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4到8月关于曝料问题小部分原则性意见]
徐水良文集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30大于1000的启示
·转发民联章程并答国内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答国内朋友问:谈理想民主及其它
·高薪养贪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头脑、勇气和教训
2003年,美国
·与宋保卓先生探讨本体论等哲学问题
·宣传人本主义,反对钱本主义和实践本位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4到8月关于曝料问题小部分原则性意见


徐水良


   

2017-11-26日


   

   
   从郭文贵爆料开始,本人写了许多相关评论文章,这里摘录4月份到8月份有关这个问题原则方面的小部分意见。
   
   显然,当时还没有认识到这是中共丢车保帅,丢王保习保中共的阴谋。及到9月份,19大开始前一段时间,才开始发现并认识到,这可能是一个丢车保帅,丢王保习保中共的阴谋,郭文贵的后台和幕后指挥者,有可能是习系高层。
   
   “博讯应该是中央系中宣部系。相反,郭属政法系。
   
   实际上,正是中共两派及其特线内斗,才能暴露一部分真相。
   
   虽然是中共内斗,但凡是揭发黑幕,都应该支持。
   
   斗得越厉害越好
   
   海外中文媒体包括网络媒体,几乎全部是中共控制。在那里出风头的,什么教授学者,几乎都是中共特线。把他们看作中共某派别的代表就可以了。
   
   千万不要盲目相信这些教授学者。
   
   到现在为止,反对郭围着郭的,两边都是特线。不是特线的,不在这里边。
   
   不是特线的,支持郭爆料,但现在都在圈外。两边圈子里的,都是特线在表现。非特线目前只是在圈外观察和评论。
   
   郭是政法系,政法系搞情报,当然有料。
   
   我已经说了,在中文媒体包括重大网络媒体出风头的,几乎都是特线。谁迷信他们,最后必然失望。”
   
   “支持郭爆料,大力传播郭爆料揭发的中共黑幕。但不要抱不切实际的幻想。这世界没有救世主,不要有盼望救世主情结。”
   
   “说穿了,围绕郭爆料的问题展开的博讯和明镜那两派斗争,是中共两系内斗,只有了解这一点,才能了解和解释一切。
   
   纽约论坛和博讯属于一系,郭文贵和明镜,属于另一系。”
   
   “有网友说他们是狗咬狗。但我觉得,特务咬特务没有什么不好。”
   
   “中共政法系和中央系两系内斗,就是近来很多现象的根本原因。包括何频带领的明镜与韦石带领的博讯,郭文贵与吴征,中共在民运中的特线江系政法系和习系,等等。这里的特线概念,包括专业特务,以及与情报机构有不同程度联系的线人两部分,合起来的简称。
   
   对中共各派系及其特线的内斗,这里有一个策略问题。
   
   一般说来,中共两系各派及其特线搞内斗,如果纯粹是狗咬狗,那民运和反对派就不应该倾向一派,反对另一派。
   
   但是,如果某一派有一定反叛倾向,对中共有严重杀伤力,例如目前政法系和郭文贵爆料,揭露中共贪腐问题,对中共有重大杀伤力。那民运和反对派就有必要给他们一定程度的支持,甚至视情况需要,可以结成一定程度的联盟。但反对派必须严格保持自己的独立性。
   
   中共对郭文贵爆料的激烈反应,说明郭文贵爆料是真的,且意义重大。中共正在努力抓他回国,反对派必须努力帮助他,防止郭被中共抓回去。不管郭文贵是什么人,他揭露中共坏事丑事,都是好事。”
   
   “反对中共,就必须首先反对掌握军权搞独裁的派系。像法轮功和陈泱潮那样,不断公开献媚吹捧投靠习,就是公开而正规地投共。
   
   哪有反共却不反掌控中共最大专制头子包括习、江道理?
   
