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十九大后,习近平开始走下坡了]
苏明张健评论
·中国人民不该允许共党苟延它的政权
·三中全会仍将使人绝望
·共党的立场就是与人民为敌
·人民、共党,究竟应该谁怕谁
·除共打鬼势在必行
·毁我中华民族的三大祸害之一是共党
·只要共党仍在,中国就没有前途
·共党的话,绝对不能信
·习近平的三个自信,其实是无自信
·国安会的成立是衝着谁来的
·关于共党的合法性问题
·经济崩溃,苦难深重的是中国人民
·习近平究竟要把枪口对着谁
·钱是买不到真朋友的
·越是乱世,人民就越是要有理性 越是乱世,人民就
·共党如此胡作非为,人民该怎么办
·打铁还需自身硬
·结束共党政权,天下幸甚
·用人文科学的理论去认识共党
·在共党极权下,中国人无法幸福
·蛇年不是好年头
·最后的大疯狂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追求自由的历史
·中国的现状,该是中国人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人性必将战胜兽性
·共党的这个国,已被共党败光
·政治改革,必须是政治制度的改革
·危机重重的中国大陆
·面对如此腐败,习李怎么办
·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中国人创造出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除共就是治本
·共党改革已死 全民革命当立
· 党祸不除 民族何以复兴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腐败的共党要保党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九大后,习近平开始走下坡了

    2017-11-27

   

   11月26日星期天,全球各大电视台在早前新闻中同时报道,美国总统川普又被《时代》杂志评为“今年的人物”(person of year),也就是说,川普的照片将会出现在下一期的《时代》杂志的封面上。但川普拒绝这个荣誉,同时也没有给出拒绝的原因。

   记得八十年代初,中国大陆搞改革开放,屠夫邓小平也上过这家杂志的封面。共党当时兴奋得不得了,大肆宣传中国的国际地位提高了。这家杂志从来没有提高哪个国家国际地位的宗旨,他们只是在全世界评比出一名对世界和平、公正和繁荣做出巨大贡献的人。

   川普在去年当选后,已经上过这家杂志的封面了。今年又被评上,等于说世界承认他在今年的工作中成就巨大。他不接受就等于说,他认为自己还可以做得更好,或者说他今年的工作计划无论什么原因,并未完全达到目的。这就令人佩服了。地位、荣誉、金钱,都如过眼烟云,不如踏踏实实地干点事,造福一方黎民,给这个世界留下一点精神要实际得多。

   邓小平发动了89六四北京大屠杀,这家杂志想必是懊悔已极,从中也会得出一条经验教训,那就是首先要研究人的道德品质。土匪偶尔也会得说出句人话。然而匪就是匪类,匪性使然,不定犯下什么大罪,使得捧过它的杂志媒体连自己的声誉都影响了。人这个大群体,就这么怪,凡是有精神有意志的人,都在埋头工作,不希望别人打搅他们。他们无所欲无所求,全神专注在工作上。

   以作出《二泉映月》这支二胡曲的阿炳为例。他爱的是音乐,喜欢的乐器是二胡。他没有上过大学,所以也没有一大堆学位和头衔。他也没有在大剧场或音乐厅登过台,他一生都在街头巷尾,茶馆、公园为最普通的人们演奏。然而他以炉火纯青的技艺,对音乐深厚的理解和情感,绝非拥有一大堆头衔的专家教授可比。再者,阿炳去世七、八十年了,至今又有哪一支曲子可与《二泉映月》相比的?

