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吉歌的博客:郭文贵已和中共达成和解,网红雾亭推特销号自言雾亭已死]
徐水良文集
·从国际习惯看左右派别分界
·在薄熙来问题上民运中的不同派别及不同策略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揭穿救党势力共存共荣共治的欺骗戏法
·辨别中国改革真假的两种做法两块试金石
·再驳挺薄左派的一个谬论
·在薄熙来问题上三个派别的分歧
·关于中国转型问题的简单意见
·驳斥王希哲造谣诬蔑
·和平转型的可能性和必要条件
·把信仰驱赶出公权力公共领域
·关于共产党设局的问题
·加强对军队的工作
·理论、宣传和学匠之间的异同
·时势造英雄而不是相反
·以亲身经历教训谈海内外联手
·驳一种精神专制的谬论
·对国内御用学者鼓吹民主集中制的简单批判
·重发29年前批判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的文章一篇
·答古谜
·又谈平反问题
·驳王丹等“期待六四翻案而非平反”说
·为什么不能原谅邓小平李鹏?
·柴玲的无权卑鄙和有权卑鄙
·驳柴玲《再谈宽恕》
·反击中共控制和利用宗教的大棋
·论“上帝只属于中国”等与神棍斗嘴帖
·我对宗教的大致认识和简单经历
·“党的领导”绝对非法
·反对平反的歪论全是阴谋或狡辩
·中共情报机构把人打成疯子习惯手法,似乎太陈旧了一点
·中共党的建设、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的本质
·攻击平反说,主张翻案说,是站到中共立场去了
·驳刘路古谜对沙溪暴动的诬蔑
·为中共户籍制度及暂住证制度与古谜论战实录
·再讲几句户籍制度和居住迁徙自由大问题
·转移方向为马列专制推卸罪责的阴谋
·8月15杀鞑子
·驳胡安宁并谈当年中共控制民运的一个阴谋
·驳暴共左派余孽等对台独两则评论
·正教和邪教
·坚持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道路
·未来世界在思想领域中的总体发展方向
·香港民主党自爆幕后金主是中共势力
·核心问题是全民起义
·中共及薄左保薄或掩盖减轻其罪恶的目的何在?
·答思想信仰领域的几个疑问
·关于文革的几个问题
·日本宗教状况给我们的启示
·马列教纳粹教和一神教的弱点及要害
·为什么必须坚决反击原教旨一神教
·中共利用一神教的一个大计谋
·鲜为人知的陕西同治大屠杀
·我觉得基督教的简介这样写好一些
·太平天国葬送了当时40%的中国人
·本人建议的邪教定义
·姚诚:致柴玲女士的公开信
·保钓评论两则
·保钓评论两则
·中国革命何时发生?一次还是两次?
·给朋友的信
·中国异议人士,请学会自重!
·国内和坐牢不是保护伞
·动不动攻击别人心智不健全的人自己心智最不健全
·讲个狗咬狗、人变狗打架的故事
·再谈无罪推定并驳北京小左
·为高官维护特权还是为小民维护人权?
·如果中共各派永远共存共治共荣,何来民主派收拾残局?
·关于薄左签名信起草人的初步鉴识
·海外版公开信系大幅改写刘金华公开信而成
·再谈取缔惩罚罪恶滔天的共产党和毛左问题
·惩治中共罪犯也是避免二次革命的需要
·“协商民主”是理论上的胡说八道
·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只走死路
·18大评论2:抛掉幻想,准备革命
·当代中国,改旗易帜是正道
·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在国内发《大骂大帮忙的张千帆教授》,被删除
·网帖汇编1: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恋旧路、走邪路、拒正路
·对茉莉关于民族自治一文的不同意见
·网帖汇编:占海特事件,制度决定论的典型案例
·再谈现代国家农奴制度
·再谈汉语汉字是优秀语言和文字
·为民运人士一辩
·关于极权专制
·关于“共济会大阴谋”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2013年
2013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再谈“摸石头”
·互联网时代如何发起革命
·悼念王来棣先生
·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ZT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吉歌的博客:郭文贵已和中共达成和解,网红雾亭推特销号自言雾亭已死

   
   
   请行家和知道内情的人,判断吉歌的博客及这个视屏所言的真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uqZVJ3ul9c