   反过去头子,却拥护现在掌控中共更加厉害更加专制的头子,那完全是假反共,真投降。最多只是反过去的中共,投靠现在的中共。”
   
   “郭文贵自己、何频、章立凡等等,属于国安部。当然,郭先生应该不是编制内正规特务,而是国安部非常重要的特殊线人。”
   
   “毫无疑问,民主力量必须争取两派特线中其中的一派,来对付掌握实权的更加专制的另一派暴君。”
   
   “政法系有无把郭文贵捧作反对派领袖的目的,目前虽然有许多迹象,政法系许多特线人物也在做这种努力,但他们恐怕不见得有能力实现这个目的。”
   
   “郭文贵爆料刚开始,我就指出:双方的对立斗争,属于中共两派内斗。本人的各种评论,都建立在这个基本判断的基础之上。”
   
   针对曾节明说法:“郭文贵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流亡政府的总统”,本人批评:“中国民运一批长不大的小毛孩,总把严肃的国家大事当作过家家。不仅仅是民运,而且包括其他反对派,包括中共情报机构及其特线,都是这样,可笑透顶。”
   
   “中国真正的民运反对派,坚决支持郭文贵爆料,但这不等于支持你们执行政法系计划,即离谱地强行捧抬,强加给中国民主运动一个政法系领袖的计划。”
   
   “当然,这政法系,也有自己的打算,就是为中国民主运动安排一个政法系自己喜欢的领袖。甚至由老领导和其他人士,制造和放出郭文贵当总统,赵岩当国防部长,郭宝胜当宗教和宣传部长之类的风声或舆论。”
   
   “把两派内斗完全看作正义阵营和邪恶阵营的斗争,是不妥的。”
   
   “中国人,一定要抛掉救世主情结。郭文贵事情刚出来,我就强调过这一点。这里再说一遍。这个世界没有救世主,不要指望救世主。不要盲目崇拜人。 ”
   
   “郭作为国安线人,现在能够反叛揭发中共,我们应该大力支持。但现在他周围包围他的,绝大部分应该是特线。现在不宜去凑这个热闹(去接触郭文贵)。民主事业靠民众,靠革命民主派自己,不要指望救世主,不要抱不切实际的幻想。”
   
   “到目前为止,郭文贵和政法系,与中央系的斗争,仍然属于中共及其特线的两派内斗。”“真民运要利用中共内斗,利用和支持郭文贵揭露共产党黑幕。但不抱盼望救世主降临,靠救世主搞民主的幻想。”
   
   “政法系是绝地反击习王中央系以自救,同时希望并大力吹捧政法系自己的人,想把他们变成民运和未来的民众领袖。争取把中国未来权力掌控到政法系手中。”
   
   “郭文贵一直被特线包围与特线一起,无法突破两系特务内斗性质。
   
   他迄今都在特线包围下与特线一体,也很幼稚,并且还自以为是,非常自大,只喜欢听特线和卑鄙人士的吹捧,听不得不同意见。这样下去,他的风头绝对无法继续。
   
   郭文贵是否有可能给予挽救,在于他能不能摆脱特线,彻底反叛中共及其情报机构。
   
   他这次又离谱吹捧许多包围和支持他的特线,其中包括声名狼藉的特线,并为他们打掩护。估计从今以后,他将开始走下坡。他和他代表的政法系,未来很可能走向崩盘。
   
   真正的反对派人士,尤其是革命民主派,一定要认识清楚,迄今为止,双方斗争,仍然属于中共两个派系及其所属特线内斗。”
   
   “中央系闲话,政法系笑拳,两系特线本能配合,证明本人一系列论述完全正确。包括郭文贵爆料事件属于中共两系及其所属特线内斗等一系列论述,完全正确。”
   
   “你们本想延续你们长期对本人的造谣污蔑攻击手段,但无意间,却恰恰证明我关于郭文贵爆料事件是中共两系及其所属特线内斗等等一系列论述是正确的,并且证明本人始终如一坚持真民运立场,维护真民运和民主事业的利益,完全正确。”
   
   “明镜更是中共刊物。海外中文媒体几乎全是中共媒体和刊物,他(傅振川转发高智晟录音)不发博讯,又发到哪里?而且,政法系郭和明镜站在唐的立场,必然只能发到对立面中央系的博讯那里去。
   
   反对派力量比较小,只能利用中共两系矛盾,在夹缝中求生存。”
   
   “民运必须利用中共内斗,但绝不受中共两系任何一系欺骗。”
   
   “郭文贵一口一个老领导,你以为那不是政法系后台,倒是与他一起反叛中共的?
   