   虚荣、浮躁、急功近利且又愚蠢的习近平,巴不得登上《时代》杂志的封面,成为世界领袖或世界关注的人物。但是它只能作为世界的反面人物出现。首先,共产主义与纳粹主义和恐怖主义,已成为了是制造人类大灾难的共识。

   习近平在十九大上说要实现共产主义。普世价值是民主、法治、人权、自由、平等、公正,习近平却说,“阶级斗争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世界提倡自由市场经济,习近平却说要把国企做大做强。同时还要把私企和外企归于共党领导下,把党棍派进这些企业做决策人,而所有的私企和外企还要负责养活这些党棍党痞子。虽然它自以为雄才大略,盖世英豪,但世界就只能把它当做敌人或另类去处理了。

   中国大陆现在也没有钱搞大外宣了,于是把一个叫做CGTN的外语电视台推向了国际。这个台的英语全称是China Global Television Network,专门以英语和法语广播。一个月前,偶尔发现了这个频道,节目制作的粗糙和低劣,简直令人吃惊。

   共党的目的是宣传,但在内容上充斥着云贵地区的少数民族的饮食、服饰、歌舞;全国各地的一些村镇的小吃、饭馆的烹调。这些节目不但天天重复,而且一天要反复播出不知多少遍。中华文化现在也就剩下个吃的文化了。对于我们这个年岁曾经也吃过见过的人来说,看着那些头戴厨师帽、胸前佩戴国徽的大师傅,一边自信地讲解一边烹饪。等到这道菜出了锅,装进盘子后,立时就能看出与我们三十年前看到的这道菜完全不一样,由此可以想像味道也必然不同。

   我这里不是在夸奖现在屏幕上的这道菜,而是令人失望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上。文化是要发展,文化可以使我们有发明创造。发明创造又是缘于人的心灵,并不是把传统的东西拿过来换得面目全非就是创造。

   这个台在农业、工业、商业方面只字不提,却大量宣传民间小商贩摆地摊的场景,所售商品则是清一色的手工制作品。其中包括锅碗、剪窗花、手工木雕、用彩绳结出吉祥花样、捏泥人、刺绣等等。同样也是一天之内不知反复播出多少次。

   再不然就是找几个老者面对着一堆破瓶子烂罐子,讲解是哪朝哪代的式样。或者桌子上铺张白纸,他们挥毫表现书法艺术,但却看不出是哪家哪派的书法。时不时还要报出一条令人吓一跳的特大喜讯。

   昨天报出的是:“由于十九大后,民间对今后的信心指数大增,10月份民间消费增长了10.2%。”这种喜讯不但骗不了中国人,外国人更不会相信。在一个实事求是的国家里,任何一个经济数字想增加0.1%,都需要政府做出极大的努力才能达到。从没听说过执政党开个会,全体国民欢欣鼓舞,于是所有经济数字就纷纷以6%、8%,甚至百分之十几地增长。

   外国人只能把这当做讽刺、开玩笑。中国人或许还有不多的人相信。即便这不多的人相信,他们也仅是属于被中国人看不起的捂毛篾片的另类。

   记得文革那十年,周恩来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总有一句“市场繁荣,购销两旺,内需提高”的套话。中国大陆是个穷市场,人们收入低,除了生活必需品,还能消费什么?共党的思维系统是非常僵化,且又非常狭隘的。以为人口庞大及人口的暴增,就是个大市场的有利条件。似乎从没有想想,如此的一个有利可图的大市场,为什么不让中国民众去占领?不让国企去占领?而在三、四十年里拼着命求外国人来占领呢?

   这又与满清末年的洋务运动不同,那个时期是引进了西方的先进工业,再由这些引进工业的产品改变了当时中国人的器物生活,然而钱是被西方人赚走了。由于中国人信守合约,虽然满清灭亡,中华民国兴起,但“定者定也”,合同就是合同。赚了钱的西方人才可以毫无顾虑地在中国盖大楼,建港口、修桥铺路,让中国人既开了眼,又体会到了作为三大艺术之一的建筑艺术的灵魂之美。

   共党进城后,一切都变了。诚信、合同,全都成了废纸,共党得意地霸占了一切。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开放了近四十年,引进西方资金的总数始终仅有四、五千亿美元。近几年外资的撤资,关厂风潮,真正仍留在中国大陆的外资已寥寥无几了。

   “前世之事,后事之师”,外国人对这句话的理解,比中国人要透彻得多。六、七十年前,共党霸占外国人的工厂、大楼,共党始终只字不提。是退还给人家,还是作价收买,或是付给人家这六、七十年的租金?这就是为什么四十年开放,外资没有在中国大陆盖一座楼,建一个工厂的原因。

