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善良是否靠得住---兼论《狗镇》]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启蒙派最蒙昧,中宣部要悔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无奈,共青团的愚恶)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今日微言(请教习近平,追责xxx)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善良是否靠得住---兼论《狗镇》

善良是否靠得住---兼论《狗镇》余东海一善良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君子的善良,一种是庶民的善良。

   君子仁义挂帅,道德不退,善良也不退,任何环境、任何条件、任何情况下,都能保持善良的本质,坚持言行的善良,善言善行,从善如流,与人为善,底线是不害人。

   庶民利益挂帅,缺乏原则,缺乏恒心,易变多变。故庶民的善良会随着外在环境、条件的变化而变化。故对于庶民的善良,既要珍惜之,又要警惕之。儒家政治对于庶民,既要制民之产、助民致富、保障民生,又要予以文化启蒙、道德教化、以礼导善,同时德主还要刑辅,严肃法律,禁之以法。

   对于庶民之不靠谱和靠不住,儒家有着深刻的认识。孟子早就指出:

   “无恒产而有恒心者,惟士为能。若民,则无恒产,因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已。及陷于罪,然后从而刑之,是罔民也。焉有仁人在位,罔民而可为也?”(孟子梁惠王上)

   士善,因士有恒心,其德有恒;民非恶,但民无恒心,容易变坏。放辟邪侈,放、侈,放纵。辟、邪:不正派,不正当。所以庶民坏起来,会无所不为,无恶不作。

   对于庶民,政府必须保障其物质生活,“必使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同时提供文化教育维护民德,“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一句话,政府必须施仁政,否则就是不负责任。人民如果因此犯法犯罪,那就等于政府“罔民”,欺骗陷害人民。不教而诛谓之虐,此之谓也。

   施仁政,就要“制民之产”,使“民有恒产”,有基本的生活保障,“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

   仁政的内容,一是物质保障:“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亩之田,勿夺其时,八口之家可以无饥矣。”二是文化培养、礼义教化: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如此富之教之,老者安之,黎民怀之,想不王天下都不可能。

   二对于庶民,王夫之说得更加直率严厉。他说:

   “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君子存之,则小人去之矣,不言小人而言庶民,害不在小人而在庶民也。小人之为禽兽,人得而诛之。庶民之为禽兽,不但不可胜诛,且无能知其为恶者,不但不知其为恶,且乐得而称之,相与崇尚而不敢逾越。学者但取十姓百家之言行而勘之,其异于禽兽者, 百不得一也。营营终日,生与死俱者何事?一人倡之,千百人和之,若将不及者何心?芳春昼永,燕飞莺语,见为佳丽。清秋之夕,猿啼蛩吟,见为孤清。乃其所以然者,求食、求匹偶、求安居,不则相斗已耳;不则畏死而震摄已耳。庶民之终日营营,有不如此者乎?二气五行,抟合灵妙,使我为人而异于彼,抑不绝吾有生之 情而或同于彼,乃迷其所同而失其所以异,负天地之至仁以自负其生,此君子所以忧勤惕厉而不容已也。庶民者,流俗也。流俗者,禽兽也。明伦、察物、居仁、由义,四者禽兽之所不得与。壁立万仞,止争一线,可弗惧哉!”(《俟解》)

   这一段话,特别值得民主主义、平等主义者三思。五四以来,对于庶民之恶,知识群体“不但不知其为恶,且乐得而称之,相与崇尚而不敢逾越”,导致民德民智普遍恶劣化。逢迎暴君,是逢君之恶;逢迎暴民,就是逢民之恶。经过毛时代和了解文革的人,对王夫之这段话,当有更加深切的体会。

   毛时代之灾,文革之祸,是极权主义之祸,也是民粹主义之祸;是政治之祸,暴君之祸,也是也是庶民之祸,暴民之祸。

   注意,庶民可以为善可以为恶,不同于恶人。恶人不是人,庶民则是人。孟子说:“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孟子•公孙丑上》)只不过,庶民的四端之心很有限,不发达,如果没有优秀文化的保养和良好制度的维护,很容易蜕化乃至丧失。