   郭那些材料,你以为不是政法系提供的,倒是凭郭一个人能够搞来的?如果是郭自己搞来的,那老领导凭什么不断指示他爆料这个内容,不爆料哪个内容?老领导有什么权利下指示?而且,老领导难道是神仙,郭自己搞来的材料,他却知道得一清二楚?
   
   他们都是被逼上梁山,绝地大反攻,那不假。但绝不是自断后路,与中共决裂。
   
   同时,郭文贵传达老领导旨意,早已暴露的小痞子特线赵岩可当国防部长,郭宝胜可当宗教宣传部长。言外之意,都安排到郭文贵手下当部长,那未来政法系政府布局设想明明白白,你连这个也看不出来?”
   
   “老踏老是头脑简单化。怎么也无法理解这是中共两派内斗,不是民主阵营民主英雄反对中共专制阵营的斗争那样一种单纯的性质。
   
   从郭爆料一开始起,我已经许多次、再三再三强调,迄今为止,郭文贵爆料事件,仍然属于中共两派内斗。”
   
   “实际上,目前两边两系两个派别,都是特线派别。真反对派仅仅在两个阵营之外观战,助战,有时看机会,打几枪打几炮参个战而已。
   
   真正的反对派人士,当然支持中共两派互揭黑幕,当然大力支持郭文贵揭露中共黑幕,而不管揭露者本身是多么坏的坏人。但是,绝不轻易把他们说成民主英雄民主斗士,更加坚决反对把他们捧作救世主。
   
   而一旦这些人站到邪恶势力一边,攻击真正的民主人士和民主事业的时候,例如当他们反诬反咬、污蔑攻击揭露骗子和特线的革命民主派,以及攻击迫害高智晟妻女那样的弱势群众并民主力量的时候,真正的反对派,就必定坚定地站到民主阵营民主力量一边,反对这些人。
   
   相反,谁如果在最后这种情况下,仍然坚持把这些人说成民主英雄,站到那些人一边,攻击民主派,谁就是助纣为虐,与民主阵营为敌。”
   
   “这个事情与明镜对博讯内斗性质不同。是革命民主派为主与政法系的外斗。虽然中央系特线也在这个事情中反对唐,但他们不是主要的。主要揭露的,是革命民主派人士。
   
   我之所以积极参与这个事情的性质,就是因为这是革命民主派为主的力量,与政法系势力作战。
   
   对中共的内斗,我们可以采取坐山观虎斗旁观策略,但在革命民主派与特线外斗这件事情上,我们不可以坐山观虎斗。”
   
   “一定要认识清楚,目前他们反对或支持郭文贵的双方斗争,是中共及其特线内斗。真反对派只是站在双方之外,采取独立的一定程度介入的立场,不与任何一派捆绑在一起。
   
   无论双方如何坏,但只要是揭露土共黑幕,我们都要支持。但支持,绝不是把他们当民主阵营的英雄,甚至当救世主。”
   
   “郭文贵曝料有大功。虽然他的料,应该是政法系提供,否则,他一口一个不断提到的“老领导”,就无权也无法对他的爆料不断发指示,曝这个,不曝那个,不断指手画脚。这曝料,政法系和郭文贵,有功。但郭文贵迄今都在特线包围下,与特线在一起,也很幼稚。这样下去,他的风头绝对无法继续。估计很快会走下坡。郭文贵是否有可能给予挽救,在于他能不能摆脱特线,彻底反叛中共及其情报机构。”
   
   “博讯应该是与中央系挂钩的。但那里许多所谓的记者,却是义工,不一定是中共的人。不过,目前的主要工作人员,应该是。
   
   本来博讯发言比较自由。但他们显然执行统一指示,专门为我编制一个程序。允许别人对我大量造谣,却破坏了我的文集。并且,为了打压本人,专门为本人文集编写程序,别人的文章都能点击上主页,我的文章却不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