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习近平到底算是哪一端]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到底算是哪一端

2017-11-30

   

   佛家有一部记述了历代的大德艰苦修行,终于成佛成祖,达到圆满结局的书。这部署名的书名是《指月录》。其中有一个故事对于修佛或不修佛的人来说,都可以提高人的心性。

   故事讲的是一个和尚,请教寺院上座大师一个问题:“既然佛家是众生皆有佛性,那么狗有无佛性?”这位大师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仍然闭目打坐。但在下一次的宣讲佛法的研讨会上,这位大师向众僧侣提出了同样的问题,仍然没有给出答复,让大家自己去参透。

   这好像是在卖关子,又像是个疑团。但作为万物之灵的人,正是因为上苍赋予了灵魂,随之而来的当然就是独立思考的能力了。“动物只属于它的活动”的定义,不过才出现一、两百年,但作为中国人知道人与动物不可同日而语已有几千年了。佛家慈悲普渡众生,即便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把猪狗点化成神佛,而成为人类敬仰的楷模。

   如果修佛的人真的做了这样的中国梦,那么佛学就成了邪教。然而中国人在世界的名声之坏,乃至被骂为中国猪的事,可以说天天都在世界各地发生着。正是这群中国的猪狗们,在中国大陆反而被骄傲地宣传为精英阶层、中产阶层,似乎是中国的前途都指望着它们了。

   其实撕开美丽的画皮,这群东西哪个不是出卖人格、灵魂,卖身投靠钱权团伙;或得个一官半职,便自以为有了身份;或弄了些不清不楚的钱,便以钱傲人。饱受钱权之苦的广大国民反而成为了低端人口。是政权抢劫、欺诈走了他们的劳动所得,是打着社会主义旗号却在制造贫穷的政权,逼迫着他们为了糊口四处漂泊。结果不但没有听到一声“谢”,反而还被扣上了侮辱性的“低端人口”的帽子。

   我毫不怀疑这四个字是出于习近平之口。理由很简单,前五年发明了许多别扭拗口的新词的就是这个小学程度的人。偏偏就是这样的人几年来一直在拼命地揽权,它为自己扣在头上的桂冠,和揽到所有公权力的小组长的纱帽,已经有几层楼那么高了。还有什么能比这更激发狂妄呢?权和责永远是相辅相成的,位高权重。它不说“低端人口”,下面的马屁精敢说吗?这或许就是习近平说的“阶级斗争在一定范围内存在”的真实意思。

   社会主义的定义是:社会上的贫穷现象的根源不是穷人,是社会造成的。贫穷现象就要由社会去解决。共党曾经利用社会贫穷现象,作为造反篡政的理由。进城后打着消灭贫穷的社会主义旗号,把全民抢劫得一片赤贫。

   特色社会主义的旗号打出二十年了,全大陆贫穷人口数量已经增至九亿。九亿低端人口的巨大包袱是共党制造出来的,共党也抛不掉这个包袱。干脆侮辱他们,煽动另外的九亿人口对他们的仇恨,把他们赶出城镇,赶去穷山恶水的边远之地,让他们去自生自灭。这或许就是习近平的精准扶贫的真实打算。

   共党篡政搞的是农民起义,农民始终养活着共党,牺牲生命支持了共党。共党进城后,农民反倒成了二等公民直到今天。大饥荒中饿死的五、六千万人,百分之九十九是农民。改革开放后,几亿农民工抛家舍业,离乡背井,进城打工,哪一处的建筑物不是农民工建的?哪条路、哪座桥没有农民工的血汗?哪个民营企业不是农民工在日以继夜地打拼支撑着?

   喊了十几年的强国,经济高速发展,不都是农民工付出的巨大贡献吗?可农民工不知道的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强国梦已经破碎了。进入本世纪初,经济高速发展已成为了无根之语。且不去比七强、欧洲和印度,仅以台湾为例,股市指数从几年前的四、五千点,上升到今年初的六、七千点。今天的指数已突破了一万点。而中国大陆从2007年的七千一百点,当年就跌到三千多点;十年后的今天,仍在三千多点上徘徊。

   国家破产了,共党们捞足了,辛勤劳动的国民们仍然贫穷着。看来,习政权是在把崩溃破产、债台高筑、无法起死回生的农工商三大业的危机转嫁到贫穷人口的身上,农民工和流动人口身上:强国梦做不成,是因为这些低端人口造成的。国际社会几十年来一直在向共党喊话:“消灭贫穷”。看来习近平把这句话理解为消灭低端人口了。

   所以习近平也矛盾,“精准扶贫四千万人口。”这四千万是不是低端人口呢?实际贫困人口有二十倍高于四千万,如今成了低端人口。毛泽东搞阶级斗争,还有个只打5%的限制。习近平搞反低端人口,竟然是打击50%。一国民众中的半数同胞被绝了生路,又被逼得无家可归 --- 习近平在点火烧身。

   高兴地得知有110多位学者、律师联名公开致信中共中央、人大、国务院、政协,呼吁停止驱赶外地人的行为,认为这是违法和践踏人权的恶性事件。政府不去追究建筑物起火原因,反而驱赶外来人,令数十万人流离失所。在当今愈加禁言的如此恶劣的环境下,看来具有自由主义精神的独立人士大有人在。这就是中国的希望。

   五百年前的欧洲人民就是以两千五百年前古希腊的自由主义思潮,摧毁了基督教政教合一的近千年的极权主义统治,迎来了伟大的文艺复兴时代。看来一个反人类的政权的灭亡,必然要做出灭亡前的最后疯狂。

