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红色历史与低端人口]
谢选骏文集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民选政府才会照顾人民
·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吹牛犯法吗
·实战与花枪
·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遇见你之前》(Me Before You,2016)影射霍金吗
·自由的中国才能崛起
·中国游客是俄罗斯的衣食父母
·“军委主席就是一把手”的地方
·戈培尔精神传到英国
·不做生意才不会坐牢
·有钱却没有信用
·红色旅游有无死亡保险
·印度人为何欺软怕硬
·扫兴的东西最实惠
·如果列宁律师成功就不会有十月革命了
·未经授权的统治者是万恶之源
·会有第二次太平洋战争吗
·叫花子颂歌
·李鸿章只知大炮不懂文明
·马云要把客户都变成和尚吗
·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没有自由就没有芯片,要芯片先给人自由吧
·美国为何点名批判盟国土耳其
·骗子制衡使其从良
·强奸犯人可以在此解放建国
·科米新书是要公义还是要复仇
·每个人都想独裁
·缺乏创新能力的共产党社会何以为继
·日本母的又要中国公的配种了
·五一节就是“无一节”,信息社会没有无产阶级
·全球互联网都将变成中国的局域网
·中国为何不敢武力威胁台湾
·中科院竟成萨满教的巢穴
·西方文明的东方化
·台湾独立国号“台北”
·台湾想上演敦刻尔克吗
·外强中干的中国芯
·投降越南从轻,投降美国从重
·红色历史的终结
·台湾会不会被逼变成塞班或波多黎各
·六四屠杀的社会后遗症
·法国海军是不祥之兆
·芬兰朝鲜方枘圆凿
·樊纲是一条理论界的乏走狗
·巴菲特是第五纵队成员吗
·不是养不起,而是生了没有用
·特朗普上任一年说3000多次谎话属于比较诚实的傻瓜
·中国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官方杀人魔
·川普总统终于累了
·诺贝尔文学奖是怎样选出来的
·旗袍是汉奸贱民禽兽的标志吗/“中华民国亡于旗袍!”
·信靠教廷的权势还是信靠基督的宝血
·虚无与颓废是世俗文明的最后归宿
·民主监督可能弄假成真
·要马克思还是要美国
·美国人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完全错误
·反网络主权
·政府最缺德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洋垃圾
·小说《大典》为电子监控做广告吗
·不自觉的侵犯
·宋玺是新时代的宋彬彬/宋要武
·美国假隐士的终南捷径
·波兰和法国都是性侵保护国
·广东清远纵火案的野蛮民风
·纽约市长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哪里有反抗哪里就有压迫
·囚徒总统面对蛛网法律
·人生是一种酷刑
·政法委书记会不会中毒身亡
·是缓兵之计还是全面投诚
·是猎奇还是情报蒐集
·犹太人的多妻制VS基督徒的一妻制
·樊立勤太可恶了
·瓶装水骗局举一反三
·三十六计和中国智慧难道都是欺诈吗
·是共产党入侵而不是中国入侵
·IQ、EQ之后的“VQ”
·英国没有舰队的苦闷
·美国两大奸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色历史与低端人口

   谢选骏:红色历史与低端人口
   
   《北京清理“低端人口” 被指反人道主义》2017年11月24日报道:
   
   11月18日北京大兴火灾之后,北京当地以安全为名进行的大规模“低端人口”(官媒语)清理活动。星期四,在社交网络流传着北京当局驱逐外地人的大量视频。那场面十分地骇人,天寒地冻,警察及各类公务人员,上门驱赶无家可归的“低端人口”,中国首都北京,政府公然地把自己的一部分公民划入“低端人口”,并在严冬下令驱逐他们。有网民直指此举就像“党卫队清理犹太区一样啊!”


   北京市当局把难以计数的所谓“低端人口”赶出住房,有些只好在街头露宿。
   
   习近平亲信蔡奇领导下的北京市一直有清理“低端人口”的举动,最近由于政府管理不善,发生一座违建房屋起火造成19人丧生的“11.18”大火后,外地人的悲惨遭遇不仅没有引起政府同情,反而为政府大批驱逐他们提供了口实。一位网民说;“清理租房的场面就像辛德勒的名单当中,党卫队清理犹太区一样啊,就差上大狼狗了”。
   
   音译为王云的一位见证人说,“我是北京人,在这租房时为了上班方便点。很多外地同胞昨晚无家可归,身份证都被封在房间里,实在让人心酸”。据网友说,“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通州,昌平,大兴等地。一位租住在地铁通州土桥站附近某出租公寓的租客反映,22日早上7点半,消防、公安等部门工作人员纷纷来砸门,告知公寓属于违建,限期两天内搬离,目前已经开始断水断电。”
   
