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红色历史与低端人口]
谢选骏文集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色历史与低端人口

   谢选骏:红色历史与低端人口
   
   《北京清理“低端人口” 被指反人道主义》2017年11月24日报道:
   
   11月18日北京大兴火灾之后,北京当地以安全为名进行的大规模“低端人口”(官媒语)清理活动。星期四,在社交网络流传着北京当局驱逐外地人的大量视频。那场面十分地骇人,天寒地冻,警察及各类公务人员,上门驱赶无家可归的“低端人口”,中国首都北京,政府公然地把自己的一部分公民划入“低端人口”,并在严冬下令驱逐他们。有网民直指此举就像“党卫队清理犹太区一样啊!”


   北京市当局把难以计数的所谓“低端人口”赶出住房,有些只好在街头露宿。
   
   习近平亲信蔡奇领导下的北京市一直有清理“低端人口”的举动,最近由于政府管理不善,发生一座违建房屋起火造成19人丧生的“11.18”大火后,外地人的悲惨遭遇不仅没有引起政府同情,反而为政府大批驱逐他们提供了口实。一位网民说;“清理租房的场面就像辛德勒的名单当中,党卫队清理犹太区一样啊,就差上大狼狗了”。
   
   音译为王云的一位见证人说,“我是北京人,在这租房时为了上班方便点。很多外地同胞昨晚无家可归,身份证都被封在房间里,实在让人心酸”。据网友说,“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通州,昌平,大兴等地。一位租住在地铁通州土桥站附近某出租公寓的租客反映,22日早上7点半,消防、公安等部门工作人员纷纷来砸门,告知公寓属于违建,限期两天内搬离,目前已经开始断水断电。”
   
   北京市一批自称在文化领域工作的个体人员发出“关于北京市人口清理的呼吁”。呼吁书对北京最近发生火灾后,政府不但没有在灾难发生后完备居民的安全措施,反而趁机加速清除类似住宅中的租户,勒令大量人群极短时间内搬出他们现有的居所。呼吁书说,“我们感到震惊和愤怒,要求在城市中努力工作维持生计的人及其家庭成员在寒冷的冬季紧急搬离是一个残酷无情、反人道主义的做法。”
   
   本着“居住在此的人,有着平等的权利”的原则,呼吁者要求“有关部门重新审视外来人口政策,取消‘低端人口’一说,立即停止相关的搬迁命令。”呼吁者认为政府应为受到火灾和相关“清理人口”政策牵连而失去居所的公民提供安置的空间。
   
   目前在社交网络广泛流传着一份以“在北京外地农民工及生意人”为名发出的写给北京市领导的一封信。信中说,他们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来到北京,加入城市建设,“多年来我们奉献了青春,奉献了所有,为北京建设做出了应有的贡献”。现在,年龄已大,却面临经济不景气,工作难找的局面,为了有口饭吃,仍在“咬着牙坚持”,“现在政府要清退我们,我们一时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信中说,“在农村我们没有土地,在城市我们居无定所,…我们的出路何在?国家提倡老有所养,老有所医,养在何方?医在何处?我们很迷茫”。他们面临被驱逐,但还在恳求政府宽限,“天寒地冻无去处”等到来年天气和暖时想办法搬迁。
   
   一篇广为流传的名为《低端人口,何罪之有》的文章写到:“上到万丈高楼、下到地铁轨道,这些都不是我们眼中的高端人口坐在空调间的沙发上变魔术变出来的,全都是低端人口每天风吹日晒加班加点打造出的一座座国际化大都市。”作者呼吁应该尊敬他们,而不是歧视他们:“他们也是中国人,他们也是孩子啊!”
   
   一直生活在北京的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秘书鲍彤写到:“上周北京一小镇发生火灾。本周全市动员清查和驱逐‘低端人口’,‘低端人口’何罪?他们也是人!是同胞!是公民!他们曾被毛泽东用‘工农联盟’这个词儿尊为国家的基础,如今成了首都警察公然清查和驱逐的对象!歧视‘低端人口’能预防火灾吗?如此胡作非为,政府本身就在制造新的惨剧!”
   
   一段署名上官乱的推文说:“当你是低端人口,你以为至少还有聚福缘公寓,容得下你的京城梦,直到一场大火,死的死去,活着的赶走。当你是京城中产,你上着一年六七万的幼儿园,你以为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岁月静好,直到有一天发现了孩子的针眼。你以为至少还有网络,直到铺天盖地删帖。无处藏身,也无处逃遁,你谁也不是。”
   
   “低端人口”这个“人分几等”的种族主义语言,在世界上能说出口的国家不多,但在中国的官媒党媒比比皆是,而且,据亲北京的《多维网》8月8日的一篇报道称:“北京政府并没有在意舆论的批评,而新上任几个月的主政者非但无意停止‘清理低端人口’,反而加速了动作。据生活在北京的知情人称,北京实施‘清理低端人口’的政策已经持续了3个多月的时间。整个北京市的辖区,像朝阳区、西城区等,都存在‘目标限额’。”
   
   这位北京的主政者就是从“三无人员”飞黄腾达,19大坐直升飞机进入政治局的蔡奇。有人评论:“政府真能下得了手,十一月底,数十万人,说让滚蛋就滚蛋。”
   
   谢选骏指出:在《黑色历史与红色历史》一文中我曾写道——“欧洲殖民者就像共产党人,美洲印第安原住民就像中国农民。中国农民救了共产党一命,共产党无情无义地反咬一口……从毛泽东1927年上山打游击到他1976年毙命,这五十年间就像美国殖民历史的翻版。美国的感恩节,与其说是像中国的中秋节,还不如说像是中国的‘七一建党节’。”这不是无稽之谈,而是充满了血汗的注释。毛泽东在1950年代就宣称——中国要工业化,但又不像欧洲列强那样有殖民地可供剥削,怎么办?只有压榨农民,把他的农村同胞当做殖民地土著来虐待……后来的人民公社和大饥荒,就是执行这一路线的悲惨结果。而上述报道表明,直到今天,这一路线并未改观。红色历史声称要消灭阶级,结果却扩大了阶级差别,并活生生地在中国制造了一个农奴阶层——低端人口,这是“二十世纪的著名骗局”(之一)。许多华人本着“鸵鸟精神”(其实污蔑了鸵鸟),以为自己不看不听不信不传,事情就不存在,看到别人倒霉自己还幸灾乐祸,等自己和家人死到临头再来叫苦,悔之晚矣。这就是平时只顾吃喝却不爱学习,又缺乏基本良心的必然后果。结果呢,越来越多的人真的就变成了低端人口。红色历史血流成河,越来越红了。
   

此文于2017年11月2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