   今天才知道“清退低端人人有责,扮靓环境人人点赞”这么一条共党官方的标语挂满了大街小巷。这是属于国家行为,指使者当然就是习近平了。这或许就是习的阶级斗争,低端人口就是习的阶级敌人。如果这是习的真实想法的话,那么习已疯狂到离灭亡只有一步之遥了。当看到另一条消息说,习近平近日做出了指示,要搞一场厕所革命时,我更加毫不怀疑那清退低端的十六字标语是出自习的行为。

   我是个学者,也就是在不断学习中提出问题,并找到答案。但对于低端的说法,却是百思不得其解。人的能力不同,但人人平等,显然不太可能根据人的能力去区分高中低端。因为过去的五年中,习近平的愚蠢已是人所共识。低端的正是习近平自己。

   如果是以受教育的程度和学识来划分的话,那就真是个大问题了。1949年后留在大陆上的五百万真正受到中华民国教育出来的、有真才实学的智识人士都被共党认定为高级知识分子。一场反右、一场文革后,基本上全军覆没。

   共党全盘照搬苏联的教育体系,说不上好,但也不是太坏。苏共不承认苏格拉底的“知识就是美德”的名言,但承认“知识就是力量”。很快与苏共对骂以后,毛泽东的“知识越多越反动”的话就成了名言。

   所谓的改革开放后,共党政权迅速腐化,其程度超越了作为人的一切底线。近三十年在教育、学术、科技、文艺的腐败尤其突出。特别是教育已经不是国民的福利,而是产业化。穷人家的孩子上不起学,上得起学的承担不起学校的苛捐杂税。有钱人又是名校又是博士、硕士的,只要花钱就买得来。

   如果以此划分,就毫无公正可言了。上不起学是共党造成的。前不久一个调查显示,中国大陆上有四亿人口是文盲。如果把半文盲人口加进去的话,低端人口至少有八、九亿。难道靠抄袭、剽窃、作弊、花钱买来的名校、博士、教授、专家是高端?中国猪的骂名,恰恰是这帮人挣来的。犬儒、帮闲、愤青、愤老、捂毛、篾片等等,正是中国民间送给他们的别名。

   古人说:“子弟宁可不读书,不可一日近匪人。”文盲半文盲们还可以保持他们的淳朴共性;名校博士、专家教授们则早已被腐败的泥潭浸透了。清退低端和革厕所的命,不正是出于有两个博士头衔的习近平之口吗?

   如果是以私人财产的多少来划分,哪就简直更是没有公理了。大陆上的百亿、千亿美元的大富豪至少有几千个,哪个不是以强占民财迅速暴富的?至于所谓的中产阶层,前面已经提到了,又有哪个不是依附在钱权上,靠着得到些残羹剩饭起家,然后对普通民众敲诈勒索致富的?

   他们也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中国民众仇富心那么强烈。大约十年前,我已有评论,回答了他们,那就是“你们富得没道理”。习近平家族五年前就被揭发出有三亿多美元的资产;两、三年前的巴拿马文件上,习的姐夫榜上有名。习近平至今不敢公布家产,搞了一阵反腐,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捧上了天。个个党棍都是腐败分子,为什么雷声大雨点小,还不就是自身不正,自己硬不起来吗?

   北京的喉舌公然说:“这群北京的低端人口早就该滚出去了。”一个习政权的官员信心十足地说:“北京市民支持我们。”习近平既不解释低端的含义,官吏喉舌更是不问究竟,于是共党的那套破旧的机器就开足了马力转动了起来,一场空前的中国人权大灾难发生了。数百万艰苦谋生的劳动者的家被残破了,神圣不可侵犯的私人财产被党警毁坏了,家庭用品被扔到满大街。这就是习近平的中国梦和美丽中国。

   就在这场驱逐低端人口之前,共党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胡晓义说:“标榜着我国覆盖城乡居民社会保障体系的主要制度都建立起来了,养老保障实现了制度上的全覆盖。”

   李克强又说,“医疗全覆盖,生命是平等的。无论是城镇居民、职工、还是农民,人人都应该有医保。”

   这两个人的话很值得推敲。一个说养老全覆盖制度建立了;另一位说人人都应该有医保。

   共党的制度太多了,又有哪一个制度最后落实实行了的?中国人应该有的东西太多了,但又何曾真正拥有过?把国家福利的医疗改成产业化,这张医保卡又能起多大的作用?

   最妙的是习近平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个不能少;共同富裕路上,一个不能掉队。”既然一个不能少,又一个不能掉队,那么中国低端人口又指的是什么呢?他们到底从何而来呢?

   这种人还想当世界领袖,把惨无人道的共党暴力输出到全世界。对于近日金三胖子发射的导弹,却一句话也不敢说。

   现在我理解了,共党的那群党棍说话、行事,早已突破了人性、良知、道义和道德底线了。它们才是低端人口。其实把它们称为人口是抬举了它们。它们的贪婪早已变成了兽性的欲望,在欲望的驱使下的活动已成了它们的本能。中国猪或猪狗的骂名,指的就是它们。让犬儒、捂毛、篾片们去骄傲、自豪吧,世界各国已经开始看清了它们的真面目。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共同主席鲁比奥先生,在11月28日致信国务卿蒂勒森,敦促美国法律禁止中国人权侵害者进入美国和禁止使用美国的金融体系。他同时提供了一份名单,其中包括了中共公安部的傅政华和北京公安局的陶晶在内。

   凡是能够实事求是,面对现实的中国人,该是立即掀起一场清除猪狗、清除外来的共产暴力团伙的全民运动。普世价值的理念既然能被世界绝大多数国家认可,自由主义思潮也必定摧毁马主义的极权统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