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圣贤盗贼莫混淆,实事求是最重要---为茅于轼纠误]
东海一枭(余樟法)
·文化品质微论
·仁本位、人本位和集体本位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马恩批判
·天性微论
·鲍鹏山先生有点迂
·关于民主与专制
·马家教育在培养伪恶之徒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自由主义国家
·这段话对儒家不公平
·关于自爱和爱人
·谁是儒家高级黑
·季羡林的一个论断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时代呼唤灭绝师太
·关于大一统
·马学之用大矣哉
·关于言、气、志、心
·关于采生折割
·造神和真神
·养不教,父之过
·名德微论
·冬成:开卷余东海,寻根孔圣人(东海附言)
·颂贼颂恶其罪大
·坚守高地与影响主流
·下跪与奴性
·中美年年讲人权
·关于宗教极端主义
·关于制度
·佛说和儒说
·定业和不定业
·猪瘟和马族
·《文化决定论漫谈》前言
·黎红雷一语三错
·民族自救唯一的法门
·儒家文化大革命
·与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毫不相干
·维权和维稳
·理论、实践和理想
·恶制的建设、维持和改革
·呼吁言论自由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关于革命
·击蒙易中天
·儒学与科学
·借用叶利钦的话
·美德的基础是正常
·伊斯兰恐惧症
·为什么恶人特易遭厄运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原谅自己
·邪恶群体易灭绝
·为善不足为恶有余
·文明最高形态,历史最佳道路
·中美预测
·文化问题文化解决
·花千芳、王思聪和英语
·互害型社会
·关于税负痛苦指数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小布什、张维为都错了
·不学无术李泽厚
·儒家的自信
·对孟晓路的一点认同和两点异议
·关于轴心时代、轴心文明之我见
·关于群己关系
·关于儒群不如自由派的一点感觉
·期待张祥平先生赐教
·简答张祥平先生的三点批评
·民本微论
·中华王朝的天命
·现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
·关于道统和清朝
·孔孟之言,民国之实
·虚尊道统亦何益
·自勉联:做真君子,亮真面目;得大自在,放大光明
·人世间最大的善和功德
·人世间最大的恶
·儒家功夫最易简
·蒙启导致灭亡
·反孔反儒的四世恶报
·清人入关与日寇入侵
·其人值得交游,其书值得藏读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一---三十五)
·古来圣贤从头数
·救中国的途径
·我对某人的看法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好心助恶最可悲
·自由派有三多
·能开出宪政的文化有二
·迎接圣贤辈出的大时代
·道援的途径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东海微言小集(逼着马帮走正道)
·头痛足痛如何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圣贤盗贼莫混淆,实事求是最重要---为茅于轼纠误

   圣贤盗贼莫混淆,实事求是最重要---为茅于轼纠误

   

   茅于轼在《神化他人是当奴隶的根源》一文中写道:

   

   “中国人很容易把人神圣化或者妖魔化。中国古代有那么多的圣人,至圣孔子,亚圣孟子,还有书圣、诗圣、画圣等艺术上的圣人。到了近现代,中国人又把开国领袖当成神来膜拜。而古代的一些帝王如唐太宗、康熙帝至到今天仍被许多国人神圣化、完美化。

   

   一个人一旦被上升到“圣”的高度,在中国人的心里,他就成了完美的、没有缺点的、不容质疑的神,他们不能接受“圣”会有缺点,不能接受“圣”的不完美。如果有人批评这些圣人,指出他们的不足甚至是错误,就会招来滔天的反驳与咒骂。

   

   同样,中国历史上也有那么多的被妖魔化的人,他们似乎是坏的不能再坏,坏的没有一点好,永远被人唾骂。”

   

   这段话问题多多,大错有二。

   

   其一、昧于圣人圣德。误以为圣人是中国人故意“神圣化”起来即伪造起来的。殊不知,圣德有严格的标准,要“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要“从心所欲不逾矩”。自尧舜至明清,儒门中人无数无量,成就圣德、成为圣人者,屈指可数。孔孟被称为圣人,名副其实。他们的道德已经抵达圆满境界,载入经典的言论、行为高度中正,堪称完美。

   

   关于古代帝王,先秦有尧舜禹汤文武周公等圣王。秦后,岂但圣王,连贤人王都没有,君子王亦罕见。唐太宗、康熙帝们道德地位非常有限,朱熹就对唐太宗就持严厉批判态度,认为“太宗之心,则吾恐其无一念之不出于人欲也”云。((《朱文公文集》《答陈同甫》)至于书圣诗圣画圣等称谓,那是形容某些艺术高手的艺术水平绝顶,并不指向他们的德行。

   

   其二、将道德崇拜与权位崇拜、圣贤崇拜与盗贼崇拜混为一谈。崇拜圣贤和圣王,崇拜的是他们的德行,是因为圣贤值得崇拜,与“把开国领袖当成神来膜拜”完全是两回事。借用郁达夫的话说:一个没有圣贤的民族是可悲的奴隶之邦,一个有圣贤而不知尊重甚至加以侮辱、诋毁的民族,则是不可救药的生物之群。圣贤当盗贼,把盗贼当伟人,是善恶正邪极端的的颠倒。

   

   启蒙派有一个共同的爱好:挑圣贤的毛病,没有也要造出来;找盗贼的优点,没有也要加上去。这其实也是一种不诚实。他们自以为实事求是,奈何缺乏知人之明,缺乏实事求是的基本能力。茅于轼与诸多启蒙派一样,不能接受圣人会没有缺点,不能接受圣德的完美,以为历史上的圣人一定是被“神圣化”地化妆起来的,而历史上那些暴君恶棍也一定是被“妖魔化”的结果。

   

   茅于轼文章标题如果改为“神化盗贼暴君是当奴隶的根源”,那就靠谱一点了。

   2017-11-2余东海 首发于儒家网

(2017/11/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