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反对纳粹主义的纳粹主义]
谢选骏文集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对纳粹主义的纳粹主义

   谢选骏:反对纳粹主义的纳粹主义
   
   
   《德国记者揭露希特勒与伊斯兰教合作史实,判刑六个月》2017-08-21 报道:
   


   近日,因为一张晒在脸书上的照片,德国记者迈克尔·斯特森伯格(Michael Stürzenberger)被慕尼黑的一家地方法院判处六个月的监禁和100个小时的社区服务工作。
   现在在斯特森伯格的脸书上,我们还可以看到这一张照片。照片显示的是1941年,纳粹首领希特勒与巴勒斯坦大穆夫提(伊斯兰教教职称谓,即教法说明官)穆罕默德·阿明·阿尔-侯赛尼在柏林会面握手的场景。
   
   据了解,阿尔-侯赛尼确实曾在1941年出访柏林,与希特勒进行了会面。不过斯特森伯格在脸书上晒出的这张照片并非阿尔-侯赛尼与希特勒的合影,而是阿尔-侯赛尼与纳粹党高级将领的会面。
   巴勒斯坦大穆夫提阿尔-侯赛尼在柏林:除了这张照片,斯特森伯格还在PI-News网站上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回应此前罗南·施泰因克(Ronen Steinke)在《南德意志报》上发表的文章《纳粹的勾十字符号和新月符号》。在这篇文章中,斯特森伯格揭露了在二战期间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纳粹党)与伊斯兰教之间存在着紧密合作关系的历史事实。
   因为这篇文章,尤其是文章中的照片,法院判定斯特森伯格“传播和宣传违宪组织”。
   检察官指控斯特森伯格出版照片“煽动对伊斯兰教的仇恨”和“诋毁伊斯兰教”。他们认为如果读者缺乏历史知识的话,不知道这张黑白照片只是一份历史文件,就很有可能因此误解伊斯兰教。
   另据PI-News网站报道,斯特森伯格的判决缓刑3年半执行。
   斯特森伯格脸书原文:
   两年前埃及政治学家哈米德·阿卜杜勒 - 萨马德就在他的著作《伊斯兰法西斯主义》(Islamic Fascism)中提出,伊斯兰教教义是法西斯主义意识形态的来源之一。类似的说法和观点,英国前首相丘吉尔也早有提出过:“《古兰经》就是先知穆罕穆德的《我的奋斗》。”但长期以来的政治正确掩盖了这一事实,巴伐利亚州内政部长约阿希姆·赫尔曼(Joachim Herrmann)现在已经站出来了,把《我的奋斗》与现在的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的极端声明进行了比较,这些都是在网上可以看到的。从那里到《古兰经》只是一小步而已,约阿希姆已经不敢再往前逾越了。《南德意志报》上周五发表的文章,讲述了纳粹与伊斯兰之间的协议,并且引用了希姆莱(Himmler)和希特勒的声明。在PI-News网站上有这一方面更多的信息。
   据了解,斯特森伯格是德国反难民运动的著名公众人物。据美联社报道,斯特森伯格曾多次表态说:“我们需要合格的、受过良好教育的移民,而不是现在每天涌入的难民。”
   而且他也认为,解决德国劳动力短缺和人口不足的途径在于鼓励其他欧盟国家的公民到德国工作、实施税收改革以及开展家庭援助计划。“我们应该多鼓励德国家庭生育更多孩子,而不是试图带引入更多外国难民儿童。”
   
   谢选骏指出:上面的报道没有抓住问题的重点——德国正在以“反对纳粹主义”的名义推行这种“反动的纳粹主义”。说真的,德国人由于普鲁士传统的作用,几乎是天生的纳粹分子,尤其是像默克尔这种来自东德的人。他们不仅以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主义,而且他们的集体主义和刻板制度,本身就是纳粹主义的温床。他们现在的“接收穆斯林”就像以前的“排斥犹太人”类似,都是一种非理性的“种族狂热”。
(2017/11/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