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伊斯兰共产主义的样板]
谢选骏文集
·罗斯福杜鲁门怎样帮助中共崛起
·波兰屡遭瓜分有其自身原因
·逆向鸦片战争开始了
·玛丽莲梦露的灵魂价值50美分
·欧洲人跳舞 中国人写诗
·欧洲超人来自印度魔鬼
·政教分离的适用范围
·白宫的黑色囚徒
·无神论者的无尊严、无依无靠
·愉悦和逾越
·特朗普是狗娘养的Donald Trump is the son of a bitch
·疯狗川普Trump mad挑动群众斗群众
·用动物学研究川普(特朗普、床破)
·川普是坏人Trump is the bad guy
·“特朗普”与满洲人
·“特朗普”与满洲人
·Ian Buruma的玩世不恭
·伊恩·布鲁玛的玩世不恭
·古希腊戏剧这样讽刺川普
·柏拉图的无知
·柏拉图的无知
·小国时代的明星金正恩
·美洲印第安人的“青铜文明”
·四万八千岁的中国
·“梁启超说佛”之迷误
·王弼老子指略、老子注批判
·康熙的无知
·耶稣基督不是犹太人
·“关公像”充斥的华人社会,为何忠义却荡然无存
·隔代继承与昭穆制度
·(中共统治进入晚期)的理论提出
·阴阳语法和阴阳观念
·圣经与思想的主权
·三民主义为何不成气候?
·小国时代的特大号代表
·十年文革 百年反思 获奖作品
·为了做什么而做什么的“家”
·怎样成为舞台的奴隶
·钱钟书围城上厕所
·加拿大是罪犯的乐园
·杨绛的“大学”与“中庸”
·纪念六四与纪念祖先
·可以生产“名记八酒六肆”
·解放军没有子弹
·台海两岸都不是国家
·“台海两岸”只是一个诈骗集团
·[email protected]平民王小石,就是何新自己
·当代中国人是不诚实,还是贫贱?
·汤因比为何败于一个电台播音员
·靖康之耻的文化原因——“缠足战略”的缘起
·平反六四冤案可能需要84年
·两宋之间的改朝换代(“缠足战略”的历史背景)
·中国人可从英美学到更多东西
·黑死病的进步意义
·陈志武的榆木脑袋
·怎样才能赢得超限战?
·中国不会有新加坡式纸牌屋
·雅利安人从来不是文明的创造者
·英国脱欧再证马克思主义荒谬
·苏格兰没有英国活得下去吗
·英国脱欧公投缩小了贫富差距
·一切都会过去的,包括死亡
·英国脱欧,白种人的最后挣扎
·索罗斯老了,卖不了钱了
·自己任命自己的“新中国”
·以毒攻毒的超级霸王车
·上帝之城的摩尼教思想
·应该表扬一下习近平
·托夫勒“第三次浪潮”之伪
·共青团中央的犯罪分子
·百度比谷歌更像杀手
·天人之际与超理神秘感
·零点哲学·圆形世界象
·历史之穹·秦人楚魂说
·荒漠甘泉·文化本体论
·生命之谷·上下求索录
·世界怎么可能是客观的呢
·你的财产其实不是你的?
·美国深陷社会主义化的危险
·西方文明重蹈复活节岛绝路
·韩国顶级白富美借种草根男
·中共无理也可不理南海裁决
·中国怎样才能领导知识革命?
·中国能不能与美国开战
·中共中央协助共产党员移民美国
·包公黑人考
·洪秀柱承认“中华民国”已经终结了?
·小国菲律宾玩弄大国吸金
·林中斌把习近平当成了火烧罗马的尼禄大帝
·“生物进化”与创业成功、发家致富
·中国官员自杀研究
·为什么生活是肮脏的
·中国革命与少数人犯罪
·北欧人和雅利安人都是食尸者
·人的身体怎么能是上帝的殿堂呢
·华人大众为什么容易上当受骗
·外戚专政的起源
·政府是条社会寄生虫
·当你自由的时候
·霍金是英联邦垂死的哀鸣
·香港是高等华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伊斯兰共产主义的样板

   谢选骏:伊斯兰共产主义的样板
   
   
   作为伊斯兰教的策源地,沙特阿拉伯出现了“伊斯兰共产主义的样板”毫不奇怪。
   


   《沙特向腐败嫌疑人提供“7成财产换自由”选项 欲充公3000亿美元》2017年11月17日报道:
   
   沙特的“反腐”行动已经进入了第13天了,目前已经有超过200名王子和高官被抓。虽然沙特目前的统治者萨勒曼王储高呼着“反腐”口号,但是同时,王储殿下好像也看中了他的亲戚们的财产。
   
   据英国金融时报11月17日报道,两位消息源透露,沙特政府正在和被关押的囚犯们进行谈判,千言万语都可以变成4个字,“交钱免罪”。两名听取了简报的人士称,在某些情况下,沙特政府寻求收缴嫌疑人多达70%的财富,以求向枯竭的国库输送数千亿美元。
   
   目前已有部分资产和资金被上交国家,这些安排有助于让人了解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储(Crown Prince Mohammed bin Salman)戏剧性反腐运动背后的策略。此次镇压已导致数百名王室成员、部长级官员和该国最富有的贵族被扣押,包括亿万富翁阿尔瓦利德?本?塔拉勒(Alwaleed bin Talal)王子,旗下拥有沙特卫星电视频道阿拉伯卫星电视台(Al Arabiya)的中东广播中心(Middle East Broadcasting Center)的创始人瓦利德?阿尔-易卜拉欣(Waleed al-Ibrahim),以及沙特本拉登(Saudi Binladin)建筑集团的董事长贝克尔?本?拉登(Bakr bin Laden)。
   
   许多嫌疑人自上周以来一直被关押在利雅得的丽思卡尔顿(Ritz-Carlton)酒店。据熟悉谈判情况的人士透露,部分嫌疑人非常愿意上交现金和企业资产,以获得释放。一位顾问表示:“他们正与羁押在丽思卡尔顿酒店里的多数人达成和解。吐出现金,你就可以回家。”
   
   这些和解力求收回据称的巨额腐败所得。目前沙特政府正艰难应对长期低油价引发的经济衰退,以及去年790亿美元的预算赤字。
   
   沙特总检察长表示,他正在调查的腐败指控累计金额至少达到1000亿美元。听取了谈判情况通报的人士表示,沙特政府希望至少收回这一数额,尽管目标可能上升至3000亿美元。其中一人表示,随着政府扩大反腐调查,可能会有更多人被捕。
   沙特的王子们目前生活状况未知,但是当地普通人对于王子们的待遇非常高兴。沙特一位学者向金融时报表示,“为什么穷人要承受经济危机带来的一切痛苦?富人们也要承受应得的。”
   
   谢选骏指出:上面的发展,越看越像“充公没收”、“查抄宰肥鸭”,也就是所谓“黑吃黑”。作为伊斯兰教的策源地,沙特阿拉伯出现了“伊斯兰共产主义的样板”毫不奇怪。奇怪的是它怎么没有早一点出现。因为早在“先知”穆罕默德的时代,这一套就渗透进了《可兰》,并作为宗教纳贡受到肯定。以前,亲美的沙特避免采取这种中世纪式的劫夺行为,以便学习做个西方的好学生;现在随着美国的式微,沙特的本性复活了,麦加城的幽灵就要出洞了。
(2017/11/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