特到最高指示
·逊尼派vs.什叶派是民族主义的体现
·君士坦丁大帝如何战胜尼禄暴君
·主权和猪权
·“物自体”的说法是一种语义矛盾
·中国和美国的差距在于缺乏信息自由
·共产党与狗粮党、美分党
·革命与妓女
·罚款和赃款都去哪里了
·独狼行动的实际原因
·犹太人与摩洛哥人的相似
·谢选骏:法庭之前人人决不平等
·我是跨时代的人类
·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都是美第奇的家奴
· 每个人在“活着”的意义上平等
·蒙娜丽莎是同性恋者达芬奇的自画像
·阿拉伯国家互咬需要勇气吗
·美国退化为“食草动物的费拉社会”
·魔鬼的游戏即将结束
·文明的末日——无神论者变成上帝
·台湾输血大陆、自身贫血——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八
·“我很忙”为何是个肮脏的词汇
·中国为何没有希波克拉底誓言
·庄严的姓名学
·日本有可能穆斯林化吗
·白人至上论者退出美洲澳洲西伯利亚
·中国还比美国落差100年
·诺贝尔奖就像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美国费城的中文独立宫图书馆
·哺乳动物与世态炎凉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地方政权与中央政权
·再说登山与朝圣
·科研发明与技术运用
·在中国从政、治学、明星……每个人都是狗
·拉铁摩尔是苏联间谍以及中国的二元性
·欣赏自己与欣赏他人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王国维死于“国民党的文革”
·缺乏知识的哈佛主任
·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两个中国钱多人傻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王岐山与孙中山都是美国公民
·真正的穷是越变越穷
·自由是通向奴役的道路
·24史都应该禁止出版
·中美关系是38年还是50年
·多数国家都参与了六四屠杀作恶——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十
·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中国特有的创新并非中国特有的创新
·台湾逃犯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普京牧师的忏悔
·把美国大学生改造成为共青团员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以夷制夷结果让中国变成了夷
·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修昔底德陷阱”不就是“一山不容二虎”
·欧盟不甘心就这样走向灭亡
·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谈谈匿名攻击的组织系统
·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吸毒取代了吸烟成为流行趋势
·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感谢网友的声援
·欧美虚无主义的担忧
·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孔府里的汉奸记录
·意大利人不全都是垃圾
·智商和地缘
·治国者不能治家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约翰福音》应该纳入中国大学课本
·一切的丰盛
·“修齐治平”与制度性腐败
·国家主权的通病就是如此无情
·曾节明可以继续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国迈向中央之国的道路
·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谢选骏:“毋宁死”与“没希望”
·人均产值后面的陷阱
·中美交战将不分胜负
·裴敏欣忽视了习近平本人的想法
·溃而不崩还是改朝换代
·张学良的特务生涯改写了历史
·张学良的毒瘾和党性
·刘晓波就是萨达姆侯赛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独狼攻击与“自杀他杀”

   谢选骏:独狼攻击与“自杀他杀”
   
   《“独狼式袭击”揭开美国反恐的硬伤》(中国网 2017-11-02)评说:
   
   美国领导的西方世界和海湾国家反恐联盟,和俄罗斯的反恐各自为政、各怀目的,导致IS难以剿灭,鼓励了全球各地的极端组织和个人制造形形色色的恐怖袭击。“独狼式袭击”暴露了美国反恐的硬伤。