   
   徐水良
   
   2017-11-27日
   
   
   吉歌的博客原文:
   
   核爆揭秘:郭文贵已和中共达成和解
   
   2017-11-26 20:38:50
   
   从郭文贵突然停止爆料及粗暴打击民运人士等种种异状,可以看出郭文贵和中共已经达成和解。郭文贵最近似乎心情颇佳,并四处周游,显示其对自身安全的担忧已经大幅减弱。
   
   和解内容如下:
   
   1. 郭文贵的亲属及员工积极审理结案,给予最轻判决,部分资产解冻,但大部分资产将仍然查封。
   
   做出此项处理意在以掩人耳目,以维护习王伪反腐运动制造的权威。由于郭文贵的亲属及员工早已超期羁押,判决生效时几乎等同于释放,只是名声有些不利影响。
   
   2. 王岐山等交出大量海外资产给郭文贵,作为补偿;相应地,郭文贵不释放王岐山等的淫乱视频。
   
   班农负责传话和会谈,作为回报,习近平答应协助美国积极解决朝鲜问题。王岐山的恐怖腐败问题,对党内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预计将以黄菊模式收场。为保子女前景和平安,王岐山也坦然接受并配合演戏。
   
   3. 让曾庆红支持的王沪宁进入常委掌握文宣,让郭声琨顺利晋升政法委书记。
   
   这是对郭文贵国内人员经济活动的政治保障。
   
   4. 让郭文贵主导海外维稳工作。
   
   此项尚在谈判中。
   
   
   郭文贵声言三个月后再报两常委等资料,不太切实。其实常委等高层的坚料不那么容易掌握到,除非有实际的交集和“高人”指点。这主要是为了换届夺权,而如今已经时过境迁。郭文贵声称观察三年,实际是缓兵之计,意在缓解支持者要求持续爆料的紧逼。
   
   郭文贵以悬赏证据和诉讼纠缠方式恐吓挺郭会、推特党等挺郭阵营中的反对人士,其实质是以金钱和人脉优势杀鸡骇猴,意在收编和震慑相关民运人士,让挺郭会、推特党蜕变为死心塌地、奴性十足的斯巴达式“郭家军”。一旦顺利成功,挺郭会、推特党等将变成“网络集中营”,成为郭文贵任意操纵的政治工具。
   
   (转自万维网吉歌的博客)
   
   注:吉歌的博客原来也是力挺郭文贵的。博客中有文章《郭文貴功比孫中山,將名垂青史》:
   
   郭文贵功比孙中山,将名垂青史 2017-10-28 18:24:33
   
   一、满清末年还是魏玛共和国?
   
   站住历史的高度看,当今中国的情况和满清末年高度类似。
   
   江泽民-慈禧太后
   胡锦涛-光绪
   温家宝-翁同龢
   习近平-溥仪
   王岐山-载沣
   、、、、、、
   
   历史出现了惊人的类似,大概是因为中国仍然处于半封建社会之中。
   
   当然,历史不可能简单重复。例如,摄政王载沣拥有巨额资产,在当时基本是合法所有,方式勉强算是正当的。而王岐山拥有巨额财富,却是非法的,是靠窃国所得。从这点而言,当今中国的革命形势比满清末年好。
   
   当今中国不是八国联军入侵之后的中国,总体经济尚可,倒不似那时那么糟糕,似乎革命的经济条件不太充足。然而,红色权贵和西方金融势力紧密勾结,残酷剥削和压迫中下层人民,导致了腐败成灾、苦力遍地、性奴成堆、贫富分化、环境破坏、道德丧尽的可怕局面。这其实也是一种经济殖民,只不过比八国联军入侵更隐蔽而已。
   
   当今中国处于一种深度的结构性危机中,往好的方向发展,可以实现宪政民主;往坏的方面看,可能发展成法西斯主义或军国主义。而事实上,十九大前的中国,正如同德国历史上的魏玛共和国,在窃国巨盗王岐山的引导下,走向希特勒的道路。
   
   二、坚决反对元首制和国监委
   
   王岐山等盗国贼开动了布置在全世界的机器,策划和宣传一个最最最邪恶的计划:“元首制、国监委、杀20万人保江山、强拆合理、留置合法、红色基因代代相传、、、、”这样一个法西斯计划,还有海外的蓝金黄计划,这些绝不是虚幻,而是近些年政治铁幕后的真实。
   
