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艺术微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别拿自己当外人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为何如此好斗?
·《冷笑而过》
·大自在境界
·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
·中宣部颂
·识人的难与易
·儒家不会尊重和举荐逃兵
·从中南海到东海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联答刘大先生
·自由主义不是自私主义
·程颐论老虎,东海觅知音
·正在天心网友赠诗二首(东海附言)
·致九狮山民君
·别拿自己当坏人
·九狮山民和诗二首
·光明正大地“自我吹捧”
·胡平,请不要拿本能说事
·向dck先生求饶
·《中国特色的幸福》
·拘成小节方成熟
·鬥志:我為什麼要大膽轉載
·赠人六首(jiang898、张星水、李大白、楚天浪子、点晴等)
·重道德与唯道德----简答胡平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艺术微论

   艺术微论

   【书法】元明来访,传授了一个来自民间人士的书法诀窍:运笔时减少一些不必要的小动作,以笔锋为刀锋,行笔直接,运笔如刀。试验数纸,果然感觉甚妙。此后写字如用刀,无论是大开大合还是锋芒内敛,皆可藏刀光剑气、心光浩气于其中矣。吾字所在,刀光闪烁,妖邪远遁,赫赫。

   【建议】建议儒生,学点诗词、对联、书法、气功、武术之类传统技艺。游于艺,可以抒发情怀,涵泳性情,辅助德业,扩大交游,扩展视界;可以让生活丰富,让人生更充实。不一定要精通成家,成为诗词家、书法家、武术家等等,但作为儒生,应该有艺可游,有技在身。

   【气功】吴元士《王林死了!气功何辜?众人哓哓!岂真明了?》一文值得一阅对于气功和特异功能,肤浅理解和草率否定都不是正确的态度。气功是一种传统的调息调心和保健养生的方法。通过气功修炼,开发生命潜能,获得一些超乎常人的功能,是谓特异功能。关于气功和异能,古代有大量文献记载。

   【气功】意念的强大,潜能的高深,生命的神妙和生命力的顽强,非科学所能测量和实证,故大不易言,更不易与世俗言。但可以肯定:人类智慧无穷尽,潜能无穷尽,就像空间无穷尽、时间无穷尽、宇宙资源无穷尽一样。在匆匆百年的一期生命中,所能开发的智慧和潜能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气功】人类生命本身就是宇宙中一大乃至最大的奇迹。儒家更可以创造奇迹中的奇迹:下学可以上达,尽心可以知天,内可以明明德成圣贤,外可以建王道立皇极。还有什么功能比内圣更特异、比外王更伟大、比儒家事业更值得追求?另外,很多功能通过科学方式循序渐进地开发和实现,才是正道。

   【吾有过】最近热衷书法,因喜魏碑,便在写楷时心存了魏碑的意思。写“致命遂志”时,想起魏碑中有誌字,遂写成了致命遂誌,忽略了記誌之誌和心志之志含义有别,幸蒙清风君指正。日前指责一位儒生过于严厉,亦蒙友人提醒并介绍那位儒生的事迹和贡献。苟有过,人必知之,友必言之,东海之幸也。

   【书法】写了一幅书法“宅兹中国”,国字写成囯,中间少一点,为王字。有两层意思:一、中国者,王道之国也;二、无论环境如何天下怎样,仁者关起门来就是王。囯与国本通用。《康熙字典》说:“囯,《正字通》俗國字。”《正字通》是崇祯末年国子监生张自烈所撰的一部按汉字形体分部编排的字书。

   【书法】洪秀全的诏令中,太平天国的囯字就这个囯,左右平等对称,寓意太平。故洪杨帮占领区,囯字都少一点。洪杨帮不行,但太平是好词,儒家政治愿景,囯字寓意大好。洪杨帮完全不配用太平这个词和囯这个字,就像马帮使用革命、文明、自由这些概念一样是僭用。

   【博学】“博学而无所成名”是孔子也是儒家圣贤的一大特点。圣贤之大,大在良知,大在眼界,大在学问,大在博学。孔子道全德备,学问广博,多才多艺,又很难用某一方面的专长来概括,非一技一艺可名之。《皇疏》:“孔子广学,道艺周徧,不可一一而称,故云无所成名。”

   【书法】或谓我苦练书法值得敬佩。这是昧于儒家的外行话。儒家无论学什么,都是乐在其中的乐学。学四书,学诗书礼易春秋五经、学礼乐射御书数六艺,无不可乐。学气功武术诗词书画,同样可乐。中国传统艺术,都非常杀时间,故也容易玩物丧志,过于痴迷于技艺而疏忽了上达追求。

   【书法】孔子说“游于艺”。这个游字值得深长思。对各种艺术、技术太庄重太投入,未必是好事,小技妨道也。带一种游戏游玩游乐的心态,或许游得更远,也更适合人生。人生有更重要的事,那就是求道。文以载道,包括诗联书法气功武术,都不过载道弘道之具而已。

   【书法】微友游龙君说拙字:“始看娟雅可爱,再看拙里藏雄。”一般来说,娟则不雄,雄则易犷;雅则不拙,拙则易笨。欲将娟秀、典雅、朴拙、豪雄四种特征统一在一起,就像“子温而厉,威而不猛,恭而安”一样,大不易也。姑且视为鼓励和努力的目标吧。