   三另外,庶民虽有是非善恶之心,对于一般是非善恶,能够有所分辨。但是,庶民的是非善恶之心很粗糙,因为缺乏正知正见和优秀文化的培养。换言之,庶民未能博学审问慎思,必然缺乏明辨功夫,缺乏择法之眼,于是非、善恶、正邪、华夷、人禽之际等,往往不容易作出明确、正确的辨别和选择。平时或许没问题,特殊情况、关键时刻就会犯糊涂。

   对于庶民愚昧的一面,儒家早有洞察。董仲舒《春秋繁露•深察民号篇》说:“民者,暝也。”《荀子•礼论》说“外是民也”杨倞注:“民,冺无知者。”贾谊《新书大政上》的诠释有更为详尽:“夫民之为言也,暝也;萌之为言也,盲也。故 惟上之所扶而以之,民无不化也,故曰民萌民萌哉 ,直言意而为之名也。”

   孔子说:“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建设王道政治和礼乐制度,可以让庶民沿着仁本主义道路前进,但要让庶民理解仁本主义的真理奥秘,则大不易。民之愚昧,在先秦诸子中,基本上是一个不言而喻的共识。

   对于庶民的德性,现代知识分子常犯两种错误,一是过于信任、过于抬举,只知其一,只见其善,甚至产生庶民崇拜,变成民粹主义;一是过于贬低,否认庶民善良的一面,甚至认为人之本性本质就是恶,认为民众之愚昧奸恶属于民族劣根性。

   两种观点皆非正见,都是极端而肤浅的。不少人对民众德性的认识,从无条件信任赞美,到不分青红皂白地贬斥痛恨,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就像电影《狗镇》中的女主人公。

   四庶民的善良之不靠谱而靠不住。对此,《狗镇》这部电影有着颇为形象、深刻的展示。但不少人却从中得出了错误的人性结论,沦为人性上、道德上的悲观主义。“知乎”上有一篇署名周冲的影评《如何评价《狗镇》这部电影?》,其中种种谬论认知就颇有代表性。周冲文章如此开头:

   “这是一个真正的恐怖片。它的恐怖之处在于,它是一个锐利的、寒光闪闪的追问。在这个追问之下,我们自以为是的道德变得弱不经风:如果你是狗镇人,你会对一个无辜者施暴吗?再假如,暴力是民主化的,是被允许的,安全的、正当的,没有后顾之忧的,你也能从中获得某种满足的,满城皆如是、无人是例外的,你还敢信心满满地说不么?

   在看完《狗镇》之后,我长久地处于一种颤栗状态,是真实的肉体颤栗,而非修辞。它不由分说地,把我推到人性的法庭,拷问我的良知,审判我的德行,以至于后来,它们统统站不住脚,变成了可疑的存在。

   我会吗?我敢和整个镇子唱反调吗?我无法自信。也许会?也许不会?又也许我只会冷眼旁观,不跟从恶行,也不违良知,远离集体,明哲保身。但,沉默何尝不是另一种认可,冷暴力何尝不是另一种形式的暴力。”

   这段话大错有三。其一、只知庶民德性靠不住,不识君子道德不退化,不知道人是可以成德成圣的,所以也信不过自己。其二、只知习性之恶,不明本性至善。因为狗镇人人性的恶化而疑及良知,完全丧失了对人性的信心。

   其三、不能分辨善恶,不知在特殊情况下,守住底线明哲保身就是善,就是良知的作用。在恶势力猖獗、个人无力阻止他人恶行的时候,“不跟从恶行,也不违良知,远离集体,明哲保身”这种选择,符合道德原则。这种时候沉默不是另一种认可,而是另一种抗议;不是另一种形式的暴力,而是另一种形式的人性之善。