   绝妙的是,共党当初对外国资产的做法,现在共党正受着同样的对待。已有几个接受了共党投资的非洲、南美国家,同样以政府更替不承认前政府订立的合同为由,或者干脆把共党投资的设施宣布为国有。

   虽说共党心里不服,但实际上也拿不出个理由去据理力争,更不敢诉诸国际法庭。因为这些国家现在的所为,正是效仿共党六、七十年前的所为。所以习近平开个一带一路会,立时蜂拥上来一群名不见经传的国家的总统们。在忍受了习近平数小时枯燥的重要讲话后,便可带着几十亿的美元,喜气洋洋地走了。至于这笔钱能否还回来,习近平心里也没底。

   菲律宾现任总统上台之初,放出了缓和南海争端的话,立时获邀访问北京,并得到一百亿美元的支持。前不久的APEC会上,这位总统坚定地说:“南海问题不用谈,我们只按照国际法庭的判决执行。”

   这几天因菲律宾国军对该国的共党新人民军的扫荡胜利,这位总统亲赴前线慰劳国军,不但要求要彻底消灭共党的残余,还提出将要立法把共党和恐怖分子一样,都列为非法组织。一旦共党成了非法组织,那一百亿美元还回来的可能性就是个问题了。

   穆巴拉克交出了权力,津巴布韦全国欢腾。但听到军方在谈判中,同意穆巴拉克保全财产时,全民又一片愤怒。有人说,穆巴拉克的私产足以重建津巴布韦。共党对这个受制裁的政府没少投资。一个人富可敌国,可国家经济陷于瘫痪,共党还有什么指望那几百亿美元被还回来?

   近日听到出自习政权之口的“低端人口”和“低端劳动力”的新词句,不但令人费解,更是令人愤怒。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神圣的,每一个人都是高贵的。所谓三人成众,人民就是伟大的。既然有低端人口,想必就有中端和高端人口了。敢于把人分成三六九等的就只有共党。共党是土匪起家,网罗的是一批地痞、流氓、恶棍。这批东西该划入哪一端呢?

   俗话说,“狗眼看人低”。殊不知一条贱狗,竟忘了自己在人的眼中的地位。“劳工神圣”是国父孙中山先生最早提出来的,是根据自古流传下来的“民从四业,士农工商”得出的结论。“工”这个行业,又被分作360行。民间的说法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谁又敢去给这三百六十行去划分高中低端呢?

   劳工神圣,劳动光荣。凭自己的两只手吃饭,不但养家,更是受人尊敬。政府的职责之一,就是为国民创造就业机会,并且逐步创造越来越多的高科技工作职位。即便如七强和北欧国家,在高科技产业中工作的人口,已占到就业人口的50%到70%。也没人把余下那30%到50%就业与其他行业的劳动者称为低端。

   正是因为人们工作在不同的行业中,才促成了社会的和谐和繁荣。这就好比一架正在飞行的飞机,谁能说机上的哪个螺丝钉、哪个部件是多余的?把它们拆除不用,飞机照旧可以飞吗?中国没有低端劳动力,世界更没有。但中国大陆有匪类人口,它们整天游手好闲,骗吃骗喝,到处占小便宜。伸手要特权,抢钱,杀人,强奸,赌博,当篾片,个个是行家。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却非要老百姓歌颂它们英明伟大。身无一技之长,却非要人民服从它的指挥。不学无术,鼠目寸光,语言无味,面目狰狞,却非要人民崇拜它。把祸国殃民,民不聊生说成是伟大成就。自以为把十七、八亿公民玩弄于股掌之中,却不知自己的死期将至。

   陈胜吴广就是修长城的“低端劳动力”。“楚剩三家,亡秦必楚”的预言,仅十几年就成为了现实。“民心不可欺”,更是历代王朝的警语。如日中天,自然有日薄西山的一刻。真不知习近平把自己当什么了。

(2017/11/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