   【书法】逐渐得心应手起来了。各种字体各有特色,生平最喜楷书和魏碑,前者端庄,后者厚重。故习书以楷书为主,笔画中渗入一些魏碑因素。不喜草书。但偶尔草一下,可添点灵动。陈老天上有知,知东海非复二十年前之吴下阿蒙,当大惊喜。陈老陈老,一炷心香,三杯烈酒,伏惟尚飨。

   【书法】曾嘲笑一个书法名家:你们书法家古来没一个上达的。名家反嘲:你们儒家没一个书法好的。我说历代圣贤大儒书法好的多了。对方说现当代没有。遂无语。故一见元明的字,便寄予厚望,也望各位儒生多多努力,将来出几个艺术大家,为儒门增光。吾儒为政统军固然最优,小技小艺也不妨超群出众。

   【书法】其实康有为的书法就有大家风范,被称为碑学集大成。脱胎于魏碑及隶书的碑体,严谨厚重,是我素所喜欢的风格。陈政老的陈式魏碑,因此为我所喜。很多年前偶然机缘得到刻在木板上的一副康有为的四字联:文章报国,诗礼传家。甚是欢喜,至今珍藏。

   【高端】称王阳明为政治家、教育家、军事家、文学家、诗词家、书法家等,外行话也。这种种家都是儒家的延伸。所有的家加起来,都不如儒家两个字有分量。儒家为文化最高端最高段,笼罩涵盖政治、教育、军事、文学、艺术等一切。凡真儒醇儒,只要愿意去做,做什么都不会差。

   【高端】政治、文学、教育皆儒家老本行,凡是真儒,必善为政、为文和教学。军事是政治的延伸,自然也是儒家关注的重心。诗词书法之类,皆为儒家所游之艺,属于文化之低端。擅长低端者未必高得上去,甚至玩物丧志,小技妨道;立足高端者境界眼界皆高,随意游玩就可能游到艺术的高远处。【旧体诗】无论学什么,学术也好,武术也好,书法诗词等艺术也好,都贵在取法乎上。初学诗时,要多读古代大诗人和大人的作品,少读或者不读现代人的东西。百年来诗词名家大多玩物丧志,希有明德知性者。如王国维陈寅恪,皆盛名难副,玩学丧志。唯马一浮先生,精诗词而通儒佛,特别难得。

   【民国】文如其人,字亦如其人。毛氏的字特别飞扬跋扈,极其狂乱,不愧为乱人;蒋君的字比较雅正厚重,失之呆板,不失为正人。然蒋君之正有限,只是一般的正,相对的正,不是中道的正。蒋君堪称正人,并非君子,仁智不足,头脑不清,思想混杂,儒学耶教三民主义杂乱一团。

   【艺术】艺术不怕稚气,却怕俗气和匠气。俗气是品格卑下,猥琐;匠气是矫揉造作,做作。二气皆因真气、正气和内力不足所致。稚气可医,二气难疗。至于稚气,实有两种,一种是不熟练,未能得心应手;一种是老辣至极而返老还童。后一种稚气,求之不得,只能随着艺术水平不断提高而水到渠成。

   【艺术】俗匠二气,英雄豪杰不难免,圣贤君子自然无。故古来君子之艺术作品,即使未消稚气,也绝无二气。百年来诗词好手不少,当代亦名家辈出,然能免二气者罕,能返老还童者,东海所见,唯徐战前、刘梦芙二位。二位之中,我又更推重徐。刘是文人诗,可学;徐是豪杰诗,要学,先为豪杰。

   【艺术】传统艺术,必须向古人学习,站到巨人的肩膀上去。然学进去不易,学出来更难。例如书法,学碑体者很多,学得像、学得好的也很多,能创新者不多,能像陈政老那样自成一体者罕。“陈式魏碑”既有碑体之凝重又不乏行草之灵动,相反相成,遂成书坛一大奇迹一代巅峰。

   【艺术】在读透儒经之前,而立之前,读劣等书,很容易所知成障,推迟了甚至断绝了踏上义路、回归仁宅的机会。在艺术上同样要当心,在具备一定的鉴赏力即艺术法眼之前,有两法可以避免为花拳绣腿庸脂俗粉所误:一是取法古代之公认顶峰,二是结交当世之真正高手。

   【艺术】儒眼看人,先论人品德性,然后才论诗品书品艺术品质。程颢常常提醒子弟、弟子当心玩物丧志,甚至以王羲之,虞世南、颜真卿、柳公权等大书法家为戒、为负面榜样,说:“如王虞颜柳辈,诚为好人则有之,曾见有善书者知道否?平生精力用于此,非惟徒废时日,于道便有妨处,足以丧志也。”(《二程集》)

   【艺术】程颢认为,善书而不知道,便是王虞颜柳辈,也不足道,遑论那些不如王虞颜柳者。这里的书,换成诗词歌赋琴棋技击,这个观点同样成立。善艺而不知道,远不如知道而不善艺。其实,知道者要学艺,居高端而临下,往往势如破竹,事半功倍。超以象外,得其环中,此之谓也。余东海集(2017-10、16---11、28 )

(2017/11/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