   北京市一批自称在文化领域工作的个体人员发出“关于北京市人口清理的呼吁”。呼吁书对北京最近发生火灾后,政府不但没有在灾难发生后完备居民的安全措施,反而趁机加速清除类似住宅中的租户,勒令大量人群极短时间内搬出他们现有的居所。呼吁书说,“我们感到震惊和愤怒,要求在城市中努力工作维持生计的人及其家庭成员在寒冷的冬季紧急搬离是一个残酷无情、反人道主义的做法。”
   
   本着“居住在此的人,有着平等的权利”的原则,呼吁者要求“有关部门重新审视外来人口政策,取消‘低端人口’一说,立即停止相关的搬迁命令。”呼吁者认为政府应为受到火灾和相关“清理人口”政策牵连而失去居所的公民提供安置的空间。
   
   目前在社交网络广泛流传着一份以“在北京外地农民工及生意人”为名发出的写给北京市领导的一封信。信中说,他们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来到北京,加入城市建设,“多年来我们奉献了青春,奉献了所有,为北京建设做出了应有的贡献”。现在,年龄已大,却面临经济不景气,工作难找的局面,为了有口饭吃,仍在“咬着牙坚持”,“现在政府要清退我们,我们一时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信中说,“在农村我们没有土地,在城市我们居无定所,…我们的出路何在?国家提倡老有所养,老有所医,养在何方?医在何处?我们很迷茫”。他们面临被驱逐,但还在恳求政府宽限,“天寒地冻无去处”等到来年天气和暖时想办法搬迁。
   
   一篇广为流传的名为《低端人口,何罪之有》的文章写到:“上到万丈高楼、下到地铁轨道,这些都不是我们眼中的高端人口坐在空调间的沙发上变魔术变出来的,全都是低端人口每天风吹日晒加班加点打造出的一座座国际化大都市。”作者呼吁应该尊敬他们,而不是歧视他们:“他们也是中国人,他们也是孩子啊!”
   
   一直生活在北京的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秘书鲍彤写到:“上周北京一小镇发生火灾。本周全市动员清查和驱逐‘低端人口’,‘低端人口’何罪?他们也是人!是同胞!是公民!他们曾被毛泽东用‘工农联盟’这个词儿尊为国家的基础,如今成了首都警察公然清查和驱逐的对象!歧视‘低端人口’能预防火灾吗?如此胡作非为,政府本身就在制造新的惨剧!”
   
   一段署名上官乱的推文说:“当你是低端人口,你以为至少还有聚福缘公寓,容得下你的京城梦,直到一场大火,死的死去,活着的赶走。当你是京城中产,你上着一年六七万的幼儿园,你以为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岁月静好,直到有一天发现了孩子的针眼。你以为至少还有网络,直到铺天盖地删帖。无处藏身,也无处逃遁,你谁也不是。”
   
   “低端人口”这个“人分几等”的种族主义语言,在世界上能说出口的国家不多,但在中国的官媒党媒比比皆是,而且,据亲北京的《多维网》8月8日的一篇报道称:“北京政府并没有在意舆论的批评,而新上任几个月的主政者非但无意停止‘清理低端人口’,反而加速了动作。据生活在北京的知情人称,北京实施‘清理低端人口’的政策已经持续了3个多月的时间。整个北京市的辖区,像朝阳区、西城区等,都存在‘目标限额’。”
   
   这位北京的主政者就是从“三无人员”飞黄腾达,19大坐直升飞机进入政治局的蔡奇。有人评论:“政府真能下得了手,十一月底,数十万人,说让滚蛋就滚蛋。”
   
   谢选骏指出:在《黑色历史与红色历史》一文中我曾写道——“欧洲殖民者就像共产党人,美洲印第安原住民就像中国农民。中国农民救了共产党一命,共产党无情无义地反咬一口……从毛泽东1927年上山打游击到他1976年毙命,这五十年间就像美国殖民历史的翻版。美国的感恩节,与其说是像中国的中秋节,还不如说像是中国的‘七一建党节’。”这不是无稽之谈,而是充满了血汗的注释。毛泽东在1950年代就宣称——中国要工业化,但又不像欧洲列强那样有殖民地可供剥削,怎么办?只有压榨农民,把他的农村同胞当做殖民地土著来虐待……后来的人民公社和大饥荒,就是执行这一路线的悲惨结果。而上述报道表明,直到今天,这一路线并未改观。红色历史声称要消灭阶级,结果却扩大了阶级差别,并活生生地在中国制造了一个农奴阶层——低端人口,这是“二十世纪的著名骗局”(之一)。许多华人本着“鸵鸟精神”(其实污蔑了鸵鸟),以为自己不看不听不信不传,事情就不存在,看到别人倒霉自己还幸灾乐祸,等自己和家人死到临头再来叫苦,悔之晚矣。这就是平时只顾吃喝却不爱学习,又缺乏基本良心的必然后果。结果呢,越来越多的人真的就变成了低端人口。红色历史血流成河,越来越红了。
   

此文于2017年11月2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