   博讯、明镜何频等对国家民族危亡的危险前景视而不见,断言郭文贵爆料没啥作用,更生造出“政治机器人”的虚幻概念。似乎不见到希特勒的出现,就一定不会出现希特勒一样,这是严重缺乏理智性和预见性的。
   
   对博讯、明镜何频、江森哲、文昭等鼓吹的“主席制”、“总统制”,必须保持清醒和坚决反对。所谓主席、总统,在极权主义体制下,难免堕落为类似希特勒法西斯的元首,给中国的前景带来史无前例的巨大风险。小圈子民主算“小民主”,组织内的民主、古希腊民主算“中民主”,全部人的民主算“大民主”,也是真正的民主。无论哪种民主,都好过独裁。
   
   美国的民主,起初也并不那么广泛,后来在人民的斗争下才得以逐步扩大。必须看到,在人类发展的进程中,虽然民主的逐步扩大不能作为阻碍民主发展的借口,但确实是一种现实。当你想一步登天,毫无依据地寄托于虚幻的“明君”之时,往往也正在堕入更深的地狱。
   
   三、郭文贵爆料功比孙中山
   
   孙中山的功劳在于勉强终结了千年封建帝制,但由于三民主义理念及实践的缺陷和不足,未能有效阻止和防止军阀混战、张勋溥仪复辟、蒋家父子独裁、毛泽东独裁、共产专制,半封建社会仍然在长期延续,因而并不像人们想象那么巨大。而郭文贵的横空出世,沉重打击了习王法西斯复辟,将其扼杀于进入成长期的关键时段,避免了中国政治堕入深渊,防止了政治倒退百年,具备极其重大的历史意义。
   
   郭文贵的贡献不仅在于中国,更在于美国及世界。经历了冷战、苏联崩溃两大时期的现代世界,实际正处于三大邪恶轴心的统治下。美国纽约的保守势力、中国的极左势力和俄罗斯的专制势力,分别代表西方、东方和北方,互相契合搭建了一个表面吵闹不止实际勾肩搭背,相互融洽、利益互补、各得其乐的新世界体系。邪恶的存在,不仅仅可能是国家化,更可能是国际化。站不到这样的高度,就无法认识当今世界人类斗争的复杂性。郭文贵对美国及世界的安全提示,对蓝金黄计划、对国家性洗钱等犯罪活动的揭露,已经得到相关国家政府的一定重视,未来还可能取得更多的战果。
   
   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郭文贵在中国政坛的战果:
   
   第一,习近平思想变成了“习近平新时代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特色社会主义捆绑习近平,表明习近平的毛左路线被关进笼子。
   
   第二,习近平仍然是总书记,鼓吹的“主席制”、“军委多主席制”纷纷宣告破产。这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到二十大可能将被迫退休。
   
   第三,王岐山连任失败,导致习近平试图独裁20年的计划也宣告破产。
   
   
   防范大开历史倒车,保住现存基础,才有可能革命成功。郭文贵的爆料有效阻挡了习王法西斯复辟,为政治改良和武力革命保留了空间并创造了条件。防止大倒退和推动革命进步同样重要,推动中国变革和防止邪恶向全世界扩散同样重要。郭文贵爆料功劳可比孙中山,也必将名留青史!
   
   “主席制”的破产和王岐山的失落表明,中国及世界最黑暗的时刻已经过去。不过,邪恶势力从表象上看仍然强大,人们不可掉以轻心。郭文贵寄希望的胡春华担任常委、军委副主席、国家副主席不仅没成功,反而连常委都没进入,而汪洋屈居于政协,这些都表明了邪恶势力的顽固。
   
   “宜将剩勇追穷寇”,一切都是刚刚开始,战斗仍将继续。伪反腐运动被踢爆后,中国人民正在大规模觉醒,留给习近平的改良时间已经不多。郭文贵的推特爆料,也最终可能演变为武力革命。届时,郭文贵就不仅是防止大倒退的孙中山,也可能成为推动革命进步的孙中山。
   
   (转自万维网吉歌的博客)
(2017/11/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