   五兹再录《如何评价《狗镇》这部电影?》中部分言论予以批判。作者说电影主人公格蕾丝:

   “来到狗镇之前,她一直在行善积德,克服私心,自诩慈悲为怀,原谅强暴犯和杀人犯,宽恕猪狗不如的行径。因为在基督教中,一个罪人和一个修道士,在上帝面前都是平等的,信仰的超越性要求宽容一切罪恶。”

   仁者应该善善恶恶,善善则从善如流,恶恶则嫉恶如仇。《中庸》说:“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孟子四端中有一端是“羞恶之心”,羞是羞耻自己之不善,恶是憎恶别人之邪恶。格蕾丝好人而不能恶人,好善而不能疾恶,虽然有德,是个善人,非常有限。耶教“宽容一切罪恶”的要求,也是不正当、不道德、非人道的。

   倒是《狗镇》主人公格蕾丝父亲、黑帮头目说的一句话相对正确:“人犯了错,你必须惩罚、指责他们。你不惩罚,是不给他们知错的机会;你原谅他们,是因为你自以为你的道德高于他人,这就是傲慢!”批评错误、惩罚罪恶,理所当然,礼所当然。可以原谅错误,不能原谅罪恶。无条件地宽容原谅罪恶,是对罪恶的纵容,对善良的犯罪。不过,这可不是傲慢,而是道德无知。

   作者说:

   “以暴制暴,用惩罚来提醒,用鞭鞑来告诫,甚至,用死亡来洗刷罪孽。这是恶的逻辑。它与基督的绝对宽容的理念完全相悖。可是,在狗镇以及狗镇之外的世界里,这种逻辑却是畅通无阻的。”

   《春秋》大复仇,孔子主张以直报怨。格蕾丝受到狗镇人的人格羞辱和人身侵害,可以报复,有权报复,应该报复。若是坚持公正法则而以直报怨,“以暴制暴,用惩罚来提醒,用鞭鞑来告诫,甚至用死亡来洗刷罪孽。”就符合道义原则和道德逻辑。“基督的绝对宽容的理念”恰恰是不道德、不负责任的。

   格蕾丝的问题是过度报复。她用变本加厉的方式发泄内心的怨恨,不分青红皂白地赶尽杀绝斩草除根,“任何生灵都不放过,老人、妇女、小孩都成为陪葬品。”这不是以暴制暴,而是以恶制恶。注意,以暴制暴未必不道德,因为暴力是中性的,可以用于作恶,也可以用于惩罚罪恶、正义战争和正义复仇。

   作者说:

   《在缅甸寻找乔治欧威尔》这本书里,曾提到一个缅甸传说:有一个村庄,出没着一条恶龙,它神通广大,但无恶不作,每年要求村庄献祭一个处女,每年这个村庄都会有一个英雄去与恶龙搏斗,但无人生还。又一个少年英雄出发时,有人悄悄尾随。英雄用剑刺死恶龙,然后坐在尸身上,看着龙穴内闪烁的珠宝,慢慢地长出鳞片、尾巴和触角,最终变成恶龙。

   在这个故事里,少年英雄正义、勇敢、无私,但纵然是这样一个毫无破绽的人,也有作恶的潜质。毕竟人非圣贤,总有卑劣之心。而绝对权力的拥有,又为他提供了作恶的条件。于是,他的恶念被唤醒、放出、张牙舞爪、呼风唤雨,然后,他变成另一条恶龙。

   格蕾丝和少年英雄一样,在故事开始,她也是一个圣徒。但在狗镇这个人性课堂,恶通过施恶的过程,一点一点地教授给了受害者。当格雷丝得到权力,她的角色大逆转,原本酣眠于心的恶像苏醒的兽,张开嗜血的眼睛。她发出血洗狗镇的命令,用她刚刚学会的残忍方式,连本带息地回报她的“老师们”,成为更大的作恶者。此时我们才惊觉,格蕾丝其实就是一个没有狗镇户口的狗镇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