   
   纽约的万圣节,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独狼式袭击”蒙上了阴影。
   当地时间10月31日下午,在纽约市繁华的曼哈顿下城世贸中心附近,袭击者通过开车冲撞和开枪射击等残酷方式造成8人死亡10余人受伤,其中还包括2个儿童。目前,纽约警方已将袭击者控制,据说嫌犯是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的29岁移民。事件发生之后,纽约官方已经事件定性为恐怖袭击,被纽约州长科莫称为“独狼式袭击”。
   从袭击者行凶时高呼“为真主而战”以及嫌犯标志性的长胡须看,嫌犯具有典型的伊斯兰背景。美国总统特朗普也通过社交媒体将事件和“伊斯兰国”(IS)联系起来,他在“向纽约恐袭的遇难者及其家属表达我的思念、哀悼和祈祷。”强调,在击败中东或其他地方IS恐怖组织后,不会允许其进入美国本土。
   国际社会也在第一时间向受害者表示哀悼,强烈谴责袭击者的恐怖主义行为。“独狼式袭击”在美国并不乏见,从2013年的波士顿马拉松爆炸事件到不久前发生在赌城拉斯维加斯的枪击事件,“独狼式袭击”让美国防不胜防。只是,这些“独狼式袭击”带给美国的恐惧感是不一样的,没有极端宗教背景的枪击事件,如赌城枪击案,即使带来更多的伤亡,也只是引发美国国内激烈的政治博弈、舆论风潮和民众口水。因为这类袭击属于典型的美国内生袭击,是美国持枪政策带来的副产品。而这一副产品又和美国立国精神和宪法规定的权利相关。限枪的民主党和持相反观点的共和党——包括现在的特朗普政府对没有宗教背景的独狼式枪击案也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
   如果“独狼式袭击”带有宗教背景,譬如本次车撞加枪击的袭击案,美国官方当局会即可定性为恐怖主义袭击,特朗普也会将之和IS联系起来。
   因为袭击者的身份背景不同,“独狼式袭击”带给美国政府和美国人的感受是不一样的。有极端宗教背景的“独狼式袭击”,让美国政府如临大敌,美国人也会陷入恐慌和焦虑。不过,带有极端宗教背景的“独狼式袭击”,虽然被美国官方定性为恐怖袭击且袭击者和IS等恐怖组织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然而这类袭击未必一定是由国际恐怖组织策划或遥控。袭击者不过是通过网络或其他途径被极端组织的“圣战”思想所“洗脑”。对IS这样的恐怖组织而言,恰恰成为彰显“圣战之火可以燎原”的宣传。在欧洲各地,类似的“独狼式袭击”往往被IS“据为己有”,以此证明自己的“影响力”。
   相比欧洲因为中东难民输入的恐怖主义,美国要安全多了。9.11事件之后,小布什政府对内强化机制性反恐,通过立法和整合相关机构强化了美国国内的反恐力度,同时通过伊拉克和阿富汗两场反抗战争,在美国本土构筑了一张将恐怖主义阻止于美国之外的反恐大网。因而,过去十几年来,虽然基地组织衰亡之后又滋生了IS,恐怖组织你方唱罢我登场,甚至蔓延至欧洲这样的西方大本营。美国本土却迎来了没有恐怖主义滋扰的好时光。
   伴随着美国伊拉克战争的始乱终弃,以及中东地区的新变局,中东地区又出现了比基地组织更具号召力、也更具危险性的IS。但是,奥巴马政府秉持中东战略回撤,对于中东反恐无心恋战,导致中东反恐难以形成合力,不仅使IS在中东坐大,而且造成了恐怖主义蔓延到欧洲的难民潮。与此同时,IS对全球范围内具有极端宗教思想的反社会者都具有号召力。有些西方国家的极端宗教分子纷纷奔向中东参加IS的“圣战”,有些则因为对社会不满制造“独狼式袭击”。
   经历危机考验的美国人,特别是一些来自伊斯兰世界的移民,没有实现理想中的美国梦,反而成为美国社会的边缘人。IS的猖狂,容易激活其报复社会的极端思维,加之美国枪支泛滥,“独狼式袭击”在美国也就防不胜防了。
   特朗普时代追求“美国优先”,收紧移民政策的“限穆令”就是防止恐怖主义输入的保守之策。这一政策不仅在美国颇受争议,也让一些伊斯兰背景的移民不满,一些具有极端宗教思想而又处于社会底层的伊斯兰移民就会铤而走险。特朗普以堵为本的防恐政策,反而激活了一些极端宗教分子以恐怖袭击报复社会。这颇值得特朗普政府反思。
   9.11事件以来,美国发挥着全球反恐领导者的角色,但是美国的反恐是不彻底且存私心的。美国铲除了基地组织,打死了本-拉登,报了9.11的仇,但是IS也是伊拉克反恐战争的副产品。美国领导的西方世界和海湾国家反恐联盟,和俄罗斯的反恐各自为政、各怀目的,导致IS难以剿灭,鼓励了全球各地的极端组织和个人制造形形色色的恐怖袭击。“独狼式袭击”暴露了美国反恐的硬伤。
   恐怖主义是人类公敌,全球应该形成统一的反恐阵线。现阶段,IS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会号召全球各地的极端宗教分子进行最后的疯狂反扑。美国、欧洲、俄罗斯,以及中东国家,应该强化反恐合力,将IS完全彻底剿灭。没有IS这个极端组织的老巢,包括美国在内的极端组织和个人也就掀不起大的风浪了。
   “独狼式袭击”也给特朗普的移民政策敲响了警钟。作为熔炉国家,对待不同种族、宗教和文化背景的民众,美国应该更开放、更多元和更公平,让其和谐相处。否则,在外打击IS不力,在内实施苛刻的“限穆令”,美国国内会滋生更多的“独狼式袭击”。(作者:张敬伟,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谢选骏指出:上文差矣,完全不明就里。独狼行动分子,根本不是“禁穆令”的后果,而是前于“禁穆令”的、普遍存在的歧视现象。说到底,这些恐怖分子其实都是弱者,是可怜虫,他们来自弱势团体,他们都是自觉受到主流社会欺侮,才开始以过激手段发狂报复的,其行为完全符合“自杀——他杀型号的安乐死行为模式”。所谓“自杀——他杀的行为”,就是自己活得不耐烦了,准备死了,在自杀以前找几个垫背的一起死。所以主流社会说他们“怯懦”并非谩骂,而是一语道破了“自杀”的真相;而说他们“卑鄙”也非谩骂,而是一语道破了“他杀”的真相。“自杀他杀”,就是“怯懦卑鄙”了。
   
   谢选骏指出:上文差矣,完全不明就里。独狼行动分子,根本不是“禁穆令”的后果,而是前于“禁穆令”的、普遍存在的歧视现象。说到底,这些恐怖分子其实都是弱者,是可怜虫,他们来自弱势团体,他们都是自觉受到主流社会欺侮,才开始以过激手段发狂报复的,其行为完全符合“自杀——他杀型号的安乐死行为模式”。所以主流社会说他们“怯懦”但并非谩骂,而是一语道破了“自杀”的真相。而说他们“卑鄙”也非谩骂,而是一语道破了“他杀”的真相。“自杀他杀”就是“怯懦卑鄙”了。这些独狼找上恐怖组织,一不是像唯物主义者那样骗钱,二不是像信仰主义者那样寻求支持,只不过是在临死前找到一丝心理上的认同,摆脱困扰他们的孤独感而已。他们本来不过是多余的人,现在倒成了新闻媒体的宠儿了——都是报纸惹的祸!
   

此文于2017年11月0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